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八百六十章 想杀人

    夜里十点多,纪贯新也不知道路柏全他们睡了没有,不好意思半夜敲门。路瑶的电话又关机。他想了一下,还是给路迟打了个电话。

    电话打过去了,响了四五声。路迟那边接通。“贯新。”

    纪贯新道:“路迟,你在家呢吗?”

    路迟那边很是安静。莫名的让纪贯新心里头觉得不舒服,果然。路迟随即低沉着声音回道:“贯新,瑶瑶出了点儿事儿。我在医院呢。”说罢。怕纪贯新太着急,他又补了一句,“没事儿。受了些皮外伤。你先过来吧。”

    路迟报上医院地址。纪贯新这边直接就炸了,“怎么搞的?好好地怎么会受伤?”

    路迟心里也懊悔。如果不提议叫路瑶去玉石店上班,怕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儿。

    “瑶瑶在店里面遇见抢劫的了。”

    路迟话音落下。纪贯新心底咯噔一下,即便路迟给了前提,说是路瑶没事儿,可他依旧提着一颗心,说不出是愤怒,紧张还是慌乱,他顿时沉下脸,蹙着眉头,一边掉头往楼下走,一边说:“我马上过来。”

    路瑶是因为过度惊吓加之脑袋被撞了一下,所以才会短暂的昏迷。被蒋睿送到医院,医生帮她把后腰处的伤口包扎了一下,又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此时她正在病房中休息。

    路迟比纪贯新先到的医院,蒋睿特别自责,路迟见着路瑶没什么大事儿,松了口气,对蒋睿道:“不怪你,谁都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儿。”

    说罢,他又问:“店里的损失大吗?”

    蒋睿压根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随口回了句,随即面色有些阴沉,特地将路迟叫到一处没人的地方,这才从裤袋中掏出手链。

    路迟一眼就认出来,眼底闪过诧色,“这不是瑶瑶的吗?”

    蒋睿强忍着心底的愤怒和对幕后黑手的憎恶,他沉声道:“我那朋友是泰国人,他说瑶瑶手上的手链,是有毒的,戴久了会丧失怀孕功能,是泰国民间女人和女人勾心斗角使用的阴狠手段。”

    一句有毒已是够吓人的,紧接着那句丧失怀孕功能,立马让路迟面色大变。蒋睿初听到这话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惊骇。

    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会想让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终身不孕?

    路迟几乎不敢伸手去碰那条手链,震惊过后,他第一反应便是蹙眉问道:“你确定?”

    蒋睿也不愿意相信,可是……

    “我让医生借机帮瑶瑶检查了一下身体,医生说她体内铅汞含量是正常人的五六倍,已经是轻微中毒现象,还有,这手链里面有大量的麝香酮,医生很肯定的说,这手链只要长期佩戴超过三个月,再想怀孕,怕就是奇迹了。“

    路迟听得心底阵阵发寒,偏偏一股怒火顶上来,他一把抓过手链,恨不能立马问问纪贯新,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国内没有这种东西,路瑶回了趟夜城,身上突然就多了这么个杀人于无形的邪物,是哪个女人这么恨路瑶?杀人还不过头点地呢,这招简直毒的让人无话可说。

    纪贯新赶到医院的时候,病房中只有路迟一个人在陪路瑶,蒋睿和颂帕都走了。

    蒋睿平日里虽然话不多,看起来闷闷的样子,可他并不傻,他看得出来,路瑶跟纪贯新都是真心喜欢对方的。他喜欢路瑶,可从来没想过要破坏什么。怕是纪贯新也不愿意在这地方见到他,所以他把重要的事情告诉给路迟之后,自己带着颂帕先走了。

    纪贯新轻轻推开病房房门,先是看到背对他坐着的路迟,随即就是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的路瑶。

    心底骤然一疼,纪贯新忍不住蹙起眉头来,迈步往病床边走。

    路迟转头看见纪贯新,却沉着脸没有出声。

    纪贯新也没有跟路迟打招呼,他只是径自来到路瑶面前,轻轻往床边一坐,然后满眼心疼的伸手去摸她的脸。

    路迟说她受了伤,伤口在腰上。他没办法当着路迟的面去检查,只是轻轻地抚aa摸她略显苍白的脸颊。

    怎么会这么样?他才几天没见着她,她就把自己弄成这样,这不是存心要他的命呢嘛。

    路迟站起身,“我有事儿跟你说。”他转身往外走。

    纪贯新俯身亲了亲路瑶的唇瓣,这才跟着路迟一块儿出去。

    医院走廊上没有人,可路迟还是拉着脸走到一处拐角,这才停下。纪贯新跟过来,见路迟脸色异常难看,他出声说:“还有什么事儿?”

    路迟直盯着纪贯新的脸,原本两人的关系已经变好了,可这会儿路迟看着纪贯新的眼神,像是恨不能给他一拳,他不答反问道:“你身边还有其他女人吗?”

    这话从何而来?纪贯新本能的眼皮一挑,与其说是无辜,不如说是迷茫。

    路迟见状,直接把手链掏出来,拎着递到纪贯新面前,沉声道:“这东西是谁给瑶瑶的?”

    纪贯新先是闻到的香味儿,随后才看清楚手链的形状。

    下意识的眉头一蹙,他开口问:“怎么了?”

    路迟气得冷笑,拉着脸说:“这东西有毒!戴三个月这辈子都别想再怀孕!”

    说着,路迟气到一把将手链掷在地上。他知道纪贯新爱路瑶,所以这东西才没有扔在他脸上。可他是怎么保护路瑶的?竟然让这么毒的东西落在她身上。

    纪贯新闻言,也是懵了。他忙了一天,随后马不停蹄的跑到冬城来,是想给路瑶一个惊喜,谁料到等着他的,是一连串的惊吓。

    他知道这手链是夏圣一送的,也隐约猜到夏圣一对他的感情应该不单纯,只是……只是他做梦都不敢想。夏圣一竟然敢这么对路瑶。

    满腔的怒火像是要刺穿身体冒出来,如果夏圣一此时站在她面前,他要是不活剐了她,他就不叫纪贯新!

    可眼下,他更担心的是路瑶。

    几乎是愣神过后的第一秒,纪贯新立马激动地抓住路迟的一条手臂,瞪着眼睛问:“她现在怎么样?有没有事儿?”

    对上纪贯新惊恐的眼神,路迟的怒气总算消了一些。纪贯新是在乎路瑶的,出了这样的事儿,所有人都愤怒,可唯有纪贯新,他才是最害怕,最心疼的那个吧?

    暗自叹了口气,路迟也从气头上下来了,他出声回道:“有些铅汞中毒,还有麝香什么的,反正医生说幸好发现的早,没对身体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你俩要想要孩子,最少得等三五个月之后。“

    路瑶戴这手链总共也就三五天,结果要等三五个月之后才能要孩子,可见这东西有多毒,怪不得说戴三个月,这辈子都别想怀孕了。

    纪贯新怒火滔天,脸色刹那间白的像是透明一样。

    路迟见状,不禁担心的说了句:“我没敢告诉瑶瑶,怕她会疑神疑鬼,怀疑自己身体有什么毛病。你也别想太多,幸好发现的及时。”

    纪贯新好想跟路迟说,你先看着路瑶,我回冬城一趟。

    他就差让人帮他备好枪了。

    恨得牙根痒痒是什么样的感觉?纪贯新一言不发,唯有俊美面孔上,清晰可见的咬肌。

    路迟伸手拍了拍纪贯新的手臂,低声道:“瑶瑶受了惊吓,她现在最想见的人就是你,你好好陪她。”

    是啊,眼下路瑶才是最重要的,纪贯新努力平复心底滔天的怒焰,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得先护好路瑶再说。

    见纪贯新微不可见的调整了呼吸,然后弯腰将地上的手链捡起,路迟眉头微蹙,看见那玩意儿就心烦。

    纪贯新却伸手将手链递给路迟,他出声说:“你先帮我拿着,我要进去看她。”

    路迟接过来,然后问:“手链哪儿来的,你知道吗?”

    纪贯新面无表情的回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全家一个交代。”说完,他转身往回走。

    路迟看着纪贯新的背影,忽的背脊一凉,见惯了纪贯新平时温和嬉笑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纪贯新眼底闪过杀人的狠厉。

    他这是知道手链出自哪里?

    镇定剂只够路瑶睡三个小时的,她心底一直不踏实,像是做了一场噩梦,猛地就睁开眼睛,吓得浑身一抖。

    身边坐了个人影,他伸手按着她的双臂,轻声低沉而温柔,“没事儿,别怕了,我在呢。”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当路瑶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时,她顿时鼻子一酸,眼泪汹涌而出的同时,抬起手,想要抱他。

    纪贯新俯下身来,任由路瑶紧紧地环着他的脖颈,伏在他胸口处抽泣哽咽。他伸手轻抚着她柔顺的头发,低声哄着,“不哭不哭,我来了,不害怕了。”

    路瑶吓得要死,她以为她再也见不着纪贯新了。心底的担忧,害怕,委屈,一股脑的涌上来,她一个字都说不出,唯有紧紧地抱着他,感受着他在她身边的温暖与踏实。

    纪贯新就这样俯着身子,不停的哄路瑶,弯的腰都酸了,可她还在害怕,所以他也不起来。

    路瑶哭了能有十几分钟的样子,这才逐渐止住眼泪,一抽一抽的道:“贯新,我的戒指,被人抢走了……”

    特别委屈和心酸的声音,听得纪贯新跟着喉咙一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