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567章 主人,救我

    蒲恩慧听到外面有奇怪的声音,出门,客厅里空无一人,只有那个骷髅头的眼睛一闪一闪的鬼叫。

    “恩恩,恩恩,快去救我主人,快去救我主人,他快死翘翘啦。”

    蒲恩慧:“……”

    骷髅头的声音居然是项成宇录得。

    蒲恩慧翻了一个白眼,觉得一阵恶寒。

    本来不想管的。

    但是骷髅头一直在叫,太吵了。

    蒲恩慧把项链拿起来。

    “挂在脖子上,救我主人咯。”骷髅头轻快的说道。

    蒲恩慧担心骷髅头一直唧唧歪歪,也想看看项成宇到底耍什么花样,就把骷髅头带在了脖子上面。

    “你虽然长的黑,但是心不是黑的,你真是一个大好人啊,一直往前二米,向左。”骷髅头说道。

    蒲恩慧听着项成宇的声音,有种想要把项链砸碎的冲动。

    最终,她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出门。

    她一直听着骷髅头说的指示走到了楼下。

    “我主人离这里有点远,我建议你开车哦。”骷髅头唧唧歪的说道。

    蒲恩慧不耐烦的上车,按照骷髅头的指示来到郊区。

    路越走越偏僻。

    蒲恩慧凝起眉头。

    项成宇怎么会让她来这种地方,应该不是恶作剧。

    “往前直走二百米,我主人在那了,我怕怕,先闪了。”骷髅头说道。

    蒲恩慧隐约的看到前面有一个房子,她从车上下来,狐疑的走过去。

    小房子门口有两个块头很大的人开守着,其中一个手臂上刻着刺青,另外一个人点着香烟,吸了一口,开始发牢骚。

    “老天真是不公平,那小子在里面品尝w成年少女,我们在外面喂蚊子。”吸烟的人抱怨地说道。

    “你少说两句吧,你有本事也有一个当书记的爹啊。好好干吧,老大不会亏待我们的,等拿到了钱,我们去找几个技巧好的女的好好伺候爷。”手臂上有刺青的男人说道。

    蒲恩慧的眼中闪过一道利光,冲向前。

    或许是她太来势汹汹了,那两个人感觉到杀气,厉声道:“什么人。”

    蒲恩慧不说话,冷着脸上前。

    那两人见来了一个瘦瘦高高的小伙子,压根不把蒲恩慧放在眼里。

    蒲恩慧几下,就把这两个人撂倒了。

    蒲恩慧踢开门。

    只见一个瘦瘦的男人不知道给项成宇注射了什么东西,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站在床头。

    “来的是什么人?”瘦瘦的男人问道。

    蒲恩慧冲上去。

    瘦瘦的男人发现门口躺着他的同伴,知道来者不善,把手边的电话砸向蒲恩慧。

    蒲恩慧灵巧的躲过,手掌朝着瘦瘦的男人劈过来。

    瘦瘦的男人被打趴下,眼看着蒲恩慧又打过来,吓得抓到手中的针孔就朝着蒲恩慧刺过去。

    蒲恩慧吃痛,也不知道这个瘦男人给她注射了神马,先把瘦瘦的男人打晕了。

    那个小女孩吓坏了,立马说道:“哥哥,你放过我,我只是收了钱,说是来伺候床上这个男人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蒲恩慧犀利的光扫过去。

    发现床头放了摄像头。

    对方提到项书记,又提到项成宇是项书记的儿子,还找了一个w成年少女来摄像。

    明天就是宁海的招标,这摆明了就是想用录像威胁项书记。

    这个人还真是卑鄙。

    蒲恩慧扫了一眼小女孩,没有理会她,把昏迷的项成宇背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走了一百米,蒲恩慧觉得头越来越晕,有股热流从腹部流出来,冲向全身。

    再走几步,她的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得汗珠,就连腿都发软。

    蒲恩慧暗想不好,肯定是被注入了的东西在发挥药效。

    这个地方不能久留,否则那些人醒过来,她就跟着项成宇一起完蛋了。

    蒲恩慧打气十二分的精神。

    可是,视线越来越模糊,不能聚焦,体内有种她自己都说不出的感觉,在侵蚀着她的大脑神经。

    蒲恩慧回眸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个人,咬咬牙。

    她的暗器是套在中指上的戒指,其实可以变成一根尖细的针。

    她扎向自己的大腿。

    疼痛,让她保持了理智。

    蒲恩慧把项成宇放在桌上,赶忙开车,离开。

    体内越发的暗潮汹涌,十分的难受,就像是波浪拍打着岩石,时而有被拍碎的爆破力。

    她的汗珠沿着脸颊往下滴着。

    越来越看不清楚前面。

    蒲恩慧又扎了自己几针。

    她没有走大路,容易暴露目标,而是开向一边的小路。

    项成宇本来是躺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看到她,捧过她的脸,嘴唇就落在她的嘴唇上。

    蒲恩慧浑身一颤,血流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往上涌。一下子模糊了视线,没有了理智,有种冲动,冲向腹部。

    虽然她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但是现在自己这种反应,她也明白了,那个男人给她注射的是什么了。

    她是抗拒的,更是不接受的。

    可是,却无法控制。

    蒲恩慧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项成宇推开,看向前面。

    前面好多路开始重合,她压根就看不清楚。

    项成宇爬起来后,就缠着她,吻她的耳朵,手伸进她的衣服。

    蒲恩慧怕出危险,停下了车子。

    “救我,我好难受。”项成宇声音沙哑的说道,带着蒲恩慧说不出的磁性和魅惑。

    她也难受。

    项成宇翻过储存箱到达驾驶座上,身体重量全部覆盖在她身上的时候,蒲恩慧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力量,闭上了眼睛。

    感受他特别的存在,痛并快乐着。

    听着项成宇的声音,每一下的,都充满了极致的诱获,很像是耳边流淌着的歌声。

    蒲恩慧的思绪飘了,到达了空中,悠悠荡荡,不能落脚。

    她是景洪的山里人,小时候家里特别的穷,养不起她,就把她和弟弟卖给了杂技团。

    但是这个杂技团其实不只是做杂技,是贩毒的团伙,她和弟弟从杂技团里跑出来的时候,弟弟和她失散了。

    她不想回去,给家里人增加负担,一个人在路上游荡,每天靠表演换点饭吃,有的时候要饿肚子。

    有一天,被秦逸火看到,把她带了回去。

    她有了一个大家庭。

    那个时候,她才八岁。

    十八岁的时候开始出任务,赚了二十万。

    她想拿回去给父母,回去的时候,才知道,一次地震,家里都死光了。

    她又回到了逸火的组织里面继续接任务,一方面报答逸火的养育之恩,一方面找自己失散的弟弟。

    ……

    项成宇是在自己的床上醒过来的,他特别的口渴,耷拉着脑残,从床上起来,一腿机械般的放到地上,另一腿,也机械般的放到地上。

    特别腿软。

    而且,头疼。

    项成宇又敲了敲自己有些发疼的脑袋。

    脑子里突然一个灵光,想起自己之前被绑架,突然的撑大眼睛,惊醒了。

    他打开灯,看向周围,还好是自己家。

    他又拿起手机,清晨六点了。

    他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是恩恩救他回来的吗?

    项成宇赶忙出去,来到蒲恩慧的门口,敲打着门。

    蒲恩慧开门,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项成宇,紧抿着嘴唇,似乎是恨,似乎是不悦,但又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项成宇一眼就看到了蒲恩慧脖子上的咬痕,关心的点着自己的脖子,问道:“你这里是怎么回事?昨天救我得时候被人咬了吗?”

    蒲恩慧握紧了拳头,咬牙,默不作声。

    “对了,那些绑架我的,是什么人啊,有没有送到警察局。”项成宇又问道。

    蒲恩慧眼神黯淡下来。

    看来,他什么都不记得。

    也对,她也只记得开始,中间都不记得,迷迷糊糊的,要不是他舒服的时候咬了她的脖子,疼痛让她恢复了理智,她和他,现在还躺在汽车上挺尸呢。

    “报警了,但是警察去的时候,那些人已经跑掉了。”蒲恩慧冷声说道。

    “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我吗?是艾利的姐姐干的吗?不对,应该不是艾利的姐姐做的,艾利的姐姐几下就能弄死我了,没必要把我先迷魂。”项成宇自问自答。

    蒲恩慧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拧下脸,严肃的说道:“应该是这次投标的厂家,我听到他们提起你爸爸,然后……”

    “然后他们准备把我绑架威胁我爸爸,来获得投标的成功,是吧?”项成宇猜测性的说道。

    蒲恩慧定定的看着项成宇。

    如果让项成宇知道和她那个那个,还是在不自愿地情况,他会怎么想?

    如果没有责任,她说出来也没有用,而且,感觉自己会很卑微。

    如果他是因为责任要对她负责,不是心甘情愿的,她也不要。

    关键是,她还小,她也没有必要非要嫁给他。

    这件事情,就这么翻篇了吧。

    “然后……”

    蒲恩慧正欲说话,项成宇又抢话道:“不对,还是有问题,如果他们绑架我,然后威胁我爸爸,那么就算是中标了,等我被放出来,我爸爸也会整死这家单位的,还会报警,他们没有那么笨吧。”

    蒲恩慧的眼中闪过一道灵光。

    那个供应商确实不笨,用他强w成年的录像就可以一辈子威胁项书记了,项书记只要犯了一次错,可能就被抓住了把柄,一辈子受制于人。

    http://www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分手再说我爱你(百度最新章节)  分手再说我爱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