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205米:战墨谦,你别恶心我(月票加更)

    唐乐乐敛起自己的视线,安静的站着。

    千素素莫名的觉得气氛异常的尴尬,努力的想说点什么缓解气氛,眼尖的看见她手腕处的衣袖已经红了,连忙道,“嫂嫂你的手受伤了怎么还不包扎?”

    这还是她为挣开手铐用力过度留下的伤口。

    唐乐乐后知后觉的低头,果然看见衣袖被鲜血染红了,看来出了不少的血,怎么她都不觉得会痛呢?

    战墨谦低头,眼神一震,她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会把衣袖都染红?抬手把她抱了起来,冷声吩咐千素素,“去拿医药箱。”

    唐乐乐被他抱在怀里,苍白的眉目飘着没有温度的笑意,她是手受伤了又不是腿受伤了,他至于连走路都要抱着她。

    何况,这点伤,这点血,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客厅的沙发,叶秋看着自己儿子手里抱着一个女人大步的走进来,俊美冷漠紧绷,眼神晦暗深沉。

    唐乐乐,一眼瞥到女孩没有血色的脸上那若有似无的笑容,她心底就渗出缕缕的凉意。

    千素素只能乖巧的找出医药箱放在茶几上,不安的看了叶秋一眼,叶秋不说话。

    无论是战墨谦还是唐乐乐,两人之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

    男人小心的掀开唐乐乐的衣袖,白皙的手腕血肉模糊,最严重的地方甚至可以看见森森的白骨。

    他看了有十秒钟都动不了。

    “唐乐乐,”他低低的唤她的名字,声音很哑,“疼吗?”

    她从小就是受点小小的伤就会一惊一乍非要憋几滴眼泪出来的个性,生怕全世界的人不知道她受伤了会疼。

    唐乐乐轻轻的道,“疼啊。”

    她在说疼,可是脸上半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漆黑的眼珠过于静谧,一动不动。

    战墨谦一言不发的给她上药,她的手冰凉的不像样子。

    用酒精消毒,上药,然后用白色的绷带小心翼翼的包扎好,千素素在一旁一直看着,男人的脸上虽然没有多余的神情,但是眼底的心疼和温柔无处隐藏。

    当然,他也没有想过要去隐藏。

    上完药,千素素抢着帮忙盖上医药箱,战墨谦也不管她,这才站起一直蹲着的身体,俯身凝视她的脸。

    她的侧脸安静,冷淡疏离得仿佛近在咫尺的人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鬼使神差,他下意识就想去碰她的脸。

    唐乐乐抬眸看着他,男人的手便定在原地。

    她微微的笑,“战少,我哥哥还没死吗?所以你要抓我过来再软禁我一次?哦,可是你把我放在你的家里,不担心你的同僚会在你的背后说你么?”她若有似无的视线从叶秋和千素素的身上飘过,笑容飘渺,“你也不担心我,会趁机杀了你妈妈,和你妹妹吗?”

    她的声音里没有杀意,可是千素素莫名的背脊一寒。

    叶秋清淡的声音终于响起,“墨谦,你怎么带她回来了,她受了打击心里有创伤,你应该带她去医院看看心理医生。”

    战墨谦没有理会她的话,但是手指终究没有落到她的脸上,只是温淡的道,“你累了,先睡觉,我抱你上去。”

    唐乐乐依旧没有挣扎的让他抱着,下巴搁在男人的肩膀上,叶秋不动声色的皱眉,无意间抬头,却撞到唐乐乐朝她看过来的眼神。

    冰冷的笑意,如荆棘缠绕全身,叶秋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墨谦,”她完全是下意识的话和动作,“让唐乐乐离开战家。”

    战墨谦甚至没有回头,冷漠的嗓音完全没有商量的空间,“不可能。”

    唐乐乐靠在男人的肩膀上,看着叶秋就笑了。

    得了抑郁症的人心理比较脆弱吗?她以为自己害死了一条人命也活得好好的,一把年纪玩得出这样的手段,就这么心虚了。

    二楼的卧室,唐乐乐被搁置在床上。

    然后被男人用力的抱在怀里,他真的很用力,她都有种自己要被她融入骨血的错觉。

    “我哥哥死了是么?”她问,语气没有抑扬。

    卧室里是可以清楚听得到呼吸的死寂。

    唐乐乐笑,“你做都做了,连说都不敢说,战墨谦,你什么时候这么窝囊了。”

    他紧抱着她的手臂终于松开了一点,她听到他沙哑没有情绪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他中了一枪,掉下海里了。”如果不是他握着她手臂的手指过于用力,“海的下面都是暗礁,你知道。”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她还看见了。

    “战墨谦,”她轻飘飘的笑,“这辈子遇见你,我真是死不瞑目。”

    男人半跪在床边的身体徒然一震,冷漠的脸庞变得阴鸷,手指扣着她的下巴,冷狠的声音从唇边溢出,“唐乐乐,收回你的死字。”

    她在海边悬崖的时候,他就有种错觉,她随时会从他的眼前跳下去,没人知道他当时的心跳有多块,如果不是安白在她的旁边……

    她不说话,他的身体愈发的逼近她,“唐乐乐,死,你想都不要想,我说过,就算你死了,墓碑上也只会刻着我的名字,生生世世都是我的人。”

    男人暗黑的气息笼罩着她的呼吸,如巨大的黑翼,扇动着刺骨的冷风,唐乐乐笑得厉害,仿佛他说了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你放心,我好端端的,不会死。”

    死?海风刮在她的身上刮得她骨头都疼的时候,她确实想过,因为太疼了,疼得除了就这样死去她找不到其他方法可以摆脱这样的痛苦。

    如今她想,如果她恨的人比她更痛的话,她应该也不会那么痛了。

    战墨谦再次抱住她,她太冷了,眼神是冷的,声音是冷的,连身体都仿佛是从冷水里捞出来的,他忍不住,只想抱着她。

    唐乐乐无动于衷,也不像以前他一抱过来就挣扎在他怀里乱动,战墨谦觉得心底被划开的那道口子在漏风,他低头就将唇印在她的脸上,细细密密的辗转。

    “战墨谦,”唐乐乐终于忍不住,用她还缠着绷带的手就用力的去推他的胸膛,“你别在这恶心我。”

    她忍着他抱她,已经花了很大的力气了,如今他吻她,她全身上下都战栗得厉害。

    战墨谦的动作僵住,脑子里有根弦就这么被崩断了。

    他低下头去寻找她的唇,然后用力的吻住,凶狠的模样像是饿狼,他顾不得怀中女人的反应,只是近乎本能的去掠夺,他的心态空荡了,空荡得只有眼前的人才能稍稍的填补。

    哪怕其实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其实已经永远填补不了了。

    唐乐乐的反应极大,她拼命的闪躲男人的吻和气息,这样的味道和触感对她而言比死还难受,摸到藏在身上的东西,她只想多,往日里已经习惯的侵犯她如今一步都不能忍受。

    尖锐的泛着寒芒的匕首胡乱的朝着某个方向刺去,男人被刀锋反光的光线晃花了眼睛,震慑一秒才反应过来去夺她的刀,然后已经来不及了,刀锋笔直的没入他的肩膀。

    鲜血迅速的染湿衣服。

    唐乐乐喘着粗气闪躲,那张小脸苍白如纸,迅速的往后面后退了好几步,唯一的动作就是闪躲,不让他碰她。

    战墨谦望着她的脸庞,一颗心清明得滴出水来,他知道她恨他,他也知道她在忍耐,他更清楚,刚才那一刀刺过来,她甚至不是为了替唐慕凡报仇,她是无法忍受她的亲近和碰触。

    他开始明白刚才在沙发上他问她疼不疼的时候,她答的那两个字。

    疼啊。

    她疼的不是手腕,正如他疼的不是肩膀上的刀伤。

    那都是心上的痛,不见血肉,足以撕心裂肺。

    他知道,他其实都知道。

    唐乐乐握着匕首的手不肯松开,战墨谦的眼睛里有慌张,沙哑着嗓子慢慢的道,“把刀给我,你会伤到你自己。”

    她的情绪太不稳定,她会伤到她自己。

    刀尖尚在滴血,唐乐乐不断的往后退,维持着跟他的距离,她的手在颤抖,细细密密的颤抖,并不明显,但是无法控制。

    她戒备的看着他,呼吸紊乱。

    战墨谦不敢再靠近她,只能压低声音慢慢的道,“把刀放下,我不会碰你的,”他看着她苍白的受惊了的脸庞,再次哑哑的出声,“乐乐,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碰你,只要你放下刀。”

    唐乐乐觉得他很好笑,这刀是从小白的车上拿的,她只是用来自卫,他这个模样好像她会用来自残或者自杀。

    她不会的,她怎么会呢。

    他肩膀上流血流的厉害,可是他好似浑然不觉,一双眼睛只是紧紧的盯着她。

    直到推到床的另一边,远离了他的气息,也感觉不到他身上的压迫,唐乐乐的神经才缓缓的放松下来,手也不再那么颤抖了。

    她冷冷的道,“你可以滚出去了。”

    战墨谦只是看着她,并不动。

    唐乐乐嘲弄的笑,“我人在这里,你也不必担心我会跑了,不对,你放心,我不会跑的。”

    她跑了去哪里呢?他们都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