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五百六十一章 演员

    再见梁子衿,真的只是一个偶然。纪贯新已经决定去日本。临行之前一帮朋友非要给他践行,他也没想到夜城这么大,会在皇庭碰见梁子衿。

    如果只是单纯的碰见也就算了,周梦怡那个刺头。又跟梁子衿打起来了。

    纪贯新觉得头疼。他真的只想安安静静的离开而已。

    他那天穿了件白色圆领针织衫,外面套了件黄色软皮短外套,更衬着一张脸白皙俊美。隔着小半个大堂。他跟梁子衿四目相对。梁子衿望着他的目光中有惊诧,意外,还有掩饰不住的丝丝担心。

    知道跟她已是再无可能,所以纪贯新压下心底所有的想念和爱恋。用平静到近乎冷漠的表情看着她。出声问:“你就这么爱打架?”

    “以前我觉得找个东北妞挺爽的,没事儿骂骂人打打架,但时间一长。真的腻歪。”

    有时候纪贯新挺佩服自己的。演技那么好,他明明那么爱她,可说起讽刺和揶揄的话来,自然的让他自己都信了。

    他故意挑衅她,嘲讽她,甚至是当众让她下不来台。他知道,她最要面子,他这么做,她一定很讨厌他吧?

    讨厌好,她从前就把他当坏人,当洪水猛兽,他只要做到‘原形毕露’就好了。

    咄咄逼人的话一再说出,看着梁子衿那张又红又白的脸,纪贯新忽然不想再继续了。

    没错,就算是演戏,他也演不动了。赶在自己露出真实的表情之前,他只想速战速决,所以他冷声对梁子衿说:“看在咱俩好过一场的份儿上,我今天不跟你计较。但是从今以后,你要是再招惹到我身边的人,别说我……翻脸不认人。”

    说完,他不敢再看她的脸,马上别开视线,近乎逃避似的想要离开现场。

    他迈步往楼上走,可梁子衿却叫着他的名字:“纪贯新……”

    从她嘴里听到他的名字,纪贯新就像是被魔法定住了一般。没有人叫他非要止步,可他就是做不到头也不回。

    她当众绕到他面前,看着他,眼中带着浓浓的质疑和受伤,但语气却坚定的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我?”

    纪贯新如鲠在喉,一如被人扼住了脖子。

    他以为在他说了这么多难听的话后,以梁子衿的性格一定会掉头离开,可她……为什么要过来问他?他又要怎么回答她?

    后来,她换了个问题问他:“分手的短讯,是你发的吗?”

    明明可以直接点头的,可看着梁子衿充满希冀的目光,她内心在渴望,希望他摇头。但纪贯新唯一能做的,却是面无表情的回答她:“是我发的。”

    话已至此,纪贯新心中有个声音在咆哮,算了吧,就这样算了吧。她掉头离开,把前路让给他,这样他们就可以背道而驰,然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但是为什么……她明明那么倔强的一个人,他已经给了她明确的答复,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却非是要咄咄相逼,挡在他身前,固执的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跟她分手?

    纪贯新唇角勾起嘲讽的笑容,对她说:“不喜欢了,腻了,突然就想要一个人了。”

    他的笑容其实是在嘲讽他自己,可是落在梁子衿跟不明真相的众人眼中,自然就是对她‘死缠烂打’的嘲笑。

    她的眼睛瞬间就湿了,那样肯定而又镇定的道:“你撒谎!”

    唇瓣紧抿着,纪贯新心想,是啊,他是在撒谎,可她凭什么说的这般肯定又这样镇定,像是吃定他在撒谎一样。

    打从跟她认识开始,他就满嘴谎言,有的是为了接近她故意说的,有的是为了逗她开心说的,也有是不得已而被迫说的。

    她从前总说他满嘴跑火车,不知道哪一句该信哪一句不该信。

    如今他说了分手的理由,她却又不信了。

    纪贯新讨厌自己的演技被她否定,一如讨厌她明明不爱他,却又要肯定他心里一直爱着她。

    凭什么?

    他已经落魄到如此境地,凭什么她还要紧追不放?

    那一刻,纪贯新好想恼羞成怒。他好想大声的问问她,到底他怎样做,她才能爱上他?

    但是话到嘴边,他却又言不由衷的说:“你以前跟我说过,在很多男人心里,亲情比爱情重要。其实那时我没告诉你,我也是。你觉得骆向东会为了他外甥不要你,我就会不顾我妹妹的感受,跟你在一起吗?”

    她流着眼泪看着他,却始终固执的念叨着那句话:“你骗我……”

    她眼中的伤心欲绝透过他的瞳孔直接穿透了他的心。纪贯新清楚感受到心痛的滋味,那不是心脏病发的机械疼痛,而是爱一个人却求而不得弃之不舍的肝肠寸断。

    好吧,她的眼泪是否可以证明,她心中不是没有他的?

    孟岑佩说,如果纪贯新再因为梁子衿进一次医院,那她就让梁子衿进来陪他。

    纪贯新不会以为孟岑佩是在开玩笑,如果他再跟梁子衿有任何牵扯,孟岑佩真的会弄死梁子衿。

    所以,既然不能爱,那就连思念也彻底连根斩断。

    纪贯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爱就爱到极致,分,也要分的干干净净。

    他不想梁子衿以后在想着他,所以临走之前,他凑近她耳边,低声对她讲:“其实我对你也不是一点心思都没动过,只可惜你这人真的很无趣,我跟你在一起两个月,绞尽脑汁的哄你,却没能把你哄上|床。如果你可以在床上卖卖力气,也许我不会这么快就觉得没意思,很可能再宠你一阵子。”

    明知道这样的话说完之后,他跟梁子衿之间,此生再无可能。所以纪贯新近乎贪婪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一如往昔他宠着她的模样。

    临走之前,他故意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谢谢你配合我演了一出好戏,看到骆向东心疼难过,我就高兴了。”

    其实,他真的不是想羞辱她。他是想让今天在场所有看热闹的人都知道,她梁子衿就算是没有了他的庇护,也依旧是骆向东的心头肉,不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就能欺负的。

    这,应该是他可以为她做的最后一点事了。

    纪贯新头也不回的迈步往二楼走,在转过拐角的时候,余光瞥见梁子衿还僵直着身体站在原地。她脸上的表情……一如飘在死海海面上的一条鱼,早已没有了任何生息。

    他的心痛到麻木,可是见状,依旧心疼害怕。他是不是把话说得太重了?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一定是恨疯了。

    恨好,反正她又不爱他,顶多也就是感激他去凉城陪了她一阵子。等到恨意将那点仅有的美好也慢慢蚕食鲸吞,她就会忘记他。

    一众人随着纪贯新上了楼,明明是过来践行的,可如今却没有人敢出声。岂止是不敢出声,简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熟悉纪贯新的人都知道,他对梁子衿是不同的。当初他因为别人酒后随便的一句话涉及到梁子衿,直接摔了杯子离开,这事儿圈内人都知道。所以哪怕他现在跟梁子衿撕破脸,一众人也不敢确定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与其上去拍马屁扫到台风尾,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憋着什么都别说。

    一直等到进了包间,一行十几二十人还是没人出声,纪贯新坐在沙发上,出声问了句:“你们是来给我践行的,还是来给我上坟的?这儿是消遣的地方,你们不用一个个的那么庄严肃穆,我用不用找个画圈戴上配合你们?”

    纪贯新竟是这帮人里面最先一个开口的,虽然话是难听了点,最起码看他那表情,不像是还在生气的样子。

    好多人都学聪明了,不敢贸然开口。

    张耽青胆儿大出声回道:“今儿是给你践行,你怎么开心怎么来。”

    纪贯新勾起唇角,笑着道:“来啊,玩起来,我明天就走了,以后你们想见我还得看我档期。赶紧趁着我还没走……”

    他笑的没心没肺,像是刚刚在楼下什么都没发生过。

    张耽青和麦家辉也跟着热场子,没多久,大家就玩开了。

    纪贯新刚出院不能喝酒,他拿着酒杯跟他们讨价还价:“就一瓶。”

    麦家辉说:“一杯都不行,还一瓶呢。”

    纪贯新道:“那你们喝着我看着?”

    张耽青递过一杯饮料,然后道:“那,别说我们亏待了你,给你喝的。”

    纪贯新笑的无奈,只得以饮料代酒跟一帮人碰杯玩乐。

    大概过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他借故去了趟洗手间。洗手间房门一关,他脸上的笑容立马敛起,换做一副失落出神的模样。

    过了会儿,他又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没多久,手机中传来一个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喂。”

    纪贯新道:“去找梁子衿。”

    “……”手机里面的人迟疑了一下,随即很快道:“纪贯新,你把她怎么了?”

    纪贯新发呆的看着某一处,唇角缓缓勾起自嘲的笑容,他出声回道:“骆向东,恭喜你,从今往后,我退出。”

    这一次,是他让给骆向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