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百五十四章 逼到绝境

    纪贯新连眼皮都没挑一下,他只是看着面前的路瑶,执着的道:“你再说一遍。”

    他声音不大。但却冷到了骨子里面。

    路瑶此时已经不怕了。只是心累。她想要的东西,看来纪贯新给不了她。

    可要她亲口再说一遍,她的心……垂着视线。心痛到蹙眉。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卡住。她要用尽全部力气,这才能从嗓子眼儿中挤出几个声音来。“纪贯新,我们分手吧。”

    心痛的滋味儿。只有自己才知道,都听说过心疼。可却没有人见过心痛的样子。纪贯新眼皮轻颤。目光在这一刻都有些散了。

    他看着路瑶,像是失语了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路瑶以为自己可以忍住。最起码在纪贯新的面前。她不会掉眼泪。可事实上。她低头就看到了地上的圆形泪痕。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没有经过脸颊。是直接从眼眶坠到了地面上。

    两人一动不动的对面而站,因为路瑶的话。就连身后不远处的简程励都沉默了。他以为自己会开心,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着情绪更压抑了。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久到路瑶以为纪贯新会甩开她的手,扭头就走之际,对面的人却忽然开了口,他声音很沉,像是努力压下了所有的情绪,只是孤注一掷的说:“路瑶,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跟我走,还是留下。”

    路瑶什么都看不见,眼前一片水雾。她好想开口告诉他,跟他解释清楚,可她怎么都说不出来,更不确定纪贯新想要的,到底是她,还是他那份被挑衅到的自尊。

    纪贯新等了她五秒,十秒,她都没开口。他终是松开了拽着她手臂的手,路瑶手臂上清晰的留有几个指印,足见他抓的有多紧。

    俊美的面孔上,丁点儿的表情都没有,纪贯新的目光中,不知何时变得冰冷一片。薄唇开启,他声音不大但却分外坚定,“路瑶,你记着,以后千万别后悔。”

    说完,他没有掉头离开,而是擦着她的肩膀走过,来到了简程励面前。

    路瑶吓得僵硬着转过身体,她以为纪贯新要对简程励动手,想要迈步上前,可双腿却不争气的钉在原地,怎么都动不了。

    好在纪贯新没想要动手,他只是站在简程励面前,依旧是那副看不出喜怒的表情,低沉着声音说:“你敢撬我的人,是不是以前摔得还不够疼?”

    简程励无所畏惧的回视着纪贯新,甚至是眼带挑衅的回道:“我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欺负女人算什么?”

    纪贯新愣是叫他给气到冷笑,满眼的嘲讽,他瞥了眼简程励不敢用力的右腿,轻蔑的说:“一个瘸子,自己都管不好,还想保护别人?”

    说着,前一秒他在笑,可下一秒,忽然就脸色一变。一拳打在简程励脸上,直把他整个人侧掀翻在地。

    要不是路瑶跑过来,打身后将纪贯新推开,他一定要朝着简程励的右腿,狠狠地在补上几脚。

    纪贯新被路瑶推得往旁边挪了几步,定睛看着蹲在简程励身边的路瑶,她一边去扶他,一边掉眼泪。

    简程励在半没意识的情况下,迷糊的抓住了她的手,他怕纪贯新伤她。而路瑶也没在意,她只是担心简程励的腿,所以任由他拉着自己的一只手。

    这场景落在纪贯新眼中,简直就是眼中钉,肉中刺。

    他恨不得冲上去撕了简程励!

    简程励的右腿已经疼到他满脸是汗,倒在地上起不来。路瑶眼泪哗哗的往下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半晌才想起打120.

    她不知道纪贯新什么时候离开的,也无心管这么多,只是这一晚,夜大注定不消停。120派车来把简程励接去医院,路瑶跟他一起上了车。

    徐应嘉跟湛白都是后来才知道简程励来了,而且听人说,纪贯新也来了。

    对于这一出好戏,本来就没有几个人看到,不过演变到最后,就是说纪贯新脚踩两条船,结果简程励替路瑶出头,所以三人才吵到了一起,最后纪贯新还把简程励给打了。

    这样的解释合情合理,所以传着传着,真真假假,假的也就成了既定的事实。

    学校附近的医疗水平不行,简程励是现被拉回市中的医院做的手术。留在医院守夜的人是齐继,听说简程励回来,直接被推进了手术室,他赶紧冲出来,结果看到路瑶脸色煞白,眼睛通红的立于手术室门前。

    “瑶瑶,怎么弄成这样?程励不是去看你了吗?”

    路瑶还在想,简程励怎么能半夜出院,看见齐继就不奇怪了。一定是他纵容简程励为所欲为的。

    通红着双眼,路瑶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憋了半晌才道:“他跟纪贯新打架了。”

    齐继眉头一蹙,本能的怒道:“纪贯新他什么意思?自己劈腿脚踩两条船,他还敢打人?”

    路瑶沉默不语,因为真相往往令人唏嘘。

    齐继也是心疼路瑶,最近网上都在传纪贯新跟女公关的绯闻,不用想也知道她日子过得不舒坦。

    带着她到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坐下,他轻声安慰她:“别担心,今晚我守夜,程励爸妈和贝贝都不会过来。”

    至于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吧。

    路瑶整个人都是癔症的,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双眼出神的看着某一处,像是在想什么,也像是什么都没想。

    齐继起身出去了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拎着饮料和纸巾。她额头和鼻尖上都是汗,不知是折腾热的,还是吓得。

    饮料瓶盖拧开,纸巾抽出来,一起递给她,齐继说:“没事儿,天塌了有我,我跟你哥给你顶着。”

    其实齐继很想告诉她,就算跟纪贯新分手也没什么,像她这样的好姑娘,后面有的是人抢着要,他也喜欢她。

    只是这样的时候,简程励还在手术室里面,说这种话不太合时宜。

    简程励进手术室差不多四十分钟之后,走廊一头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这声音在夜里听起来分外刺耳,惹人注意。路瑶没抬头,倒是齐继侧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倒好,是简贝贝跟另外几个年轻女孩子。

    简贝贝身穿烟色露背坎肩和红色高腰短裙,脚踩十公分的肩头高跟鞋,一张脸上化着浓重的烟熏妆。她身边几个女孩子都是类似的打扮,看样子是刚从夜店里面跑出来的。

    简贝贝满脸焦急,看了眼仍旧红灯的手术室,迈步就往路瑶和齐继这边走。

    齐继站起来,刚想问她们怎么来了,只是话还没出口,就看到简贝贝抡起手中的红色小包,作势要去打路瑶。

    他立马闪身挡在了路瑶面前,伸手拦着简贝贝。

    简贝贝没有打到路瑶,瞪大眼睛骂道:“路瑶,你他妈还是人吗?我哥都这样了,你还勾着他往外跑,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他妈让你赔命!”

    包包没有打到路瑶,可是包链却抽到了路瑶的手臂。

    齐继来气,蹙眉将简贝贝拖到一旁,沉声道:“贝贝,你干什么?”

    简贝贝睚眦欲裂的望着路瑶的方向,大声道:“我哥是不是跟纪贯新打架了?你存的什么心?明知道他腿骨折,是想让他瘸了你才满意吧?!”

    路瑶安静的站在长椅边,什么都不说。

    齐继心烦又厌恶,蹙眉道:“你哥出事儿是意外,跟瑶瑶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她把你哥怎么样了。”

    简贝贝一听这话,火力全开的对准齐继,她抬眼看着他说:“继哥,你说话总得讲个良心吧?我哥凭什么跟纪贯新打架,还不是因为路瑶?”

    大半夜的,简贝贝的嗓门很大,吵得整层楼不得安宁。

    他无奈又无语的说:“是你哥非要出去看瑶瑶的,这点我可以作证,遇见纪贯新是个意外,谁都不想的,你不能把什么坏事儿都算在瑶瑶头上,这对她公平吗?”

    简贝贝嗤笑:“对她不公平,难不成对我哥就很公平吗?我哥欠她什么了?你也知道他的腿不能这么快出院,可你还是放他出去,你这哥们是怎么当的?是不是一旦涉及路瑶,你们一个个的都不会正常思考了?”

    齐继愣是让简贝贝骂到反笑,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半晌才收敛起脸上的嘲讽笑容,冷眼看着她道:“简贝贝,你跟谁说话呢?”

    简贝贝闻言,不由得眼神躲闪,脸上露出尴尬和后怕的神情来。

    “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我真是懒得搭理你。你说话挑挑地方,看看面前的人,我不是你哥,没那个好耐心一直哄着你玩儿。”

    齐继当着一帮人的面,直说的简贝贝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瞥了她一眼,齐继厌烦到不行,转身走到路瑶面前。他揽着她的肩膀,表情换做平静柔和的样子,轻声说:“我们去外面等。”

    路瑶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只是跟着齐继一起离开。

    乔予曦踩着高跟鞋来到面色青一阵红一阵的简贝贝面前,刚要开口,就见简贝贝疯了似的大喊一声,将包包掷在地上,咬牙切齿的道:“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