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246米:宁愿你喜欢的人是安白

    关于那场大火,其实她的记忆也不是那么完整,记忆最清楚的部分就只是他救了她。

    唐乐乐说完后,就重新拾起筷子低下头吃法。

    战墨谦很久都没有动,她不懂他眼底类似于极力压抑的狂风暴雨的暗涌,正如他也不明白她如今这么平静而清淡。

    直到她吃完,才发现男人冷峻坚毅的容颜一直紧绷得厉害,碗里的饭只动了几口就再也没有吃了。

    她蹙着眉头,“你怎么了?”

    他想知道,那她便告诉他,只不过她确实没有亲眼看到火是怎么点燃的,不能多说什么。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天那场烧红了半边天的火,和唐家的那场一样,都出自人为之手。

    “没事,”男人低低的开口,朝着她笑,“你上去看书,到时间了我叫你去睡觉。”

    说完,他便站了起来,抬脚朝外面走去。

    “我不想看书。”唐乐乐的声音自后面传来,抱怨的语气像是正在耍无赖逃学的小女孩。

    他不得不顿住,又重新折到她的身边,俯身把她的身子环在自己的双臂之间,“怎么了乐乐?”

    他只是低头看着她,唐乐乐仰着下巴瞧他的时候却觉得眼前的男人忽然间变得无比的落寞。

    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宠溺,“你想要我陪你吗?”男人的下巴蹭着她的发,“还是唐家的人今天欺负你了到现在还不开心?”

    “没有。”

    “那我抱你上去。”作势又要抱起她。

    唐乐乐挣扎了一下,拒绝了,“不用了,我自己上去,你有事的话去忙吧。”

    他微笑,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乖,累了就睡觉不用等我。”

    虽然她也从来没有等过他。

    唐乐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高大而笔直,她起身跟到客厅,看着橘色的夕阳洒在他的身上。

    身上仿佛有什么情绪已经满得要溢出来,气息孤独。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脏一抽,抬脚就跟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

    荒芜的废墟,俊美冷漠的男人立在一片古老的瓦砾当中,即将落下山的夕阳把他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

    他站了不知道多久,直到背后传来瓦砾流动的声音,有人踩在上面,朝着他靠近。

    “那场大火后,”战墨谦没有回头,只是低着嗓音缓缓的道,“我妈就把这块地买了下来,不准任何人踏足。”

    唐乐乐原本艰难前进的脚步没有再继续往前,脚下破碎的砖头烙得她的脚底发疼。

    “每次,我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很喜欢你不能回头的时候,就能在这里呆上一天一夜。”他说完,又不怎么在意的笑了笑。

    这是一座彻底的废墟,埋葬着他年幼的妹妹,也埋葬着他从十一岁开始处于窒息状态的爱情。

    从十一岁开始,他就不知道在这里转转悠悠过多少次,甚至这里的一砖一瓦他都已经再熟悉不过了。

    每次来,就像个失心疯的病人,不断的徘徊不断的寻找,转到最后找到最后却连自己究竟在找什么都不知道。

    她说得那么轻描淡写无关紧要,他却一个字一个字疼进了心坎里。

    没有什么比原本只想捧在手里疼爱宠溺的女孩却被自己一手推开伤害来得令人绝望。

    手臂被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抓住,软软的却坚定得有力道,“战墨谦,这里风有点大,我冷。”

    她的声音自身侧传来,男人立即回过神,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给她裹上,他没想到她会跟着他来到这里,亲了亲她的眉心,“乖,我们马上回去。”

    搂着她就要离开,她没有动,清净的五官很分明,淡淡的笑意很恬静,“战墨谦,你别这样。”

    因为他准备去抱她,所以她的脸蛋就刚好贴着他的胸口,“从前的事情,你都想起来了吗?”

    他喑哑的声音很晦涩,“没有。”低低的苦笑,“乐乐,有些事情我想知道不是难事,尤其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他们之间是一场全城皆知的闹剧,他甚至无需动用手下最精锐的部分去调查,随随便便去问一个在这个圈子的人,就能知道得差不多。

    听到那些故事,脑海中便自动生出最清晰的电影片段。

    “知道我知道那些的想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么?”他自顾的笑,仿佛他的问题无需她的回答,“我想,我宁愿你喜欢的人是安白,那我就能在那男人走后把你追到了,无论是时间,耐心,我全都有。”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他怎么会追不到她,等不到她?

    可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她的冷漠和抗拒,她非要离婚。

    唐乐乐闭着眼睛,淡淡的道,“从我七岁到十七岁岁喜欢你的那些时光里,我并没有觉得很痛苦,你不用觉得抱歉,或者错待了我。”

    年少时虽然伤心,虽然愤怒,但远远不及痛苦。

    所以她每次被骂了被嫌弃了被凶了,顶多哭一个晚上,然后很快又会满血复活,继续没心没肺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身后。

    “你第一次伤我哥哥,但也救了他出去,所以他后来才会活着,这一次,”她淡淡的笑,闭上了眼睛,“不管是因为职责所在,还是为了你爷爷,还是因为你妈妈在背后算计了你们,我现在都相信,你不是从一开始就想置我哥哥于死地。”

    她无声的撩起唇角,“就算是,我也朝你开了一枪,害你出车祸,让你忘记了过去的很多事情,所以战墨谦我们已经扯平了,我如今不恨你也不怪你了,你不用觉得这么抱歉。”

    不用觉得这么小心翼翼,这么沉重。

    男人高大的身躯僵硬得厉害,她明明在他的怀里触手可及,可是他总有一种这个女人已经遥远得已经无法碰触的错觉了。

    徒然用力,力气大得几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

    她没有提离婚的事情,他也没有提。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唐乐乐见这男人一直抱着她没有打算要动身的意思,不由不满的抱怨道,“战墨谦,你还打算站多久,这里全都是断砖碎石,我脚疼。”

    战墨谦这才反应过来,俯身将她抱了起来,不让她的脚再踩在这些嗑脚的石头上面,黯哑着嗓音道,“马上回去。”

    回到浅水滩,唐乐乐径直奔向了浴室,放满了整整一浴缸的水,脱了衣服准备洗个舒服的热水澡。

    才躺进水里,男人就跟着进来了。

    唐乐乐瞪大眼睛,“战墨谦你做什么?我在洗澡,出去。”

    他没穿外套,只有一件很薄的针织毛衣,一言不发的走过去,完全无视她的拒绝。

    在浴缸边蹲了下来,手伸进水里,唐乐乐的声音一下就拔高了几个音量,“战墨谦你干什么?!”

    玉白的腿被男人擒着带出了水中,白嫩嫩的脚丫子就放在他的腿上,唐乐乐蹙眉,声音也跟着低了下来,脸蛋红红的,“你干嘛?”

    粗粝而温热的大掌将她纤细的小脚握在手里,手指极有规律的按摩,“还疼吗?我去拿点药过来给你擦。”

    她其实也就是说说而已,又不是豌豆公主,在废墟上走了几步就脚疼还得擦药,那也太矫情了。

    她努力的想要把自己的脚丫子给抽回来,可是男人看上去没用什么力气,可她怎么使劲儿也拿不回来。

    她认输,扁扁嘴巴,“我不疼,你赶紧给我松开。”

    男人就跟没听见似的,继续按摩着,唐乐乐被他按得酥酥麻麻,神经都软下来了,声音也不自觉的变得娇娇软软,“你别按了,我怕痒。”

    她不得不将身子坐直了,原本浸泡在水里的肩膀从水面出来了,连着下面的半边酥。胸也跟着赤果果的出现在男人的眼前。

    战墨谦的眼睛一下就暗了下来,呼吸一滞,握着她的脚的手徒然一紧,力气大得几乎弄疼了她。

    唐乐乐抬头就看到了那幽绿幽绿的兽眼,闪烁着的狼光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然后重新回到水里。

    再用力的抽,还是没办法把脚拿出来,女人一下就恼怒得不行,用力的拍打着水面,温热的水一下就溅了出去,打湿了他的衣服,“战墨谦,我的脚不疼了,你出去。”

    她总有一种自己现在就是被盯着的大餐的感觉,尤其是她还赤条条的躺在水里,跑都没地方能跑。

    男人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因为情yu的侵染,声音哑的不成样子,“既然已经湿了,我跟你一起洗。”

    她的脚很小,轻易的被男人的大掌握在手里,炙热的视线转移了方向,唐乐乐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就已低下头,薄唇亲吻在她的脚背上。

    唐乐乐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就单膝跪在地板上,亲吻她的姿势虔诚而卑微,手握着她的脚的力道又是绝对的不可抗拒的强势和霸道。

    薄唇辗转,一寸寸的往上,手指扣着她纤细的脚踝,落在白色的洁净的浴缸之上。

    他贴着她的皮肤低低的开口,“我如今是你的丈夫,”眼底眉梢勾出的笑意散发着寸寸勾魂的邪肆和侵占的胁迫感,“我有权为所欲为的占有你,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