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百四十五章 气急了还在想她

    纪贯新出了西餐厅就上了车,他这一脚油门踩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到了远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都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

    中途他听见过手机铃声。还不止一次,可惜他让愤怒蒙蔽了听觉,心痛到除了飙车发泄之外。没有其他可以宣泄的途径。

    车子停到一处陌生位置。纪贯新胸口发闷,下车来透气。

    掏出手机一看。未接电话有好几个,有公司打来的。也有麦家辉他们的,当然。也有路瑶的一个未接。

    时间已经过去两小时了。他点开她的未读短讯看了一眼。

    我在你家门口,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见我,我不会打扰你的。我只是想把表还给你。

    看到文字。他脑中已经自动生成她的声音。想到她那张满是眼泪。可怜兮兮望着他的面孔,他整颗心都在翻搅。

    可那又怎样?

    她跟简程励接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会如何?

    她说她喜欢他,可她为了简程励才跟他上|床。这算什么?拿他当什么了?

    他就差指着她的鼻子问她。你前天晚上都做过些什么,可她当着他的面还在撒谎,这不是把他当傻子,就是压根没有丁点儿在意过他的感受。

    亏他还天真的觉着,老天对他不错,他到底还是等到一个可以令他心动的人。如今看来,是心痛更为恰当。

    可能他天生没有认真的这个命,每逢认真,必没有好下场。

    将手机上有关路瑶的电话号码和短讯全部清空,唯有这样,纪贯新才觉得这部手机不用马上扔掉。

    从小到大也没被人这么坑过,路瑶这也算是为简程励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了。这要是在民国,他真想颁个最佳间谍荣誉奖给她,辛苦她在他身边这么的委曲求全,明明心在简程励那儿,人还偏偏要在他怀里面搂着。

    纪贯新越想越魔障,就差打个电话问问简程励,你他么不恶心吗?

    这地儿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四周空旷,什么都没有。一阵晚风吹过来,纪贯新闭上眼睛,努力去平息心底的怒火。

    他真佩服自己,都这功夫了,还有心情自我安慰。

    他劝自己,年纪大了,一定要稳重,不能像从前那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最起码不能闹得人尽皆知,不然路瑶还怎么做人?

    路瑶……纪贯新闭着眼睛,眉头却紧紧蹙起。

    他好想给自己一巴掌,明明是她跟简程励合起伙来算计他,可他到头来还在顾着她的面子。

    真该死!

    坐在车头上,纪贯新好半晌才睁开眼睛。如今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太阳转眼的功夫就偏到西边去了,纪贯新白皙的面孔被晚夏映照的一片橙红。他漂亮的眸子中含着一层水雾。

    他依旧在自我安慰,没事儿的,没人会看见他此时此刻的心痛。

    开车回市中的路上,尤然又打了电话过来。纪贯新戴着耳机接通。

    尤然说:“老板,今天有六份加急快件送来,要我帮你拿到家里去吗?”

    纪贯新不用想也知道那快件里面是什么,眼睛看着前方的路,他声音低沉的说:“不用了,你帮我拆吧,要是照片就扔了,其他事儿你看着处理吧。”

    尤然说了声‘好’,准备挂电话,纪贯新又加了一句:“对了,叫新闻部那边准备好文案,就说我跟路瑶从冬城回来后就分手了。”

    尤然心底一惊,顿了两秒之后:“好,我马上叫新闻部起草。”

    纪贯新挂了电话,俊美的面孔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可是另一面,尤然却是吓得头皮都要竖起来了。

    果不其然,最终也是分手的结局。可不知道为何,她听到纪贯新如此说,第一个反应竟然是,他想要保护路瑶。

    毕竟这照片现在不止新锐一家有收到,怕是整个夜城大大小小的新闻媒体公司人手一份了。这个年头,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谁知道会不会有哪一家公司,像是之前的天橙一样,指着一则新闻博上位,出人头地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新闻八成是拦不住,除非纪贯新已跟路瑶分手,不然他自己被扣绿帽子不说,路瑶可就成了千夫所指的荡|妇,以后还怎么做人?

    尤然知道纪贯新的性格,他是锱铢必较,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人,路瑶敢跟简程励劈腿,那纪贯新跟她分手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可真的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尤然就是觉得纪贯新是有保护路瑶的成分在内,不然怎么没见他下什么烟简程励和路瑶的指令?

    想了好久,尤然终于想通了,原来是她亲眼看到纪贯新带着小白脸儿来公司,一脸容光焕发的模样。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路瑶,他才懒得装什么爱心人士养个小宠物。那快件也是后来才发现的,所以他一脚就把小狗从桌边卷到桌前。

    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大抵是这个道理吧。

    纪贯新开车回市中的路上,不知怎么就拐到了花海处,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各色鲜花,他只觉得自己这三十三年算是白活了,玩不过两个二十多岁的青瓜蛋子。

    亏得他还背她穿过了整个花海,自以为挺浪漫,马上就要找人在这边动工修个漂亮房子给她。幸好这房子还没起,不然他真要把屋顶刷成绿色的了。

    心底憋屈到极处,叹气都省了,纪贯新没有在这里停留很久,甚至连一分钟都不到。油门踩下去,他开车回了市中。

    麦家辉他们几个一遍一遍的打电话给他,纪贯新想不接都不行。

    接通之后,麦家辉亲自跟他说:“找了你小半天了,你跑哪儿去了?”

    纪贯新声音听不出喜怒:“公司有点事儿,一直在忙。”

    麦家辉说:“我还以为你又跑去夜大了呢。”

    纪贯新唇角轻轻勾起嘲讽的弧度,没应声。

    麦家辉没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只径自道:“出来吧,最近一直在忙老爷子的事儿,大家心情都挺不好的。我想跟你们喝点儿酒,说会儿话。”

    “嗯,你们等我一小时吧,我回市中打给你。”

    挂了电话,纪贯新继续维持面无表情的样子,车子一路开回到景辰一品。其实他可以直接去找麦家辉他们的,可他又在心里说服自己,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别带着一身衰气出门。

    回到家之后,他打开壁灯,玄关处的拖鞋摆放整齐,一双男式的,一双女士的。

    他出门的时候没有整理拖鞋的习惯,所以拖鞋一般都不会放的这么整齐,路瑶回来过。

    果然,余光瞥见左边的大理石柜台,那里安静的摆放着一把门钥匙。

    心里说不出是愤怒还是什么,纪贯新暗自冷哼。换了拖鞋迈步往里走,打开客厅大灯,屋内立马灯火通明。

    客厅茶几边儿上,放着他下午送给她的腕表盒。

    她还真是说到做到。

    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纪贯新转身上了左侧的楼梯。他回到主卧里面洗了个澡,中途随手去拿沐浴液的时候,指尖碰到了暖粉色的浴花。

    他不好这口,是路瑶在他这边洗过澡,留下来的。

    一想到路瑶,纪贯新摘下浴花,随手扔到垃圾桶里面,心烦。

    从浴室里出来,他半干着头发,换了身衣服,迈步往外走。

    楼梯正对着主卧房门,他本不用往客卧拐的。可纪贯新又想了,他只是去收拾一下那屋的‘多余’物品,该扔的扔,该丢的丢,省的看见了闹心。

    推开客卧房门,还没等开灯的时候,纪贯新就仿佛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那是路瑶身上的。

    一个人只要在一个地方停留一夜,那里就会留下属于那个人的味道。

    纪贯新一边想着明天叫人来彻底收拾一下,一边往里走。客卧大床上,被子铺的整齐,像是没有人睡过的样子。

    他打开衣柜,衣柜里面却是空的,只有衣架。

    这一刻,纪贯新的心脏猝不及防的被人给猛戳了一下。终归是疼了。

    她不仅是回来还表的,顺带还清走了自己的所有衣物。钥匙放在玄关柜子上,是没打算再回来了。

    纪贯新一动不动的立于衣柜前面,他想要做的事情,她都已经做了,省了他的事儿,他就算不高兴,也应该没什么好伤心的。可为什么,心脏那里疼的他恨不得大声吼几句。

    这个女人,她从来就没想过要跟他怎么样。他想给她很多,可她从来都不要。她宁可拿走一堆加在一起也不到一千块的衣服,也不要他送她的腕表;

    他曾经那么想让她高兴,甚至是讨好的问她,可她什么都不说,最后是他自作聪明的放了简程励,这才从她脸上看到几分笑模样。

    他还以为只要自己对她身边的人好,她就会对他好。如今一想……

    她到底还是有一手,攻心为上,是他失算了。

    失算就失算,纪贯新忽然一阵恶气涌上来,他使劲儿甩上柜门,转身往外走。下楼的时候,他看到茶几上的表盒,所以顺道将表盒打开,把里面的腕表拿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