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一十四章害怕失去

    从东大寺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没想今天就赶着回去,所以我跟骆向东打车去奈良市中吃了顿饭。然后回到酒店。

    骆向东的卡不能刷,我用自己的卡开了房间。等到回房之后,骆向东跟我说:“看前台那眼神,真以为我是你包的小白脸了。”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道:“就你这姿色。在哪儿都是大火的料子啊。”

    骆向东瞥了我一眼,强压着心底的不爽。

    我一边笑一边把自己的卡递给骆向东,他出声问:“干嘛?”

    我说:“给你,以后买东西付账开|房间。还是你来刷。”

    骆向东没接。黑色瞳孔中的别扭一闪而逝。估计他这辈子都没试过被一个女人给卡的滋味儿,我又好笑又心疼,只得说:“我知道你一句话。铮哥泽宇哥他们都能把钱给你,但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儿。你刚跟我求完婚卡就被停了。这话说出去人家看不起的不是你。是我。向东。我不想你向别人开口,哪怕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也不想。你有我啊,说什么我养你的话都是开玩笑的。我只想有什么事儿。我们俩自己扛。我连人都是你的,更何况是钱……”

    我话还没说完,骆向东忽然抬手将我拉到他怀中。我顺势抱着他的腰,贴着他的肩膀,感受他身上的温暖和香味。

    骆向东半晌没出声,最后只对我说了一句话:“我一定让你风风光光进我骆家的大门。”

    我勾唇笑道:“进不进你家大门都无所谓,我有你就够了。”

    今天早上八点多就起来了,一走就是一整天,疲惫的身躯一沾到床,我跟骆向东皆是很快就睡着了。

    我睡得很沉,因此手机响了半天都没听到,还是骆向东迷迷糊糊的叫我:“子衿,你电话响……”

    我微眯着视线,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只是伸手摸到床边的手机,隐约看到‘二哥’两个字。

    我还心思哪个二哥,迟疑中只得先接通再说:“喂?”

    因为没睡醒,我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沙哑。

    手机中传来略显熟悉的男声,他开口道:“梁小姐,我是贯新他二哥。”

    对方自报家门,我瞬间就恍然大悟,赶忙道:“啊,二哥,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不是医院那边有什么事儿?”

    纪贯新他二哥声音沉重的道:“贯新被送到手术室抢救,医生说是术后感染导致的并发症。”

    我顿时就懵了,一点睡意都没有,沉默数秒之后,连声道:“我们马上就过去。”

    “好,你们路上小心。”

    挂断电话之后,我下意识的推了下身边的骆向东。骆向东哼了一声,我惊恐的道:“向东,快点起来,贯新他二哥打电话来,说贯新被送到手术室抢救了。”

    骆向东闻言,也很快便翻身坐起来。他顺手打开床头灯,我皱了下眉头,眼珠子被灯光晃得生疼。

    骆向东拿过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现在是凌晨四点二十。

    我翻身下床往浴室跑,洗脸刷牙动作飞快。骆向东从身后走过来,他出声道:“别急,纪贯新命大着呢,手术他都挺过来了,不会有事的。”

    我也希望是这样,可心底的恐惧就像是漏了底的黑洞,下面看不见到底是万丈深渊还是其他别的东西。

    没有结果的等待才是最令人害怕的。

    我脑袋有点空,所以短暂的行为失控,连着碰掉了盥洗台上的牙杯和洗面奶。骆向东见状,他伸手掰过我的肩膀,看着我说:“你别慌,如果我们都没有信心了,纪贯新还怎么挺过去?”

    骆向东这是在用激将法激我,而我也确实受用。深吸一口气,我努力平稳一下心绪,然后道:“我们快点回去吧。”

    收拾好之后,我俩天还没亮就出了酒店大门。等到了车站才发现新干线要六点才始发,所以我俩只得先乘jr去京都,再从京都转乘回东京。

    期间我给纪贯新二哥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他声音低沉的告诉我:“还在抢救。”

    四个字,让我浑身的血液都冷了。

    我想到放在包里的手链,喉咙像是被人给卡住了一般,酸疼酸疼。

    纪贯新,你一定要挺过去。你答应我会好好的活着出来;你说过等身体好了之后,会找一个更好的人重新开始;你说过没理由看着我跟骆向东幸福,却自己一个人孤单。

    你说过的……就一定要做到。

    我从来没觉得新干线如此之慢,慢到从京都回东京的路上,我好几次都觉得自己快要失去什么。

    骆向东拉着我冰凉的手,虽然什么都没说,可他在用力给我希望和勇气。

    我这二十多年也着实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以前总觉得人生遇到点波折天都会塌。可这些在生命面前,显得那般的微不足道。

    我参加过顾言盛的葬礼,我不喜欢公墓那种地方,即便那里种满了市区中不曾有的常青树和各式各样的花,可在那样悲伤的氛围下,看着什么都像是灰白的颜色。

    纪贯新可能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会在公墓拿自己生死开玩笑的人,当时我以为他死了,所以哭的找不到北。后来知道他还活着,我虽然愤怒,可心底深处满满的都是庆幸。

    我庆幸他还活着,庆幸那是一个低级的玩笑。

    而如今,如果纪贯新没有活着出来,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因为他又骗我了。

    还没从新干线上下来的时候,纪贯新二哥的电话便又打了过来。我一直把手机攥在掌心,可电话一响,我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却一直都不敢接。

    日本人是极其注重群体影响的,他们本国人不会在公众场合大声讲电话,更别说是放任手机铃声大响却不接。所以我这行为无疑引来周围不少日本本国人的侧目。

    骆向东知道我为什么不接,所以他把手机拿过去,接通。

    “喂。”

    我只能听到骆向东的声音,却不知道电话里面的内容是什么。

    “好,我知道了。”

    他挂断电话,我无意识的绷紧了浑身每一寸肌肉。我害怕骆向东对我说出的答案,是我不能接受的。

    余光瞥见骆向东朝我看来,我僵直着脖颈,连一个回视的动作都不敢。

    薄唇开启,他出声说:“没事了,纪贯新已经被送回icu了。”

    我一动不动,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出神的看着对面一排某个人的鞋子。

    骆向东伸手过来拉我的手,他掌心温热,我手指冰冷。好似五秒之后,我紧紧地拽着他的手,什么都没说,只是把头深深地垂下去,咬着嘴唇却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骆向东按着我的头,我顺势把脸埋在他肩颈处,如果不是身在异国他乡,如果不是坐在车上,我定是要哭的撕心裂肺。

    这一路转乘加换车,我们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快十点了。纪贯新的病房中好些人,连他爸爸也出现了。

    纪贯新二哥对我们说:“抢救了快两个小时,到底是救过来了。”

    我红着眼睛道:“医生怎么说?还会不会再有事?”

    “要看明天晚上,如果老三明晚醒了,那这关就算是熬过去了。”

    纪贯新他妈妈这几天也是煎熬的不行,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此时也终于露出了属于她本来年龄的苍老和疲惫。

    她对我和骆向东道:“不知道你们去了奈良,大早上让你们赶过来,路上辛苦了。”

    骆向东道:“子衿是去东大寺给纪贯新祈福的。”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赶忙把包中的手链拿出来,递给纪贯新他妈。

    我说:“阿姨,这石子说是受过东大寺礼拜的洗礼,我们昨天又去了一趟东大寺,希望他能给贯新带来好运。”

    纪贯新他妈眼含热泪,点头道:“我替贯新谢谢你们了。”

    我跟骆向东一直在医院待到下午两点,期间确定从安藤医生口中听到纪贯新暂时无碍的消息,这才离开医院去吃饭。

    吃完饭后,我对骆向东说:“你先回酒店睡一会儿吧。”

    骆向东道:“不用,我陪你去医院。”

    我说:“纪贯新不会醒,我就是过去看一眼,你今天起来得早,先回去睡会儿。”

    骆向东道:“我跟你一起去,这样等纪三儿醒了,我还能揶揄他两句,他昏迷这些天,我们可没少替他操心。”

    骆向东话里话外一直在暗示我,纪贯新一定会熬过来。我听了他的话后,也莫名的觉得心安,好像骆向东说的话就一定是真的。

    下午我跟骆向东又去了一趟医院,本以为icu门前不会有人,因为医生不准探病。可我们一去就看到周梦怡坐在icu对面的长椅上。

    抬眼见到我跟骆向东,她红肿的眼中没有往日的愤怒和憎恶,只是孤独无助的可怜。

    我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递给她一张纸巾。

    周梦怡也破天荒的接了过去,隔了一会儿,她低声道:“你说,贯新他会好吗?”

    我想都没想,坚定的回道:“一定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