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五百七十六章 能屈能伸

    路瑶在夜城住了十年,平日里说话完全是夜城口音。这也是被他们给逼急了,所以狗急跳墙。

    面对纪贯新,她气急败坏的道:“你们一帮大老爷们好意思合起伙来欺负我吗?我招你惹你了?你想找简程励自己找去,我找不着他!”

    她破罐子破摔。爱咋咋地。

    纪贯新见她已经焦躁到极处。他反而笑出声来,瞧着她道:“哪儿来这么大的脾气?”见她蹙着眉头,他又道:“再说了。我们这好像不是第一次见面吧?”

    他话音落下。路瑶本能的看了他一眼,难道他想起来了?

    窥视到她心中的想法,纪贯新步步紧逼:“我看着你有些眼熟呢,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路瑶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努力保持着面儿上的冷静。她还是琢磨了两秒之后,这才出声回道:“我从来没离开过夜城。”

    纪贯新问:“我有说过我们是在夜城以外的地方见过吗?”

    路瑶真想扇自己一巴掌,没脑子嘴还欠。

    她暗自后悔。纪贯新却是打从见她第一眼开始。便记起她就是在银座夜店中闯进男厕所,后来还贼喊捉贼叫人把他给打了一拳的‘女流氓’。

    他往前走了一步,路瑶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步。见状,纪贯新笑着说:“男厕所好看吗?”

    路瑶美眸一瞪,顿时臊了个大红脸。包间中的其他人闻言,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句话是从何而来。

    纪贯新是故意要拿路瑶开涮了,所以他双手随意的插在裤袋中,像是天桥的说书先生一样,绘声绘色的把三个月前夜店厕所的那一幕给讲了出来。

    “你们是不知道啊,我裤子都脱了,结果发现里面站了个女的。”

    有人笑道:“三哥,那你当时没吓萎了啊?”

    纪贯新还没等回,旁边的麦家辉已经忍不住道:“你当他是什么?二十四小时随时都能立着?”

    一帮男人说的说笑的笑,路瑶脸色由红变烟,由烟变白,走马灯似的,最后落在了绿上面。

    纪贯新回头笑骂:“滚蛋,你们一个个脑子里面装精了?成天就知道想些没有用的。”

    一帮人坐在沙发上,就差拿起爆米花来边看边吃了。张耽青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挑眉道:“呀,我想起来了,你那天挨了一拳,后来说人跑了,不会就是这丫头和她的同伙吧?”

    纪贯新道:“你说呢?”

    闻言,张耽青忍不住‘啧啧’两声,随即用同情的目光看向路瑶,一边摇头一边说:“妹子,不是哥说你,世界这么大,怎么你就往人怀里撞呢?别说哥没提醒你,纪贯新可是有仇必报的主。”

    麦家辉从旁打助攻,他说:“欸?别把贯新说的那么没品好不好?人家一个女孩子,长的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贯新还能打她不成?”

    说完,他看向路瑶,一本正经的道:“我保证贯新不会打你,但你想从这屋全身而退……啧,估计得剥下一层皮了。”

    他故意加重了‘全身而退’和‘剥’这个字眼,路瑶想象力丰富,顿时觉得头皮都麻了。

    他们这帮人闹惯了,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假如说纪贯新的演技可以拿到奥斯卡的小金人,那他的这帮朋友,最次也得拿个金球奖吧?

    路瑶就算心理素质再好,可也禁不起他们这一说一唱,尤其是纪贯新虎视眈眈站在她面前,她觉得自己犹如砧板上的鱼,随时都可能被人宰割。

    纪贯新跟他朋友调侃了几句之后,很快又把正题拉回到路瑶身上,他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道:“说吧,上次打我一拳就跑了的事儿,怎么算?”

    好汉不吃眼前亏,路瑶想都没想,立马道:“对不起,上次的事儿是我们做的不好,你就当我们年少无知,原谅我好了。”

    纪贯新觉得她真是能屈能伸,在他以为她会柔顺的时候,她偏偏竖起猫爪想要挠他;在他以为她会倔强的时候,她偏偏老实的像只绵羊。

    男人往往会对出于自己意料的东西感兴趣,更何况这三年来,纪贯新过得实在是太无趣了。

    不是没有女人挤破头往他面前站,可那些女人,他一打眼就知道她们心里头想什么,无趣。

    看着面前的路瑶,她真是这几年来唯一能真的逗他开心的女人,更何况她还跟简程励有点关系。

    想着,纪贯新忽然出声问:“你叫什么?”

    路瑶正想着纪贯新一定会揪着打人的事情不依不饶,没料到他神转,所以一不留神,出声回道:“路瑶。”

    话一出口路瑶就后悔了,凭什么告诉他?可转念一想,一个名字而已,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儿跟纪贯新杠上。为今之最,她得想想怎么全身而退。

    “路瑶,路瑶……你认识马力吗?”

    路遥知马力,这烂梗都被路瑶身边的熟人打趣多少年了,路瑶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想问问他,有意思吗?

    不过有没有意思不是她说了算的,只要纪贯新觉得有意思,他身边的朋友觉得有意思就好。

    看着沙发上的一众人被纪贯新逗得前仰后合,路瑶只想说,他们平日里是有多寂寞?多没见过世面?这么点小事儿都能笑出眼泪来。

    声音一沉,路瑶板着脸回道:“我不认识马力,我认识丁力。”

    此话一出,刚刚从上一个笑点缓过来的一众人,再次沦落到这个笑点里面。

    就连纪贯新都忍不住眼含笑意,看着她说:“呦,混过?”

    路瑶实在是不想陪这帮人在这儿瞎贫,她下午还有好几节课呢。

    抬眼看着纪贯新,她努力用自己的虔诚来打动他,无比认真且态度和顺的道:“纪先生,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真的没必要欺负我一个小学生,我下午还要考试,赶不上要挂科,严重点算是逃考,要被记大过,开除都有可能。”

    纪贯新明知道她的‘小学生’是什么意思,却仍旧要佯装一脸迷茫的样子,故意逗她:“你才上小学?今年多大了?”

    路瑶:“……”

    麦家辉,张耽青他们差点笑死在沙发上,就连成霖都是忍俊不禁。他们真的很佩服纪贯新磨人的功力,眼看着路瑶好几次都强忍着发飙的模样,张耽青靠近麦家辉耳边,低声道:“我们两个赌一下,五十万,我赌她一定发飙。”

    麦家辉看着不远处的两人,边笑边回:“那我就只能赌她不敢发飙了。”

    路瑶想的没错,这帮人也真是闲的太过无聊。公司都是家族事业,就算出来单干的,也不是那种二十小时随时待命的外聘经理人。都说不看出身,努力总有回报。没错,努力一定是会得到回报,可是比起这种出生时就含着金汤勺的富家子弟们,很多平常人努力一辈子,也许都不及他们随便的动一下手指。

    所以,时间于他们而言,太多太多,多到无所事事,多到无聊发疯。

    路瑶平时只在杂志和电脑上看到纪贯新,大多是他的照片,就连视频都很少。听说他是什么样的人,和亲眼见到他是什么样的人,完全是两种感觉。

    她活了二十二年,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笑着把人给逼疯的。

    强忍着愤怒,怒极,她笑着回道:“我二十二了。”

    他不是变了相的逼她嘛,行!她就来个顺水推舟,倒要看看谁能贫过谁。

    她每一次的反应和回答,几乎都是在纪贯新的意料之外。他越发的觉得逗趣,所以看着她说:“都二十二了还读小学,看着长相挺聪明伶俐的,原来脑袋不怎么灵光嘛。”

    她笑,但笑不语。

    “马力,哦,不对,路瑶。你跟简程励是什么关系?你说不是他女朋友,怎么你的手机号码会在他那里备注成‘宝贝’?”

    纪贯新抓住每一次的机会努力调侃她,路瑶也开始胡编乱造:“我不知道,可能他想追我吧。”说完,生怕纪贯新不信,她又补了一句:“我们俩是一个学校的,他算是我学长。”

    纪贯新说:“你也是夜城大学的?”

    她点头。

    这一次,纪贯新没有马上开口逗她,而是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会儿。

    路瑶身上都开始出汗了,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好好地全身而退。

    大概过了能有十秒钟的样子,纪贯新开口了,却不是什么难听的话,甚至是带着几分正经。他说:“简程励的手机掉了,正好被我捡到,我随便拨了个最近的联系人,正好是你,可能我们有缘吧。”

    路瑶想客气的笑笑,最后发现笑容落在脸上,那就是个哭笑不得。

    纪贯新伸手将简程励的手机递给她,路瑶顿时面露警惕之色,他说:“拿着吧,你不是认识他嘛,回头看见他就给他,顺道给他带句话……”

    路瑶没问是什么话,只是接过了手机。

    纪贯新说:“告诉他,初生牛犊不怕虎可以,但也要有个度。做新闻这行的,要知道什么可以报,什么不能报。”

    路瑶一听这话也大抵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估计是纪贯新的把柄被简程励给捏到了。

    她不敢还嘴,只是老老实实的点头,然后说:“我会带到,那我先走了。”

    她转过身,额头上带着一层细密的冷汗,正要走,身后纪贯新的声音却再次传来:“欸?别急着走啊,咱连的事儿还没说道说道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