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百六十章不是不想她

    张耽青见纪贯新坐在床上,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他眸子微挑。出声说:“还想什么呢?赶紧过去看看她啊。”

    纪贯新随手将手机往床边一甩。要不是张耽青眼疾手快及时接住,手机就从床边滑到地上了。

    他瞪眼道:“你干嘛?”

    纪贯新满脸的不耐烦,甚至是暴躁。“你烦不烦?这种破事儿告诉我干嘛?你没看见我也受伤了嘛。我自己都顾不过来还去管她?”

    张耽青还以为纪贯新看见路瑶受伤,一定会二话不说冲过去。可结果……

    “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

    某一天纪贯新就突然变了脸,又是送黎静腕表。又是送她回家,搞得网上沸沸扬扬。路瑶是做了多大的错事儿。才能把纪贯新惹成这样?

    纪贯新心里烦躁的很,本以为路瑶跟简程励接吻的照片马上就会爆出来,所以他才自导自演了一出喜新厌旧的戏码。本打算先下手为强的。可这都过去几天了?那照片竟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瞒下来了。

    纪贯新应该开心的。毕竟路瑶没事儿了。可话又说回来,有些秘密。就算骗得了所有人,可是骗不了自己。他总不能自欺欺人,当做路瑶跟简程励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吧?更何况路瑶还在跟简程励见面,甚至当着他的面,跟自己提分手。

    哈……这是有多不待见他?

    越想越气,气得心肝脾肺肾,没有一处不疼的。

    他想努力让自己冷静,就算不冷静,也要控制住不去找她,这点儿脸他还是有的。可偏偏张耽青不着消停,让他看这玩意儿干嘛?简直烦死人!

    “他身边不缺替她出头的,我俩分了,你指望我过去慰问前女友吗?”

    说着,纪贯新猛地躺下去,结果后脑处的肿起,疼得他差点哼出声来。

    他沉着脸一扭腰,从平躺变成侧躺,告诉张耽青,“我要睡觉,你先走吧。”

    张耽青什么都没问出来,还碰了一鼻子的灰,只得悻悻离开病房。

    外面的纪贯宁侧头一看,说了句:“你又惹他了?”

    张耽青耸耸肩,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出声回道:“我只是好心告诉他,路瑶受伤了,结果丫不领情,还给我损了一顿。”

    纪贯宁闻言,眼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惊讶,不过随即便恢复平静,只是淡淡说:“分都分了,他这人不吃回头草的,你跟他说这个,不是擎等着触霉头呢嘛。”

    张耽青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啊,我也是没事儿吃饱了闲的,这不是担心他错过了这个,以后还得打光棍嘛。”

    纪贯宁似笑非笑的说:“行了耽青哥,有空多想想你自己吧,你不也是光棍吗?“

    张耽青没成想让纪贯宁也给揶揄了,他登时眸子一瞪,出声说:“你们兄妹两个,每一个好玩意儿。我走了。”

    纪贯宁笑道:“耽青哥慢走,我不送了啊。”

    等到张耽青关门离开,纪贯宁这才起身进了里面的病房,纪贯新侧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她知道他一定没睡着,只是她什么都没说,走到床头边,把他的手机放下,然后转身离开了。

    听到关门声,纪贯新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手机,他深色的瞳孔中闪过又爱又恨的神情。

    忍了一会儿,他到底还是翻身坐起来,拿出手机打给徐应嘉。

    之所以打给她,因为他有合情合理的借口,可以问问她找他有什么事儿,这就不算他主动去打探路瑶的情况了吧?

    号码拨过去,纪贯新怎么都没想到,徐应嘉……竟然把他给拉烟了。

    吃惊的望着手机屏幕,确定自己打给的是徐应嘉没错。可她,竟然把他给拉烟了?

    这辈子只有他不搭理别人的道理,还有别人反过来给他吃瘪的?

    纪贯新坐在病床上,一时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要说路瑶不接他电话,他都能想到,可连徐应嘉都这样,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第一反应就是路瑶让的,她要跟他清楚的划清界限,所以连她的朋友也不许联系他。

    迟疑再三,纪贯新还是没有直接打给路瑶,这已经不是面子问题,而是原则问题。自始至终做错事儿的人就不是他,凭什么他要先服软?凭什么他就一定得先低头道歉?要是小事儿也就算了,这样的事情都能忍,怕是以后他也不用当男人了。

    心底如此想着,纪贯新拨通了尤然的电话号码。

    尤然永远能在电话响三声之前就接通,哪怕她人在浴室里面,“老板。”

    “你帮我看看夜大那边怎么样了。”

    尤然当然知道路瑶出事儿的新闻,虽然纪贯新没提她的名字,可她还是心领神会,很快回道:“好,我问一下,待会儿打过来。”

    挂断电话,纪贯新坐在病床上,一阵一阵的出神与发呆。

    其实能不急吗?心里都要急疯了,别说她满手都是血,就算她哪里擦破一点皮,估计他都要肉疼的。只是这样的当口,就算他有心去疼她,却没有这个身份了。

    该死,到底简程励的生日宴上发生了什么?

    如果是某家记者拍到的照片,那绝对不会把这样的独家发给其他媒体;所以只有另一个可能,是记者之外的人拍到了照片。而且那个人,特别希望这组照片曝光,所以才会一起发给多家媒体公司。

    尤然调查说,简程励的生日宴上,不是朋友就是亲人。那到底是谁这么恨简程励,唯恐天下不乱?又或者说,对方针对的是路瑶,或者是他?

    纪贯新脑子里闪过很多可能,但是不对,如果是冲着他来的,那这组照片早就曝光了,他这绿帽子也早就扣定了,可现在照片一直没有爆出来,应该不是冲着他来的。

    既然不是冲着他,那有没有可能,只是针对路瑶一个人的?

    纪贯新将所有可能性都摆出来,再一一判定是否可行。最后他惊觉,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无论是他还是简程励,都没有遭受实质性的波及,反倒是路瑶……她才是失去最多的那个人。

    想起那天在马克西姆,路瑶好像要跟他解释什么,结果他正气她当面撒谎,怒极,什么都听不进去,所以把她给怼回去。

    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一想到这个,纪贯新的一颗心迅速的往下沉,那感觉就像是自己亲手断送了什么,如今恍然大悟,又怕做过的错事儿,现在已经弥补不了。

    光是想想都觉得瘆人,纪贯新坐在恒温的病房中,愣是觉得血液都冷了。

    拿在手中的手机忽然响起来,纪贯新微微一激灵,低头一看,是尤然打来的。

    他接通,尤然在手机那头公式化的说:“老板,今天去夜城大学跟拍的三个记者,都是成华报社的,据现场的目击学生说,记者偷拍,跟路小姐的朋友起了冲突,双方一度拉扯在一起。是戴眼镜的记者混乱中打到了路小姐,路小姐应该是伤到了嘴巴,所以现场流血比较多,现在已经在校医务室处理伤口了。“

    尤然每说一句,纪贯新的心尖就跟着一疼。抽着抽着,他眼神都变冷了,浑身散发着萧杀的气息,待尤然说完之后,他沉声道:“我以后不想在任何地方以任何形式,看到成华报社的报道,那三个记者,想办法吊销他们的记者证,我也不想在这行看见他们。”

    尤然就知道纪贯新对路瑶是有感情的,可是没想到竟然到了冲冠一怒的地步。他简单的一句话,以后成华报社是别想再出头了。

    很多的情绪翻涌着,尤然只镇定的回道:“好,我去安排。”

    他原本要挂电话的,可是临了,他还是说了一句:“再帮我查查,简程励生日宴当晚,都什么人去了,他们跟简程励的关系,跟路瑶的关系,无论是平时的还是私下里,尤其是有利益倾轧或是私交不好的,尽快。”

    尤然多聪明的一个人,纪贯新这么一说,她立马就反应过来,看来路瑶跟简程励的照片,或许有猫腻。

    事儿都过了一个礼拜了,他这么高傲的人,竟然还想着帮她翻牌,啧……这次估计是动了真心了。

    纪贯新挂了电话,一个人安静的坐在病床上,想着这会儿,他跟路瑶要是好好的,那该多好?那他受伤住院,她一定会在身旁伺候着,给他做好吃的,喂他吃东西,他可以黏着她,打着脑袋疼的旗号,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哪怕是想想,都觉得好爽。可是现在,纪贯新真的心疼到想哭。

    心疼路瑶,也心疼他自己,更心疼两人现在的关系,僵持到让他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去缓解。

    他有心去找路瑶,可她却跟简程励在一块儿,她看不出他是想来哄她的吗?哪怕她错了,可他还是愿意回头,她就一点儿都不在乎吗?

    面前的病房门被人推开,纪贯新余光一扫,纪贯宁倚靠在门框处。

    她看着自家三哥,一副孤苦无依又委屈的模样,不由得‘啧啧’两声,然后道:“用不用我帮你跑一回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