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232米:我不是可以盖着棉被纯聊天的男人

    唐乐乐震惊的看着他,眼底浮现出突如其来的欢喜,甚至以下就湿了睫毛,唇几次的张合都没能说得出话来。

    许久未曾有过的激动,她一下便抱住了他,“原来你还活着啊。”战墨谦一脚踏进这里时还在想,这小情小调应该就是唐乐乐喜欢的范,一抬眸,便看见他心心念念找了大半天的小女人泪水盈眶的抱住了另一个男人。

    刹那间仿佛有一只手在撕扯着他的心脏,清晰明了的痛楚。

    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一身隐秘而慑人的气势,英俊得轻易让人侧目的容颜,唯一的瑕疵便是脸颊上的那一处疤痕,却又平添了属于男人的味道。

    他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发,“没死,让你这么意外?”

    他其实不是有意来找她的,她的名字,她和那男人的事情,他从报纸和网络上看见一二,会认真的看,偶尔会觉得心疼,却从未想过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此时的泪水和激动,反倒让他心头一软。

    唐乐乐的喜悦和兴奋溢于言表,她从来没有刻意想起,但他失踪是她心底最愧疚的一个存在,若不是她,他也许不会死。

    她重重的点头,“见到你我很高兴。”

    看他活着,她很高兴,她的身边已经有太多的人就这样彻底的消失了。

    萧腾。

    崔少的手几乎被他生生的拧断了,痛得面目狰狞,一抬头两人就看见立在身后,英俊冷酷,沉静而阴鸷的男人。

    “战少——”美艳的女人看了眼唐乐乐和那陌生的男人,几分得意的喊出声。

    唐乐乐心头一跳,下意识的就把萧腾推到自己的身后,然后挡在了身前,清净的脸庞带着无形的戒备,自然而然。

    她没有忘记,当初是他亲手开枪杀了萧腾。

    她这样的动作,战墨谦的薄唇泛出冷笑,眼底闪烁着玩味,除了偷。情两个字,他已经想不出其他的更准确的形容词了。

    他眸底自嘲的刺痛让她的神色一僵,这才想起他如今已经不记得萧腾了。

    那样沉沉的目光,深不可测又带着笑意,凉薄而漫不经心。

    战墨谦低哑着的嗓音覆着无尽的火焰和危险,深冷的眸光从萧腾的身上掠过,他开口,“看他的样子,不大像没用的小白脸啊,乐乐。”

    萧腾皱了皱眉,这男人什么意思?

    唐乐乐白净的双手不安的绞着,她其实不知道自己对这男人究竟了解多少,但此刻也知道他已然是动了大怒。

    他此时看萧腾的眼神,一如当初在那架吊桥上。

    这里是咖啡吧,是公众场合,因为刚才的事情他们已经受到瞩目了,如今这个男人出现在这里,更成了视线的焦点。

    两个男人之间的气势,无形的紧绷,箭弩拔张,却又沉静爆破。

    唐乐乐低声对萧腾道,“你马上离开好不好?我不想再看着你出事了。”她当初欠下一条命,已然愧疚万分。

    何况如今……如今,她真的承受不起任何的愧疚了。

    战墨谦的耳力一等一的好,别人听不到,他也听得一清二楚,当即便眯长了慵懒的眸子,幽冷的挑衅,对象是萧腾,“现在离开,能算男人么,嗯?”

    他在心底嗤笑,她那般紧张是因为紧张那男人么?

    他都已经答应过……得到她不用权势了,除掉情敌,自然也不会用,还是她那样看不起自己的心上的男人?

    萧腾淡然平静,并不出声,只是心底里慨叹着,默默的觉得有点倒霉,他还没寻思着觊觎唐乐乐,这男人俨然就是情敌的姿态了。

    唐乐乐的神经有些紧绷,精致清秀的脸庞覆上苍白,她往前走了几步,钉在男人的身前,细细的声音带着软软的哀求,“我们走吧……我……回去再给你解释。”

    她真的怕了,他能杀萧腾一次,能杀了她哥哥……他有什么是不敢的,是不能的。

    她的话一出口,男人眼底的阴霾更加的深重。

    呵,回去再给你解释,这是他的女人被抓到出墙后的台词么?

    她真懂怎么伤人,一个字一个字的钉在他的心尖上。

    他的大手落在她纤细的腰肢上,眸色如泼墨,俯首在她的耳边低低的呢喃,唇瓣擦过她的耳畔,“好,今晚我睡你的床。”

    偏偏萧腾的耳力也是极好的,别人没听到,他也听到了,他眉头皱了皱,估摸着这男人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黑白分明的眸睁着,没有任何的犹豫,“好。”

    这样想也不想的态度让男人心里那根紧绷着的神经再度撕扯了一下,细细密密的疼痛。

    她分明不喜,不喜他和她亲近,不喜他碰她,吻她。

    于是他哂笑,“唐乐乐,我不是能盖着被子纯聊天的男人,”炙热的唇风刻意的扫过她的耳骨,“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她还是没有犹豫,点点头,“好。”纤细的手指抓上他的胳膊,小心的催促,“那我们走吧。”

    她的眼睛里有小心,忐忑,惶恐,还有……恐惧。

    从他醒来开始,他见到的唐乐乐除了冷淡就只有冷淡。

    厚重的痛楚如钢针一般戳着他的神经,他几乎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来。

    他们到了哪一步,她才会如此的紧张。

    她又有多在乎那个男人……才会想也不想的答应,甚至陪他。上床。

    萧腾不怎么能明白战墨谦那股赤果果的蔑视从何而来,那是来自雄性和雄性之间最直接的交锋和较量。

    他没理解错误的话,这男人在拿他威胁乐乐……他有毛病?

    她乖巧的抱着他的胳膊,试图拉着他离开。

    “乐乐,”萧腾还是叫住了她,本来他们夫妻间的事儿众说纷纭感情到底怎么样旁观者局外人全都不清楚,他也不打算掺合进去,又没有爱到死去活来,没必要非得跟战墨谦公事私事一块儿较量上,他如今的势力已经今非昔比。

    但是他一个大老爷们这么莫名其妙的被鄙视,尤其是女孩那样小心翼翼惶恐不安的模样,整个一被强盗霸占的良家少女!

    他慢斯条理的的开口,似调笑又似讥讽,“我没记错的话……当初在吊桥上他放着你差点死了也没管……如今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战少这是在强抢么?”

    战墨谦一把扣住唐乐乐的腰,眯着眼睛冷声道,“只能躲在女人背后的男人,有本事……你跟我来抢……”

    萧腾闻言就笑了,眉目生辉,“战少这是要跟我公平竞争的意思么?”他瞥了眼女孩苍白的脸色,“我怎么看你的机会不大呢。”

    他虽然了解得不多,但眼前的情况还是看得出来的。

    他的机会不大……呵。

    眼中划过浓重的讥诮,另一只手电石火光般的从腰间拿出了手枪,迅速而精准的对准了萧腾的眉心。

    他有随身带枪的习惯,无论是去哪里。

    唐乐乐的瞳孔蓦然的扩大,眼前有什么场景如电影的片段般逐一的从她的眼前掠过,她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惊惶了,“你不能……战墨谦……你答应过我……”

    男人低笑一声,俯首咬住她的耳朵,然后不紧不慢的将她秀气薄薄的耳含入口中,邪肆的啃噬。

    周围接二连三的响起一片倒抽气,为男人手里拔出的手枪,也因为他此时暧。昧撩人的动作,他那么肆无忌惮,似乎根本不在意这是在公共场合,肆意得放。浪形骸,偏偏那邪意迷漫的眉目透着无可救药的姓感。

    他低语,沙哑蛊惑,“我没看错的话,”他的眸迷离而冷锐,“你这个相好是毒枭,嗯?”

    “就算现在杀了他也是我职责所在……不算权势逼人,嗯?”

    又是……职责所在。

    萧腾几乎可以判定,这男人好像不记得他是谁了。

    唐乐乐一张苍白的脸蛋因着男人的动作而红得能滴出血来,却又不敢大力的抗拒他,她怎么都是女孩子,脸皮薄的很,下意识就把脸蛋埋在男人的胸前。

    这样鸵鸟般的动作徒生出一股依赖的感觉,男人顿时被取悦了。

    他扯着唇角,把女人按在自己的怀里,微微的笑,“你若是死了,我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萧腾也微微的笑,“战少你敢么?”他风轻云淡的眉目拉扯出绵长的讽刺,“我已经为她死过一次了,用我一条命还她一辈子记得我,我并不吃亏,反正,人总归是要死的。”

    他为她死过一次了……

    呵,听着倒真是感人肺腑的爱情,合着他就是那个棒打鸳鸯横刀夺爱的混蛋……哪怕他还揣着结婚证。

    战墨谦此刻的神经其实无比冷静,他当然知道他不能开枪,他已经不知道为什么杀了她哥哥,如果今天再杀了她的情。人——他这辈子都会没机会了。

    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

    他要的不仅仅是唐乐乐的人,而是她整个人和整颗心。

    萧腾觉得,战大少眼睛里那股情伤的味道可真让人瞧着可心,他可没忘记当初在东郊他有多绝情。

    战墨谦低头看了怀里的女人一眼,淡漠的笑出声,“是么,我只知道,人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