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百八十八章 不回避对他的爱

    浴袍的带子本就没有系的很紧,加之两人之前在门口那一番搂抱,所以纪贯新伸手一拉。带子立马就松了。

    路瑶浴袍里面只aa穿着内裤。带子一散,她胸前的一片肌aa肤立马露了出来。吓了一跳,她低声轻呼的同时。立马抬手打了下纪贯新的手。她忘记自己手里还拿着吹风机。只听得‘砰’的一声,纪贯新眉头一蹙。吃痛的睁开眼睛。

    路瑶已经从床边站起身,瞪着纪贯新。伸手重新裹好浴袍。

    纪贯新眯缝着长长的眼睛,很低的声音道:“我都这样了。你还打我?”

    路瑶的面色在暖黄色灯光照耀下。看起来柔和的像是涂了一层蜜蜡。金黄中透露着一抹桃粉。

    心里心疼他,路瑶面上没给他好脸色,皱眉道:“你是不是装病?”

    明知道他不是装的。可谁让他手脚不老实。人都这副德行了。还是本性难移。

    果然,纪贯新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你看我像装病吗?”说着,他简单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轻蹙着眉头,可怜兮兮的道:“我嗓子疼,给我喝点儿水。”

    路瑶走到床头柜前,拿起水杯递给他。

    纪贯新从床上坐起来,是真的浑身酸疼,从她手中接过水杯的时候,顺势拽着她的手腕不撒开。

    他掌心滚烫,烫的路瑶忍不住说:“你行不行了?我们去医院吧?”

    纪贯新把大半杯的水都喝光了,将杯子递给她,他抬眼看着面前的人,低声回道:“别说我不行,我是要死还是残疾?”

    说着,他用了点力气,将她拉到他面前来,然后环住她的腰,把脸贴在她胸口处。

    这样的动作让路瑶面红耳赤,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推开他,可低头看见他乌烟柔顺的头发,以及他老老实实什么都没做的手,她忽然间就不想动了。

    他就这么抱着她,良久才说:“我不去医院,你陪着我就行。”

    路瑶缓缓抬起手臂,慢慢的,轻轻地搭在他肩膀上,然后又用右手去摸他的脑袋,一下一下,像是自己小时候生病,路柏全跟杜慧都这样哄她。

    “纪贯新,你以前生了什么病?”

    路瑶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病,才能让梁子衿无力到要靠幸运来赌一个结局的地步?

    她话音落下,纪贯新过了半晌才轻声回道:“心坏了。”

    路瑶一愣,没有马上反应过来,心坏了是什么意思。过了会儿,她试探性的问:“是心脏病吗?”

    “嗯。”

    纪贯新靠在路瑶胸口,隔着浴袍,闭眼感受着她身上的柔软跟温暖。

    终于得到纪贯新的亲口回答,路瑶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她从未在任何公开报道中听过纪贯新有心脏病,如果不是那条手链,怕是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心底钝痛,鼻子也在瞬间变得酸涩无比,路瑶说不出话来,唯有低头盯着纪贯新的头发在看。

    她一下一下伸手摸着他的头发,纪贯新吃了药,不知不觉中,竟是以这样的姿势睡着了。

    路瑶在床边站了不下半小时,确定纪贯新是睡熟了,这才慢慢将他放倒在大床上。她坐在床边看着他,努力的去想象,以前的他是什么样子的,以前的他,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

    她是学新闻专业的,也知道很多外界传给人的信息,不能尽信。她只知道二十八岁之前的纪贯新,身边绯闻不断,不管是亲口承认的,还是被别人给拍到的,反正要说他是个多克制的男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她只道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大抵爱玩儿,却没有想过,也许他那样一副纨绔子弟的外表之下,其实隐藏的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无奈甚至是恐惧。

    心脏病啊,病到只能靠老天来决定命运,那个时候……他该有多害怕?

    路瑶想着想着就红了眼眶,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在那个时候就遇见他。

    怕他夜里发烧严重她不能及时发现,所以路瑶干脆在纪贯新身边躺下了,她伸手拉着他的手,时刻注意着他的变化。

    纪贯新的睡相向来不好,加之身上发烧,半夜的时候,他翻来覆去,伸手扯开腰间的浴袍带子散热。

    路瑶一直没睡熟,见他动弹,她立马翻身起来,摸到床头灯,打开之后就看到纪贯新敞开的胸膛。

    她伸手去摸他的脸颊,脸上没有汗,应该是没有继续发热。生怕自己手上的温度探的不准,所以路瑶又凑过去,用自己的额头去试纪贯新的额温。

    有一点点温热,但是比之前好多了。

    路瑶舒了一口气,刚刚要起身离开的时候,闭着眼睛的纪贯新却忽然伸手扣着她的后脑,然后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嗯……”路瑶始料未及,想要抽身,他的另一只手却环在了她的腰间,将她整个人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纪贯新是迷糊的,可他清楚闻到了路瑶身上熟悉的香味,属于她独有的味道。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怀里的人是谁,这样的感觉,让纪贯新觉得安心而冲动。

    他带着原始欲aa望的深吻,很快便唤起路瑶埋藏在心底深处,对他身体本能渴望的觉醒。

    她开始回吻他,放纵自己沉溺在他的温柔之中。

    纪贯新带着她,翻身将她压于身下。他身上的浴袍已经完全散开,灯光一照,他心口处的半翅纹身栩栩如生,一如眨眼间就会从他身上飞下来。

    他俯身吻着路瑶,舌头仔细的卷过她口中的每一处地方。

    路瑶上aa半身的浴袍已经散了,露出大半的肩膀和胸前一片傲人春光。纪贯新埋首于她的脖颈处,鼻间满是熟悉的味道,唇齿和脸颊处所到之地,皆是一片柔软与滑腻。

    感受到纪贯新越来越沉重的呼吸,还有一触即发的紧绷。路瑶下面一阵暖流涌出,她后知后觉,恍然想到自己大姨妈来了。

    纪贯新已经伸手摸到了她的底裤边缘,路瑶赶忙压住他的手,不让他往下扯。

    纪贯新试了几次没成功,缓缓睁开眼睛,他烟色的瞳孔中泛着琥珀色的光芒,有迷茫,迷茫之下深卷着欲aa望。

    他用无辜的眼神望着她,似是在问她,还在迟疑什么。

    路瑶的脸通红通红的,目光中也满是羞赧和憋闷。

    粉唇开启,她低声说:“我那个来了。”

    纪贯新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像是没听懂。

    他在她腰间的手还倔强的拉着底裤一边,路瑶紧张的按着他的手,见他不信邪的又要往下拉,她急的眉头轻蹙,出声说:“我真的不行……”

    纪贯新动着好看的薄唇,很低的声音说:“我想了。”

    这么些天没碰她,他憋得很,只能在梦里面一展拳脚,可是醒来唯有去浴室冲冷水澡的命。

    路瑶看着他不怎么清醒的模样,红着脸,低声说:“你忘了,我月经来了。”

    她这次说的直白,纪贯新听后,半晌没动,像是有点儿懵。

    路瑶看着他这样子,心底莫名的有些心疼他。如果她这功夫方便的话,倒是不忍心故意刁难他的,可她是真不行。

    足足过去二十秒钟,纪贯新放在路瑶腰间,一直紧绷的手臂,忽然就松了,他的脑袋也垂下来,软趴趴的埋在路瑶脖颈处。

    “哎……”长叹了一口气,一个字完美的诠释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简直就是草泥马。

    路瑶哭笑不得,确定他不会把她怎么样之后,她轻声问:“你好点儿了吗?”

    卧室墙上有一块挂表,路瑶看着时间,现在是凌晨三点四十五。

    “嗯。”纪贯新没开口,声音说不出是从嗓子眼里还是鼻子中发出来的。

    路瑶听着动静不善,不由得小声说:“生气了?”

    “哎……”纪贯新再次叹了口气,慢慢抬起头来,他一张俊美的面孔几乎压在了她的脸上。伸手摸着她的脸颊,他出声回道:“没有。”

    路瑶抬起手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忽然脸色一变,紧张的说:“你出汗了,是不是又发烧了?”

    纪贯新低声说:“这汗是躁火太大,我没事儿了,不发烧。”

    这会儿他声音却是清醒了不少,而且也中气十足的。路瑶舒了口气,刚刚吓了她一跳,她还以为他复发了呢。

    纪贯新瞧着她脸色变了好几变,用手指刮着她的脸颊,出声问:“很担心我吗?”

    路瑶叫他看得不好意思,微垂着视线,她轻轻点头。

    纪贯新以为她会不回答,又或者是口是心非,真的没想到她会这么诚实的点头。

    心底说不出的高兴,像是被灼热的暖流冲刷而过,他当即勾起唇角,帅气的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

    “这么喜欢我?”他得意的说。

    路瑶沉默数秒,再次点了点头。

    她是喜欢他,喜欢到害怕的地步。

    纪贯新没成想幸福来得这么突然,虽然现在身体绷得生疼,可心底的柔软和幸福感,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伸手在她脸颊处扫来扫去,他打量她精致的面庞,笑着,轻声说:“我也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