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百二十五章 远得要命的爱情

    路瑶跟纪贯新在冬城待了三四天,每天就是吃喝玩乐,日子过得用路瑶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骄奢淫逸。

    本来纪贯新想去拜访路柏全的。毕竟来都来了,可是路瑶没让,她怕突然带着纪贯新回家。路柏全一定很惊慌。而且两人现在的关系,还不至于要到见家人的地步。

    纪贯新还为此不满了一小下。说路瑶在玩弄他的感情,根本就没和他认真。

    路瑶发现纪贯新不仅脸皮厚嘴巴毒。他还心眼小,动不动就要吃一回醋。她就说他像小孩子。徐应嘉还偏说她肉麻。

    哎,恋爱中的人可能智商都在大打折扣,所以路瑶也不确定。到底是自己变了。还是别人看不懂。

    纪贯新朋友多。遍布全国各地,冬城玩了几天之后。他本想带她去滨海玩的,结果路瑶突然接到杜慧的电话。说是简程励生日马上就要到了,让她到时候务必回家一趟,最起码得去看看简程励。

    杜慧这么一提,路瑶才恍然大悟,如今已经八月份了,简程励阴历八月四号的生日,再有几天,他就要过二十五岁的生日了。

    这么多年,路瑶哪怕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她也会本能的记得简程励的。可兴许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她连现在几月都没记,就更别说是他的生日了。

    路瑶没想骗纪贯新什么,实话跟他说,简程励要过生日了,她得回夜城,纪贯新更是什么都没多想,直接带她飞回去了。

    麦家辉的爸爸正处于弥留之际,包括纪贯新在内的所有朋友全都赶到医院去了。路瑶也有一个礼拜没去医院看望简程励,所以在家做了些他平时爱吃的点心一起带过去。

    她去医院的那天,简程励的病房里面人不少,家人没在,倒是一帮朋友都在。

    路瑶一出现,齐继是第一个跟她打招呼的,唇角止不住的上扬,笑道:“瑶瑶来了。”

    路瑶也微笑着回道:“继哥。”

    满屋子熟面孔,路瑶一一打过招呼,这才把视线放在躺靠在床头处的简程励身上。简程励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手里竟然拿着一根抽到一半的烟。

    病房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在抽烟,而且他还是个病人。

    路瑶下意识的蹙了蹙眉,拎着餐盒走过去,她出声道:“你怎么还抽烟呢?”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觉,她跟他才一个礼拜没见,总觉得简程励像是瘦了一圈。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夹着半根烟,他将烟灰往一旁的垃圾桶里面点了点,薄唇开启,淡淡道:“想抽了。”

    多简单的理由。

    路瑶站到床头柜处,将餐盒从袋子里面拿出来,轻声说了句:“别抽了,对身体不好。”

    简程励现如今真的不能直视她,每看她一眼,都觉得心被挖掉了一块儿。看不见就心心念念想到魔障,看见了,又觉得不见最好。

    烟已经抬到唇边,可他却忽然叫了一旁的人过来,让他把烟扔到洗手间里去。

    路瑶不喜欢闻烟味儿,他一直都知道。

    强忍着涌到喉咙处的酸涩,简程励看了眼床头柜处的餐盒,出声道:“买了什么?”

    路瑶打开餐盒,里面是水晶蒸饺,双椒牛肉丝,麻辣鱿鱼,干煸豆角,还有一个排骨玉米汤。

    简程励一看这几道菜,就知道是路瑶亲手做的。

    抿着唇瓣,他这么大个男人,腿折了打石膏疼的头皮发麻,他都没觉着想哭,可现在,眼睁睁看着路瑶站在面前,可他却不能抱她一下,甚至以后都不能再自私的拥有她。只要一想到这一点,简程励就觉着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路瑶递了筷子给简程励,见他吃点东西。一旁的人全都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齐继更是走过来,瞥眼道:“这么多好吃的?瑶瑶你自己做的?”

    路瑶‘嗯’了一声,然后道:“继哥吃过饭了吗?”

    齐继就等这一句呢,笑着回道:“还没,正好肚子饿了。”

    路瑶递给他一双筷子,齐继尝了个蒸饺,真的才咬了一口,立马瞪着眼睛,含糊着说好吃。

    有人说:“这么能拍马屁呢?你吃到咸淡了吗?”

    齐继道:“不信你自己尝尝,不好吃我跟你姓!”

    一听到这话,好些人都围过来要试吃。简程励眉头轻蹙,出声道:“都上一边儿去,饿了自己叫外卖。”

    他拿着筷子,低头吃东西,而且吃的很大口。

    齐继挑眉道:“看见没有?这几天他躺床上跟活佛似的,饭也不怎么吃,水也不怎么喝,如果瑶瑶这顿饭再不送来,他兴许真得升天了。”

    旁边人笑骂:“能不能说两句好话了?”

    齐继道:“本来就是嘛,善昀就差让护士往药里面加葡萄糖了。”

    路瑶走到一边,拿了一些一次性的水杯,给每一个人倒水。听到齐继的话,她心中难免泛酸。

    简程励这阵子也算是多灾多难,刚刚出来又碰上车祸,只盼他霉运走完,接下来就是一马平川了。

    路瑶将水杯递到简程励的一个朋友手中,男人看着她问:“瑶瑶最近去哪儿了?这两天来医院,都没看见你。”

    问者无心,可房间里面有几个人却是心思各异。

    比如路瑶,简程励,还有苏善昀。

    路瑶眼神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顿了几秒,她还是淡笑着回了句:“这两天没在夜城,刚回来。”

    男人问:“你真的跟纪贯新在谈恋爱?”

    满屋子的人全都看向路瑶,路瑶一紧张,脸先红了。可她心里清楚,早晚都要面对这一刻,所以她硬着头皮点了下头,说了句:“是啊。”

    男人笑了笑,开口道:“纪贯新比你大那么多,你喜欢他什么啊?”

    路瑶脑袋嗡嗡的,余光瞥见所有人都在看她,虽然她很尴尬,可心中却莫名的有些不服气,所以张口回道:“大怎么了?他多大年纪,跟我喜不喜欢他有什么关系?”

    男人笑说:“你小心点儿,不是我挑拨离间,纪贯新可不是个……”

    他这边话还没说完,只听得两声敲门声,随即房门被人推开,站在门口处的年轻男人,向房间里面环视了一圈,最终将视线落在了路瑶身上。

    是小峰。

    他看着路瑶道:“嫂子,你出来一下。”

    这一声嫂子叫的,很多人都是一愣。只见路瑶放下手中的杯子,快步跟了出去。

    简程励一直目送路瑶离开,直到房门关上,几秒之后,屋中有人笑着说:“瑶瑶跟纪贯新在一起,这辈分都提上去了。”

    另一人接道:“可不是,我还以为叫谁嫂子呢。”

    苏善昀看了眼病床上的简程励,他手中还拿着餐盒,嘴里面也有未咽下的东西。只是动作停下了,整个人……都像是被掏空了似的。

    路瑶跟着小峰一块儿出去,问了句:“怎么了?”

    小峰低声回道:“家辉哥他爸走了。”

    路瑶闻言,顿时心底咯噔一下。人来到走廊外面,离着挺远就看到一帮人站在那里,病房里面也有哭声传出来。

    路瑶没想到老人家会走的这么突然,而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纪贯新在哪儿?他现在怎么样了?

    小峰带着路瑶往前走,却没有进病房,他说:“三哥叫我看着你,不让你进去了,待会儿你跟我走就行。”

    路瑶心中百味杂陈,麦家辉的爸爸突然去世,最难受的自然是麦家人,而纪贯新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这几天跟她在冬城玩,他总会打电话回夜城,询问医院这边的状况。病房里面哭声不断,纪贯新,不会也哭了吧?

    路瑶站在走廊一处,光是想想,眼眶就红了。

    小峰将纸巾递给路瑶,轻声道:“嫂子,你别太难受了。”

    路瑶抬眼看向他,出声问:“我是不方便进去吗?”

    小峰微愣,随即回道:“三哥怕你吓着。”

    路瑶摇摇头:“我不害怕。”

    小峰道:“那我带你进去吧。”

    病房里面人不少,麦家人围在病床前头,老人身上的各种仪器还插着,真的是眼看着心电图就不动了。

    卖家也就只有麦家辉一个儿子,麦家辉拉着老人的手,把额头抵在他的手背上,只见浑身颤抖,却听不见哭声。

    麦家辉的妈妈被纪贯新扶到一旁,俨然已是不能再看了。

    一转头,他无意中瞥见路瑶站在病房门口处,她红着眼睛望向他。

    不出路瑶所料,纪贯新也哭了,眼眶通红,却依旧得帮着安排各种后续事宜。

    这是路瑶第一次见到纪贯新流眼泪,她想过去安慰几句,却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她还是别上前添麻烦的好。

    纪贯新扶着麦家辉的妈妈出门,在经过路瑶身旁的时候,他低声道:“瑶瑶,帮我照顾一下阿姨。”

    路瑶赶紧点点头,去到另一边搀着麦家辉的妈妈。

    纪贯新没有出病房,因为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办。路瑶扶着女人往外走,低声说着:“阿姨,您节哀顺变。”

    女人虽然在点头,可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

    简贝贝从走廊另一侧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路瑶扶着一个陌生中年女人,低声安慰的画面。

    她心中怒极反笑,果然是个外人就比家人强,她从未见过路瑶对简家人这样,亏得简程励还把她放在心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