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百二十一章 见车如见人

    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一个人睡,排除之前那几次喝醉酒的情况,这还是路瑶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跟纪贯新睡在同一张床上。

    其实路瑶自己都有些纳闷。为什么她会如此快的接受纪贯新,毕竟她偷着爱了简程励八年。

    可今天纪贯新在带她看花海的那一刹那,路瑶忽然顿悟了。原来她爱简程励。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简程励从未对她说过喜欢。更谬论是爱,一切的一切。都源于她自己的臆想。都说暗恋是一场大戏,自己在自己的世界里翻天覆地。而外人从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也许她想要的东西,或者是那个人。从来都不是简程励。只是一个宠她,可以哄她,在她觉得孤独无依的时候。可以陪在她身边逗她笑的男人。

    而那个人。是纪贯新。

    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她可以很专一,当然也可以很善变。八年了。路瑶一直把自己圈在一个看不见的牢笼里面,她以为外面的人只要不打开锁头。她很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可一旦她自己想通了,那个笼子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

    从未想过,自己会在婚前跟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同床共枕。可事实上,路瑶睡得比谁都香。

    而纪贯新正好是相反的,平时他睡觉比谁都死,可谓是雷打不动,但今天身旁多了个路瑶,他竟是早早就醒了。

    明确的说,是身体醒了,可意识还没完全苏醒。

    闭着眼睛,他伸手摸着怀中人,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凉和光滑,一如牛奶,又更像绸缎。

    摸着摸着,兴致高涨,纪贯新直接从路瑶背后滑进她体内。在半梦半醒之间,那种让人浑身如置潮水中的飘忽感,才更让人觉着欲仙欲死。

    待到路瑶生生被他从梦中弄醒的时候,只听得耳畔传来男人低沉急促的呼吸声。

    她的一条腿被他架起,更方便他深入,路瑶缓了几秒钟,待到意识全部归位,她立马转过头去。

    纪贯新还闭着眼睛,满脸享受的表情。

    路瑶忍不住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与此同时,身子往一边滚,低声骂了句:“你有完没完?”

    怀中的软玉温香忽然逃走了,自己胸口还挨了一肘。纪贯新睁开眼睛,满眼的迷茫不知是没睡醒还是沉醉。

    勾唇一笑,他低声道:“醒了?”

    路瑶脸色涨红,被他这么折腾能不醒嘛。

    见她满眼嗔怒的盯着自己,纪贯新轻笑出声,随即抬起手来,朝她招了招:“过来。”

    路瑶才不过去呢,她又不傻。

    她一动不动的趴在大床边上,纪贯新连着招了几下手都没用。暗自喘了下粗气,他忽然撑起身体朝她扑过去。

    路瑶低喊了一声,本能的往后退,可她已经退到了大床边上,纪贯新‘哎’了一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得‘咚’的一声,路瑶卷着被子掉到了床下面。

    纪贯新赶忙跨到床下,看到路瑶像是一只蚕蛹,哪怕掉到地毯上,人也没能从被子里面脱离出来。

    他又好气又好笑,弯下腰,将她连人带被全都抱回到床上去。

    “让你不过来,活该。”纪贯新看着眉头紧蹙的路瑶,话虽如此,可还是忍不住问了句:“磕哪儿了?疼不疼?”

    床不高,地上又铺着长毛地毯,更何况还有一层被,路瑶没摔疼,就是吓得够呛。

    她蹙眉瞪着纪贯新,出声回道:“都赖你!”

    不知不觉的撒娇,纪贯新看着唇角勾起。

    坐在床边,他随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整盒的避孕|套来。路瑶看到抽屉中的石子和断掉的绳子,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手链是你的吗?”

    纪贯新看了一眼抽屉,随即又看了眼路瑶,故意不答反问:“你说呢?当初你亲手给我扯断的。”

    路瑶美眸微瞪,明显的惊讶。纪贯新一看她就是忘了,所以更加揶揄的口吻说:“想不认账?你在日本的那次,明明自己进错了洗手间,还反过来说我是变态,我还没说你把我手链弄断了呢。”

    说着,他抽出一个铝箔包来,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道:“说吧,你怎么赔我?”

    路瑶看出他满脸的邪佞,没有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她只是出声问:“这手链,是你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给你的?”

    纪贯新撕开铝箔包,当着路瑶的面就开始往自己下面套。路瑶顿时面红耳赤,一边往床内滚,一边说:“纪贯新!你……”

    纪贯新笑着爬到床上来,一把将路瑶连人带被拢到自己身前,他笑说:“想知道手链是哪儿来的,那你先讨好讨好我。”

    路瑶满脸涨红,可接下来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她能躲得掉的。

    人在纪贯新身下,两条纤细的长腿被他环在自己腰间,路瑶抱着纪贯新的脖颈,将他的脸拉下来,不让他看她脸上的表情。

    静谧的房间中,只有他们彼此间的沉重呼吸和婉转呻|吟。

    做到一半儿的时候,纪贯新放在床头处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纪贯新埋头苦干,充耳不闻。

    手机也是锲而不舍的一直在响,路瑶难免分神,低声一顿一顿的道:“你,手机,响……”

    纪贯新鼻尖上挂着晶莹的汗珠,闻言,他低喘着回道:“别管。”

    路瑶也不想管,可那手机铃声实在是扰人心神,持续了能有半分钟的样子,刚停下,不到几秒又开始响。

    她轻蹙着眉头,努力控制着说话的语气和节奏,低声说道:“你看一下,也许是有急事找你。”

    什么事儿也没有现在这事儿急,纪贯新正专注的高兴着,也不知道是谁,一大清早的跑来找晦气。

    动作稍微变缓一些,纪贯新却没有退出来,而是抱着路瑶翻了个身,让她由下到上。

    伸手拿过床头柜处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纪贯新对路瑶说:“你继续。”

    路瑶双颊酡红,一头柔顺的长发垂下来,铺散在纪贯新胸前和脖颈处。

    大白天的,她又没喝多,实在是不好意思。所以只得猫一样的趴在他身上,把脸埋在他脖颈处,也不动弹。

    纪贯新一手横在她腰间,自己一下一下慢慢的动着,另一手接通了电话。

    “喂。”他声音低沉沙哑,但电话另一边的人却完全没有怀疑,只道是扰了老板的清梦。如果不是实在迫不得已,没人愿意过来触这个霉头。

    “老板,有点儿事儿跟您说,您昨天晚上去过浦台的花卉基地吗?”

    纪贯新‘嗯’了一声:“去过,怎么了?”

    对方明显的顿了几秒,随即硬着头皮,避重就轻的回道:“老板,昨晚有人在桥上拍到您的车了,还把视频和截图发到网上去了。”

    话音落下,这回轮到纪贯新顿了一下。

    当然,趴在纪贯新脖颈处的路瑶,同样清楚听到了手机中的声音。

    猛地抬起头来,她差点撞到纪贯新拿在手里面的手机。

    纪贯新对上她瞪大的双眸,立马安慰性的拍了拍她的手臂,然后蹙眉回道:“视频和截图都被人发到网上去了,那你们干嘛吃的?”

    对方是新锐的新闻部高层,闻言,吓得急声解释:“老板,您先别着急,视频和图片都认不出人来,而且拍摄的角度看不见车牌号。我们起初也没关注这个新闻,后来是看有人在扒车子的品牌和型号,又有人说夜城里面开阿斯顿dbs的人特少,您这边首当其冲成了怀疑对象,所以我们才想过来问问。”

    路瑶还骑在纪贯新身上,这会儿整个人都懵了,脸色大变。

    纪贯新拉着她的手,出声吩咐:“行了,是我的车,你们赶紧处理吧。”

    待他挂断电话之后,再一看路瑶,她眼睛像是空了,吓得回不过神来。

    他换了副表情,淡笑着道:“嘿,怎么傻眼了?想什么呢?”

    路瑶慢慢看向纪贯新,过了会儿,她忽然伸手攥拳砸向他,皱眉道:“都怨你!被人给拍到了吧?这回可怎么办?”

    纪贯新赶忙攥住她的手腕,一扭腰,将她重新掀翻压到身下。

    路瑶又气又急,脸都红了,纪贯新出声说道:“你急什么,没听他说嘛,没拍到脸。”

    路瑶蹙眉回道:“车都猜出是你的了,人还用猜吗?”

    纪贯新道:“车牌号也没拍到,凭什么说是我的?”

    路瑶气得不行,他这是掩耳盗铃。夜城的有钱人是比比皆是,可开阿斯顿马丁的人真的少之又少。而且他的车是英国原厂定做的,怕是整个夜城里都是独一无二,真是见车如见人。

    这下好了,她就知道人不能太放纵,果然,遭报应了。

    她这小半辈子一直信奉的宗旨就是,活的低调。如今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丢人丢到全国人民眼里了。

    一想到以后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路瑶当即红了眼眶。

    纪贯新本来没把这事儿当回事儿,就算是拍到了,他都无所谓。他又没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跟自己的女人做什么不是天经地义的?可这会儿看到路瑶要哭了,他才知道,外面天塌了都不算什么,家里面她要是说一个不字,那才真的是捅了大篓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