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八百零四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简贝贝‘嗯’了一声,强压着心底的不爽,佯装坦然的回道:“前两天去新锐试了一场戏。导演要求真打。拍了蛮久,所以就这样了。“

    化妆师说:“我们也听说了,就是没想到打的这么重。就算是导演要求真打。对方演员下手也没个轻重吗?怎么给打成这样,好好地一张脸……”

    简贝贝忍不住露出一个淡淡嘲讽的笑容。出声回道:“人跟人不同,别人心里面怎么想的。我们还真是没法猜。”

    化妆师看着简贝贝,赞赏道:“简小姐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气度。以后一定会大红大紫。”

    简贝贝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她说:“那我就借你吉言了。”

    一个古装造型,因为女主是落魄时受的难,所以妆发都很简单。唯有身上穿了件很厚重的夹袄。为了显示是在寒冬腊月的天气。

    夏天。摄影棚又开着各种高光灯,正常人都穿着裙子和半袖。只有简贝贝和几个临时搭戏的演员,都穿着大棉袄跟二棉裤。

    灯光这么一打过来。她觉得自己一动不动,头上都在冒汗。

    导演简单的讲了几句戏,待会儿让简贝贝饰演的这个角色,跟三个男人争抢她怀里面的一个包袱,最后她的包袱被抢走,她还被人给绑上石头,推进湖里面。

    彼此的台词都不多,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话,关键是在争抢和沉湖的一系列表演。

    所有闲杂人等都退到镜头外面,导演坐在监视器后面,喊了一声‘a’。

    临时搭建的水池旁边,简贝贝开始跟三个大男人,争抢她怀里面的花布包袱。

    “你们还给我,不要抢我的东西,不要抢我的东西……”

    包袱里有男主送给她的定情信物,所以她一定要誓死保护。而三个男人是反派女主派来害她的,目的就是要夺走她包袱里面的东西,还要杀人灭口。

    简贝贝就当这包袱里面是自己的命,所以她拼了似的把包袱抱在怀里面,甚至原地趴下。三个临时演员也不甘示弱,直接在地上拖了她好几米远。

    简贝贝也想让自己的演技被姜凯文称赞,所以没顾自己压在身下,跟地面之间磨疼了的手。她喊得歇斯底里,眼泪横流,这场景落在一众人眼里,倒真有几分落难之际,孤苦无依女子的可怜和心酸感。

    四个人是第一次搭档演戏,谁都不知道谁下一步会怎么样,会做什么。正如简贝贝将包袱压在身下,整个人趴在地上,身边的几个男人见状,愣是将她前后抻平了翻过来,另一个伸手去抢她手里面的包袱。

    简贝贝抢不过男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包袱被抢走,她大声的撕喊,“还给我,把包袱还给我……”

    临时演员从包袱里面掏出早就放进去的一只素色簪子,然后跟另外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三人点了下头,一个去旁边搬了块大石头。

    这石头一看就是道具,不过也不会轻的浮上来,最起码还是要沉入水底的。

    几人合力将石头绑在了简贝贝的腿上,然后连石头带人,一股脑的推进旁边的水池子里面。

    简贝贝是会游泳的,也正打算演出一副冬天溺水时的绝望表情。可她怎么都没想到,穿着厚重的衣服被扔下水之后的第二秒,那从脖颈和四肢灌进去的水,竟然不是温的,甚至连常温都算不上,那是冰冷刺骨的冷水,刹那间让简贝贝四肢都僵硬了。

    水池不是很深,只一米四五的样子,简贝贝猛地将头探到水面上头,并且出于本能的,伸手扒住了水池边缘,如果不是衣服太重,她只差一下子窜到池边来。

    “cut!”

    简贝贝跟剧本中完全不同的演法,自然会引来导演喊停,一时间所有人都向她看来。

    简贝贝死死地扒着水池边,整个人冷到麻木,她颤声道:“水,水怎么是冰的?”

    导演跟姜凯文都没过来,走来的是道具组的负责人,还有许珊。

    负责人说:“导演为了方便你演出冬天溺水时的效果,让我们在水里面放了冰块儿。”

    简贝贝好想骂人,这他妈玩儿她呢是吧?

    许珊跪在池边,拿着毛巾给她擦拭头上和脸上的水珠,小声说:“贝贝姐,你没事儿吧?”

    简贝贝本想说她不行了,她冻得没知觉了,她想上去。

    可是一抬眼,姜凯文走到池边了。他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出声问:“演不了吗?”

    不是问她行不行,而是问她,演不演的了。

    简贝贝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没事儿,我能演。”

    姜凯文似是满意的‘嗯’了一声,然后道:“你准备一下,什么时候好了,跟导演说一声。前面的部分都没问题,你可以直接在水里接下半部分。”

    简贝贝还是点头,这么会儿的功夫,脸都白了。

    亏得她还以为自己最大的挑战,是要演出冬天掉进冰窟窿的状态,现在好了,她本色出演就行。

    导演也是真特妈缺德,这么大个池子,他上哪儿弄了那么多的冰块儿,给满池子的水都给整凉了?

    还准备什么准备,又没说叫她上去休息,她多在这个池子里面待半分钟,都是煎熬。

    简贝贝脸色青白,强忍着牙齿打颤的冲动,出声说:“导演,我准备好了。”

    导演坐在监视器后头,叫所有人准备。

    第一次,cut;第二次,cut;第三次,cut;第四次,第五次……

    每一次,导演都能准确的说出简贝贝的不足,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来。简贝贝一连在满池子的冰水混合物里,待了不下半小时。

    她脸色越来越差,最后甚至连台词都说不清楚了。

    导演喊了‘cut’,叫简贝贝出来,简贝贝自己没有力气,愣是被旁边的工作人员给拽上来的。

    心力交瘁,简贝贝视线都模糊了,隐约中她看到许珊的脸,许珊过来给她披浴巾,给她擦头发。

    简贝贝有气无力的问:“过了吗?”

    许珊一脸为难的表情,到底还是垂着视线,小声回道:“导演好像不怎么满意,但你今天的状态不能再拍了,kevin哥叫我送你回去。”

    简贝贝闻言,心底顿生一股炙热的委屈,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她好想大哭一场。

    演个戏就有这么难吗?大公司就这么难混吗?还是娱乐圈本来就是这样的?

    被乔予曦打也就算了,现在她是拍自己公司的戏,用不用这么较真儿?她已经很努力了好不好?凭什么啊……

    简贝贝连着在冷水里泡了大半个小时的视频,在发到纪贯新手机上的时候,他正坐在路家的客厅中,跟路瑶,路迟和路柏全三人打麻将。

    明面上是自负输赢,路柏全在开玩最初,还跟纪贯新说:“贯新啊,不许放水,咱们又不打多大的,拿出真实水平来。”

    纪贯新笑着应声:“放心吧叔叔,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着,他看了眼路瑶。

    其实他跟路瑶早就私下里打了赌,赌约就是她今晚到底去哪儿睡。

    如果他赢得最多,那今晚路瑶跟他去酒店睡,如果她赢得多,那么对不起了,他一个人去酒店独守空房吧。

    所以原本纪贯新还打算放些水给路柏全他们,可一旦上升到路瑶的下榻权,他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路瑶打了个三筒出来,下家路迟跟着打了个三筒,到了纪贯新这儿,他试了个八条。

    路柏全马上道:“碰。”说完,又打了个红中。

    路迟跟路柏全都打的很轻松,反正一桌子都是自家人,不赢房子不赢地的,用不着费多大的劲儿。

    路瑶跟纪贯新坐对家,他时不时的拿眼睛扫她,似是想从她那张漂亮的脸上,看出一些关于她牌面上的蛛丝马迹来。

    “碰。”路瑶拿过路柏全打的红中,跟自己牌中的两个红中凑成一排,放倒了码到牌前。

    她打了个二筒出去,路迟打了个二条,纪贯新说:“吃。”

    他从自己的牌中拿出三条和四条,三张牌成一列,码到右手边。

    现在桌面上,就只有他跟路瑶所剩的牌最少,他要的那张牌还没出。心里头一通算计,纪贯新都忘记自己多长时间没在牌桌上这么较过真儿了。

    路柏全打了个三万,路瑶忽然就把手中唯一的牌给翻过来,笑着道:“谢谢爸。”

    单调三万,路瑶等的就是这张牌。

    路迟和路柏全也都笑了,前者说路瑶手气好,后者说她把他的钱都给赢光了。 百度嫂索 —以爱情以时光

    只有纪贯新笑不出来,他差点翻脸了好么?

    路柏全是故意送钱给路瑶的吧?明知道她胡万,还给她送万。

    他倒不是心疼这百八十块钱,关键是路瑶赢得越多,就距离他晚上的大计越来越远。

    抽抽着脸,纪贯新实在忍不住了,他看着路柏全,淡笑着说:“叔叔酒量那么好,牌技有点儿一般啊。”

    路瑶抬眼瞥了下纪贯新,见她都要坐不住凳子了,不由得在桌下踹了他一脚。

    结果纪贯新没反应,侧头看她的人,是路迟。

    路瑶特尴尬,马上装作不是故意的样子,起身说:“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去给你们切点儿水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