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六百三十一章后悔承诺她

    路瑶跟新锐签订的实习合同,目前只要求她周末两天来新锐上班,而此时不是周末。路瑶出现在新闻部。不由得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路瑶一来就直奔褚博瑞的办公室,敲了房门,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进来。”

    路瑶推门走进去。见褚博瑞站在办公桌后面,低着头正在翻桌上的文件。

    褚博瑞工作起来向来是头不抬眼不睁,路瑶先叫了声‘瑞哥’,褚博瑞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

    “今天是周末吗?”看到路瑶。褚博瑞下意识的一问。

    路瑶说:“今天周三。”

    褚博瑞面色淡淡:“那你怎么来了?”

    路瑶丝毫没有拐弯抹角。直言道:“瑞哥,你手上有什么特别难做的新闻。是短时间内就能拿到的。我想去跑一跑。”

    褚博瑞闻言。不由得停下手中动作,看着路瑶说:“你要特别难做的新闻。还要短时间内就能拿到,这样的好事儿我自己早做了。何必留着给你?”

    路瑶这功夫也顾不得面子难不难看。她眼睛不眨一下的回道:“瑞哥,多难做都没关系,我想试一下。”

    褚博瑞定睛看着路瑶,几秒之后才道:“怎么突然想做这个?”

    路瑶眼中有隐忍,因为简程励,只是这样的理由,她不知如何跟褚博瑞说。

    褚博瑞知道路瑶跟纪贯新有关系,要不然他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接收路瑶。最近新锐跟天橙杠上,简程励被爆吸|毒以及深夜携管菀回家过夜,这新闻其实是丁思铭拍到的,可最后爆出来却是冠的路瑶名字……以此看来,路瑶跟简程励之间,必定也有关系。

    在这行摸爬滚打久了,思维早就异常敏锐,褚博瑞更是一点就透。既然路瑶不想说,他也就不再多问。打开左侧的抽屉,他从里面拿出几个文件夹,递给路瑶道:“这几个新闻一直都是新锐想做却没能做成的,你想挑战一下高难度,可以试一试。”

    路瑶走到办公桌前,刚刚伸手接过去,还没等开口,正好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褚博瑞接通:“喂。”

    不知道电话里面的人说了什么,路瑶难得见褚博瑞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来,他说:“消息准确吗?”

    “好,我知道了……如果能拿到,我请你吃饭。”

    挂断电话,褚博瑞看向路瑶,开口道:“不知道是不是老天都在帮你,你刚说想挑战一下高难度,海威集团的董事长就死了。“

    路瑶闻言,也是难掩惊愕,她出声说:“乔顶祥死了?”

    褚博瑞‘嗯’了一声:“刚从医院那边得到的消息,说是乔顶祥已经确定不治身亡,三天后在宁山公墓火化举行送葬仪式,你要是能混进去并且拍到照片,那绝对是大独家。”

    路瑶眉头轻蹙,众所周知海威集团的前身就是夜城最大黑势力组织海威帮。乔顶祥当了四十几年的大哥,到了晚年才逐渐投资正道行业,想要把家底洗白。可是一世入黑世世黑,别看海威集团现在做着光明正大的买卖,可是谁人不知道,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们。

    乔顶祥的死讯一定是秘而不发,三天后的火化和送葬仪式也是绝对不许记者拍摄的,乔家到时一定会派人层层把守,这个新闻……不好弄。

    褚博瑞看着路瑶,淡淡道:“怎么?这个太难了,不想跟?”

    路瑶迟疑不到两秒,立马回道:“我跟。”

    褚博瑞说:“路瑶,你要想清楚,海威集团可不是一般的公司和明星艺人,弄不好很可能会出事儿的。”

    路瑶道:“瑞哥,我想清楚了,我跟。”

    褚博瑞说:“那好,你这两天先准备一下吧,我这边再有什么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谢谢瑞哥,我先出去了。”路瑶点头,然后转身欲走。

    褚博瑞又出声说了句:“凡事儿别勉强,量力而行。”

    路瑶看了眼褚博瑞,他已经低下头去做别的事情,她轻声道:“好,我知道了。”

    路瑶从褚博瑞办公室出去,正赶上丁思铭要进来,两人打了个照面,丁思铭来不及跟她多说什么,只得道:“路瑶,你先等我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路瑶点点头,迈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处,她打开电脑开始查有关海威集团和乔顶祥的资料。

    乔顶祥有过三段婚姻,情妇无数,可只有第三任妻子任丽娜给他生了唯一的一个儿子,也是现任海威集团的执行总裁乔治笙。

    乔顶祥今年已经七十八岁了,再看任丽娜,她足足比他小了三十二岁,而乔治笙今年才二十六岁,这么算来,当年任丽娜给乔顶祥生儿子的时候,也才不过二十岁而已。

    对于这种豪门或是黑|道世家的错综复杂家庭关系,路瑶向来是没有什么八卦精神,查这些也只是为了确定三天后怎样混进葬礼队伍进行秘密拍摄。

    按理说乔家要想杜绝一切外来人等,那对葬礼宾客的名单一定是盘查的非常严格,想要以宾客的身份进入,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再者就是混入公墓的工作人员当中,这是记者的惯用伎俩,估计乔家也会提前防范,不会给她钻了这样的空子。

    乔家甚至会在葬礼当天封锁整个宁山公墓,直到乔顶祥下葬之前,不会让任何闲杂人等混入。这么看来,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路瑶。”

    路瑶看着电脑,正想的出神,忽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抬眼看去,原来是丁思铭从褚博瑞的办公室里出来,正迈步往她这边走。

    路瑶问:“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丁思铭压低声音道:“听说你要去拍乔顶祥的葬礼,我跟你一起去。”

    路瑶眸子微挑,随即说:“是瑞哥让你来的吗?”

    丁思铭道:“不是,是我自己想去,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路瑶闻言,不由得轻声说:“这个新闻是我自己向瑞哥要的,成不成功风险我一个人担着,你也不是没有新闻跑,不用跟着我来。”

    路瑶知道偷拍乔家,一旦被发现是个什么后果。刚刚查资料,上面也显示几年前有记者不怕死偷拍乔顶祥,结果被发现之后,直接打断了胳膊和腿。

    乔顶祥活着的时候就无比猖狂,如今死了,也绝非善类。路瑶不想让丁思铭跟她趟这摊浑水。

    可丁思铭心中不这么想,其实他本想跟路瑶摊牌,之前去夜市里吃饭的那次,他听见她跟简程励打电话,说是查陈友伦。回来的时候,他把这事儿跟褚博瑞说了,结果不久简程励被爆吸|毒,拍摄记者的名字就写了路瑶的。

    丁思铭也不是傻子,他有心查,很容易就能弄清楚路瑶跟简程励的关系。如今他只想赎罪而已。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这种事儿不是你一个女孩子就能做得来的,我跟你搭档,好歹有个照应。”

    丁思铭说完之后,又怕路瑶不同意,所以兀自加了一句:“这个独家要是拿下了,奖金咱俩得一块儿分。”

    路瑶说:“万一没拍着又被发现了,咱俩很可能会断胳膊断腿儿,估计下半辈子挣的钱都不够养伤的。”

    丁思铭笑道:“放心,我买了意外伤害险。”

    路瑶道:“我还没买……”

    ……

    纪贯新来了公司之后,给褚博瑞打了个电话,问他路瑶去了新闻部没有。

    褚博瑞如实相告,说路瑶打算去拍乔顶祥的葬礼。

    纪贯新听到这话,半晌都没出声。他是来气,她为了简程励真是连命都豁出去了,黑|道背景的人都敢惹。

    他明明可以让褚博瑞撤了这条新闻,可是气到极处,纪贯新也较起了真儿,她不是不怕死嘛,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嘛,他就让她去碰壁,到时候等她哭都早不到调子的时候,他再来落井下石。

    褚博瑞拿着电话,一时间叫不准纪贯新是什么意思,他又不说话,褚博瑞只得试探性的问道:“老板,要不我换个新闻给她做?”

    纪贯新声音听不出喜怒,只是淡淡道:“实习生有这样的拼劲儿是好事儿,她想做就让她做,做成了算新锐的;做不成……让她自己兜着。”

    褚博瑞闻言,顿时觉得后脊梁一冷,甚至有种莫名的懊悔,他不应该让路瑶接这个新闻的,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儿,上头那个会不会把责任算在他的头上?

    纪贯新这边已经挂了电话,看着桌上的两袋药,他越发的赌气。想到他昨晚丫鬟一般的伺候她,结果她一大早不告而别,跑到公司来邀新闻,只为了尽早捞简程励出来。

    简程励,简程励,她这心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沉着脸,他一把抓起桌上的袋子,刚要往垃圾桶里面扔,正好房门被人敲响。

    纪贯新手指松了一下,道:“进来。”

    迈步走进来的是尤然,她过来送合同,顺道提醒纪贯新今天的工作安排。

    报告完之后,尤然道:“老板,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纪贯新叫住她,尤然转身看向纪贯新,但见他手上拿着合同,面无表情的抬了下下巴,示意桌上的袋子,道:“给她送下去。”

    她?尤然看了眼袋子中的中药和西药,很快反应过来。

    “好,我现在就送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