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五百零七章死对头

    我哭得什么都看不见,只是不停地点头。心里无数次的默念,一定会成功。一定会成功,一定会……

    纪贯新笑着说:“等我好了,回头我找个年轻貌美的。比你个高,你比胸大。比你性格好。不会成天对我冷言冷语,绝对我说东她不敢往西的那种。”

    我闷声道:“行,你找不着我帮你找,绝对找个比我好的。”

    纪贯新‘切’了一声。然后道:“显摆着你了?我自己的媳妇自己找。”

    他说什么都行。只要他好好的。

    我跟纪贯新正面对面说话的时候,病房房门被人敲响。纪贯新侧头道:“进来。”

    我也往门口处看去,但见出现在不远处的人是骆向东。他一个人站在那儿。身边并没有其他人。

    骆向东的视线扫过纪贯新的脸,定格在我的脸上。

    我正用纸巾擦着眼泪。一抽一抽。

    纪贯新眸子一挑。声音也跟着提了几分。说:“呦,我倒是谁呢,稀客啊。”

    骆向东迈步走进来。站在我身边。抽出纸巾帮我擦眼泪,然后顺道看了眼纪贯新,道:“看你精神矍铄的样儿,没他们说的那么严重。”

    纪贯新已经恢复到吊儿郎当的样子,往床边一坐,翘着一条腿说:“你以为我什么样儿?一副病蔫蔫话都说不出来等死的样儿?”

    骆向东面无表情的说:“看你这精神头,得叫麻醉师多打几记麻药,省的你手术半道醒过来跟着叨逼叨。”

    纪贯新嗤笑着说:“用不着你操心,你是主刀吗?”

    骆向东说:“都要进手术室了,嘴还这么欠,有空多躺那儿养养吧。”

    纪贯新道:“子衿说了,她等我出来,有她这句话,顶我在这儿样半年的。”

    骆向东忽然就不说话了,我不由得看了眼纪贯新,虽说舍不得瞪他,但实在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闷声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能不能省点力气?”

    纪贯新说:“你看见了,我是病人,他进来就开始嘚吧嘚,我没让他出去都是给你面子。”

    骆向东拉着我坐到病床对面的沙发上。身子往沙发背处一靠,他抬眼看着对面的纪贯新说:“什么时候手术?”

    纪贯新回的不以为意:“好像六点吧,具体时间忘了。”

    骆向东又问:“手术之前嘱咐你什么了吗?”

    纪贯新说:“让我心情放松,尽量保持愉悦,这特么不放屁呢嘛,明知道手术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二十,他们笑一个我看看?”

    我心底钝痛,那感觉犹如慢刀子割肉。还记得九几年的时候,我奶心脏病突发,很严重,医生说尽力抢救,但是能不能活不敢保证。当时我才刚过十岁,跟着我爸妈和一众家人站在手术室门前,我当时心里就在想,如果能让我奶好好地出来,我愿意用自己的时间去换我奶的时间。

    后来我奶手术成功了,我跟她说了这件事,我奶先是骂我,随即哭了好久,后来还求神拜佛,保佑我平安健康。

    我想我是真的把纪贯新当成我生命中最亲的人之一,所以才会用自己的寿命发誓,只希望他能好好地活下来。

    我低着头想事情,坐在我身边的骆向东说:“放心吧,你一看就是祸害的命,一般祸害都长寿。”

    纪贯新说:“怎么着?你俩对完台词来的我这儿?”

    骆向东没应声,我抬头看向纪贯新,因为鼻子不通气,所以声音还是闷闷的。

    我说:“你别担心,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东京国立医院又是世界最一流的,一定会没事的。”

    纪贯新道:“知道我为什么拖了这么多年还不做手术吗?就是因为刚下生的时候,医生就说手术成功率不足百分之十五,拖了小三十年,结果成功率就提高百分之五。”

    说着,纪贯新脸上露出嘲讽的笑:“我真是拖不了第二个三十年了,麻溜儿做了得了,生死由命吧。”

    骄傲如纪贯新,他也有自己左右不了的事情。

    我除了不停盲目的安慰他同时也安慰我自己,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事。

    骆向东说:“这么多年咱俩打架,我一直让着你的,你赶紧做完手术出来,等你好了我不用再束手束脚。”

    纪贯新看向骆向东,嗤笑着说:“你让我?我怎么没看出来?”

    骆向东面色淡淡的回道:“那待会儿推进去,顺道让医生帮你做做眼睛。”

    纪贯新边笑边说:“该做眼睛的是梁子衿,不然她干嘛选你不选我?”

    闻言,我瞬间背脊挺直,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好端端的坐着,可什么都没说,千万别把矛头指向我。

    骆向东拉起我的左手,与我十指相扣,然后炫耀性的抬起来,把戒指一面朝向纪贯新,道:“看见了吗?现在她是我太太。”

    纪贯新面不改色的说:“她特喜欢会唱歌的男人,以前我一首《偏偏喜欢你》把她迷得神魂颠倒,你求婚的时候给她唱这歌了吗?”

    我满脸僵硬复杂的坐在沙发上,身边坐着骆向东,对面坐着纪贯新。什么叫如坐针毡?什么叫芒刺在侧?

    骆向东说:“会唱歌的男的多了是,她最后嫁的还不是我?”

    纪贯新说:“是么?你家同意你俩结婚了?”

    起初我没觉得纪贯新这话有什么异样,骆振业确实不喜欢我。但是转念一想,纪贯新在日本,他又怎么会知道夜城发生了什么事?

    我正想着,房门再次被人敲响,纪贯新侧头道:“进来。”

    这次再进来的就不是某个人,而是一帮人。打头的是个极漂亮的中年女人,脸上带着几分纪贯新和纪贯宁的影子,纪贯宁跟在她身边,只听得纪贯新叫了声:“妈。”

    我赶紧站起身,骆向东随后也站起来。

    纪贯新的妈妈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帮男男女女,以及医生和护士。

    从他们说话的字里行间,我确认那些人的身份,都是纪贯新的家人,大哥大嫂,二哥二嫂。

    骆向东跟纪贯宁曾有过一段,纪贯宁还为骆向东自杀过,我以为这样的见面势必非常尴尬,可除了纪贯宁全程黑着脸之外,其他人倒也还好。

    纪贯新甚至主动跟他家人介绍我:“我朋友,从夜城过来看我的。”

    我对纪贯新的妈妈颔首,叫了声:“阿姨。”

    女人淡笑着点头,然后道:“辛苦你们这么远赶过来。”

    我微笑着回道:“没事,应该的。”

    医生站在纪贯新前面,用日文跟他交流,问他今天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等等。

    纪贯新说:“没有,一切正常。”

    医生点头:“好,那再等十五分钟进手术室。”

    说完,医生跟护士离开,房间中只剩下我们一帮人。

    知道这种时候家人定有话跟纪贯新讲,所以我轻声对纪贯新说:“我们先出去了。”

    纪贯新点了下头,我跟骆向东一起迈步往外走。

    等出了病房站在走廊中的时候,骆向东沉默半晌,这才对我说:“怪我没告诉你纪贯新生病的事儿吗?”

    我微垂着视线看着走廊地面的花纹地砖,轻轻摇了下头。

    骆向东说:“我没告诉你,一来是我自己的私心,二来我也不想你跟着心里受累。”

    我低声道:“我知道。”

    骆向东说:“你心软耳根子又软,我要是早就告诉你,保不齐你就跟到日本来了,那我怎么办?”

    我知道骆向东是什么意思,抬起头看向他,我目光坚定的回道:“我不怪你。”

    骆向东眼中也有无奈的柔软,他伸手拉过我的手,刚要说什么,结果一低头,正好看到我袖口处露出一圈表带。

    他往上撸了下袖子,然后道:“他送的?”

    应了一声,我没避讳:“生日礼物。”

    骆向东沉默片刻,随即拇指划过我无名指上的戒指,低声道:“他这辈子无论送什么都比不过我。”

    半真半假,半嗔半怒。我心底是又暖又酸,反手拉着他的手,跟他十指相扣,我说:“向东,我这次是以骆太太的身份来看望一个老朋友。”

    骆向东‘嗯’了一声,然后道:“子衿,我也真心希望他能挺过这一关,不然你这辈子都得惦记着他。”

    我说:“只希望好人有好报,吉人自有天相。”

    我跟骆向东站在走廊里,因为病房中的人一时半会儿没出来,我便跟骆向东说:“不是纪贯新想见我,他都不知道我会来。”

    骆向东脸上没有半丝意外,他只是唇瓣开启,出声道:“我知道,是纪贯宁做主打的电话。”

    闻言,我侧头看向他。

    骆向东也坦然说道:“她气不过跟我没好结果,她哥跟你也没好结果,最后我们两个在一起了。”

    我没有生气,只是平常的语气说:“咱俩贸然出现在这儿,没被纪家人揍真是万幸。”

    骆向东勾起唇角,笑了。他说:“其实纪贯宁已经放下了,毕竟我俩已经几年前的事儿了。就是纪贯新……”

    我说:“他也放下了,还扬言以后找个比我年轻漂亮胸大脾气好的呢。”

    骆向东说:“那就最好不过,他要是好了之后还敢惦记你,你千万别说我不给你面子,我一定往死里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