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一十九章 约法三章,最后一章

    这是我来日本之后睡得最心安理得的一觉。很可能是我心底深处觉得,纪贯新的病好了,他从今往后会有更好的生活。也会遇见一个比我更适合他的人,我不用再心存愧疚。

    我心情好,骆向东自然也跟着高兴。因为晚上睡得早,第二天我俩八点刚过就醒了。收拾了一下之后。神清气爽的去往医院探望纪贯新。

    经过了几天的愁云惨淡,如今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就连纪贯宁和周梦怡对我都不再拉着脸。

    我们一帮人被允许进入iuc探视,只不过还要隔着一层厚重的玻璃墙。安藤教授说。等纪贯新醒来之后。可以给我们十五分钟的聊天时间。

    为了这得来不易的十五分钟,我们硬是隔着玻璃站了快三个小时,纪贯新终于在中午十一点半刚过的时候。缓缓睁开了眼睛。

    安藤教授凑到纪贯新面前,似是对他说了句什么。只见纪贯新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安藤教授转身对后面的医生颔首。有一名医生打开了大门。放我们进去,并且出声嘱咐:“尽量保持安静,也要控制情绪。不要让患者有压力。”

    纪贯新的爸妈被两个儿子和儿媳扶着。首当其冲走在最前面,其次就是纪贯宁和周梦怡,然后是纪贯新的一众朋友。骆向东本来就没想抢先,我俩就站在众人后头。

    纪贯新的妈妈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满眼心疼的对纪贯新说:“贯新,觉得怎么样?”

    纪贯新似是努力想要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只可惜身体不受控制,他只得轻轻点头。

    此时万语千言都不如纪贯新活着挺过来重要,所以一帮人也都不说什么,唯有满眼心疼的望着病床上的纪贯新。只是一场手术和三天的昏迷,纪贯新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瘦了一圈,苍白的皮肤下隐约可见蓝紫色的毛细血管。

    纪贯新的右手打着点滴,纪贯宁便轻轻握着他的左手,努力压抑着眼眶中的眼泪,轻声说:“三哥,我以后都听你的话,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纪贯新手指轻轻一动,垂下来的目光落在他手腕处的石子手链上。

    纪贯宁见状,只得回头看了眼站在人群末尾,不显眼的我跟骆向东身上。

    她说:“是梁子衿送的,妈亲手给你戴上的。”

    纪贯新抬起他那双又大又长的眸子,视线穿过人群落在我身上。只是这一眼,我心底的酸涩一股脑的涌上来,只是我忍住了,回以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今天来之前我就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心里防建。不哭,我不会在纪贯新面前掉眼泪,因为他已经重生了。

    骆向东站在我身边,他主动对我说:“去看看他。”

    我迈步走到病床边,纪贯宁起身把她的座位让给我。我坐下之后,看着近在眼前的纪贯新,笑着问道:“以后再也不能拿心脏病吓唬人了,什么心情?”

    纪贯新闻言,唇角微不可见的上扬了一下,满眼都是得意。

    我又说:“还记得我们以前约法三章的事儿吗?”

    他轻轻点了下头。

    我说:“前面的两章你都违约了,我现在跟你提第三章,你能做得到吗?”

    纪贯新没言语,只是用眼神示意我先说。

    我脸上的笑容有多灿烂,心底的酸涩和心疼就有多深刻。但我一滴眼泪都没掉,这么能忍也是做到了我人生的极致。

    我看着纪贯新说:“最后一章,我要你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

    公墓的那次,我跟纪贯新约法三章。第一,他不能再拿生死跟我开玩笑;第二,他不能撒谎骗我。

    前面的两章,他都违约了。只是这最后一章,我看着纪贯新,他也看着我。

    似是三秒,也似是五秒,或是更久。纪贯新对我点了下头,眼中虽有不舍,可更多的还是自信和倨傲。

    我张开嘴,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缓解心底和喉咙处的酸痛。我对纪贯新说:“你好好养病,等病好了又可以大口吃鸡大口喝酒。也不知道日本这边的菜符不符合你的口味,要不赶明儿我让我妈从凉城给你快递老渔翁家的铁锅鸡,让你一次吃个痛快。”

    纪贯新脸上还罩着氧气面罩,随着他的呼吸,面罩里面经常布满水雾。

    他的眼睛会说话,时而笑时而促狭,所以我完全不担心跟他的沟通问题,甚至心底已经脑补了他会回应的话。

    我一个人说了两三分钟的话,不想耽误其他人的时间,所以对纪贯新说:“等你身体再好一点,我来陪你聊天。”

    我作势起身,纪贯新则视线一瞥,落在了我身后几步远的骆向东身上。

    见状,我也回头看了眼骆向东。骆向东旁若无人的迈步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他居高临下的睨着病床上的纪贯新,薄唇开启,出声道:“有话跟我说?”

    纪贯新垂下眼,瞥了下自己手腕处的石子手链,再抬起头看骆向东的时候,眼中带着十足的挑衅。

    骆向东见状,他将插在风衣口袋中的右手掏出来。他的这条手链是有坠子的,所以石子一下子露出来。

    骆向东道:“显摆什么?我也有。”

    纪贯新虽不能言语,可眼睛还好使。见状,他立马翻了个白眼。

    我夹在他们两个中间,真的是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们两个还这么幼稚?

    看向纪贯新,我说:“你的比他的好,你这个是东大寺开过光的,灵着呢。”

    纪贯新用眼神示意骆向东手上的那条,我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道:“他那条就是普通的,我随便在地上捡的石头。”

    这一次,纪贯新终于笑了。他氧气面罩后的唇角勾起,在若隐若现的水雾下看起来有些不大真实。

    我站起身,微笑着道:“你跟家人说会儿话,我明天再来看你。”

    我话音落下,纪贯新竟是动了动手指,他想要抬手,可手臂却抬不动。

    我马上道:“你想干嘛?你说,我帮你。”

    纪贯新想说话,面罩后的唇瓣轻轻开启。

    安藤教授也在icu,见状,一帮人都有些紧张的望向他。他迈步走到病床边,帮纪贯新把氧气面罩抬起来。

    纪贯新的呼吸马上变得有些沉重而急促,我赶忙俯身把耳朵贴过去,纪贯新很轻的声音说:“跟他……回去。”

    我看了眼纪贯新,他喉结微动,可眼中的神情我却记得清清楚楚。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想叫我跟骆向东回夜城去。

    喉咙紧到发疼,我睁大眼睛,微笑着道:“没事儿,我们在这儿陪你几天。”

    纪贯新很轻的声音道:“回去……等我好了,我打给你们。”

    我不忍心让纪贯新说太多的话,只得点头:“好。”

    安藤教授重新把氧气面罩给纪贯新戴上,然后用日文对众人说:“不要让患者说太多的话,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

    纪贯新真的才睁开眼睛几分钟,可跟我说了这两句话之后,眼皮又开始微微下垂,明显的疲惫。

    我看着他道:“你安心养着,我们过几天再来看你。”

    纪贯新对我眨了眨眼,我把剩下的时间都留给其他人,跟纪贯新告别之后,和骆向东一块儿出了iuc。

    门外,骆向东看着我道:“表现不错,都没哭。”

    我睁着微红的眼睛,努力笑着道:“答应过你,以后不哭了。”

    骆向东眼带心疼的看着我,几秒之后,他出声道:“你要是想在日本多留几天也无所谓。”

    我摇摇头:“不用了,他在这边医生和家里人都会照顾好他,我们也来日本几天了,该回去了。”

    骆向东应声,然后道:“那我打电话叫关悦订票,你待会儿跟纪家人打声招呼。”

    骆向东转身欲走,我‘哎’了一声叫住他,他转头回来看我,我说:“别叫关悦订票了,现在叔叔对你实行经济制裁,自然不会再让你随便走公司的财务。你让关悦订,关悦不敢说什么,八成要自己掏钱,还是我来订。”

    说罢,不待骆向东回答,我又径自加了一句:“我们现在是共同患难的时候,千万别跟我说什么你来解决,别说我不高兴。”

    我话音落下,骆向东勾起唇角,对我说:“我是想说,既然自己掏钱,那我们别坐头等舱走了,给你省点钱,坐商务舱吧。”

    我挑眉道:“要省钱就省到底,你怎么不说坐经济舱走呢?”

    骆向东道:“我是无所谓。”

    我说:“那我就更无所谓了。”

    我们俩正在走廊中说话的时候,纪贯宁推开|房门出来。我们三人六目相对,纪贯宁主动开口说:“你们要回夜城了吗?”

    我应了一声,道:“等你哥养几天,再好一点,我们到时候过来看他。”

    纪贯宁说:“谢谢你们过来。”

    我说:“别客气,大家都是朋友。”

    纪贯宁吸了口气,然后意味深长的说:“本来给你打电话,一来是气你跟骆向东在一起,二来也是想看看你知道我哥生病,到底会不会来。”

    我跟骆向东都没接话,几秒之后,纪贯宁无奈一笑,自顾自的说道:“骆向东不仅没生气,还陪你一起过来,我真是挺意外的。不过……”

    她看着我说:“也许你们在一起才是最合适的吧,我跟我哥都祝福你们,等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别忘了请柬多给几份。”

    骆向东说:“到时候一人一份红包,别一个人随份子全家都来。”

    纪贯宁闻言,抬眼看着骆向东说:“你什么时候那么小气了?”

    骆向东道:“没办法,现在要养老婆还要过日子,不能不精打细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