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八十八章食色,性也

    话说的再内敛也没有用,身体的反应才最诚实不会说谎。

    子弹头内裤被撑满的速度令人咋舌,仿佛只是眨眼的一瞬间。

    路瑶没有回头。可却莫名的可以想象到那副画面。之前她跟他在醉春风的那晚。她确实是喝多了,可却不知道为什么,那晚所有的事情。哪怕是再细小的一个片段。她都可以随时跃然脑海。

    有时候跟纪贯新在一起,之所以她会莫名的发怒和沉默。就是因为脑子里面突然出现了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她很窘迫。也很懊恼,不知道该怎么办。

    纪贯新双手从后面抱着路瑶纤细的腰肢。连同的双臂一同禁锢。好看的薄唇在她侧脸处流连忘返。一如春风拂过树叶,只见树叶动,却看不见风的形状。让人百爪挠心。

    路瑶只被他逗了一下就受不了了。脑袋往右偏。她缩着脖子不让他亲。

    纪贯新轻笑出声,带着她一同倒回到大床上。路瑶的身体有一半贴在纪贯新身上。另一半陷入到柔软的大床里。她想要翻身起来,可纪贯新却腰杆子一扭。干脆翻到她身上来。

    高大而火热的身子压着她,纪贯新低头就要去吻她。路瑶伸手抬着他的下巴,蹙眉道:“纪贯新,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纪贯新声音低沉着回道:“瑶瑶,简程励那边很快就没事儿了,你还生我气吗?”

    他不提简程励这仨字倒还好,提了,路瑶顿时犹如一盆凉水兜头而下,身上所有的欲|望和灼热通通被浇灭,在纪贯新还不知自己已经犯错的一两秒之内。

    路瑶一手抵着纪贯新的胸口,另一手擎着他的下巴,不让他碰到自己。

    她说:“你之前不是说,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吗?”

    纪贯新此时根本没法正常思考,满脑子都是路瑶脱了衣服的样子,他也没细想,下意识的回道:“是,你说吧,想要什么?”

    路瑶立马回道:“我想要你从我身上下去,然后把衣服穿上。”

    纪贯新顿时眉头轻蹙。

    几秒之后,他试图什么都不说,直接办了她。可头刚一往下沉,她立马又擎着他的下巴,把他抬高。

    纪贯新去抓她的手腕,路瑶美眸一瞪,说:“纪贯新,你要出尔反尔吗?”

    纪贯新顿了一下,他委屈的道:“瑶瑶……”

    路瑶说:“你能不能不成天想着这种事情?”

    纪贯新不答反问:“难道你不想吗?”

    我……路瑶微张着唇瓣,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违心的回道:“不想。”

    纪贯新蹙眉:“男的跟女的不一样,你不想我想。”

    自打醉春风那一晚之后,他算是食髓知味了,路瑶在他身上身下的媚态让他睁着眼睛想,闭着眼睛也在想。

    他实在是太想温存一下那晚的美好,可现实是……

    路瑶美眸蹙起盯着他看,如果他敢用强的,估计也就这一次,没有下次了。

    暗自叹气,纪贯新说:“把手拿开。”

    路瑶眼露警惕。

    纪贯新道:“我不碰你,你陪我躺会儿总行吧?”

    路瑶道:“你赶紧起来,把衣服穿上再说。”

    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当,路瑶也学聪明了。这男人闭着眼睛睡觉的时候,看着像哈士奇,可这并改变不了他原本是狼的现实。

    是狼就吃肉,说什么不碰你,就躺一会儿,我就摸摸,我就蹭蹭,不进去。都是鬼话。

    纪贯新软声软气求了路瑶好一会儿,她执意不同意,纪贯新只得叹着气,翻身从她身上下去。

    他前脚一走,路瑶后脚立马翻身下床,一刻都不敢耽搁。

    纪贯新瞧她见了鬼的样子,他问她:“你为什么不想跟我上|床?“

    他说的直白,路瑶面红耳赤的瞪向他,气急了,她也只说了一句:“你这人怎么这样?”

    其实她想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他们才认识几天?他怎么觉着她跟他那个是天经地义的?

    纪贯新说:“我们确定关系了,又不是约炮,我想睡你不是天经地义的?”

    路瑶让他气得无话可说,她掉头往屋外走,纪贯新想要跟上,路瑶马上道:“你赶紧穿衣服!”

    纪贯新说:“你干嘛去?”

    路瑶道:“做饭!”

    路瑶是光着脚下的楼,拖鞋还在客厅地毯上。她穿上拖鞋去了厨房,冰箱里面的食材足够她做上一顿饭的。

    纪贯新又在楼上洗冷水澡,等他换了身家居服下来的时候,路瑶那边的饭正好刚上桌。

    她穿着黑色裹身裙,身前系着浅绿色的碎花围裙,将性感和贤良结合的淋漓尽致。

    桌上摆着可乐鸡块,豉油鸡,香酥鸡柳还有一个蛋汤。

    路瑶说:“米饭还要等个五分钟,你先喝汤。”

    纪贯新说想吃可乐鸡翅,鸡翅家里面没有了,所以路瑶就用鸡肉代替了。

    满室飘香,纪贯新刚洗完澡,正好肚子饿了,此时秀色跟美餐都近在眼前,他前所未有的满足。

    落座之后,纪贯新抬眼看向路瑶,出声说:“你这又弄了满桌子的鸡,真拿我当动物养着了?”

    路瑶道:“你家冰箱里面除了鸡肉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她倒是想换点别的做了。

    纪贯新笑了笑,出声说:“行,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去超市。”

    两人落座,纪贯新给路瑶夹菜,路瑶说:“你自己吃。”

    纪贯新问:“你嫌弃我?”

    路瑶道:“我又不是够不到。”

    纪贯新随手给她夹了一块金黄色的豆豉鸡,放到碗中,出声说:“我乐意。”

    路瑶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两秒之后才说:“你这人一直都这样吗?”

    纪贯新吃了口可乐鸡块,含糊着回道:“哪样?”

    路瑶找了个好听点的形容:“一直像是长不大似的。”

    纪贯新笑了,他说:“终于承认我长得小了?”

    路瑶道:“你心也没跟着长。”

    纪贯新不以为意的说:“变着相的说我不成熟呗。”

    路瑶默认,纪贯新道:“人啊,所谓成熟,那就是被社会逼的不得不变得圆滑。小时候大家懂什么?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可长大了呢?有些人总能笑着逼你哭。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没所谓成不成熟。”

    纪贯新有句话可算是说对了,长大之后,总有些人能笑着逼你哭。

    路瑶忽然心生感慨,她声音不大的说了句:“能自己选择成不成熟,真的是挺幸运的事儿。”

    纪贯新听见了,他看着她道:“小丫头片子一个,年纪不大,成天老气横秋的。我就不明白,你有什么好愁的。”

    路瑶回噎了纪贯新一句,她说:“就拿我们两个的地位来说,你就是能笑着让我哭的那个。我要是有你的本事,我也没什么好愁的。”

    纪贯新笑了,他微微挑眉,出声道:“听这语气,满是委屈啊。”说着,他作势伸手要去摸她的脑袋,路瑶当然是往后一偏,不让他碰。

    她蹙眉瞪了他一眼,纪贯新笑着说:“我欺负你是因为我喜欢你,你看我还主动欺负哪个女的了?”

    路瑶道:“你以为你是小学生吗?”

    只有小孩子才用这么low的方式,喜欢谁就去欺负谁,妄图用这样的方式,在对方心底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纪贯新说:“你都说我不成熟了,每个人追求喜欢的人,都有自己的方式跟方法,我就是这路子的。”

    说完,他又看着路瑶问:“你喜不喜欢?”

    路瑶让他问的有些恼羞成怒,低下头,她不再搭理他。

    如今两人之间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如果说之前路瑶心底还怨着纪贯新,怪他用那么重的帽子去压简程励,可如今纪贯新歉也到了,电话也打了,简程励身上的黑锅很快就会拿开,她确实没有什么理由再怪纪贯新。

    而后想到他三番两次解救她于危难当中,路瑶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她分得清好赖,纪贯新他……人还是不错的,就是活的任性了一些。可这也不能怪他,从小含着金汤勺长大的人,有几个不是这样的?

    只能说纪贯新含得金汤勺上面还镶了钻石玛瑙,比一般的还要贵,所以他身上的不羁和顽劣性也就更浓。

    也正因为这样,他才可以随便诬陷一个人吸毒,却从不在乎这件事对那个人会有多大的影响和伤害。

    路瑶不着痕迹的瞥着斜对面的纪贯新,他穿着件浅蓝色的t恤,质地说不上是布料还是棉料,总觉得摸上去会很柔软舒适。

    他喜欢穿稍微大一些领口的衣服,因此路瑶也常会有意无意的瞄见他的锁骨。

    纪贯新的锁骨很漂亮,下巴正对的地方有个深窝,然后锁骨沿着深窝向两肩平移展开,像是那些国外t台上的男模,瘦却有形。

    看一眼,脑子中便会联想很多,这是很多女人的本能。因此等路瑶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把纪贯新从锁骨往下的n多部位,全都勾勒了一遍。

    惊觉自己竟然在想纪贯新的身体,路瑶越发的不能承认与苟同。赶紧垂下头去吃东西,她企图用吃的来转移自己的视线。

    熟不知这会儿默不作声的纪贯新,心中也正在想着她……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