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56章伤

    今天的月亮很圆很亮,拉长了她的倒影,一阵风吹过来,凉凉的,带着潮湿的气息,吹动了裙摆。

    炎景熙双手环胸,搓了搓手臂。

    她好想念陆沐擎,现在的陆沐擎会在那里呢?

    他过的好不好呢?

    她这么思念,他知道吗?

    如果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找她?

    身上,披上了一条毯子。

    炎景熙抬头,看向严希敬。

    就看他现在伟岸,强壮的模样,一点都想象不出刚才在药桶里半死不活的样子。

    他俯视着她,淡淡的说道:“乡下会比城市里冷,特别是晚上。别感冒了。”

    炎景熙别过脸,不想理他,继续看着月亮。

    严希敬也不说话,站在她的旁边。

    两个人站了十几分钟。

    炎景熙见他也没有走的意思,拧眉,看向严希敬,不冷不淡的问道:“严先生喜欢看月亮吗?”

    “嗯。”严希敬沉沉的应了一声,眼中弥漫上了一层薄雾,遮住了眼中的神采,变得越发的深沉,加了一句,“因为我知道,她也会看月亮的,不管多远,在哪个城市,哪个国家,我们看的月亮都是一样的。”

    严希敬这么一句话,戳进了炎景熙的心窝里,算算的暖暖的,有想念的人的人都会懂。

    她斜睨向严希敬,其实,她也是这么想的。

    陆沐擎不管是活着,死了,还是在世界的任何一个人角落,他们看的月亮,都是一样的。

    炎景熙对严希敬客气了很多,没有之前的尖酸刻薄,好奇的问道:“听起来严先生很爱那个女孩,那为什么不去找她呢?她结婚了吗?”

    严希敬的眸色深沉了几分,深黑的月色中,倒影出柔和的月光,“因为,我希望她活着,她活着,对我来说,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炎景熙不解了,“她见了你就会死吗?你是瘟疫,是毒药?还是,你真的活不长了,所以,不想害了她?”

    炎景熙一连抛出了几个问题。

    严希敬转身,看向她,没有回答她,只是沉声道:“明天我们五点就出发去山上,早点休息。”

    炎景熙看着他清隽的背影。

    他好像是落荒而逃的。

    她刚才问的问题就那么难回答吗?

    炎景熙眯起狐疑的眼睛,难不成,严希敬和他喜欢的那个女孩是被迫分开的,只要他一出现,别人就会杀死他喜欢的女孩?

    相爱而不能在一起,严希敬还挺可怜的。

    她刚才真不应该咬她。

    炎景熙拢了拢毯子,转身,回到了安排给她的房间,就在严希敬的隔壁。

    她躺在床上,正欲睡觉,关灯。

    严希敬家的老宅,是古香古味的设计,窗户还是雕花木制纱窗的。

    她一关灯,窗户上显示一个人影。

    太突然的了,炎景熙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

    门外那个人影似乎被吓到了,赶紧的跑了。

    三秒钟的功夫,严希敬冲进她的房间,担忧的喊道:“小熙,怎么了?”

    小熙这两个字从他的口中发出来,特别的柔和,就像是陆沐擎喊得一样。

    炎景熙的心里一颤,红着眼圈看向严希敬。

    可明明,他不是陆沐擎啊。

    是他的声音和陆沐擎的太像,所以她才会错觉的吧。

    炎景熙缓过神来,说道:“没事,只是看错了东西而已。”

    她垂下脑袋,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眸中的波动。

    她连鬼都不怕,怕什么人影啊,如果外面那个人影是鬼,陆沐擎也会保护她的。

    她不用害怕的。

    “早点睡吧,我们明天五点还要早起,我就在隔壁,有事可以喊我。”严希敬沉声嘱咐道,转身,走出了她的房间。

    帮她关上门,严希敬深幽的看着她的房门,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

    他没有回去,而是站在炎景熙门口的梧桐树下,单手插在口袋中,若有所思的看着前面。

    炎景熙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四年来,陆沐擎不在她的身边,她经常这样失眠,明明身体很累,精神却睡不着,睡不着的感觉,很难受。

    有时,喝点酒,才能睡得着。

    日积月累,她有很强的酒瘾和依赖性。

    炎景熙披着严希敬给她的毯子,起床,准备去厨房找点酒喝,开门,看到严希敬站在梧桐树下面,她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一点钟了。

    “严先生,不是说要早点睡吗?您这是已经睡醒,还是没睡着呢?”炎景熙扬了扬嘴角,对着严希敬问道。

    严希敬转身,看向炎景熙。

    深夜很静,静的,似乎都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了。

    她站在月光下,如水一般轻柔,就像梦中的女孩一样。

    “睡不着,你怎么也不睡?哪里不舒服吗?”严希敬关心的问。

    炎景熙走到了严希敬的面前,同是天涯伤心人,或者是因为他的声音像陆沐擎的吧,收起了戒备之心,炎景熙对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睡不着,陪我喝两杯?”炎景熙挑眉问道。

    他是这里的主人,说不定会有好酒。

    严希敬深幽的看着炎景熙,思考了十秒。

    炎景熙很有耐心等着。

    他最终点了点头,“跟我来吧。”

    炎景熙跟在严希敬的后面进了地下室。

    严希敬开灯。

    随着昏暗的灯光,炎景熙可以看到一条通往底下的楼梯。

    他走在了前面,转身,朝着她伸出手,沉声道:“楼梯比较窄,你牵着我得手。”

    炎景熙顿了顿,看着他宽大的手掌。

    她本该拒绝的,毕竟两个人不熟。

    可是,听着和陆沐擎一样的声音,一样的语气的话,尽然有种魔力,她的脑子里还没有思考应不应该,可不可以,手就伸出去了。

    严希敬握住了炎景熙的手,眼中闪过一道感伤,快的,让人琢磨不及,他就转过了身子。

    炎景熙的手能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

    陆沐擎也喜欢牵她的手。

    一般人只牵四只手指,但是陆沐擎喜欢牵她整个手,然后捏在手掌心中。

    她也喜欢被他捏紧又松开的感觉,整个手掌都是暖洋洋的。

    有的时候,她调皮的时候,就挠陆沐擎的手掌心,他怕痒的,会松开她的手,然后再捉住她整个手,把她的小手包裹在一起。

    可是,陆沐擎从来不会和她生气,总是带着温润的笑容,包容,爱护。

    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会比陆沐擎好了吧。

    巧的是,严希敬也是这样握着她的手的。

    大掌包裹了她的小手,像是让她得到了依靠和归属。

    炎景熙眼中迷茫上氤氲的雾气,视线朦胧,没有踩到台阶,向前冲了过去,撞到严希敬的怀中。

    严希敬闷哼一声。

    炎景熙知道严希敬身体不好的,她刚才那下,撞得有点狠。

    炎景熙立马站直了身体,担忧的问道:“对不起,你没事吧?”

    严希敬摇了摇头,“我没事。”

    炎景熙看他脸色苍白,担心他是有事,硬撑的。

    “不行,我要看。”炎景熙坚定的说道。

    “嗯?”严希敬没想到炎景熙会这么说。

    炎景熙也不矫情,动手解开严希敬的西装,衬衫纽扣。

    反正又不是没看过。

    严希敬一动都不动,任由她解着。

    炎景熙解开了他的衣服,衬着昏暗的灯光,她可以看得到他身上密密麻麻得伤疤。

    之前,他在药缸里泡着的时候,她是看到过了的。

    可,这么近距离的看,刚加的触目惊心。

    炎景熙伸手,手指微微颤抖地摸着那些丑陋的疤痕。

    随着其中最深的拿道,移到他的心口。

    她的心,在抽紧了的疼,很像是被人用鞭子打着,血淋淋的伤痛。

    陆沐擎从悬崖上睡下去,也会很疼吧。

    炎景熙拧眉,看向严希敬,眼中微微发红,轻柔的问道:“你身上为什么会这样?不像是刀伤,也不像是撞伤。是从悬崖上掉下去的摔伤吗?”

    严希敬猛的握住了炎景熙的手,力量有些重。

    炎景熙诧异的看着严希敬。

    瞬间,他就平息了波澜,拿开炎景熙的手,松开,不冷不淡的说道:“你似乎问太多了。”

    炎景熙也觉得她好像问太多了。

    严希敬的事情关她什么事呢。

    她为什么老是把严希敬和陆沐擎联想到一起呢。

    性格压根就不一样吗?

    严希敬藏在太深,太过深沉。

    “对不起。”炎景熙道歉道,看向地面,看到了一坛坛封好了的酒,转移话题的问道:“这些酒,都是自家做的吗?”

    严希敬顺着她的话,也转移了话题,好像刚才的不悦,没有发生过,平淡的说道:“嗯,有红酒,米酒,和黄酒,你要喝哪种?”

    严希敬朝着底下走去,拿了一坛酒。

    “红酒吧。”炎景熙说道。

    刚好,他拿的就是红酒。

    *

    厨房。

    严希敬从橱柜里端出了白斩鸡,牛肉,和花生米。

    他又拿出两个大碗,给她和他倒上了红红的酒。

    炎景熙喝了一大口。

    自家做的葡萄酒没买的红酒涩,比买的红酒甜,但是,比买的红酒度数高,很容易上口,也容易上头。

    “好喝。”炎景熙感叹了一句,用手抓了牛肉,放到口中,对着严希敬比了个大拇指,说道:“好吃。”

    严希敬扬了扬嘴角,矜贵优雅的喝了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分手再说我爱你(百度最新章节)  分手再说我爱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