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五十八章 他们输给了猜忌和误会

    “你现在的身体最需要的就是静养休息,我建议你马上住院接受治疗。”

    日本东京医院心外科主任医师办公室中。戴着眼镜的安藤教授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纪贯新。

    纪贯新没吭声,只是拿着手机在给张耽青发短讯。问他梁子衿去哪儿了。为什么手机关机。

    纪贯宁见状,忍不住低声说了句:“哥,安藤教授跟你说话呢。”

    纪贯新连头都没抬一下。随口道:“成天让我住院接受治疗。也没看治疗的怎么样,我不住。不是说有新的药嘛,把药给我就行了。”

    纪贯宁蹙着眉头,眼中说不出是无奈还是心疼。

    孟岑佩坐在安藤教授对面。她用流利的日文说:“贯新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教授回道:“他是先天性法洛氏四联症。而且他肺动脉高压,所以手术风险极大,这也是你们家属为何一直迟迟不肯下定决心做手术的原因。他这种情况极为少见。我们医院没有十足的把握。也不敢贸然手术,只能让他静养。心脏有病的人切忌劳累和情绪波动过大,我们刚刚给他检查过身体,他是最近身体超负荷运转,所以才会导致突然晕厥等状况的发生。”

    “而且你看他心脏的这里,还有这里……心脏外壁粘膜已经很薄,随时都可能有出血的迹象,这也是我为何建议你们尽早住院治疗的原因。”

    孟岑佩顺着教授手指的方向,盯着投影仪上的x光片。即便这个事实她已经知晓很多年,可每每世界各地的医生谈及此事,她总要红着眼眶。

    纪贯宁一边抹眼泪一边道:“哥,你到底听没听见?”

    纪贯新专心拿手机跟张耽青说话,张耽青说他刚刚看见梁子衿了,她只是手机没电关了机,没什么事儿,她马上打给他。

    纪贯宁吵到了纪贯新,他有些不耐烦的回道:“就告诉我还能活几年!”

    此话一出,纪贯宁一声不吭,孟岑佩则咻的扭过头,看着纪贯新道:“不许胡说!”

    教授会一点点,听到他们的对话,他语重心长的对纪贯新说:“你还年轻,如果配合治疗,也许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你会有康复的那一天。可如果你再这样不管不顾,你随时都有可能晕倒,然后再也醒不过来。”

    纪贯新闻言,有那么个瞬间,忽然就愣了。

    如果他再也醒不过来,那梁子衿怎么办?

    正想着,他手机响起,低头一看,是梁子衿打过来的。

    他几乎是下意识马上接通了电话,急声道:“子衿,你跑哪儿去了?手机干嘛关机?”

    梁子衿问:“你还在加拿大吗?”

    纪贯新余光瞥见不远处的教授,孟岑佩和纪贯宁,他起身拿着手机走到外面,笑着回她:“是啊,是不是想我想的快发疯了?”

    梁子衿又问,他那边的景色美不美,纪贯新望着医院走廊,再漂亮的医院又能有多美?

    可他还是笑着认真的编织谎言来骗她。

    如果这一刻,纪贯新知道梁子衿在夜城经历了什么,他不会这样做。

    ……

    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心烟的,只在于长大的这些年里,所受过的教育,遇见的人,有过的经历。

    也没有人这辈子从未做过任何一件错事。只看这错犯得是大是小,是值得还是枉然。

    周梦怡打小儿锦衣玉食,不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总归这二十多年也算是过得顺风顺水。要说她唯一求而不得的一件事,就是她爱纪贯新,可纪贯新并不爱她。

    她能强迫任何人,唯独奈何不了纪贯新,所以她只能在心中自我安慰,行,他不爱她没关系,他不是也没爱上别人嘛。

    周梦怡打算跟纪贯新生耗到底,她就不信耗不到他点头的那一天。

    可终于有一天,纪贯新点了头,甚至是低了头,却不是对她,而是对梁子衿。这让周梦怡完全接受不了,所以她趁着纪贯新人在日本,叫人在国内往死里整梁子衿,还把她故意找人拍的照片寄回去给梁子衿看。

    所以当纪贯新一本正经的编织谎言给梁子衿听时,梁子衿唯有越听越心寒。她明知道他不在加拿大,所以才问他那边的风景怎么样。

    她是那样努力想要忘记过去,跟他重新开始。可他却满嘴谎言,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最终,他的刻意隐瞒让她大发雷霆,他努力想要解释,可当梁子衿问他去日本干什么的时候,纪贯新却忽然顿住。

    看着从自己面前走过的医生跟护士,纪贯新慢半拍的回道:“来见一个朋友,必须见的朋友。”

    多么不走心的回答,可却是他这一刻空白的大脑中,唯一能够想到的说辞。

    无一例外,梁子衿挂了他的电话,他不停的打过去,后来,她关机了。

    纪贯新心慌的不行,这会儿功夫他来不及多想梁子衿是怎么知道他人在日本的,他只是想插上翅膀飞回去,飞到她面前,不忍看她伤心难过,更不想让他好不容易跨近的距离,再次拉远。

    隔天,他匆匆赶回夜城,来她所在的旅行社找她,甚至不惜拉上孟岑佩跟他一块儿撒谎,只为能够让她心安。

    常听人说,谎言说不得,说了第一个,往后可能要用千千万万的谎言来圆这第一个。

    如今的纪贯新就是骑虎难下,梁子衿最讨厌别人撒谎骗他,可他偏偏成天要在她面前撒谎。

    他唯一百分百全真的,就是他是真的爱她。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那副理智的模样,他忽然就问了句:“你爱我吗?”

    梁子衿眼中的躲闪只是一闪而逝,随即便顾左右而言他。

    纪贯新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近乎逼问的道:“你爱我吗?”

    她没有回答他,只是红了眼眶。她是那么倔强,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不像他,随时随地准备撒谎,谎话总能脱口而出。

    可她终归不是他,所以连撒谎骗他都不会。

    这一刻,纪贯新早已跳脱了发怒的情绪,直接变作心寒。

    梁子衿不爱他,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的。

    在他离开夜城的这段时间,她见过了骆向东,而骆向东并不是要来抢走她,他只是告诉她,好好的。

    骆向东的一句好好的,梁子衿却从此不能再好好的。

    纪贯新心底冷笑,他终归还是败给了骆向东,他的三个字可以轻松击垮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努力。

    不知为何,纪贯新忽然想到在凉城时,骆向东说过的一句话。他说,梁子衿爱的人,是他。

    纪贯新不禁想象,如果是骆向东问梁子衿,她是会说爱,还是不爱呢?

    其实打从这一刻,纪贯新心底已经疲惫了,他努力了这么久,她却始终不能爱上他。可他也不想放她走,哪怕她不爱他,只要他爱她就好了。

    放下自尊,放下高傲,哪怕是自欺欺人,只要她留在他身边,这就足够了。

    除了纪贯新自己以外,没人知道,他很久之前就已经自我妥协。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想和她好好的。

    他想,她一定是出于对他的愧疚,所以才会拿一个深藏心底的秘密来补偿他。

    她说,骆向东跟匡伊扬是舅甥关系。

    可梁子衿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的话没有让纪贯新宽心,哪怕他当时确实做出一副可以理解的样子来。

    但纪贯新知道这样的事实之后,几乎是立马就反应过来。照骆向东的表现,他不是不爱梁子衿,只是不能爱,不敢爱,被逼无奈的退出。

    梁子衿不爱他已是纪贯新能够忍受的极限,但他真的做不到,如今他跟梁子衿在一起,是骆向东不稀罕跟他争抢的事实。

    心底早已掀起千层浪,以至于纪贯新再看面前的梁子衿,都觉得不是上一秒的感觉。

    他跟她说:“鉴于你的坦白从宽,我暂且原谅你心里面还有别人。”

    她说:“我想跟你好好的。”

    纪贯新真的很想反问她:好好的?怎么好好的?

    难道叫他承认她心底藏着另一个男人的同时,还要假装她终有一天会回过头来爱上他吗?“

    看着她舒了口气的模样,纪贯新也努力演好‘大度’男人的形象。他一直在忍,一直忍一直忍,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吞下这口气。

    但他真的没想到,张耽青和麦家辉会打伤了匡伊扬,这样,梁子衿就又得跟骆向东见面。

    看着她在医院想也不想就播出骆向东的电话号码,纪贯新脑海中满是他几个小时之前收到的照片——梁子衿跟骆向东去酒店开|房的照片。

    日期就是前不久,他去了日本的时候。

    他在日本看病,可她却在夜城跟骆向东……

    思及此处,纪贯新终是爆发,他在医院里跟骆向东大打出手,看到骆向东因为护着梁子衿而不还手,他更是来气,所以连带着把她也给损的体无完肤。

    看着她那张灰败到惨白的面孔,他又觉得心疼。可是心疼又能怎样?她终归爱的不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