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十三章(一)

    当年我在昆仑虚学艺时,山上的规矩立得很严整。早不过辰时便必得起身应早课,晚不过子时便必得灭了桐油灯安歇。

    因我同大师兄走得亲近些,待师父出山时,便偶尔也能在他眼皮子底下缺堂把的课,多躺一个时辰,睡到巳时末。但顶多也便只是巳时末了。这习惯经年地养下来,虽如今我已出师门七万年,却一直带在身上。即便冬日里人懒些,也是一过巳时便在床 上躺不下去。于是乎,纵然昨日我甚畅快去大紫明宫闹了一场,周身负了些伤,老胳膊老腿疼得心里头拨凉拨凉,到了时辰,却还是巴巴地醒转过来。瞧着躺的正是狐狸洞里我自个儿屋子的雕花大床 ,便稍稍地心安了。

    昨日,我昏睡得有些不巧,未曾亲见夜华带着墨渊团 子并我三个全身而退,但谅得他的修为,做这一桩事应是不难。

    迷谷素来伶俐,想来已将墨渊的仙体承回炎华洞中。但却不知他放的那个姿势是不是墨渊一向入睡的姿势。我不大放心,便要掀开被子起身去看一看。

    一动,却牵着胸前伤处,疼得我倒抽一口冷气。

    听得我这口冷气,被面旁一个东西略动了动。我垂了眼想看得仔细,却蓦地对上一道热气腾腾的目光。这目光的主人正趴在我的床 沿边边上,忧愁温 顺又欣喜地将我望着。

    我愣了一愣。

    我这一愣其实是有些缘由的。

    依我在凡界瞧的那些戏本子,倘若一个书生赶路时遭了山贼,为路过的侠士拔刀相救,待那书生从虚惊里清醒过来时,登场的便必然是这位年轻有为的恩人侠士,万没有哪个戏本子在这样要紧的关口上一个跑龙套的。眼下我这情势正譬如一个遭了强盗的书生,本该是侠肝义胆的夜华登场的好时机,却跑上来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是以,我才有这么一愣。

    跑龙套的仁兄灼灼地看了我好一会儿,轻声道:“你,你现在觉得怎的?”

    我谨慎地往里挪了挪,道:“睡了一觉,精神头已好了十之七八了。”

    诚然我是个上神,这副仙身虽早经得大大小小的劫难打磨,等闲的伤势都好得要比常人利落,却也并不至于这样利落。我撒这个谎,乃是因为面前这位仁兄一向与我有些不对付。若我在他面前示弱,他趁着我重伤在身,暗暗地下趟不轻不重的毒手,便委实呜呼哀哉了。

    我同这位仁兄的渊源,正可以追溯到折颜送四哥毕方鸟坐骑之时。折颜从西山猎回的那只毕方,便正是此刻我面前这位衣冠楚楚的仁兄。

    毕方将将做四哥坐骑时,我们处得甚好,他还曾独独背着我去十里桃林吃过几次桃子,讨过几次酒。后来却不知什么缘故再不愿背我。

    好在千儿八百年之后总算让我瞧出一丝因由。

    大约是他欢喜凤九,凤九却每每只缠着同我一处,所以他才对我生了些嫌隙。

    他这醋因喝得实在没道理,我自不同他一般见识,然他却十分较真,仿佛每日里必得同我辩两句,这日子才过得下去。是以他出走后,我还挺不厚道地偷偷欢 喜了好几日。

    窗户大开着,光线虽不烈,我眼睛不好,被晃得略有些。毕方赶紧凑过来道:“我将窗扇关了可好?”

    我被他这难得的谦然和顺唬了一跳,鼻子里嗯了一声。

    他关了窗户回来,与我掖了掖被角,在床 边靠了一会儿,又亲厚地来问我喝不喝水。就是迷谷也做不来这般周到细致。

    我其实很有些渴,但毕方这番作为却让我心里头揣了个疑问,待他又去体贴地倒茶,恍然间便有些福至心灵。

    我闷闷笑道:“四哥?你是四哥罢?因我刚打了架法力衰弱,识不得变化之术,便装了毕方的样子来耍弄于我。嘿嘿,样子倒化得没一分毫差的,但性子却忒不像了,你可没瞧着毕方素日来对我那不冷不热不当一回事的形容……”

    倒茶的影子顿了顿。

    他转过头来,神色复杂,道:“我没做什么变化,实实在在便是毕方,上神同殿下前去西海办事了,我一个人在桃林守得无趣,便回来瞧一瞧你。”

    我愣了,嘴唇哆嗦几番,扯出一个笑来:“哈哈,你们羽禽类一向性子便有些冷,天然便和我们这些走兽不大一样的,哈哈,我就那么一说,你别挂在心里,别挂在心里……”

    他面上瞧不大出来喜怒,端来茶水扶我喝了两口。看着我默了半日,忽然道:“若那时我在你身旁,拼了满身修为也不会叫他们伤你一分一毫的。”

    我讪讪道:“都是一个狐狸洞出来的么,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毕方你哪日约了人打架,我也是要同你助一助威的。”又想到他说的是“拼了满身修为”,我这个“助一助威”自然就落了下乘。遂咳了一声补充道:“哪怕是被打得灰飞烟灭”。自觉得口头上这个人情做得比他还大,略感欣慰。

    口头上的人情做起来不过张一张嘴的事,十分容易,你推一句我接一句,即便这话里未曾含几分真心,听起来总让人受用。然毕方看起来却并不那么受用,一双眼瞪着我,虽则瞪着,却瞪得与平日里甚不同,乃是有几分嗔怪地瞪着。

    我打了个哆嗦。

    他倾身而来:“浅浅,你装傻要装到几时,你明知我自来了青丘便思慕于你,却要说这些话来气我。”

    我傻了。

    娘嗳,人说羽禽类最是忠贞,不动情则已,一动情便至死不渝。倘若思慕了一个人,定然是到老到死都思慕的是这个人。毕方既思慕了我的侄女,按他们羽禽的传统,便该有始有终地思慕下去,几时,几时他却又看上我了?

    他续道:“因你同那天族但子早有婚约,我才勉不得已藏了一颗真心。可此番,此番你遭此大难,他却丝毫不能保你的周全。听说他天宫里还储了位侧妃,我出去这么多天,打算得也很清楚,他这样的风流 ,也不知能不能全心对你好,我怎能放心将你交 与他,我……”

    他一番话尚未说得尽兴,门啪嗒一声,开了。

    夜华脸色铁青地站在门口,手中一碗汤药,正腾腾地冒着热气。我茫然中还能感慨一番,报恩段子陡然变作风月段子,这出戏真是一出不落俗套的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百度最新章节)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