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百二十九章 不必介意,这就是爱情

    之前徐应嘉还在衡量,到底路瑶对纪贯新的感情是怎样的,是已经失了身。没有退路才在一起?或者是真的喜欢上了?

    如今见路瑶一副为难的想死的模样。徐应嘉不用问就知道了,路瑶是真的对纪贯新认了真。

    她这人较真儿,认死理。但凡能让她纠结和迟疑的东西。势必是走了心的。

    徐应嘉坐在路瑶身旁,知道她此时此刻内心一定很乱。所以出声替她出谋划策:“你就咬死一点,你跟简程励什么都没有。他喜不喜欢你是他的事儿,你从来都没喜欢过他。也千万别傻到去纪贯新那里摊牌。我告诉你,你要是真说了,那才是摆明了想跟他分手呢。”

    路瑶一声不吭。徐应嘉便继续说:“无论男女都自私。没得到之前。总说什么都不在意,可得到之后。却又什么都在意,所以你也不必太在意。因为这就是爱情。”

    “不是任何东西,说清楚就是好事儿,就拿男女爱情这事儿来说,适当的秘密是两个人维持感情的一种手段。”

    路瑶刚要开口,徐应嘉抢在她前头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想耍手段嘛。那我问你,你怕不怕纪贯新在意?”

    路瑶沉默,满心的纠结都写在脸上面。

    徐应嘉又说:“自己的人心里头还装着别人,而且你喜欢简程励又不是一天两天,你光嘴上说不会跟简程励怎么样,可毕竟听着膈应人啊,而且谁知道简程励会不会对你怎么样?这就跟放了个定时的绿帽子在枕边,谁不害怕?”

    徐应嘉话糙理不糙,可谓是句句诛心。

    路瑶毕竟没谈过恋爱,她不懂爱情中的相处模式,跟亲情和友情之间,到底有什么具体的不同。只是徐应嘉的话,着实让她害怕了。

    没有人会选择自掘坟墓,所以路瑶还是放弃了内心企图坦白从宽的打算。

    这头徐应嘉刚把路瑶给劝通了,下课铃声也正好打响。教学楼里面,打扮各异的学生从门口鱼贯而出。

    路瑶忽然觉得这种场景久违了,而她明明只有不到一个月没回来上学。

    原来时间不是改变一个人的最大原因,而是心境。

    之前网上疯传路瑶跟纪贯新谈恋爱的消息,如今突然在校园里面看见路瑶,很多人都是投来惊讶和惊喜的目光,尤其是路瑶班上的同学,都迅速围上来嘘寒问暖……咳,是肆意八卦。

    “路瑶,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听说你跟纪贯新一起去冬城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纪贯新送你来的吗?你回来是有事儿还是继续上课?”

    路瑶这几年一直努力营造的低调,终是让那个随时随地都自带光环的男人给毁掉了。只是面对众人的八卦,不知道因为他们是熟人的缘故,还是因为她不讨厌别人把她跟纪贯新放在一起,所以她并没有觉得多无聊或是排斥,只是淡笑着回道:“我回来上课的,他还有事儿,在市中。”

    路瑶这么说,已算是正大光明的承认她跟纪贯新的恋情,一帮同学兴奋到不行,还有人超级好奇,非要叫路瑶现在给纪贯新打个电话,她们想亲耳听一听纪贯新说话的声音。

    路瑶被她们闹得脸色微红,可她知道纪贯新现在一定在忙,所以不好打扰他。

    徐应嘉站在路瑶身边,此时一脸得意,挑眉道:“我见过纪贯新本人欸!”

    一帮女生立马就花痴了,抓着徐应嘉问,纪贯新本人到底怎么样。

    徐应嘉满脸的陶醉,啧啧两声,然后意味深长的道:“朋友夫,不能想乎。”

    路瑶从前只算是学校里面的名人,如今又挂上了纪贯新女朋友的名号,自然是名副其实的名人,走到哪儿都一帮人看着瞄着。

    徐应嘉给湛白打了个电话,他下午没来上课,在寝室里面睡觉。听说路瑶回来了,这才收拾了一下从宿舍出来。

    三人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聚在一起了,学校外面的餐厅包间里,三人对面而坐。湛白见路瑶气色不错,再加上网上的新闻,也猜了个大概,她现在……应该跟纪贯新谈的很好。

    起开一瓶冰镇的啤酒,湛白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徐应嘉倒了一杯,然后问路瑶:“能喝吗?”

    路瑶把杯子往前推了几寸,随意道:“没事儿。”

    倒好了酒,三人碰杯喝了一个,湛白看向对面的路瑶,开口问:“这次回来,能待几天?”

    既然路瑶已经跟纪贯新在一起了,湛白就没想过她这次回来,是常待。

    果然,路瑶表情淡然,出声回道:“待个三五天没问题,我也好久没回来,想你们了。”

    徐应嘉在开着冷气的包间中吃火锅,烫的嘴巴说话不清楚,她含糊着道:“你现在就好了,工作也定下了,男人也有了,往后的日子就剩下吃香喝辣。我还愁过两个月出来实习,能不能顺利进新锐呢。要是能进自然好,以后跟你混,我看谁敢欺负老板娘她姐妹儿。“

    路瑶被她说的笑了起来,单手撑着下巴,侧头看着徐应嘉说:“你得努力啊,新锐的门槛儿是挺高的,但也不是高到你没自信的地步,你又不差。”

    徐应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赶明儿碰见纪贯新,我得示意示意他,好歹我跟你这么多年的交情,他也不知道贿赂贿赂我。”

    说罢,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所以侧头看着路瑶问:“欸,你比我小,按理说你的男朋友,我应该叫妹夫才是。可纪贯新比咱们大这么多,我要叫他什么啊?”

    路瑶闻言,也是美眸微挑,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即便明知道徐应嘉不是较真儿,只是随口一问,可她也想知道,遇到这种事情,到底该怎么叫。

    对面的湛白用公筷给路瑶和徐应嘉各夹了一个鹌鹑蛋,然后满眼鄙视的说:“你们两个有没有文化?谁告诉你们辈分是按照年纪排的?”

    说着,他看向徐应嘉,白眼道:“你比路瑶大,那无论纪贯新大你多少,他都是你妹夫。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敢不敢叫,那就另说了。”

    徐应嘉挑眉回道:“用你废话?我就是不敢占他便宜,又想跟他攀点关系,所以才想着到底叫点什么好,你真当我没读过书?”

    湛白从鼻子里面哼出一声来,表示不屑。

    路瑶让他俩一段双簧逗得唇角上扬,她也好想看看,当徐应嘉叫纪贯新妹夫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儿的。

    放在包里面的手机响起,路瑶拿出来一看,还真是想曹操,曹操到。

    徐应嘉侧头瞥了一眼,问:“我妹夫吗?”

    路瑶道:“你要跟他说会儿话吗?”

    徐应嘉马上又怂了,连连摆手说:“算了算了,我看见他就害怕。”

    路瑶也害怕纪贯新,怕他口无遮拦,待会儿可能又在电话里面逗她,所以她明智的选择出去接。

    包间里面只剩湛白和徐应嘉两人,湛白垂着视线,一边吃东西,一边随意的问道:“她突然回来干什么?”

    徐应嘉‘哎’了一声,满脸闹心的回道:“还不是简贝贝那头货,三天两头不着消停,这回更是放大招儿了。你猜她跟瑶瑶说什么了?”

    湛白抬眼看着徐应嘉,徐应嘉眸子微瞪,声音却是压低的,她一字一句的道:“她说,简程励一直都是喜欢瑶瑶的!”

    湛白闻言,当即眼神一震。

    徐应嘉哼了一下,随即道:“你说搞不搞笑?”

    湛白可笑不出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路瑶要怎么办?

    这是上天跟她开了多大的一个玩笑?竟然就这么兜兜转转的……错过了?

    路瑶拿着手机,溜溜达达走在餐厅走廊中。

    纪贯新问她:“干嘛呢?”

    路瑶说:“跟嘉嘉和白公子吃饭呢。”

    纪贯新下意识的问:“白公子是谁?你不是没带小白脸儿回学校吗?”

    路瑶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她出声回道:“湛白,谁说白公子跟小白脸儿是一个东西了?”

    纪贯新那头传来轻哼声,不满的道:“你这才离开我几个小时,就敢背着我跟别的男人一块儿吃饭了?”

    路瑶顺着他的话,半真半假,出声回道:“怎么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我跟湛白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纪贯新咬牙,低声说了句:“不守妇道还敢狡辩。”

    路瑶说:“少往我头上扣帽子,谁让你不在我身边了?”

    她就是故意气他,反正他抓不着碰不到,干气猴。

    她话音落下,纪贯新那边果然回了句:“真是天高任鸟飞啊,气我抓不到你是不是?”

    路瑶唇角勾起,声音却是斩钉截铁:“是啊,我现在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你能奈我何?

    纪贯新在电话里面确实不能把路瑶怎么样,可他也说了:“等你回来的,我干脆让你下不去床,就放家里面养着,我看你再去外面跟人吃喝玩乐!”

    路瑶被他说得脸红心跳,她的尺度还没达到他这么宽,所以这个话题势必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随便应付了几句,路瑶道:“不跟你说了,我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