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二十章 惯着我,也管着我

    可转念一想。这个张丹青可不是张耽青,所以我出声问道:“张昕薇她哥?”

    我妈说:“对啊,不是他还能有谁?”

    我诧异的问:“丹青哥出来了?”

    张丹青因为跟人打架被判了重伤害罪。是我爸当时费了挺大的劲儿从中周旋,这才只判了两年半。

    我妈说:“可不是嘛,我今天上班的路上突然听见有人叫我,一转头看见是他。还给我吓了一跳。他是在监狱里面表现好,被提前放出来三个月。”

    我连声道:“那他现在还好么?跟以前一样吗?”

    我妈说:“没怎么变样,剃了个板儿寸。看着就像社会人,倒是瘦了挺多,我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

    监狱里面什么样。我没去过也想象的到。

    心中无限感慨,我以为我妈纯粹就是八卦几句。没想到她继续说:“张丹青看见我可热情了,正好我今天早上还拎了点东西去学校,他非要帮我拿,我俩撕扯半天。他问我要你电话号码。我留了个心眼儿,就说你手机丢了,还没换号,没告诉他。”

    我下意识的道:“你干嘛不告诉他?”

    我妈声音比我还高,说:“你跟张昕薇闹成这样,我还敢把你号码告诉张丹青?他刚从里面出来,你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没事儿找事儿呢嘛!”

    我妈话里话外的嫌弃太过明显,一下子就给我刺激到了,我当即不悦的皱起眉头,出声说:“丹青哥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我跟他从小玩到大,哪次我出事儿了不是他帮我出头打架护着我?我跟张昕薇的事儿关他什么事?他又不傻,你说我手机丢了没换号,这不明摆着告诉他不想让他联系我呢嘛!”

    我都能想象到那副尴尬的场面,所以分外来气。

    我妈也不高兴的道:“你是不是傻?人家两个是亲兄妹,你算什么?张丹青会管你和张昕薇之间谁对谁错?人家不知道向着自己亲妹妹?要不我说你这孩子说话办事儿就跟缺根筋似的,还跟我吵吵上了。”

    站在机场门口,我气得两眼直冒金星。我真想跟她大吵两句,可一口气顶上来,我还想着,她是我妈。

    努力的平心静气,我试图给她举几个例子,我说:“丹青哥他们家什么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阿姨身体不好不能干活儿,全家就靠他爸一人儿那点工资。丹青哥十六不到就跟着大人去工地搬砖打工,张昕薇以前嫌他丢人,都不让他来我们校门口接她。他们两兄妹关系一直不怎么样,我觉得丹青哥对我比对张昕薇还好呢。”

    “再说了,我跟张昕薇那点事儿就算说破大天也不是我的错,丹青哥向来帮里不帮亲,他刚从里面出来,一定很想我们这些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你说你怎么就……”

    我这人眼泪来的也快,真应了骆向东的那句话,感动也哭,生气也哭,委屈也哭。

    这功夫让我妈给我气的,我都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了?”骆向东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边,他一脸诧异的看着我,我顿时别开视线,伸手擦了擦眼泪。

    我妈也是耳朵尖,很快问我:“谁啊?”

    我说:“没谁,单位同事。”

    我妈道:“行了,心思跟你说点事儿,你还给我一通说。赶紧上班吧,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我努力忍着眼泪,闷声道:“什么过去了?你下次再看见他,把我号码给他,或者要他的号码给我,别再自作主张了。”

    其实我想说,别这么自私了。可电话里的人毕竟是我妈,从小到大我也习惯了不敢跟她过分讲话。

    我妈比我还不乐意呢,随便应了几声就挂了电话。

    骆向东站在我身边,手上拿着机票,他看着我说:“出什么事儿了?”

    本来挺好的心情,如今失落了大半,我随口道:“没什么。”

    骆向东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他说:“我听见你说丹青了。”顿了一下,他又道:“张耽青吗?”

    我一心思骆向东就把张丹青和张耽青弄混了,所以我抬眼看着他,闷声解释:“我妈的电话,我们说的那个张丹青不是你知道的那个。这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张昕薇她哥。”

    骆向东眉头轻蹙,眼底带着一抹嫌恶:“张昕薇她哥?”

    我‘嗯’了一声,然后简单的跟他说了几句我们小时候的事儿。跟着骆向东往贵宾检票通道走,路上,骆向东说:“阿姨说的对,你确实没必要再跟他见面。毕竟人家两个是亲兄妹,打着骨头连着筋的,你没必要用友情去试验亲情。”

    骆向东这话莫名的让我想到亲情打败爱情这句话。顿了一下,我出声道:“我没想去试验什么,只是觉得我妈做的事儿不靠谱,不讲究。”

    骆向东道:“阿姨也是为了你好。”

    我心里多少惦记着张丹青的事儿,所以一直到检完票进了贵宾休息室,都没怎么说话。最后还是骆向东拉着我的手,侧头说:“哎,跟我出来玩,耷拉着一张脸想别的男人,你是不是过分了?”

    我瞥眼看着骆向东说:“你都不向着我说话。”

    骆向东说:“我那不是怕你青梅竹马给你打电话嘛。”

    他说的一本正经,反倒给我逗笑了。我说:“谁是青梅竹马啊?”

    骆向东说:“从小玩到大,感情又那么铁。为了他跟阿姨都翻脸了,还不是青梅竹马?”

    我说:“我跟丹青哥之间纯纯的兄弟情,我真拿他当我亲哥了。你都没见他进去的时候,我都哭疯了。”

    骆向东压了下唇角,不以为意的道:“你跟我说这个想表达什么?”

    我说:“表达他出来之后我特想给他点温暖,本来在监狱里面就没什么人情味儿,结果一出来还让我妈给拒了,丹青哥心里得多难受啊。”

    骆向东说:“就你这烂好人,逮谁想给谁温暖,回头我找人颁你个亲善大使的奖。”

    我翻了个白眼,说:“你能不能认真点?我跟你说心里话呢。”

    自打接完我妈的电话,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我还是个念及旧情的人,一想到小时候张耽青为我打过的架出过的头,我就觉得我妈不让他联系我这事儿,做的太不地道。

    骆向东也稍微正色一点,他出声道:“人都是会变的,你也说监狱不是什么好地方,里面什么人都有。就算他进去之前是个好人,你能保证他现在出来还跟以前一样?再者说,你跟张昕薇之间有过节,张昕薇指不定怎么跟他说你,你知道张丹青要你号码到底是叙旧还是寻仇?”

    说完,还不待我回答,骆向东径自补了一句:“叙旧我吃醋,寻仇我还要他进去,所以阿姨做的没错,最好就是别见面。”

    骆向东说的理所当然,我侧头看向他,挑眉道:“跟谁叫板呢?”

    骆向东看着我,目光中满是倨傲:“跟你。”

    嘿,我还真是管不了他了。

    结果临上飞机之前,我跟骆向东讨论的都是张丹青的话题。

    机场广播里面开始播报,让去滨海的乘客准备登机。我跟骆向东牵手往前走,路上不是没人关注我俩。我生怕被人用手机偷拍了传网上去,所以从包里拿了墨镜罩上。

    骆向东见状,低声嘲笑我:“我都没戴你还戴上了?”

    我说:“就你那张脸,除非戴面罩,不然戴什么都没用。”

    骆向东说:“我就权当你夸我长的不大众了。”

    “切,我应该化个网红妆出来的,这样放了照片别人都不知道我是谁。”

    我俩一路说着话排队到了登机口,检票工作人员是个年轻女的。她看了眼骆向东,马上就认出来了,随即抬眼看我。

    我故意低着头装作翻包找东西,不让她看我正脸。

    检完票之后,骆向东拉着我往里走,他说:“跟我在一起不丢人,不用跟做贼似的。”

    我说:“别人我不怕,我怕我家里人知道。”

    骆向东道:“你家里人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我实话实说:“还没敢跟我妈说。”

    “阿姨知道了会怎么样?反对我们在一起?”

    我妈定是不想让我跟骆向东在一起,因为之前有过一次失败的经历。我不想在这时候扫兴,所以出声岔开话题:“她一惊一乍的,先不跟她说。对了,我们去滨海玩什么?”

    骆向东说:“你想玩什么?”

    我去过一次滨海,国内临海城市中最大最美的。我笑着道:“我想出海钓鱼。”

    骆向东说:“行,想玩什么玩什么。”

    从夜城飞滨海两个多小时,我跟骆向东一直在飞机上睡觉。飞机停下之后,我俩先去宠物有氧舱接了kingb和queenb。它们一看就是常被骆向东带上飞机的,一点异常的反应都没有。

    我牵着queenb,骆向东牵着kingb,我们从vip通道口刚出去,只看到出口外面站了个穿亮红色衬衫的男人。他脸上戴着大墨镜,笑着朝我们摆手。

    这人……看身形和轮廓眼熟。走近一看,我出声道:“超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