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百一十九章 差点弄砸了(精)

    他竟然随身带着避孕|套!

    纪贯新单手将铝箔包掏出来,正打算绕到路瑶背后,把小包撕开的。可身上的路瑶却忽然抬起身子。迈腿就要从他身上跨下去。

    纪贯新一愣。虽然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可动作确实下意识的。他将她的腰一扣,沉声问:“怎么了?”

    本能告诉他。她这一下去。后面的事儿可就泡汤了。

    路瑶脸色涨红,这会儿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她拉着脸一声不吭。只是伸手撑着纪贯新的胸口,力气不小。挣着要下去。

    纪贯新一慌,赶紧环着她的后腰。把她整个人都拉低。以防她真的从他身上跨下去。

    他低声问:“怎么了?突然间生什么气?”

    纪贯新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好地突然就翻脸了。

    路瑶满腔的热情一秒之间转化成怒火,她紧抿着唇瓣不说话。只是使劲儿推着纪贯新。不想再跟他近距离的接触。

    纪贯新满脸大写的懵。两人身下裤子还没提上呢,上面已经翻脸了。

    他知道路瑶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伸手捧着她的脸,他蹙眉道:“我做错什么了?你说出来。别一有气就不说话。”

    路瑶生气的时候是不说话的,只是一股子倔驴劲儿又上来了,在纪贯新身上就开始打滚,愣是要下去。

    车里就这么大点儿的地方,纪贯新下身还胀的发疼,可眼下不哄好路瑶,他也不敢霸王硬上弓。

    路瑶别开脸不看她,那真是满眼的愤怒还有隐忍的……失望?

    纪贯新一时间也是慌了,他伸手掰过她的脸,出声问:“你说话,又怎么不对了?”

    他话音落下,只听得路瑶沉声回了句:“拿走!”

    拿走?什么拿走?

    纪贯新刚想问,可眼睛定睛一看,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跟路瑶的脸颊之间,赫然隔着一个蓝色的铝箔包。

    这么慌乱的情况下,他竟然都没把它给扔了,还把它按在路瑶的脸上。

    纪贯新好像突然回过神来。

    眼看着路瑶都要燥了,他忙把铝箔包拿开,然后看着路瑶说:“你生它的气?”

    路瑶还是什么都没说,她只是用行动告诉他,她真的怒了。

    双手撑在纪贯新胸前,路瑶想要起身,可纪贯新伸手环着她的后背,她根本就起不来。上身起不来,她下面马上抬起右腿,想要从他身上跨下来。

    纪贯新跟未卜先知似的,他空出一只手将座椅重新抬高,这样路瑶就从趴着变成了坐着,下面的空隙更小,她想抽腿都抽不出来。

    气得不行,她终于还是开了口:“纪贯新,你给我松手!”

    她是疯了才会跟随身戴着避孕|套的人做这种事儿,想必他约她来这里,也是早有准备!

    纪贯新扣着路瑶的双手,将她抵在自己跟横梁之间。这一番动作下来,他俊美的面孔上也带着一层细密的汗珠,薄唇开启,低声说道:“我随身带套只是为了你,我不想你吃药,套我今天才买,我一整天都在医院里待着,不信你现在立马打个电话给家辉,问问他我还跟哪个女人见过面。”

    纪贯新一旦回过神来,忠心表的那叫一个快准狠。

    其实路瑶在意的不过是这点事儿,他一口气全都给说了。看着她背抵着横梁,因为刚刚剧烈的挣扎,所以胸口明显的上下起伏着。

    虽然她依旧面色不善,可却停止了挣扎的动作。

    纪贯新呼吸也是略微沉重,语气放缓了一些,他轻声说:“你怀疑我跟别的女人上|床了?”

    路瑶憋着嘴,忽然眼眶就红了。

    纪贯新见状,脸色一变,赶忙松开她的双臂,改为抱着她,轻拍着她的后背,哄着说:“哎呦,不哭不哭,有话说话,我跟你解释就好了,哭什么?”

    其实路瑶是委屈,看见纪贯新从裤袋中掏出避孕|套的刹那,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他一定是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了,不然他这几次跟她那个,可都是没有戴套的。

    纪贯新猜到路瑶心中想什么,轻吻着她的脸颊,他拍着她的后背,出声说:“前几次没做防护措施,是我不好,我光顾着自己了,没有顾忌到你。瑶瑶,我不想你吃药,以后咱们都做好准备,我再不让你吃药了。”

    纪贯新抚着路瑶的后背,路瑶伸手抱住他的脖颈,把脸埋在他肩窝处,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高兴的,眼泪直接就掉下来了。

    纪贯新也没想到一个避孕|套就能平白无故的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亏他还暗自称赞自己的意志力,男人有哪个愿意戴这玩意儿的。

    哄了她半天,纪贯新捧着她的脸,将她脸上的眼泪擦干净,满眼心疼的说:“不哭了,是我没把话说明白,吓着我宝贝老婆了。”

    路瑶一听,下意识的蹙眉,伸手推了他一下:“谁是你老婆?”

    纪贯新眸子微挑,搂着她的腰回道:“你啊,你不是我老婆是谁老婆?”

    路瑶嗔怒着伸手去打他,纪贯新一看她这模样,算是雨过天晴了。

    她这边听风就是雨,可苦了他下面还在痛苦中煎熬。路瑶只见他忽然掀起她的裙摆,她低声‘啊’了一句,还以为他要对她怎么样,结果他只是下巴一抬,示意他下腹处昂扬的东西,满脸怨念的道:“你说你对得起它吗?”

    路瑶看了一眼,顿时浑身上下火烧火燎,感觉血液翻涌至头顶,她忙别开视线,急声道:“纪贯新,你拿走!”

    纪贯新眸子一挑:“拿走?往哪儿拿?”

    路瑶侧头看向车窗外面,夜色下,成片的花海其实颜色并不鲜艳,所以她看着看着就走神了。透过玻璃的反射,她隐约看到自己那张满是羞涩的陌生面孔,以及身下……正在带套的男人。

    真是看哪儿都不对,看哪儿都躲不过。路瑶咻的把头别到另一侧,纪贯新轻笑一声,开口说:“嘛呢?”

    只见她坐在他身上,一会儿把头别到左边,一会儿又别到右边,满脸视死如归却又逃不掉的无力感。

    他已经‘整装待发’,伸手扳过路瑶的脸,他看着她说:“来吧。”

    路瑶自己眼睛没地方看,也不想纪贯新看见她脸上的表情,所以她低声回了句:“你别看我。”

    纪贯新笑说:“还不好意思了?”

    说罢,他自顾自的闭上眼睛,唇角勾起,淡笑着道:“我不看你了,你来吧。”

    是她最喜欢的姿势,虽然地方小,可胜在新奇。

    路瑶知道今天一战在所难免,她也不是个矫情的人,只是不好意思罢了。如今纪贯新把眼睛一闭,她也就豁出去了。

    伸手抱住他的脖颈,她将身体贴近他,与此同时,跨在他身侧的双腿稍稍用力,找准了位置,慢慢坐了下去。

    她看到纪贯新在整个过程中,眉头由舒展到慢慢蹙起,唇角的笑容也不见了,变作难耐的微张。

    其实她也是难受,不是身体上的难受,而是心上的,实在是太磨人了,如果不是她强忍着不做声,估计一定要弄出点动静来的。

    身体到底还是契合在一起了,路瑶把脸埋在纪贯新肩膀处,闭上眼睛不看他,就权当这里是家,是房间,她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纪贯新的手探到她裙子下面,握着她的大腿,这样她身体的每一个起伏,不仅那儿知道,手掌心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

    起初只是路瑶一个人在主动,所以速度始终不快,维持在她能忍受的范围之内。可这速度简直磨得纪贯新要死要活,每一下都让他欲罢不能,却又没有达到令他兴奋的极致,他就在九十九度跟一百度之间徘徊,一张俊美的面孔上全是汗。

    路瑶咬着唇瓣,在纪贯新耳畔沉重呼吸,纪贯新轻蹙着眉头,一开口,声音又低又沉,他说:“快点儿……”

    路瑶抱紧他,听话的加快了一些动作。她才动了几秒钟,忽然间,纪贯新握着她纤细的腰肢,自己发力,一连串又急又猛的攻势,直顶的路瑶霎时破功,连连呻|吟出声。

    说到底体力活还得是男人出力,纪贯新差点让路瑶给磨废了,忍了这么久,他到底还是露出急躁的一面,将她抵在横梁处,肆意的压榨跟索取。

    路瑶唯有死死抓着纪贯新身上的衣服,情到深处,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张着嘴,整个人像是刚刚从海里被打捞上来的鱼,只见扑腾,却不见什么动静。

    纪贯新吻着路瑶的唇,闭塞的空间内,他觉得自己几近窒息,可那种穿梭于死亡之间的快|感,却又让他欲罢不能。

    他一边压榨她,一边幻想着,如果身下不是这么一张座椅,而是一张大床就好了。这样他就可以将她摊开或是折起,但凡是他喜欢的,他都来上一遍。

    可眼下,他只能憋屈着。

    路瑶收拢双臂,将纪贯新抱得死死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这才逐渐慢下来。

    路瑶的汗从鼻尖滴下,她以为他要结束了,结果他只是休息一下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