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212:我可以还一条命给你(求月票)

    柔软的睫毛刷过他的脸,女孩缓缓的睁开眼睛,苍白的脸颊,黑漆漆的眼珠安静无比,“战墨谦,我要离婚。--”

    战墨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下意识的一个字就从唇中溢出,“不。”

    唐乐乐闭了闭眼睛,似乎这样的对话也让她很吃力,或者时不时的拉扯到自己身上的伤口,“你说过,两个月后,如果我要离开,你就会签字离婚。”

    “乐乐,”他喊她的名字,手捧着她的脸蛋,“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他从来就没有打算过,他这辈子都不会离婚。

    唐乐乐静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慢慢的开口,“我不想做你的妻子,哪怕只是名义上了,战墨谦,我无法忍受,不能忍受。”

    她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没有血色的唇瓣勾出轻薄的笑意,“你说的对,回来是为了折磨你们,可是,我真的无法忍受,我求你,放过我。”

    她是那么的苍白又虚弱,一个孩子从她的身体里流走,仿佛连着她的生命也一起带走了。

    她躺在床上的样子让他觉得,她好似一闭上眼睛,就再也不会睁开,这样的感觉让他惶恐得无措,更是一阵一阵的钝钝的痛。

    唐乐乐侧过自己的脸蛋,慢慢的把手伸了出来,放在橘色的夕阳下,白皙的手指近乎透明。

    她的眼泪就这样从眼角流了下来,打湿了枕头。

    她就是用这只手,亲手杀死了她的孩子。

    哥哥没有了,孩子也没有了。

    她还有什么?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温热的手指笨拙的擦拭着她的眼泪,战墨谦觉得此时躺着的女孩如一块摇摇欲碎的水晶,他一不小心,她就会在他的面前摔得粉碎。

    “乐乐,”他不知道她在哭什么,唐慕凡死的时候她都没有掉眼泪,但是他知道她现在很难过,前所未有的难过。

    她只是注视着自己的手指,安静到没有声音的哭泣。

    这种死寂透着一股深深的却无迹可寻的绝望。

    透明的液体从她的眼睛里流出来,彰显着的悲恸盈满了整间病房,那种不是歇斯底里却更让人窒息的难过。

    无关愤怒,无关恨意,仅仅只是难过,无法用言语形容。

    正如她现在,已经无法用任何的言语甚至是声息来表达自己的难过。

    他知道自己不该去碰触她,可是她这样模样让他心底发慌,于是他亲着她的脸颊,“乐乐,你是不是哪里痛?”

    他甚至不敢问她,是不是知道了孩子的事情。

    如果她不知道,那他宁愿她永远也不知道。

    哪里痛?

    哪里都在痛。

    战墨谦又把医生叫了进来,几个主治医生见她已经醒来,被男人盯着又给她做了全身检查,答案还是没有变,除了她的情绪过于悲痛。

    唐乐乐闭上眼睛,她已经连去恨的力气都没有了。

    “战墨谦,离婚。”她明明已经孱弱得不行,可是那股坚持从骨子里透出决绝,她脸上的眼泪还没有干,偏偏还露出笑容,“你不知道,一想到我被你利用害死了我哥哥,一想到我还是亲手杀了我哥哥的男人的妻子,我就恨不得连着我自己都杀了。”

    战墨谦只能抱着她,他不抱着她他就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失去她了,这样空荡的虚无感让他无法忍受,“不要跟我说离婚……”他喃喃的道,“我没有利用过你,我怎么会利用你……”

    他千方百计的只想挽回她,他怎么会去利用她。

    如果不是那帮人……他和她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她都已经怀孕了,他们本应该过得很好。

    他用力的抱着她,唇贴着她的耳朵,声音里有股冷静的疯狂,“你恨我害死你哥哥的话,我可以还一条命给你。”

    唐乐乐在他的怀里震住了。

    一分钟后,她挑起眼皮,冷漠如水,“好啊,你是要给我枪还是给我刀?”

    战墨谦抱着她却笑了,“我还有事没做,等我做完我要做的事情,你想要刀还是想用枪都可以,我死了让人送你离开,我活着……”

    他顿住,唇贴着她的下巴,温热的呼吸都喷洒在她的皮肤上,“如果你没有把我杀了,那就永远不能离开。”

    唐乐乐觉得她的神经都在战栗,她冷着脸不说话,只觉得好笑,他要是这么爱她,当初何必利用她杀了她哥哥……

    他甚至……是亲自动的手。

    她还天真的以为他只是像三年前一样被迫出力。

    “我们先吃饭。”他搂着她的腰抱着她要坐起来,细心的用枕头把她的后背垫高又柔软。

    唐乐乐避开他的动作,却因为动作的弧度太大,再次拉扯到自己的身上的伤口,连脑袋上的伤都在痛。

    可她面无表情,战墨谦也不敢再去碰她,把保温盒里早就准备好的专门补身体的汤拿了出来。

    他拿着勺子想要喂她,可是唐乐乐半点张口的意思都没有,凉静的眸冷淡疏离。

    他只好低声道,“乐乐,你身上还有伤,我喂你吃。”

    她闭着眼睛,抗拒的意味很明显。

    之前她是冷漠,如今她已经冷漠到骨子里了,他甚至不明白这样的变化是因为什么。

    两人僵持了好几分钟,她半点要睁开眼睛的意思都没有,她现在像是什么都不在乎,不在乎饿,不在乎痛,仿佛已经什么感知都没有了。

    战墨谦淡淡的道,“我让苏绾来照顾你。”

    他起身准备打电哈吩咐人把苏绾带过来,唐乐乐无力却淡然的声音已经响起,“不用,她看着我只会更难过,已经够了。”

    看到她苏绾会想起她哥哥,看到她如今面色如鬼的样子她也会难过,与其如此,何必。

    “好,”战墨谦的心宛如重车碾过,“我让安白过来。”

    唐乐乐闭眼,“小白看到我也会难过,你随便叫个护/士进来喂我就好了。“

    话才说到这里,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千素素推着叶秋走了进来。

    两人的神色,一个畏惧,一个带着隐隐的尴尬。

    唐乐乐无声的笑,他的孩子都没有了,他却还留着千素素,她忍不住发笑的想,他是真的把她当成战素素了,还是爱上这个女人了。

    战墨谦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冷厉,他看过来的目光让千素素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被人刀削着,寒意痛人。

    “乐乐,”战夫人率先打破僵持的气氛,“你醒来了。”

    千素素连忙借着这个机会说,可怜巴巴的声音带着恐惧和祈求,“嫂嫂,我知道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可是我真的没有推你……你跟墨谦哥哥解释好不好?我没有推你下楼,也没有害死你们的孩子……”

    “千素素你给我闭嘴!”男人怒吼声音让千素素,包括叶秋,心底都狠狠的震慑了一分,他的目光极度不善,“我记得我说过让你们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如果不是不想打草惊蛇,他怎么可能把千素素留着。

    她这条命,死一万次都不够!

    【没有害死你们的孩子……】一句话传到她的耳中,唐乐乐的睫毛颤抖,心脏更是重重的一痛。

    原来有些事,哪怕心知肚明,可是说出来,和没有说出来,仍旧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有些恍惚。

    叶秋从来没有被儿子这么训斥过,心情顿时就沉了许多,不由冷下脸来,“我不过是来道歉,你的态度至于这么差?”

    战墨谦仍旧冷漠,“妈,你比任何人都清楚,道歉比什么都廉价。”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她就不会纠缠着唐乐乐年幼时的一个无心之失这么多年。

    她目光闪烁,还想说什么,战墨谦冷漠的声音愈发的不留情面,“都给我滚出去!”

    叶秋终于明白,他把失去孩子的痛楚和愤怒全都算在她们的头上。

    虽然唐乐乐是素素推下去的,可是,他会认为如果不是她,素素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所以……他连她也怪。

    他们失去了一个孩子……

    她似乎也失去了。

    这样的认知让她的心头蓦然一凉,无力的挫败感散开。

    千素素是最着急的那个,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战墨谦没有对她下手,可是她可以感觉到他已经对她动了杀机……

    如今他更加认为唐乐乐是她推下去的,所以,她随时会死在他的手里。

    叶秋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唐乐乐,“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素素?”

    唐乐乐苍白的脸勾出虚无的笑意,声音明明轻的几乎听不到,却又掷地有声,“我跟你们,永远不会有原谅。”

    那两个人离开后不久的时间,战墨谦接到一个电话,皱着眉头似乎是有要紧的事情,他半跪在床边对她道,“乐乐,我有事出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你在病房里呆着。”

    他的手就守在外面,他难道还担心她会跑了不成?

    她不回答什么,他也不介意,只嘱咐说过段时间季昊会过来。

    他走后,唐乐乐的视线落在沙发茶几上的手机。

    她哥哥不在了,他如今在京城只手遮天,所以连断她的通讯都不必了。

    唐乐乐缓缓的从床上下去,摸到手机,按下一串号码,望着窗外黑透了的天空淡淡的道,“路编么,我是唐乐乐,有个值钱的新闻给你,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