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百五十九章 她注定等不到他

    有些话,注定说出去就是覆水难收。

    纪贯新也是气红了眼。所以才会当着梁子衿和骆向东的面说:“你是不是抢你外甥的女人还抢上瘾了?我要是匡伊扬,我他么不吸|毒,我直接去死!”

    话音落下,看到梁子衿那张骤然面无血色的脸。以及她猝不及防掉下来的眼泪。纪贯新就知道,完了。

    这一回他跟梁子衿,注定是走不到一起了。

    纪贯新以为梁子衿会歇斯底里。最起码。她应该跟他发脾气不是吗?

    可她只是冷静到近乎平静的跟他一起出了医院,纪贯新忽然很慌,所以他拉着她的手说:“我刚刚的那些话只是为了气骆向东,我没有……”

    他没有想要伤害她。他怎么忍心伤害她?

    只是他话未讲完。梁子衿淡淡的回了句:“我知道。”

    “你说的是气话,我知道。”

    梁子衿的冷静让纪贯新心寒,他有些出神的望着她。心想。终归还是不行吗?他到底还是比不上骆向东吗?

    如果是骆向东,她一定会疯了似的跟他大吵大闹,定不会像现在这般冷静。

    因为不爱,所以连脾气都懒得发了吧。

    这一刻,纪贯新忽然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全都被抽干了,就连心脏里那点仅存的血液也不能幸免。

    他多希望梁子衿对他发脾气,对他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最起码证明她心中是有他的。

    可她偏偏那般‘体谅’他,体谅的叫他一颗心都在翻搅。

    她终于还是没忍住,对他说:“纪贯新,如果心里太憋屈的话,那就……”

    话还未说完,纪贯新下意识的拥她入怀,紧张的说:“不分,我们不分手。”

    哪怕是走到了穷途末路,他却依旧天真的希望可以另辟蹊径;哪怕他亲眼看到梁子衿跟骆向东去开|房的照片,理智告诉他,算了吧,给彼此都留下最后一点空间和尊严。但是感性不允许,他那么喜欢她,喜欢到自己骗自己的地步……他怎么舍得放开她?

    他话音落下,生怕梁子衿会不顾他的请求而拒绝。可最后,她也只是轻飘飘的落下几个字:“我想回家。”

    他送她回去,她也没有拒绝,只是两人一路沉默。

    到了她家楼下,她临走之前,对他说:“我们缓一缓,冷静一下。”

    这句男女分手前必备的话,纪贯新没想到有一天还会从别人嘴里面听见。就是他自己,也从未说过,他向来是想分手就分手,都是主动提的那一方,如今……还真是讽刺。

    太累了,他累,他也看得出,梁子衿也很累。

    所以万语千言汇到嘴边,他也只回了一个字:‘好。“

    看着她掉头离开,纪贯新只觉得呼吸越发的困难,那种窒息的感觉,他并不陌生。

    上车之后,他从外套口袋内侧摸出白色药片,吃了两颗。

    医院里她拦着骆向东,是想要帮他。可骆向东见她过来,却宁可挨打也不愿动手伤到她。

    原来,她心里一直忘不掉他,而骆向东心里也一直都有她。

    纪贯新忽然发现让自己害怕的东西太多太多。他开始怕死,如今又怕梁子衿会跟骆向东在一起。

    他无比怀念从前那个两袖清风的自己,哪怕明天就会死,他今天也一定醉酒笙歌玩个痛快。

    脸色变得越来越白,车才开到一半,他就觉得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

    看来,再好的药,也救不活他那颗早已疲累的心脏。

    ……

    医院病房中,周梦怡和纪贯宁都在。纪贯新这次病来如山倒,一连几天一直昏睡未醒。

    周梦怡哭哭啼啼,而纪贯宁却因为从小看着,就算伤心到极致,也只是默默流泪。

    纪贯新放在床头柜处的手机响起,周梦怡很快走过去,看到上面显示着‘子衿’二字,她很快便对着手机里的人破口大骂。

    等到纪贯宁从病房来到医院走廊的时候,周梦怡已经挂断,但却气得脸色铁青,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纪贯宁说:“我哥喜欢梁子衿,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他要是知道你背地里为难她,我保证他不会顾及你的面子。”

    周梦怡侧头看向纪贯宁,因为气急了,她对纪贯宁说:“梁子衿背着贯新跟骆向东上了床!”

    纪贯宁闻言,顿时眉头一簇。几秒之后,她沉声道:“你说什么?”

    周梦怡眼睛一眨不眨,她开口回道:“贯新在日本检查身体的时候,梁子衿正在夜城跟骆向东开|房!我连照片都拍到了!”

    纪贯宁红着眼眶。骆向东是她曾经爱到骨子里的人,纪贯新是她亲哥。如今梁子衿横在他们两个之间,怎么不叫她恨之入骨?

    沉默半晌,纪贯宁只说了一句话:“我不会再让她害我哥的。”

    纪贯宁用纪贯新的手机给梁子衿发了一条短讯,短讯上只有三个字:分手吧。

    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因为她很清楚纪贯新的小习惯。

    后来梁子衿一直打来,纪贯宁就一直挂断。她不会再允许梁子衿有接触和伤害纪贯新的机会。

    纪贯新一直昏迷不醒,纪贯宁去新锐帮他处理公事。楼下有人打了电话上来,说是梁子衿来找纪贯新。

    纪贯宁只说了一句:“就告诉她不在。”

    当时她说这话的时候,杜婷就坐她对面,等到纪贯宁挂了电话,杜婷淡笑着道:“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在楼下大堂休息区看见梁子衿了,她是过来找纪总的吗?”

    纪贯宁淡淡道:“她跟我哥没什么关系了。”

    闻言,杜婷眼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意外,只不过她没有把话说穿。

    内线电话再次打进来,前台告诉纪贯宁,说是梁子衿让传话到上面,她会一直等,等到纪贯新下来为止。

    纪贯宁特别生气,想到纪贯新如今还躺在医院里面,梁子衿这算什么?她还想不想让纪贯新活了?

    沉着脸,她冷声道:“不用管她,她乐意等就让她等!”

    挂了电话,纪贯宁沉默了五秒有余,这才努力平复心底的燥怒。

    目光重新落到杜婷脸上,纪贯宁淡笑着道:“不好意思。”

    杜婷勾起唇角,笑着回道:“没事。”说完,几秒之后,她又补了一句:“能看见梁子衿吃闭门羹,我挺高兴的。不,应该是特别高兴。”

    杜婷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喜悦,可谓是开门见山。

    纪贯宁却没有顺着她的话往下说,毕竟杜婷跟骆向东谈过一段,她就算再讨厌梁子衿,也不会跟杜婷成为一条战线上的人。

    杜婷之前就跟新锐谈好了合约,这次过来只是签字而已。

    她问纪贯宁:“纪总是不在夜城还是有事不能来公司?”

    纪贯宁避重就轻的回道:“新锐我也能做主,杜小姐不用担心合同的问题。”

    杜婷笑着回道:“我不担心合同,只是有些担心新老板。”

    纪贯宁闻言,淡笑着道:“我替我哥谢谢你。”

    杜婷也是看出在纪贯宁这边问不出什么,签了合同之后,她起身告辞。

    纪贯宁道:“杜小姐,最近我替我哥坐镇新锐,很多外人都不知道,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请杜小姐不要跟人说,是我在这间办公室中。”

    杜婷点头微笑:“纪小姐放心,我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纪贯宁淡笑着回道:“从今往后杜小姐就是新锐旗下的艺人了,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跟公司沟通。”

    “好,还请纪小姐多多关照。”

    杜婷从总裁办公室出去,乘电梯下了楼。看见梁子衿还坐在休息区等候,她踩着烟色拉链短靴迈步走了过去。

    犹记得她们最后一次见面,杜婷在梁子衿的公寓楼下,一大早上看见她帮骆向东遛狗。不用问也知道,骆向东定是睡在楼上。

    女人的第六感从来不会错,骆向东到底还是跟她走到了一块儿。

    杜婷知道骆向东是什么人,她也没指望能嫁入豪门,只是……她不服有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勾|引她男朋友,所以她一直视梁子衿为眼中钉肉中刺。

    听说梁子衿跟纪贯新在一起,杜婷着实吃了一惊。不过后来想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个圈子里的男女,无外乎互相睡。

    两人笑里藏刀话中带刺的寒暄了一番,杜婷故意误导梁子衿,说她刚才楼上见过纪贯新。见梁子衿眼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异样,她心底特别舒坦。

    看来,梁子衿这是被纪贯新给甩了,所以上门求和,可却被人家妹妹给拒之门外。一想到从前梁子衿给骆向东当助理时的风光无限,杜婷只觉得应了那句老话:风水轮流转。

    她真的差点忍不住对梁子衿说,看,报应来了吧?

    正如梁子衿做梦都想不到,新锐楼上的人不是纪贯新而是纪贯宁。纪贯新也永远想不到,他不过是昏迷了几天而已,等他再醒来,一切都已不是原来的模样。

    他以为,他跟骆向东差的不过是谁更早遇见梁子衿。

    她以为,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只要她肯努力忘记过去,跟纪贯新好好的。

    可事实证明,他们之间隔了太多。谎言,误会,阴谋,阻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