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十五章(3)

    这一番惆怅感喟下来,初初见着他的不快倒也淡得多了。如今回想同他那一番前尘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正如同那前世之事,心中四平八稳,再生不出一丝波澜,更遑论“回去”二字。

    我暗自望了回蒙蒙奠,无可奈何道:“鬼君不过一些心结未解而已。老身早说了,鬼君这样的性子,一生只追求得不到的东西,一旦了,便绝不会再珍惜了。鬼君现下一心扑在老身身上,不过是因老身被鬼君弃了后,没找个好地方一头撞死,反而还活得好好的,便叫鬼君觉得老身从未将鬼君放在心上了,觉得从未得到过老身狐狸皮底下的这颗狐狸心了,如此才有这一番纠缠……”

    他一双上挑的眼角微微泛红,衬得容色越发艳丽,并不答话,只深深将我盯着。

    我稳了稳心神,将折扇摊开来,抚着扇面上狄花。抚了一会儿,终柔声道:“像今日我们这样坐着平和说话,以后再不会有了,有一些事情,我便还是说清楚罢。七万年前,我因你而初尝情滋味,因是首次,比不得花丛老手,自然冷淡被动些,可心中对你的情意却是满满当当的。阿娘总担心我那般不像样的性子,不够惹人怜爱,不凭借白家的声威便嫁不出去。你并不晓得我的身世,甚至不晓得我原是个女儿身,却能真心地来喜欢我,还日复一日送上许多情诗来,甚而散了满殿的姬妾,我心中很欢喜,也很感激。我们白狐一族虽是走兽,却比不得一般走兽博爱多情,对认定的配偶从来都一心一意。那时候,我已确然将你看做了我相伴一生的夫君。若没有玄女这桩事,待学成之时拜出师门,我自然是要嫁给你的。你也知道,彼时我们两族正有些嫌隙,自同你一处以来,我日日都在想着将来如何说服阿爹阿娘,能同意我们的婚事,因怕忘了,每想到一条好理由,便喜滋滋记在绢帛上。真是傻得很。”

    离镜嘴唇颤了几颤。

    我继续抚着扇面,淡淡道:“玄女能帮你的,我白浅袭青丘神女之位,便不能帮你么。可你却在我对你情浓正炽之时,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撞破你同玄女那桩事,心中痛不能抑。只叹我当初糊涂,对玄女掏型肺,到头来却让她挖了墙角。我不过要扇她一扇,你却那般护着,可知我心中多么难受。你那句‘先时是我黄’,真正叫我心灰意冷。你只道我放手放得潇洒,却不知这潇洒背后多少心酸苦楚。离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将疼痛堂而皇之挂在脸上的,即便没挂在脸上,那痛却是一分也不少的。我总以为自己能做你的妻子,却不想到头来全是一个笑话。那些时日常做的一个噩梦便是你搂着玄女,将我一把推下昆仑虚去。噩梦连连之时,却只闻得你四匹麒麟兽将玄女娶进了大紫明宫,连贺了九日。说来可笑,嘴巴上虽说得潇洒,事已至此我却仍对你存着不该有的念想。此后鬼族之乱,玄女被擎苍抽了一顿抬上昆仑虚,我竟暗暗有些欢喜,私下里一得空闲,便止不住为你找些借口,让自己相信你并不是真心爱玄女,否则不会任玄女活活受那样的苦,心中竟渐渐快慰起来。此后才晓得那原来是你门使的一个苦肉记,离镜,你不会想知道那时我心中是个什么滋味。后来师父仙逝,我强撑着一颗卑微的心前去大紫明宫求取玉魂,你永不能明白我鼓了多大的勇气,也不能明白那日你让我多么失望。你说嫉妒师父,才不愿予我玉魂,可离镜,你伤我这样深,委实比不上师父对我的万分之一。当我在炎华洞中失血过多,伤重难治,命悬一线之时,眼前涌的竟不是你的脸,我便晓得,这场情伤终于到头了。彼时,我才算得了解脱。”

    离镜紧闭了一双眼,半晌才睁开来,眸色通红,哽咽道:“阿音,别说了。”

    我勉强将扇子收起来,怅然道:“离镜,你确是我白浅这十四万年来唯一倾心爱过的男子。可沧海桑田,我们回不去了。”

    他身子一颤,终于留下两行泪来,半晌,涩然道:“我明白得太迟,而你终究不会在原地等我了。”

    我点了点头,于鬼族再没什么牵挂,临走时叹了句:“日后即是路人,不用再见了。”遂告辞离去。

    拨开雾色,夜华正候在前方不远处,道:“明明是那么甜蜜的话,由你说出来,偏就那么令人心伤。”

    我勉强回他一笑。

    到得南天门,并不见守门奠将,只几头老虎挨着打盹,黄黑皮毛油光水滑的,一看就是修为不凡的灵物。

    我敲着扇子调笑道:“便是我那青丘的入口,好歹还有个迷谷坐阵。你们这三十六天大罗天界,却只让几头老虎守门么?”

    夜华蹙了蹙眉:“太上老君今日开坛讲道,想他们是去赴老君的法会了。”转而又淡笑与我道:“听说在凡界帮元贞渡劫时,浅浅你常同元贞论道,想是道根深植了,老君这么多年讲遍天上无敌手,在高处不胜寒这个境界上站得十分孤单,你此番上天,正好可以同他辩上一辩。”

    我吞了口口水,干干一笑:“好说,好说。”

    南天门外白云茫茫,一派素色,过了南天门,却全然的另一番景象。黄金为地,玉石为阶,翠竹修篁,瑞气千条。比之四海水晶宫的金光闪闪,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在上来之前,为防万一,我忒英明地缚了白绫,不然这双眼睛保不准就废了。偶有几只仙鹤清啸一声,扑棱着翅膀从头上飞过,我慨然一叹,握住夜华一双手真诚道:“你们家真有钱。”

    夜华脸色白了青了一会儿,道:“天上并不是所有宫室都这样的。”

    我们一路徐徐而行。

    细细赏来,九重天上这一派富贵荣华同青丘的阡陌农舍十分不同,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难得的是偶尔碰见的几个宫娥都谨慎有礼,模样还生得不错,见着我这一番白绫缚面的怪模样,也并不一惊一诧,皆是并着夜华一道恭顺问安,令我十分欣慰。

    听说夜华三万岁上开府建牙时,天君赐建的一进府邸唤的是洗梧宫。名字酸且飘逸。

    如今我站在这洗梧宫跟前,却略感诧异。

    我诚然从未上过九重天,却不知怎的,总觉得这洗梧宫从前并不是见今这番昏暗模样。虽不至于黄金造的墙垣暖玉做的瓦,却到底要明亮些,生气些。

    我正自发愣,已被夜华牵了往后门走。

    他对着后门那道墙垣颇认真地左右比量了一会儿,指着一处道:“跳吧。”

    我茫然道:“什么?”

    他皱了皱眉,一把抱过我,沿着方才指的那处墙头,一个纵身便跳进院子。

    一纵一跳之间,我心中滋味难辨,原来这九重天上,进屋都不兴走大门,而全是跳墙的么?

    夜华捋了捋袖子,见着我的神色,尴尬一笑道:“若走正门定要将大大小小一院子全惊动了,呼呼喝喝的甚讨人厌,不如跳墙来得方便。”

    我脑中却忽地灵光一闪,用扇子敲了敲他肩膀道:“今日我们走得早,算算竟还没到伽昀小仙官送文书来的时辰,你该不会是没提醒伽昀今日不必将文书送去青丘,劳他白跑了一趟吧。倘若从正门进,惊动了伽昀小仙官,确是有些麻烦。呵呵,话说回来,昨夜我们回洞时已经很有些晚了,积了几日的文书,你阅得怎样了?”

    他僵了僵,脸面微红了一红,拢着袖子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

    我一直担忧夜华有些少年老成,不过五万岁的年纪,恍惚一见竟比东华那等板正的神仙还要严肃沉稳。今日却能流露出这么一番少年人才有的神色来,我摇了摇扇子,觉得很愉悦。

    夜华住的是紫宸殿,紧邻着团 子的庆云殿。

    我不过在这九重天上将养三两日。既然来时便是悄悄地来,没打出上神的名号,自然不能让夜华大张旗关特为我劈出一处寝殿来。正预备谦逊地同他提一提,这两日只在团 子的庆云殿里凑合凑合便罢了。他却已将我带到了一进专门的院落。

    抬头看,院门高挂的一副牌匾上,镂了四个篆体,一揽芳华。

    夜华眼中几番明灭,道:“这是你的院子。”

    我摇着扇子沉吟了一会儿,觉得天上的排场果然与地上的分外不同。想当初我下界帮元贞渡劫,因是长住,才勉强得了个院落。此番只是在天上住个两三日,却也能分个院落,一个仙帝一个人皇,同是王家,气度却真真云泥之别。

    我感叹一番,伸手推开院门。

    吱呀一声,朱红大门敞开处,一院狄树,一院狄花。从外边朝里望,满眼尽染花色。

    我怔了怔,讷讷道:“原来你是诓我上来帮天后守蟠桃园。”

    夜华神色僵了僵,抽着嘴角道:“蟠桃园不知多大,你以为才这一院子。这里狄花是我两百多年前自己种的,养到今年,才开的第一树花。”

    我心中突地一跳,却不知这一跳为的哪般原由。缓步踱进院中,用扇子信手挑起一枝桃树丫。这一枝桃花,开得十分清丽淡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百度最新章节)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