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五十一章难堪

    正想着,乔治笙却忽然开了口,只见他面色看不出喜怒。声音却带着几抹意味深长的玩味。说:“别喝酒了,为了点小钱伤身体,咱们换个惩罚方式。”

    他话音落下。马上有人附和:“笙哥想怎么个罚法儿?”

    乔治笙道:“输了的人。从身上拿一样东西下来。”

    纪贯新的眉头轻微一蹙,其他男人都说好。女人们则娇嗔的道:“哎呀,那我们可输不起嘛。”

    路瑶坐在乔治笙身边。四杯烈酒下肚,她人还在。魂儿却丢了。眼下一帮人说什么。不是她不往心里去,而是听到了,却压根反应不过来。

    乔治笙侧头看向纪贯新。笑问:“纪先生觉得呢?”

    纪贯新来气路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都玩脱衣服的了。她还想死扛到什么时候?

    迟疑了数秒,纪贯新已经给了路瑶机会。但见她坐在乔治笙身边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纪贯新一口恶气涌上来。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了。他说:“我都ok,反正我也不怕看。”

    乔治笙复又问何昌林:“那何先生觉得呢?”

    何昌林回的直白:“今天主要是请你们,你们两个开心就好,玩得尽兴。”

    乔治笙道:“那我们继续吧。”

    有人提醒:“笙哥,刚刚到你了,你127.”

    乔治笙微笑:“好,我起个头,128.”

    往下依次,129,130,131……数字太大,回答的速度又太快,很多人都早已算不出7的倍数是多少,只得瞎猫碰死耗子,心中祈祷千万别被自己给撞上。

    才刚轮了一圈,元宝身边的女人就踩到了地雷,因为现在是惩罚从身上往下拿东西,所以无论男女都很兴奋,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起哄盯着第一个吃粽子的女人。

    女人嘴上叹着气,可动作却很利落,她从左耳摘下一只耳环来。

    有男人问:“这也算?”

    女人道:“怎么不算?这是不是我身上的?”

    “行行行,算你一把,继续。”

    前两圈路瑶都幸运的避过了,可是躲得过初一没能躲得过十五,她到底还是栽了,而且栽的不轻。

    “147……”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竟然着急把7给说出来了。

    靠左边的一个女人笑道:“147也是7的倍数。”

    路瑶后知后觉,她是真糊涂了,简直错的离谱。

    大家都起哄让她从身上往下拿东西,路瑶后悔出门时没戴耳环项链和戒指这样的首饰,想来想去,她只得把手腕处的铂金手链给摘下来。

    这条手链她已经戴了六年了,早就成为习惯,从不离身。

    手链挡了她一劫,可游戏还得继续。平时路瑶玩数7,基本都是在100以内玩,如今人多,乔治笙又不让设上限,大家只能闭着眼睛过河,走一步算一步。

    酒劲儿涌上头顶,路瑶坐在沙发上还直打晃,再这样下去,真的不行。

    她稍稍侧头对着乔治笙,低声说:“乔先生,我想去下洗手……”

    她话还没说完,左边的元宝已经报了数,到她这里,她什么都没听到,一脸的茫然。众人非起哄叫她继续拿东西下来,路瑶道:“不好意思,我想去下洗手间。”

    “去可以,先拿样东西下来。”

    说话的男人盯着路瑶的脸,视线顺便扫过她玲珑有致的曼妙身姿。

    乍眼看去,她身上可是没什么物件了,再拿,是不是得脱衣服了?

    所有人都盯着路瑶,路瑶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用仅存的意识权衡利弊之后,她将一直拿在手上的手包放下。

    要想全身而退,估计只有这个法子了,弃车保帅。

    可她放包的动作刚刚一出,很快有人不服,说:“这也算?包不能算身上的东西吧?”

    “就是,你怎么不从包里面往出掏钱呢?”

    “等会儿我干脆拔头发好了。”

    一帮男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不是存心想看路瑶为难,只是一心想看她脱衣服。那高耸的胸脯和盈盈一握的窄腰,哪怕裹得严实也令人血脉喷张。

    虽然路瑶是坐在乔治笙的旁边,可她并不是乔治笙的女人,而且娱乐场所中的人,花钱就能买来乐子,旁人又怎么会去尊重呢。

    更是有人直接问乔治笙:“笙哥,你说算不算?”

    探一探乔治笙的口风,就知道路瑶是个什么地位了。

    乔治笙坐在那里,表情始终是淡淡的笑。闻言,他出声回道:“我觉得不能算。”

    他话音落下,一帮男人更是猖狂,直接催促路瑶赶紧麻溜儿的脱。

    路瑶头很晕,脑袋是懵的,可心却是凉的。连乔治笙都不帮她,那她该怎么办?或者说她本就不应该期望乔治笙会帮她,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情可言。

    在她内心无比挣扎纠结的时候,时间最起码过了快十秒。女人们全都用打量的目光看着路瑶,似是不明白她在等什么,难道连乔治笙的面子都敢驳?

    元宝忍不住看了路瑶一眼,低声道:“赶紧拿样东西下来。”

    别惹得乔治笙不高兴。

    路瑶红唇轻启,出声说:“我能先去下洗手间吗?”

    “没看大家都等着呢嘛,先拿东西再去。”

    这话,是乔治笙说的。

    虽然他语气还是正常的,可脸上却没了笑容。

    何昌林可不想因为这种事儿得罪乔治笙,所以他看着路瑶,有些急的催促:“瑶瑶。”

    路瑶是喝急了也喝高了,大脑反应不过来,如果是在清醒的条件下,她怎么也能想到脱高跟鞋解燃眉之急,可这会儿被众人误导的,她觉得浑身上下能脱的只剩裙子了。

    可这裙子怎么能脱?除非她疯了。

    坐在沙发上,她背脊挺直,出声道:“我罚酒行吗?”

    这话乍听没什么问题,可在场所有人的脸色均是一变。因为她这话摆明了不给乔治笙的面子。

    果然,何昌林眉头一簇,还没等说话,乔治笙已经不冷不热的开了口,他说:“何先生,你这儿的人都是输不起的吗?”

    何昌林无比尴尬,甚至是忐忑。他先是赔了个笑脸,随即对路瑶道:“你是不是喝多了?游戏是你提的,惩罚的又不是你一个人,你在这儿讲什么价,赶紧的,愿赌服输。”

    路瑶坐在那里,仿佛间觉得一切都是梦,噩梦。

    她头昏昏沉沉的,眼皮也在无意识的下垂,明明是这样紧张的时刻,可她竟然很想睡觉。

    使劲儿攥着拳头,指尖狠狠地戳着掌心中的软肉,路瑶只能用这样的方式逼着自己清醒一点。

    她不说话,搞得包房中鸦雀无声,所有人皆是打量乔治笙,何昌林和路瑶三人的脸色。

    何昌林怎么都想不通,事情原本进展的好好地,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之前看乔治笙对路瑶还有点意思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这个问题,还得是乔治笙替他解答。

    他薄唇开启,像是闲话家常一般,娓娓道来:“醉春风号称给宾客最顶级的享受和服务,可现在看来,这儿的公关脾气都比客人大,我是不是得收回刚刚说的话,回头再哄哄她?”

    路瑶不出声,何昌林简直是如坐针毡,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赔笑才好,只得硬着头皮说:“实在对不住了乔先生,这事儿是我没安排好,她是喝多了,我现在立马叫她出去,再给你叫个能玩得开的进来。”

    说罢,他皱眉看着路瑶,沉声道:“还坐这儿干什么?出去!”

    路瑶可算是等来了这句话,她拿着包从沙发上站起身,可人还没等往前走上两步,只听得身后乔治笙的声音传来:“站这儿,我让你走了吗?“

    何昌林眼中带着惶然,路瑶僵硬着身体转过来,她垂着视线,低声道:“对不起乔先生,我有些不舒服。”

    乔治笙俊美的面孔上一片冰寒:“我还以为现在的记者都是身兼数职,白天跑公墓,晚上来坐台。现在看来,你的酒量也并不怎么样。”

    这话一出,很多人愣住,就连元宝都是本能的露出诧色来。

    记者,公墓……盯着路瑶的脸,元宝足足看了五秒才猛地想起,怪不得他总觉得她有些面熟,感情是宁山公墓被他抓到的女记者。

    恍然大悟之后,元宝立马觉得懊恼,人在眼前竟然没看出来,还是乔治笙发现的。他这个保镖也是白当了。

    心底一来气,元宝腾一下子站起身来,抓着路瑶的手腕把她往沙发上一甩。路瑶怎么抵得过这样的力气,只觉得天旋地转,下一秒,她整个人倒在沙发上,一头黑色的长卷发披散开来,遮住了大半张脸。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动作,她身上本就不长的裙子再次上窜,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直让一帮男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去。

    何昌林被眼前电光火石的一幕惊到,他站起身,下意识的说:“怎么会有记者混进来?”

    乔治笙依旧坐在沙发上,他淡淡道:“不信你翻她手包看一眼。”

    何昌林捡起地上的手包,打开一看,果然,里面藏着针孔摄像头。

    跟元宝一样,何昌林也是怒了,有记者混进来,他还把她当醉春风的人一通捧,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呢嘛。

    迈步朝路瑶走去,何昌林刚要伸手去碰她,包房中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路瑶,你闹够了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