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六十四章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杜慧说,程励回来了。

    路瑶的脑子有些浆糊,因此是过了三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她忍不住捏紧手机。出声问:“简程励回家了?”

    杜慧激动的说:“是啊,你快点回来吧,你叔叔把程励给接回来了。”

    杜慧的声音中难掩哽咽。路瑶是懵的。下意识的伸手掀开被子。一条腿往床下迈,可能是动作猛了。她小腹处一阵刺痛,连带着大腿根都是疼的。

    这一下。路瑶恍然大悟,她现在这样子。怎么回去?怎么见简程励?

    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紧紧攥着身上的被子,黑暗中路瑶的眼泪早已冲上眼眶,她却强忍着委屈。声音不变的说:“我现在有事儿。回不去。”

    杜慧那头沉默数秒。似是走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她压低声音道:“有什么事儿还能比你哥回家更大的?你赶紧回来!”

    路瑶攥着被单的那只手。指骨都是发白的。

    真的是忍到了极处,她怕自己一个绷不住会放声大哭。不敢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路瑶平静到近乎冷淡的说:“等我忙完的吧,挂了。”

    说罢,不待杜慧再说什么,路瑶立马挂断电话。

    屏幕黑了的瞬间,她的眼泪也跟着决堤而下,呜咽声从嗓子里争先挤出,路瑶可算知道什么叫哭都找不到调儿。

    手机很快便再次亮起,还是杜慧打来的。路瑶不敢接,只是哭着看向屏幕。

    她心里难受的恨不得碎成几瓣儿,为什么命运要如此捉弄,生活要如此举步维艰。她只想过平静的日子,可日子却被她过成了一滩烂泥。

    酒店房间里,路瑶坐在床边从呜咽到放声大哭,似是能借着哭声将心底的所有愤懑一起排出。

    杜慧连着给她打了四五个电话,路瑶都没接,她发来一条短讯,上面说:不管你有多不喜欢这个家,可她毕竟是你待了十年的地方,忙得再晚也回来一趟,看看程励,他一回来就在问你。忙完给我回一声。

    看到屏幕上的字,路瑶眼中掉下的大滴眼泪几乎布满了手机屏,她下意识的将手机往自己胸口处放,因为那里实在是太疼了。

    哭也是个耗费体力的事情,所以路瑶放声哭了一会儿之后,情绪也逐渐平复下来。

    她强迫自己发僵的大脑运转,努力想着简程励为什么会突然被放出来。

    杜慧说是简宏峰将他接出来的,可为什么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是今天?

    难道说……是纪贯新那边松了口?

    到底是因果还是碰巧?是……

    正想着,路瑶手中的手机再次响起,她低头一看,上面是一串没有存名字的号码,却是再熟悉不过。

    是纪贯新。

    真是想谁来谁,路瑶本不想接,可是想到简程励的事情,她还是接了。

    按下接通键,她将手机贴在耳边,低声道:“喂。”

    她只说了一个字,可手机中的纪贯新却问:“你哭了?”

    房间中没开灯,一点亮光都没有,路瑶坐在黑暗里,闻言,她淡淡道:“没有。”

    纪贯新说:“你在哪儿?知道简程励已经回家了吗?”

    他这么一说,路瑶便懂了。

    粉唇开启,她很低的声音道:“谢谢。”

    纪贯新说:“好了,别哭了,我让简程励回家,是想让你开心的,不是让你哭的。”

    他轻声细语的一句话,却莫名让路瑶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绪再次翻涌。紧紧拽着被单,她强忍着喉咙间的哽咽。

    没听到她出声,纪贯新柔声道:“你在哪儿呢?”

    路瑶将手机拿远一些,伸手抹了下眼泪,又喘了口气,这才重新将手机贴在耳边,声音闷闷的回道:“在外面。”

    纪贯新道:“说地址,我去接你。”

    路瑶道:“不用了。”

    纪贯新说:“想吃什么?我待会儿带你去吃东西。”

    他用情人间的口吻在哄她,路瑶却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舒服的。她不适应。

    微垂着视线,她沉默数秒,随即道:“纪贯新……”

    “嗯?”

    “谢谢你让简程励回家。”

    纪贯新道:“跟我还说什么谢,他好歹算我半个大舅子嘛。”

    路瑶像是没听见一般,又兀自说了一句:“谢谢。”

    纪贯新轻笑:“这回是真心的吗?”

    她总是被他气得不行,明明心里面不服,可嘴上却说着客套话,每每如此都恨的他牙根痒痒。

    他此话一出,路瑶轻声回道:“真心的。”

    纪贯新道:“真心的就行,我接受了。赶紧说你在哪儿呢,我现在就来接你。”

    “你不用来接我,我不想出去。”

    “你在简家呢吗?”

    路瑶觉得心里很是烦躁,很多情绪交织在一起,她分不清楚是单独的烦纪贯新,烦自己跟他睡了一晚,烦不能再面对简程励,亦或是……心底深处那股不想见纪贯新的莫名抵触。

    总之她就是烦,眉头簇起,路瑶忍不住发了些脾气,她不耐烦的道:“我谢谢你放简程励回家,昨晚的事情我们就当没发生过,你不要再来找我。”

    说什么想让她当他女朋友,他们昨晚刚刚睡过,他第二天就放了简程励,当她是什么了?当她是出来卖的?

    想到此处,路瑶恨不得大声质问纪贯新,可她没有这个资格,也不想再把自己弄得更加难堪。

    她话音落下,手机中的纪贯新忽然安静了片刻。路瑶心底空空的,不乏害怕之感。

    大概过了五秒钟的样子,纪贯新的声音再次传来,比之前的柔声轻语多了几分认真,却也没有大发雷霆,他只是道:“卸磨杀驴还是过河拆桥?我这前脚一放简程励回家,你后脚立马翻脸不认人。”

    路瑶脑子是空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忽然就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你以前说过,随时对我保留使用其他途径的机会。”

    纪贯新听言倒是一愣,话是他说的没错,只是……

    直接气到发笑,纪贯新难忍嘲讽口吻,轻声说:“所以你觉得昨晚跟我睡了一觉,我放简程励是天经地义的?”

    路瑶:“……”

    呼吸一滞,她心脏像是被人一把给抓住了,喘不过气来,痛觉神经却是更加的敏感。痛感从心尖一直往四肢百骸蔓延,很快就占满了全身。

    她的沉默不语,纪贯新当做是默认。

    当真是气得哭笑不得,纪贯新又道:“路瑶,你真行,我该说你点儿什么好呢?你以为跟我睡一觉就是交换的筹码了?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又把你自己当什么人了!”

    纪贯新到底还是被路瑶给气到了,她也真是有本事,能一句话就把火顶到最烈,让他想忍都忍不住。

    他嘴巴很毒,其实有很多难听话不用打草稿都能说得出来,只是这会儿听到路瑶的话,他气得反倒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路瑶心想,难道他不是这样想的吗?可话还未出口,纪贯新那头已经挂断了。

    是真的动了肝火,才会不愿搭理她。

    路瑶看着黑掉的屏幕,心中百转千回。纪贯新放简程励出来,难道不是因为她昨晚跟他睡了?

    另一边,纪贯新拿着手机站在车旁,身后就是某会所建筑。眼睛看着前方,他微张着唇瓣,简直想骂人。

    什么玩意儿?跟他说这种话,感情把昨晚当交易了?

    越想越特么来气,纪贯新掉头往回走。

    会所包间里,不少朋友都在,麻将桌上的几人一瞧他,皆是面色各异。

    麦家辉挑眉道:“你怎么回来了?”

    纪贯新努力淡定着一张脸,可他平时高兴地时候,嬉皮笑脸惯了,此时面无表情,别人自然是一眼就能看穿。

    他迈步走过去,有人给他让了个位置,纪贯新坐在麻将桌边,淡淡道:“打牌。”

    张耽青跟麦家辉和成霖互相对视一眼,随即笑的满脸惶恐:“这是玩的哪出?你刚不是说有事儿吗?”

    纪贯新心烦的不行,闻言,他蹙眉回道:“又没事儿了呗,你哪儿来这么多废话?之前张罗打牌的不是你?”

    张耽青闻言,更是故意笑着道:“诶诶诶,你们看看,这是在哪儿吃了鳖,来我这儿撒气了。”

    麦家辉也问纪贯新:“刚出去的时候还是笑容满面的,这么会儿的功夫,谁惹你了?”

    纪贯新憋气,有些话还不能说出口,省的丢人。

    倒是一直未开口的成霖,忽然意味深长的来了句:“女人呗,跟大老爷们犯得着这么置气吗?”

    此话一出,张耽青和麦家辉皆是后知后觉,随即笑着打趣:“被放鸽子了?”

    纪贯新皱眉回道:“边儿去,烦着呢。”

    麦家辉说:“又是那个路瑶?你还行不行了,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搞不定,我看你真是这几年‘吃素’吃傻了你。”

    纪贯新感觉自己身为男人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怀疑和打压,所以他本能回了句:“滚蛋,谁吃傻了?你才吃傻了呢,我昨晚还跟路瑶在一起,她早让我拿下了!”

    闻言,麻将桌上的其余几人,皆是瞪眼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