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百九十章 爱是一起慢慢了解

    纪贯新一直赖在路瑶的房间里面,两人各自爆料小时候的趣事和囧事。路瑶惊觉,即便像纪贯新这样的人。所有人都羡慕他有一个千亿身家。爸爸疼,妈妈爱,兄弟姐妹也都对他很好。可是他的童年或者说他的生活。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样。

    平常人的父母在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和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而吵得不可开交,可纪贯新的父母却因为很忙。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面,估计见了面也不会有空吵架;他有哥哥。有妹妹,可这些最亲密的人。打小儿就不陪在他身边。说到底,他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对,他有的是钱。有的是平常人最渴望的东西。可钱能给他一时的消遣和玩乐。却并不能真正弥补他内心上的恐惧。有钱如纪家。当初不也拿纪贯新的病束手无策吗?不然也不会祈祷命运来做主。

    只能说人生在世,老天会让每个人的一生都尽量公平一些。

    路瑶因为父母婚姻破裂而饱受煎熬。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无论路柏全。杜慧还是路迟,甚至是简程励和简宏峰,他们都是爱她的,他们都希望把最好的给她。

    越是深入的探究对方的过去,他们越是心疼彼此。

    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都因为他们曾有过一段特别恐惧的过去。

    路瑶枕着纪贯新的手臂,因为聊了太久,所以有些疲惫,昏昏欲睡。

    纪贯新倒是精神不错,一把药吃下去,现在烧也退了,头也不晕了,整个人神清气爽的,若不是路瑶大姨妈来了,他保准不在这儿耍嘴皮子。

    纪贯新在她身边声音低沉悦耳的说着什么,路瑶闭着眼睛,捧场的‘嗯’了几声。纪贯新低头一看,“困了?”

    “嗯。”路瑶眼睛都睁不开了。

    纪贯新亲了下她的额头,说:“睡吧,都六点多了。”

    “嗯?”路瑶一听六点多了,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眯瞪的看了眼墙上的表。

    “都这么晚了,你快点儿回去吧。”路瑶伸手去推身边的纪贯新。

    纪贯新挑眉:“干嘛?”

    路瑶说:“待会儿酒店的人就都起来了,尤其是我哥,让他看见你来我房间睡就完了。”

    纪贯新揽着她的腰,憋着嘴说:“我是你男朋友,咱俩睡一块儿怎么了?你哥也不能管这种事儿吧?”

    是这么个理,可路瑶还是莫名的觉着不妥,她催促纪贯新,让他回自己房间。

    纪贯新委屈的道:“感情这一宿白唠了?之前谁答应我,再也不离开我,再也不惹我生气的?”

    路瑶抬眼看着他道:“谁说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纪贯新眼球微转,睁着眼睛说瞎话,“那我一生气就心疼,一心疼就犯病,你不怕我死……”

    他话还没说完,路瑶直接气得一蹬腿儿,蹙眉说:“哎呀,你烦不烦?”

    纪贯新笑道:“怕不怕我心难受?”

    路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叫他口无遮拦,阿弥陀佛,百无禁忌。

    她说:“我哥对你不了解,再加上之前网上的那些新闻,他对你没什么好印象,你要是想惹他不痛快,那你就在我这屋待着,反正以后他要是看你不顺眼,你别赖我没提醒你。”

    吓唬人嘛,谁不会?

    纪贯新赖在她这屋的床上,怎么都舍不得起身,揽在她腰间的手臂一紧,他把她圈到自己怀里来,低头睨着她说:“那你不会跟你哥把话说明白了?”

    路瑶回道:“我哥总觉得我好说话,会受人欺负,加上你这张看着就不真诚的脸,就算我跟他解释,他也会觉得是你把我给哄住了。”

    纪贯新眉头轻蹙,几分不悦又有几分难搞的说:“你哥是不是有恋妹情结啊?你都多大了,他还母鸡护小鸡似的看着你?”

    路瑶说:“我哥是觉得亏欠,小时候没能好好照顾我,所以不想让我受人欺负。”

    “我欺负你了吗?”某人挑眉。

    路瑶点头。

    纪贯新问:“我欺负你什么了?”

    “我让你走,你都不走。”

    纪贯新都服了路瑶,要不是看她长的好看的份儿上,他真的……

    搂她入怀,纪贯新不是第一次觉得,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一样东西,会让你爱不释手。

    路瑶觉得纪贯新一定是把她当成某种玩具或者是宠物了,不然他不会疯了似的搂着她,在她脸颊处咬了一口。

    “啊……”路瑶吃痛,可又挣脱不开,只能喊了一嗓子。

    纪贯新看着她脸上的晶莹口水印,兀自乐着。

    路瑶一边挣,一边皱眉道:“你勒死我了。”

    纪贯新说:“我还喜欢你呢。”

    路瑶很快回道:“我还喜欢你呢,你怎么不让我勒你?”

    纪贯新闻言,马上松开手臂,挺尸似的往路瑶身边一躺,说:“来,勒死我,我保证不反抗。”

    路瑶哭笑不得,伸手推了他一把,“赶紧起来。”

    “嗯~~”纪贯新赖在床上撒娇耍赖。

    路瑶想要把他拖起来,可怎么都拖不动。费了半天的劲儿,倒把自己累的浑身无力。

    “你不起来是不是?”

    “嗯。”纪贯新呈大字躺在床上,浴袍早就散开了,他也不嫌害臊,浑身上下就穿了条白色内裤,一副我光脚的不怕你穿鞋的样子。

    路瑶知道纪贯新的脸皮有多厚,他跟她这儿能软磨硬泡到大天亮。

    坐在他身边,她忽然灵机一动,翻身下床,动作快到纪贯新伸手过来抓她,结果只抓到她浴袍的一角,愣是叫她给跑了。

    路瑶站在床下,纪贯新一副半起不起的样子,侧身看着她说:“你干嘛?”

    路瑶道:“我去你房间睡,反正都是一样的。”

    说完,她真的迈步往外走去。

    纪贯新急了,长腿一跨就下了床。路瑶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刚一转头,一抹高大的身影已经来到她身前。

    他一把拽过她,扣着她的后脑便吻上去。

    路瑶让他给推到墙角处,吻得站都站不住。半晌,他抬起头来,垂着视线睨着她,低声说:“你那个来的真不是时候。”

    路瑶脸色通红,垂着视线看着他胸前的半翅纹身,小声回道:“你知道就好,留我这屋也没什么用,赶紧回去。”

    纪贯新轻笑出声,“呦,你说什么呢?我都听不懂,难不成我来你这儿,就是为了跟你上aa床的?”

    路瑶抬手就给了他一下子,纪贯新只是笑。

    从她叫他走的那一刻算起,一直到纪贯新站在路瑶的房间门口,他生生的磨蹭了二十分钟。

    路瑶‘身心俱疲’,软着声音说:“我求你了,你回去行吗?”

    真的明白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纪贯新这尊煞神,简直就是贴树皮,逮谁赖上谁了嘛。

    纪贯新戳在房门口,一脸眷恋不舍的看着路瑶,委屈的道:“你真要我走?”

    “嗯,你快走。”路瑶回的毫不迟疑。

    纪贯新说:“你心怎么这么狠?我还生着病呢,你忍心吗?”

    路瑶苦着脸回道:“我也生着病呢,你忍心看我困得要死在这儿陪你磨叨吗?”

    她这么一提醒,纪贯新才想起来,对了,她也生病了。

    哎,患难夫妻啊。

    伸手摸了下她的头,纪贯新低下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这才说:“那我回去了,你待会儿吃点儿药,我怕我传染给你。”

    “嗯。”纪贯新真的要走,路瑶心底霎时有些小空虚和小不舍。

    他打开aa房门,路瑶忽然‘哎’了一声,他立马转过身,一脸期待她留下他的表情。

    路瑶说:“你浴袍带子没系。”

    纪贯新低头一看,他的浴袍完全是敞开的,这样子出去可热闹了。

    伸手将浴袍拢好,系上带子,纪贯新低声说:“那我走了。”

    路瑶强忍不舍,出声说:“去吧,回去之后好好睡觉。”

    纪贯新心里头暖暖的,又很有幸福和肿胀的感觉。他出门之后对她努努嘴,亲了她一下。路瑶不好意思,所以下意识的关上了房门。

    房门关上之后,她觉得有点挫伤纪贯新的自尊,再一细琢磨,又忍不住发笑。

    纪贯新站在走廊中,他对路瑶抛媚眼献香吻,结果丫直接把门给关上了,这让他颜面何存?

    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一步,他本想重新过去敲路瑶的房门,问问她几个意思,瞧不起人吗?

    但转念一想,她生病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他是稀罕她稀罕的紧,可也不能真的祸害她。

    算了,今天暂且放过她,反正来日方长嘛。

    纪贯新掉头回去自己房间,可到了房门口才想起来,靠,房卡没带出来。

    这个时间段,要不回去找路瑶,跟她实话实说,房卡没带,然后软磨硬泡的求她收留他;要不然就去前台那里再要一张房卡。

    正兀自迟疑着,背后一闪房门打开,在这么静谧的清晨里,声音还是挺明显的。纪贯新回头一看,路迟也是抬眼一瞧,两人四目相对,端的是有些意外。

    路迟有晨跑的习惯,这么多年风雨无阻;可纪贯新这个时间点,这个打扮,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还不进去,是几个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