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129米:唐乐乐去哪里了?(求月票)

    唐乐乐望着他的背影,眼神有瞬间的迷茫,但很快又重新扬起笑脸,坐了回去,低头专心的给自己穿上衣服和鞋子。

    唐乐乐收拾完之后,用手指梳了梳自己的长发,她记得昨天谁提过这里的不远处有一个池塘,虽然这里的水干净不到哪里去,但是有总比没有要好,洗漱一下。

    原本是想等战墨谦回来跟她一起去,可是转念一想他应该早就醒来了,所以也应该都收拾完了。

    她在各个帐篷之间转了转,也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小池塘在哪里,但是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恰好看到温蔓过来了。

    “温蔓,”她连忙走了过去,脸上的笑容很干净,“你知道那个水池在哪里吗?”

    温蔓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不知道,早上的水是顾泽打回来的,不然我帮你去问问他?”

    “好啊,”她笑得眉眼弯弯,“麻烦你了,那我在这里等你。”

    温蔓点点头,“那好,我很快就回来。”

    温蔓折回自己的帐篷,却发现顾泽不在帐篷里,她有些纳闷,明明她出来的时候他还在啊?

    难道是车里拿东西了?她转过身,正准备去找他,结果一转身就撞到了人,“……不好意思。”她连人都没看清,连忙道歉。

    一抬头就看到了唐宁暖。

    她有点尴尬,勉强的笑了笑,“对不起,刚才没看路撞到你了。”

    唐宁暖看着她,温蔓注意到她的眼神跟往常有点不一样,虽然依旧高傲而疏离,但比以往多了几分蔑视和厌恶。

    她的心一紧,便往旁边走去。

    “你去找顾泽吗?”唐宁暖淡淡的道,“他刚才去找路唯一了,可能是有事情要跟她说。”

    有事情要说吗?温蔓咬唇,“你知道那个水池在哪里吗?我是想问问他。”

    唐宁暖淡漠的扫了她一眼,“东偏南的方向,走八百米就能看到了。”

    走八百米,那岂不是要十多分钟?

    温蔓不疑有他,点头露出笑容,“谢谢。”

    然后转身就朝唐乐乐等她的方向去了。

    唐宁暖看着她的背影,才转过身绕到帐篷的后面,她有些不放心的望着一脸淡定的男人,“这样做真的会有用吗?”

    顾泽淡淡的笑,唇角勾起的弧度很阴柔,“你不是说唐乐乐的方向感不怎么样吗?”

    “是,只比路痴好那么一点,远远低于普通人,但是她很警惕,未必会走很远。”

    “温蔓会弹琴会画画,但是在数字方面,或者比如东南西北,左右上下,她很容易迷糊,”他低头擦拭着自己的手指,淡淡的道,“你着什么急,现在战墨谦看唐乐乐看得很紧,你下那么一次手不成功正常的很,再者说那小女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你真的会帮我,”唐宁暖狐疑的看着他,冷冷的道,“而不是会趁着这个机会给我使跘子让墨谦彻底跟我闹翻?”

    顾泽懒懒的笑,英俊温和的眉目很是俊朗,唯有那双眼睛里偶尔闪烁着阴鸷,“我要是这么做了,你以后岂不是看都不会再看我一眼?”

    唐宁暖的目光冷淡而倨傲,“你是因为娶了温蔓攀上温家这门亲事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爬到这么高的位置,你现在这样利用她就一点都不心虚吗?”

    顾泽好毫不在意的笑,“我为什么需要心虚,娶了她的确给我带来了很多便利,她带给我最多的是金钱权势,而这些我能以无数倍返回给她,至于爱情,她既然给不了我爱情,那我也不会多此一举。”

    他娶温蔓,只是因为她最适合,无关爱情。

    甚至更多一点的像唐乐乐在鬼堡所说的那般,虽然也许不会改变最直接的结局,但若不是她当初的一点小心机,他未必会以那么糟糕的方式和宁暖结束。

    唐宁暖没有再多什么,他们不适合在这里待上太久的时间,“好,我暂时相信你,但是顾泽,如果你只是为了挑拨离间,那我也保证你所有的心思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知道顾泽这个男人心细如发心深似海,真的玩心计她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如今……她需要他的帮助。

    战墨谦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唐乐乐居然没有在帐篷里等着他。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又撺掇到哪里去了?!

    有了在鬼堡她失踪两次的经验,战墨谦现在一没看到她的身影就担心她是不是又出事了。

    昨晚之所以那么大发雷霆,也有这上面的原因,他半夜醒来发现她不见了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结果找出去就看见她和安白在那里聊天,他能不火吗?

    妈的,难道他一不看着她她又去找安白了?

    战少一把将手里的面包和水往帐篷里扔,怒气冲冲的朝着安白的帐篷方向走去。

    安白刚刚吃完他早餐,正在收拾碗筷,结果一抬头就看到战少杀气腾腾的冲过来了,那表情和当初在鬼堡来他的房间捉奸如出一辙。

    他难道还想来揍他?

    “唐乐乐呢?”战墨谦高大的身形立在帐篷外,冷冷的看着他。

    如果再让他捉到唐乐乐在这里,他今天非把这只花蝴蝶给揍残。

    安白此刻异常愤恨这男人揍了他的脸,害他现在想露出个冷笑的表情都露不出来,“她到底是你媳妇还是我媳妇?次次不见了都来找我要人,你干脆把她放在我这里养着算了,我保证不会弄丢。”

    “你嫌你昨晚挨的揍不够多?”战墨谦冷冷的看着他,不耐烦的道,“她到底在不在这里?”

    “你看到这里有可以藏人的地方了吗?”就这么大的一个帐篷,乐乐要是在这里他能看不到吗?还在这里跟他废话了一通,“她怎么又不见了?你到底会不会看人?”

    唐乐乐不在,战墨谦也懒得跟他废话了,转身就大步的离开。

    死丫头又到哪里去了,战少的心头窝了一团火,这次找到她不好好教训她一顿他把名字倒过来写!

    战少围着这几个帐篷转了两圈,也没有看见唐乐乐的影子,脸上愈发的阴鸷,就这么个沙漠里她也能失踪?

    时间越长……他的心思开始焦虑起来。

    远远看见路唯一和手下的摄影师在讨论什么,他大步的走了过去,“有没有看见唐乐乐?”

    路唯一困惑的摇摇头,“没有啊,她不在帐篷里吗?”

    “没有!”男人的眉头用力的皱着,语气极冷,“我找了一圈了,没有看到她。”

    “战太太还没有回来吗?我刚刚看到她往东南方向走了。”

    战墨谦脸色一变,“她去那里干什么?!”跟着厉声朝说话的工作人员吼道,“你看到她一个人离开,不知打阻止她吗?这种地方你看着她一个人乱跑?!”

    工作人员被他吼得胆颤,磕磕盼盼的道,“我以为她只是去方便,所以没有在意……不知道她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

    这怎么能怪他们呢?这种沙漠里也没什么能上厕所的地方,所以当然只能走远一点,好在这地方的虽然是沙漠,但是地势并不平坦,高高低低的丘陵,可以作为遮掩。

    如果是这样的话,从他去车里拿早餐,到他回来又绕着所有的帐篷找了足足两圈的时间,这已经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她怎么会还没有回来?!

    这时候他也顾不得发火,迈着大步朝工作人员说的方向走去,薄唇紧紧抿着,一双眼睛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他就该在她的身上装一个雷达,一没有人看着就到处跑。

    路唯一有点不放心,低声吩咐身边的两人,“跟着战少,先一起把乐乐找回来再说。”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找不到人了,真是让人不省心,路唯一捏着眉心,有点头疼。

    季昊刚一出来就看到战墨谦大步的朝着那边的山丘走去,不由靠了过来问路唯一,“他又怎么了?脸色难看得跟什么似的?”

    难道昨晚跟唐乐乐差价,现在还没和好?大男人要不要生气这么久?

    路唯一扶额,“乐乐好像是去那边方便,但是现在还没有回来。”

    “多久了?”在沙漠里不见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知道,但是看战少的表情时间不短了。”

    季昊皱眉,脸色有点严肃,“我去跟他一起找。”

    路唯一点点头,没有反对,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在鬼堡里都只是虚惊,可不要真的出什么事才好。

    唐乐乐有些迷茫的望着空荡荡的四周,她走错地方了吗?为什么没有看到温蔓说的水池?她应该走了不止八百米了吧?

    她虽然方向感不是特别的好,但是勉勉强强还是可以分得清东南西北啊,难道又弄错了?出发前温蔓说是这边没错啊。

    可是为什么她现在没看到水池?

    唐乐乐咬咬唇,举目都是遍地的黄沙,高低不平的山丘让她连他们帐篷停留的地方都看不到了。

    她双臂交叉护在自己的胸前,心头慢慢的渗出不安,算了不找了,她还是回去吧,万一走丢在沙漠里她说不定连命都没了。

    这样想着,她才猛然一慌,回去的路是走哪个方向?

    ————抱歉哈今天精力有限加更暂时后延……最近一直有姑娘问唐哥哥什么时候出场,我在这里统一回答一下,因为大纲和故事的走向缘故,唐哥哥出场得算是比较晚的,不过他的故事我也会写,只是在后面而已,么么哒,另外求月票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