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六百三十九章逼急了,什么都能做

    丁思铭来回看看,点头道:“是啊,昨天还没有这么多。”

    那些人都穿着便服。来回穿梭于各排墓碑之间。可路瑶却说不上哪里有些奇怪,直到丁思铭道:“他们怎么都空着手来的?”

    路瑶恍然大悟,对。来上坟的怎么可能两手空空?

    两人随便找了个墓碑前蹲下来。一人拿了一块毛巾开始擦拭。路瑶低声道:“不用问,这些人里面。不乏同行,再不然就是乔家派来监视的保镖。”

    丁思铭低声回道:“这帮人也真是的。演戏都不知道准备好道具,手上什么都不拿。难道来墓地观光旅游的?”

    路瑶担心的不是这个。她说:“人越多越麻烦,有人想藏就一定会有人找,我们先想办法怎么能避过眼线留在这里。”

    丁思铭道:“现在距离闭园还有四个小时。我们在这儿也顶多再待半个小时四十分钟的样子。太久了也会让人怀疑。昨天不是看了嘛。洗手间后面的林子是块儿死角,摄像头照不到。待会儿我们先去那边躲躲。”

    两人一边扫墓一边商量对策,中途有两个空手的路人经过。丁思铭立马脸一变,开始低声叨咕:“爸,我跟路瑶来看你了,妈在家挺好的,我们也都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们。我找着对象了,下次带过来让你看看……”

    路过的两人看了眼路瑶和丁思铭,没有停留,径自往前走。

    待他们走远之后,路瑶这才小声说:“走了,不用演了。”

    丁思铭拿着白毛巾仔细的擦拭墓碑上的照片,闻言,他轻声道:“我没演啊,这是我爸。”

    路瑶一愣,不由得美眸微挑,她说:“你别逗我了。”

    丁思铭指了指墓碑上的名字,转头对路瑶说:“丁顺水,我爸大名儿,货真价实的。”

    路瑶看着墓主确实姓丁,照片中是个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卒年是两年前。

    她一时间没有出声,丁思铭以为她不信,所以淡笑着道:“我爸叫丁顺水,我大伯父叫丁顺风,我爷爷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他的这两个儿子可以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可惜了我爸,天妒英才。”

    丁思铭用风趣的口吻在讲,可路瑶看见他眼眶一圈淡淡的红。

    喉咙略微有些发紧,路瑶低声说:“对不起。”

    对不起她之前还在笑,以为丁思铭又是在演。

    丁思铭笑了笑,出声回道:“没事儿啊,昨天来了没空给他上坟,今天也算是‘以公谋私’了一把。”

    说着,他把袋子中的酒和水果摆在了墓碑前面,笑着道:“爸,看我同事漂不漂亮?”

    路瑶心底难过,可还是微笑着对墓碑上的照片说:“叔叔,你好,我是路瑶。”

    丁思铭眼睛看着墓碑,出声说:“我爸一直希望我以后找个漂亮媳妇,好改良一下整体基因,只可惜啊,我没找到媳妇,他也没等到那一天。”

    路瑶轻声道:“叔叔因为什么走的?”

    丁思铭说:“肝癌,他们单位组织体检,他半年前就知道了,一直都没跟家里人说,后来是瞒不了了,在医院告诉我们,说他不想拖累我跟我妈,反正这病也治不了,没必要花那个冤枉钱。”

    路瑶站着,丁思铭是蹲着的,从她的角度,她清楚看到丁思铭伸手摸了摸鼻子。虽然声音还是正常的,可情绪却难免悲伤。

    路瑶跟丁思铭认识的时间不长,她是个慢热的人,也不会主动去问及别人的事情,如今突然知道别人的家事,她又不怎么会说好听话,只得轻声说:“别难过,人各有命,叔叔要是能看见,也不希望你哭。”

    丁思铭转过头来,微笑着道:“谁说我哭了?”

    可他眼眶分明已经很红了。

    路瑶暗自叹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比起她这个家庭破碎的,有些人是生离死别,岂不更痛?

    两人在丁顺水的墓前,陪他说了一会儿话,等纸烧完之后,丁思铭说:“我们走吧。”

    路瑶应声。

    丁思铭伸手拍了拍墓碑上沿,出声道:“爸,保佑我俩一路顺利。”

    说完,他背起包,起身跟路瑶往前走。

    路瑶觉得气氛有些压抑,所以努力逗丁思铭开心,她侧头看着他,淡笑着道:“你有三叔吗?”

    丁思铭面带诧色的回道:“没有,怎么了?”

    路瑶道:“你要是有三叔,你爷爷会不会给他取名叫顺利?”

    丁思铭前一秒还沉浸在悲伤当中,忽然听到这句话,他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边笑边说:“我妈早年一直吐槽我大伯跟我爸的名字,说我爷想美事儿想疯了,我要是真有个三叔叫顺利,那我妈更得疯狂嘲笑老丁家。”

    路瑶说:“取名字这事儿真得慎重,你知道我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丁思铭问:“怎么来的?”

    路瑶道:“我爸说,我刚出生的时候不让人抱,只有放在摇篮车里面才能睡觉,所以他们就给我起名叫‘瑶’。”

    丁思铭不给面子的‘扑哧’一声笑出来,不仅是笑,而且是放肆的大笑。

    路瑶蹙眉瞪了他一眼,低声说:“你小点声,生怕别人不注意我们是吧?”

    丁思铭这才收敛了几分,他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看着路瑶说:“家长给我们起名字的时候,真的没走心,那你当时要是喜欢让人抱,难道要叫路抱吗?”

    路瑶叹了口气,出声回道:“所以我郁闷了挺久,后来觉得这名字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远离墓区往洗手间方向走,路瑶放风,丁思铭背着两个袋子先爬上了树。这边的树都是榆树,一到夏天枝繁叶茂,离远一看足以避人耳目。

    丁思铭爬上两米多高的树干,先将包放在树上,这才跳下来接路瑶。

    路瑶在丁思铭的帮助之下,爬到了一颗树叶繁茂的榆树上面,低头一看,这里距离地面足有三米高,看得人头晕眼花。

    丁思铭仰头往上看,低声问道:“还好吗?”

    路瑶找了根能撑得住自己的树枝,整个人趴上去,将身体隐匿在层层树叶之后。她出声回道:“我没事儿,你能看得见我吗?”

    丁思铭站在下面看了一圈,然后道:“我站这儿都看得不清楚,别人更找不着了。”

    路瑶说:“那ok了,你也找个地方藏起来吧。”

    丁思铭手脚利落的爬上路瑶旁边的一棵树,两人都在树上躲着,这一躲就躲到了下午三点墓地闭园的时候。

    墓地闭园,所有前来扫墓的人全要按时离开,剩下的就是墓地的工作人员还有乔家派来的保镖,以及为数不多提前得到风声,想要混进来的各家记者们。

    新锐的消息毕竟快,所以路瑶跟丁思铭才能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但是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很多记者都是今天才得到的消息,本想趁机留在墓地一探究竟,结果都被乔家的便衣保镖给清走了。

    路瑶躲在树上几乎是没有动过,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曾有一组十几人的保镖过来树林这边巡视。当时路瑶的心都要提起来了,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好在这片树林面积不小,她跟丁思铭又藏得很好,所以保镖在树下走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他们。

    待到保镖走远之后,不远处传来丁思铭的声音:“你说这些保镖今晚不会留在这里吧?”

    路瑶道:“我也不知道。”

    很多事情可以认为谋划,但成事还要看天。

    夏季的天黑的很晚,七点半都过了,天才蒙蒙黑。一直等到整八点,整个树林才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至此为止,路瑶跟丁思铭已经躲在树上长达七八个小时了。又累又困,却偏偏不能打盹,因为一不小心掉下来,搞不好就是折胳膊断腿儿的结果。

    丁思铭的腰都僵直了,他发出‘咝咝’两声,吸引到路瑶的注意,然后道:“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等了这么久都没什么动静,应该不会再有人过来这边。路瑶道:“好。”

    丁思铭说:“你等一下,我过来接你。”

    不多时,路瑶只听得‘砰’的一声,是丁思铭从树上跳下来。不敢弄出光亮以免打草惊蛇,两人所有的行动都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下进行的。

    丁思铭来到路瑶所在的树下,低声说:“你慢慢往下爬,我接着你。”

    路瑶戴着隐形眼镜,可天黑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一切只能凭本能。

    她抱着树干慢慢往下滑,个子高也是有些好处的,她没觉得自己下了多少,脚踝处已经被丁思铭给抓住。

    丁思铭将路瑶抱下树,低声道:“没事儿吧?”

    路瑶‘嗯了一声:“幸好准备手套了。”

    丁思铭道:“你连伪装用的迷彩服都带好了,还有什么没想到的?”

    路瑶说:“我现在只希望乔家没有变态到派人在这儿守夜。”

    丁思铭心中腹诽,变态的到底是谁?大半夜的要在墓地里死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