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八百三十四章 给她脸色看

    简程励没有跟路瑶说,刚刚周婉萍来医院是怎么跟他一通哭诉,说路瑶带着纪贯新去简家折辱她跟简贝贝的。

    那样犀利难听的话语。简程励不忍对路瑶说。他也不愿相信。是路瑶叫纪贯新去做的。

    可一面是妈妈跟妹妹,另一面是路瑶……

    简程励声音很轻,又带着很多的无奈。终是说道:“瑶瑶。听说是纪贯新故意把贝贝签在壹信的,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简贝贝不肯来医院见他。周婉萍的话又是向着简贝贝说的。可简程励知道,路瑶不是无事生非的人。如果不是简贝贝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儿,路瑶也不可能让纪贯新插手。

    路瑶站在打价签的地方。一时间不方便回答。她轻声道:“你等一下。”

    说着,她将打好价签的蔬菜放回到购物车中,然后推着车往人少的地方走。

    有些话。确实是难以启齿。可路瑶也不是个什么事儿都自己往肚子里咽的窝囊废。深吸一口气。她轻声回道:“还记得之前我跟纪贯新吵架的事儿嘛,是我去参加你生日宴的那晚。有人拍了咱们两个的照片,发给了纪贯新。纪贯新查出来了。是简贝贝拍的。”

    像是接吻这样的字眼,路瑶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她三言两句,将事情的经过告诉给简程励。

    简程励果然非常震惊,他说:“是贝贝拍的?”

    路瑶‘嗯’了一声,继续道:“她不仅把照片发给了纪贯新,还发到了很多家新闻媒体公司,好在那些人看在纪贯新的面子上,没有把照片爆出来。”

    说到这里,路瑶忽然顿了几秒,然后声音很轻的说:“我在简家十年,你知道我一直都把你们当亲人。”

    太多的话,路瑶已经不用多说,只这一句,已经道尽了酸甜苦辣。

    被家人在背地里捅上一刀,是什么样的滋味儿?怕是还不如直接死了,永远都不要回头去看,站在身后拿着刀子的那个人是谁。不然活着的痛苦,会比直接死了更大。

    简程励又惊又怒,他不敢相信,这件事儿会是简贝贝做的,可路瑶亲口说了,他站在天平中间,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偏向谁更好,或者说,他更信路瑶,却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简贝贝受苦……正如周婉萍所说,看清楚了,谁姓简,谁才是你亲妹妹,你是不是为了一个马上要嫁人的女人,连自己的亲妹妹跟亲妈都不要了?!

    路瑶在这头拿着手机,简程励在那头拿着手机,两人俱是沉默。

    怕是几个月前的某一天,在纪贯新还没有正式闯入路瑶世界里的时候,无论是路瑶还是简程励,他们都不曾想过,他们有一天,会是这样的结局。别说是相对无言,就算是拿着手机,竟都无话可说。

    有人说,爱情的世界里需要先来后到。先来的人总会在那个人心中留有一席之地,这是后来者怎样都无法逾越的;可也有人说,爱情的世界里不讲先来后到,后来者居上的例子,比比皆是。

    可最美的爱情又是什么样的呢?也许只是不早不晚,爱的刚刚好。

    如果简程励能在纪贯新强势挤入之前就对路瑶表白,也许在路瑶还分不清爱与依赖的时刻,她会特别迫不及待的投入简程励的怀抱;如果他说一声爱她,她也会回他一句爱他;如果他能少一点点的试探,多一些勇敢,如果他们都不是隐忍的人,如果……

    如果爱情可以假设,那么随便哪种可能成立了,路瑶跟简程励,都不会是如今这样的结局。

    可就是这样多的可能,都没有一种实现,这才更能说明,也许命中注定的,他们的缘分也就止步于此。

    路瑶单手搭在购物车的把手上,另一手拿着手机,站在某处货架之前。想到她在简家度过的这些年,其实也不是分分秒秒都是煎熬,她也有过跟简贝贝和简程励同桌而坐,却没有彼此红脸,甚至是可以开几句小玩笑的时候。

    只是那样的日子,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想到这里,她难免眼眶发红,心里涨疼,喉咙是酸涩的。

    纪贯新推着购物车找了她半晌,这才发现她多在货架背后。他刚要叫她,却见她拿着手机。

    路瑶不知道纪贯新是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后的,她只垂着视线,漂亮的脸上,一副伤感的模样。

    纪贯新已经有一会儿没听见她讲话了,抬起手,他动作麻利的从她手中拿过手机,然后贴在自己耳边,“喂?”

    路瑶吓了一跳,猝不及防的被抢走手机,她侧头看着纪贯新,眼中还带着丝丝水雾,表情也是惊讶的。

    纪贯新见状,心底已经猜到对方是谁。

    伸手抚上她的脸颊,拇指轻轻地摩挲着。

    几秒之后,手机中传来简程励的声音,他说:“纪贯新,我们能谈谈吗?”

    纪贯新看着路瑶,冷声回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简程励说:“关于我妹妹的事情。”

    纪贯新面无表情的回道:“那就更没什么好谈的了。”

    路瑶看到纪贯新这样,心底咯噔一下。她见过他发脾气的时候,所以心里还是害怕他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路瑶抬起手来,轻轻的握住了纪贯新抚aa摸自己脸颊的手。

    她小鹿似的眸子中,含着清晰的可怜和怯色。

    纪贯新见状,瞬间,心就软了。

    暗自叹了口气,他回握住她的手,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几分。

    他对简程励说:“做人要公平,简贝贝是你妹妹,瑶瑶就不是了吗?有些时候,说的总比做的好听。这事儿你先不用急着来找我们,我们最近也挺忙的,要准备结婚了。你可以先去问问简贝贝,看看她是怎么回答你的,如果她还执意说不关她的事儿,那你替我告诉她一声,她跟壹信的合约是几年,就准备再熬几年吧。”

    说罢,他直接挂断电话,不给简程励再多说其他的机会。

    路瑶原本还不知道要怎么跟简程励说,如果简程励开口求她,她是会放过简贝贝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可这会儿纪贯新替她堵回去,路瑶抬着小脸,眼巴巴的看着他。

    纪贯新把路瑶的手机递给她,路瑶没接,只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的脸,双手拉着他一只手。

    纪贯新见状,单手挑开她身上的斜跨小包,把手机放回到里面去。

    路瑶始终看着他,眼神担忧中带着某种急切,像是害怕他不高兴。

    纪贯新问:“东西都买好了吗?”

    他声音如常,可在路瑶听来,那是不冷不热。

    她很轻的点了点头,忽然喉咙一酸,眼泪瞬间涌上眼眶。

    原本纪贯新是想吓吓她的,让她偷着跟简程励打电话,还一副伤神的模样。他知道她对简程励的感情,只是年少无知时的懵懂,可他会嫉妒,也会自私的想让路瑶离简程励远一点儿。

    这会儿见她憋着嘴,忽然间就哭了。他没出息的心软,眉头一蹙,赶忙伸手去摸她的脸,低声道:“哭什么啊?”

    女人在想哭的时候,男人千万不要问哭什么,因为这样的后果只能有一个……

    路瑶垂下头去,一时间眼泪怎么都止不住,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纪贯新哪里受得住她这样的折磨,赶紧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伸手抱住她,拍着她的后背,低声哄着,“哎呀,不哭了不哭了,我跟你闹着玩儿的,哭什么啊。”

    路瑶把脸埋进纪贯新的肩窝,强忍着不哭出声来,可却憋得浑身都在轻颤。

    纪贯新说:“你看,有人来了,赶紧憋回去,别让人笑话你。”

    他特清楚路瑶的软肋在哪儿,果然,一说这话,路瑶把脸埋得更深,然后伸手抓着他腰间的衬衫,死命忍着。

    过了一会儿,纪贯新把她的脸从自己怀里抬起来,垂着视线睨着她,轻声道:“受委屈了是不是?我又没说你什么,你要是不满就骂我好了,哭什么?”

    说着,他从旁边货架上拽了包纸巾过来,打开拿纸帮她擦着眼泪。

    路瑶想到他之前的那副样子,仍旧心有余悸,她轻声啜泣着回道:“你凶我。”

    纪贯新挑眉,“我都没出声,你不要诬赖我。” http://banfu.*sheng

    路瑶说:“你给我脸色看。”

    纪贯新哭笑不得,几秒之后才说:“我哪儿有给你脸色看?我那不是吓唬简程励呢嘛,总不能这边跟你嬉皮笑脸的,那边再跟他说难听话吧?你把我想的太厉害了,毕竟我没上过电影学院。”

    瞧他这会儿满脸堆笑的模样,若不是路瑶亲眼见过他变脸的时候,都想象不出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发起脾气来有多吓人。

    她垂下视线,又不说话了。

    纪贯新也知道,自己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让路瑶开口说话,那这事儿还有的商量,她要是不肯讲话,那就是往心里去了。

    纪贯新赶紧伸手捧着她的脸,一边让她抬头,自己一一边低头去看她的眼睛,语气轻柔的哄着,“怎么了宝贝儿?真生我气了?我跟你闹着玩儿的,以后再不给你脸色看了,行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