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百七十四章 思念是一种病

    两匹马本是并驾齐驱的,因为蒋睿伸手去拽路瑶手中的缰绳,所以她跨下的白马。连头带脖子。本能的往他这边靠。两匹奔跑中的马距离很近,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路瑶只觉着腰上多了一股力量,耳边有人告诉她松手。路瑶整个人都紧张的发懵。她松开手上缰绳,与此同时。整个人被腰间的力量带到另一匹马上。

    萧睿一手揽着她,另一手勒紧缰绳。跨下的马儿一扬脖子,速度也渐渐降了下来。

    从一匹马到另一匹马上。这样的场景。路瑶以前只在古装电视剧上看见过,如今真的发生,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好半晌都缓不过神来。

    这边距离篝火堆已经有些远了。蒋睿借着凝白的月光看着路瑶的脸。她漂亮的脸上大写的一个懵字,他也是后怕。所以暂时忘记两人此时的距离太过亲密,只是紧张的问她:“没什么事儿吧”

    路瑶浑身发软。几秒之后才僵硬着脖颈摇了摇头。

    草原的夜晚,空旷而静谧,月光兜头洒下,映着枣红色大马背上的一男一女。蒋睿穿着一件烟色的长袖衬衫,下身是深蓝色的牛仔裤;路瑶一身大红色的民族长袍,侧身坐于他身前,他单手揽着她的腰,因为之前紧张她出事,所以搂的紧紧的。

    有股淡淡的香味,随着夜风吹进他的鼻腔,蒋睿后知后觉,原来是路瑶头上的洗发水香味。

    他在一瞬间有些入迷,出神的睨着她的侧脸,凝视着她微垂的眸子跟挺翘的鼻尖。许是五秒,许是十秒,又或许是更久,他忽然间回过神来。他跟路瑶,挨得实在是太近了。

    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蒋睿尴尬的别开视线,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自己翻身跃下马背,他抬眼看着马上的路瑶,轻声说:“我带你回去。”

    路瑶本能的摇摇头,刚刚那一下子,可把她吓怕了。她伸手按着马鞍,想要下马,可是浑身无力,她连脚蹬子都踩不住。

    蒋睿见状,把自己的手臂抬起来,让她撑着。路瑶侧身坐在马上,她伸手扶着蒋睿的胳膊,在下马的时候,双腿发软,险些栽下来,好在蒋睿身子往前一凑,另一手环着她的腰,将她抱下马。

    他心跳很快,路瑶的身子在他怀中不过两秒钟的时间,他便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

    哥们的妹妹,他可不能存着非分之想。

    路瑶不知道蒋睿心里想什么,脚踏实地之后,她心里多少安稳了一些。抬眼去看蒋睿,她出声说:“谢谢睿哥。”

    蒋睿觉得自己刚才特不地道,竟然起了色心,所以此时面对路瑶,他只低声回道:“你没什么事儿就好,快点儿回去吧,你哥担心了。”

    路瑶死活不敢再骑马,两人便牵着马往回走。

    路瑶脚下的草长得并不高,可她却觉着深一脚浅一脚,毕竟是连喝了好多杯酒的人,而且她酒量在这儿摆着,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

    她不擅长主动跟别人找话说,蒋睿更是。从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可他一直做不到长袖善舞,就更别说是八面玲珑。

    哪怕此时心底想着跟路瑶找个话题聊聊天,可嘴巴就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两人的关系还没到不说话都不觉着尴尬的地步,所以一路上,两人都在心底暗自琢磨,说点儿什么呢,聊点儿什么话题好呢

    “瑶瑶有男朋友了吗”

    想了得有一分钟,蒋睿脑中忽然蹦出个好点子,这个话题应该有的聊吧

    路瑶正在想话题,突然听到蒋睿的声音,她先是一顿,随即想到纪贯新,心底说不出是难受还是尴尬。

    几秒之后,她僵硬的扯起一抹淡笑,出声回道:“没有。”

    她跟纪贯新已经分手了,这样的事实让她心如刀绞,即便每天都在重复一模一样的痛苦,可心却没有完全麻木。只要一想到他,还是会疼的她喉咙发紧。

    蒋睿牵着马,边走边问:“怎么没想着谈个男朋友”

    路瑶微垂着视线,心里越疼,她越是跟自己较劲儿,轻声回道:“分开了。”

    蒋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啦,她不是没谈过男朋友,而是现在没有。

    心底不知该高兴还是什么,他只是特怕冷场,所以顺着她的话往下聊:“因为什么分的”

    路瑶说:“不合适吧。”

    蒋睿道:“你这样的好女孩儿,现在真的不多了,错过你,是你男朋友的损失。”

    路瑶努力牵起唇角,像是在自嘲,又像是在给自己鼓励。

    损失吗不会的,纪贯新身边太多优秀的人,就算不跟她在一起,他以后也会找到更好的。

    自打她离开夜城的当天,纪贯新给她打过两次电话之外,一连几天过去了,路迟再没接到什么陌生号码。

    开始路瑶还在心烦,如果纪贯新半道追过来该怎么办,如果他一直锲而不舍的打电话该怎么办;可是如今看来,她真的想太多,也把自己看的太重。

    她凭什么叫他念念不忘

    小的时候,她也是很爱交朋友的人,身边的朋友多了,难免有些人会离开。可她特别想不开,总是想法设法的努力挽回,好像没有了这个朋友,她的人生就会缺少了什么似的。

    对此,路柏全说,她就是太重情重义,把什么都看的太重,往往忽略了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位置。

    每个人离开,都有他不得不离开的理由,哪怕是没有理由,那也是命中注定,又何必强求

    太重感情的人,注定容易受伤。

    小的时候路瑶不懂,长大后,她懂了,所以有意的回避。可这世上有一种缘分,是避无可避,甚至是在劫难逃。

    她成熟后的唯一标识,就是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努力的想要挽回什么。不是不心疼,只是,不会再强求了。

    心底的酸楚只有自己慢慢品味。路瑶侧头看了眼蒋睿,淡笑着问:“睿哥为什么不交女朋友”

    蒋睿笑了笑,轻声说:“没人喜欢我啊。”

    路瑶挑眉道:“怎么会没人喜欢是你要求太高了吧。”

    蒋睿淡笑,“前些年家里条件不好,也不想这些事儿,省的拖累人家女孩子;现在条件还行,但是没什么时间,谁跟我在一起,估计连我的面儿都不能常见,想来想去,还是别耽误人家的好。”

    路瑶道:“这个简单啊,要是有合适的人,你走哪儿带着她不就得了”

    蒋睿笑着回道:“哪儿有这么容易人家不上班,不工作了”

    路瑶轻笑着道:“你养着呗。”

    蒋睿也笑了,却是没再说什么。

    两人还没走到人群集聚处,就有一帮人骑马来寻。路瑶跟着蒋睿随他们一同回去,路迟看到路瑶,赶忙迎上来,一边打量一边问:“不会骑马还跟人家出去疯什么没事儿吧受没受伤”

    路瑶淡笑着说:“没事儿,幸好睿哥来的及时。”

    路迟既埋怨又心疼的看了她一眼,蒋睿从旁替她说情,这事儿才算过去。

    路瑶喝的有些多,走了十几分钟的路,人也疲了,跟路迟和蒋睿打了声招呼,她自己先回到单独的蒙古包里面。

    躺在格子的毛毯上面,外头隐约传来宴会上的热闹喧嚣,路瑶闭着眼睛,头有些晕,她以为自己会很快睡着,可事实上,她的意识却还清醒着。

    她想到纪贯新,想到她被他骗到包房里面多加刁难,他痞子似的调戏她,摸她的脸;他去夜大捐了两座媒体大楼,在讲台上给她戴胸章,只为了诓她去新锐实习;她胃疼的要死要活,他二话不说抱她上楼,暖黄色的房间中,他掀开她的衣服,用手替她暖胃。

    要不是他步步紧逼,她不会走投无路到敢去招惹乔治笙,可是危难关头下,救她的人,也是他。

    所以路瑶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他,不知道他是敌人还是恩人,也不知道该气他还是谢他。

    直到她成了他的人。他才一下子变得温柔而缠腻起来。

    她从没见过他这样的人,他可以把她烦到发疯,却也能在不知不觉中,让她爱到发疯。她以为自己不会爱上他,可当她清楚直到自己的心意之际,他却又不要她了。

    侧身躺在枕头上面,路瑶紧闭着双眼,可眼泪还是从睫毛中一滴一滴的涌出来。

    她的痛从来都是寂静无声的,一如她这个人。不吵不闹,如果不注意看她的神情,似是不会发现她在难过。

    她好想纪贯新,想到自己都厌烦自己。可在鄙视自己的同时,她又悄悄地对自己说,想吧,在心里面肆意妄为的想,反正只要她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她擅长偷偷地记挂一个人,可能,她这辈子都只能默默地喜欢一个人。

    夜里十一点多,纪贯新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小白脸儿吃饱喝足,趴在主卧地毯上面睡觉。他特不人道的把它弄醒,靠坐在床边,让它趴在自己身上。

    修长的手指挑着它的耳朵,纪贯新轻声说:“你知道你妈现在干嘛呢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