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百九十六章憋久了容易犯病

    看得见却吃不着的滋味儿,急的纪贯新把头窝在路瑶脖颈,张嘴咬着她精致纤细的锁骨。

    路瑶吃痛。一边伸手去推他的头。一边蹙着眉,低声说:“疼,你干嘛总咬人?”

    他属狗的吗?逮着她就咬。昨天在酒店咬了她的脸颊。今天她照镜子一看,很浅的几个牙印儿。她擦了脸才把痕迹给盖住。

    纪贯新松开口,顺势唇瓣贴到她耳边。他拉着她的一只手,一路往下。路瑶知道他要做什么。所以很快的紧握成拳。

    果然。他在她耳畔轻声蛊惑:“帮帮我吧。”

    路瑶脸上火烧火燎的,心跳的也很快。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可却不是自己的地盘儿。在别人的房间里面做这种事儿……路瑶心理承受能力不强。她受不了。

    红着脸,她低声回道:“你忍一忍嘛。”

    明知道她不行。他还偏偏要撩拨,到时候难受的是谁?

    纪贯新轻哼了一声。几分撒娇几分不满的道:“怎么忍?我都好久没跟你那个了,你不怕我忍出毛病来?”

    纪贯新压在她身上,俊美如狐狸精似的脸,伏于她的左侧脸颊旁边。随着他说话的声音,灼热的呼吸扑洒在她耳畔和脖颈之处,让她神志不清。

    路瑶眼睛看着右边,紧张到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她低声说:“谁让你没事儿找事儿了?”

    他不聊扯她,不就万事大吉了?

    纪贯新道:“我不是一看你就忍不住嘛。”说着,他的两片唇瓣更凑近她的耳边,软磨硬泡的蛊惑她,“瑶瑶,帮我一下好不好?我真的很难受。”

    路瑶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奔腾的往脸上涌,她耳边甚至出现了短暂的嗡嗡声。

    粉唇开启,她在做最后的挣扎,“你自己解决吧。”他还有温暖的右手啊。

    纪贯新牙尖咬着她的耳廓,撒娇又委屈的道:“我要你帮我,你用手就好了。”

    为了哄她上贼船,纪贯新也是豁出去跟她软磨硬泡到底。

    路瑶咕咚咽了口口水,很低的声音道:“不行,我爸还在隔壁呢……”

    纪贯新说:“没事儿的,我保证不出声。”

    路瑶还想说什么,纪贯新干脆在她身上一挺腰,她感受到他灼热的硬挺,下意识的唇瓣微张,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使出杀手锏,闷声道:“这种事儿憋久了,也会引发心脏病的。”

    路瑶侧头看了他一眼,蹙眉道:“你糊弄鬼呢?”

    纪贯新眼中已满是意乱情迷,他沉声回道:“真的,尤其是我这种有过病史的人,你是不是真的狠心到要把我逼上绝路?”

    路瑶当然不会傻到相信纪贯新说的话,她也不是真的狠心,她只是需要纪贯新给她一个没办法解决的理由,让她可以暂时放下面子和羞涩,甚至是道德。

    纪贯新见她眼底一有动摇之色,立马拉着她的手往自己下面探。

    路瑶本能的往回抽手,急声说:“欸,纪贯新……”

    纪贯新看着她,以为她又要后悔,所以满眼委屈,那样子像是她做了多大对不起他的事儿。

    路瑶跟他对视,理智跟情感在激烈的天人交战,几秒之后,她终是粉唇轻启,小声说:“别在这里。”

    这是路迟的房间,她的尺度还没有大到可以在别人的房间里面做这么私密的事情。

    纪贯新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得逞后的亮光,马上问:“去你那屋?”

    路瑶还是有些犹豫,拽着他的衣服,小声跟他打着商量,“别闹了好不好?太晚了,你不困吗?”

    纪贯新压着她,低声回道:“你是想让我今天晚上的觉都睡不好吗?”说罢,他又步步紧逼,“你别不好意思,叔叔都睡觉了,我们去你房间,他又不会推门进来。再说了,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咱俩光明正大的。”

    路瑶知道是这个道理,可这毕竟是她家,家里还有人,她怎么说服自己回家第一天,就跟纪贯新躲房里……

    哎……她怎么就答应让纪贯新在家里面住了呢?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路瑶顿时肠子都悔青了。

    可她眼下的立场已经明显动摇,纪贯新也从床上起来,顺道把她也给拽起来。

    他拉着她往门外走,路瑶不死心,拽着纪贯新的手,抬眼看着他,难得的用软软的声音,低声求他:“你再忍两天行吗?”

    纪贯新看了路瑶一眼,只是一眼,一股暖流直击下方,他那里硬的发疼。

    喉结上下一动,他声音低沉沙哑,垂目瞥了眼自己下头,他出声说:“你自己看看,我能忍,它还能忍吗?”

    路瑶扫了眼纪贯新的小腹下面,他穿着条修身的休闲西裤,此时裤链那里,鼓鼓的一大团,细看甚至能看到轮廓……

    咻的别开视线,她哑口无言。

    他用事实说话。

    纪贯新牵着她的手,打开|房门,客厅中一片静谧,此时夜深了,外头也没什么动静,他带着她往另一个卧室走。路径路柏全的房间时,路瑶心底既紧张又害怕,还隐隐的有股负罪感,总觉得自己即将要做什么错事儿似的。

    来到路瑶的房间,纪贯新按下门口处的电灯开关,然后把房门关上。

    路瑶的房间比路迟的要小一些,不过里面的家居摆设都很小清新,是她的风格。纪贯新像是个不怀好意又心急的大灰狼,进门就笑的意味深长。

    拉着她的手来到单人床边,他对她说:“亲爱的,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了吗?”

    路瑶脸红到低下头,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纪贯新伸手摸着她的脸,然后修长的手指慢慢的一路下滑,来到她胸前的扣子处。

    不行不行,路瑶要疯了,她忽然掉头往门口处走,纪贯新一愣,还以为她要临阵脱逃,好在她只是走到门口就没再往前走了。

    ‘啪’的一声响,房间顿时陷入一片烟暗之中。

    纪贯新站在床边,眼睛一时间没能适应烟暗,所以有那么几秒钟,他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烟暗里,有人疾步走过来,直接将他推倒在身后的单人床上。

    纪贯新抬手就抓到路瑶的手臂,她顺势趴在他身上,他扣着她的后脑开始吻她,激烈而灼热,几乎是密不透风的。

    都说光天化日之下难做坏事,只有月烟风高才适合不轨之行,眼下路瑶跟纪贯新的所作所为,就最好的诠释了这句话的本质。

    之前在路迟的房间,纪贯新吻路瑶,她都只是羞涩的承接着,如今到了她的房间,屋内也没开灯,她开始肆无忌惮的回吻他,动作的急切中,泄露了她心底对他的想念与渴望。

    她是爱他的,即便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即便他们的感情,开始的毫无基础可言。可她就是爱他,几近疯狂的爱他。

    跟纪贯新在一起之后,路瑶才明白,原来她对简程励的那种感情,根本就算不得爱,甚至连喜欢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感激而引发的好感,和想要在他身边寻求庇护的渴望。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怎么可能忍得住八年那么久?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他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却始终没有勇气站出来说一句‘我爱你’?

    当路瑶听说纪贯新跟个女公关传绯闻的时候,她心底岂止是痛,简直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这才是爱,赤|裸裸的嫉妒与独占欲。

    她可以在纪贯新要离开之际,不顾一切的表露心际,单从这一点来说,他在她心里面,就是无人能及的。

    纪贯新被路瑶压在身下,感受到身上小女人的**与浓浓的情意,他情不自禁,翻身将她压在自己身下。

    他的吻顺着她殷红的唇瓣,慢慢下滑,在她脖颈处流连忘返,然后又埋首于她的胸前。

    只是一个吻而已,但却轻易地挑起了两人对彼此身体的渴望。

    路瑶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被纪贯新剥下,他摸着她触手生温的滑腻肌|肤,觉得自己兴奋地快要死掉。 360搜索 :以爱情以时光 更新快

    路瑶叫他哄得天旋地转,甚至忘记自己现在有亲戚在身,不能进行下一步,她还在诧异,以纪贯新的性子,应该早就去扒她的裤子才是。

    烟暗中,纪贯新呼吸低沉且压抑,路瑶光着上身,被他抱在怀中,下身的牛仔裤勒的她有些不舒服,可她也不能贸然脱掉,不然这对纪贯新而言,是个太大的刺激。

    原本纪贯新也想‘剑走偏锋’,玩一把high的,可面对路瑶,他也真没这个自信,万一忍不住,他还怕伤了她的身体,所以想想还是作罢,走传统路线吧。

    两人在卧室里面待了足足一个小时,房门打开,出来的人是纪贯新。他没穿衣服,身上就一条内裤,直接闪身进了浴室。

    不多时,路瑶又从房间里面出来,她换了条淡粉色的棉布睡裙,长发披散着,可却遮不住脸颊上的绯红。

    去到路迟房间里面,她把纪贯新的换洗衣服拿出来,然后走到浴室门口,按下门把手,把衣服和裤子递进去。

    纪贯新抓着她的手腕,稍稍一用力,路瑶就被他拉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