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350米:她的手被烫伤了

    郁景司看了温蔓一眼,无声的扯开笑容,“顾总在征求意见的话,我还真不太想”

    他对这种无聊的事情真的兴致不大,平白的耽误他的食欲罢了。

    “哥你说什么呢?”郁笑笑着急的打断他的话,急急的道,“蔓蔓姐,顾……顾总,既然遇到了那就一起坐吧。”

    因为海底捞必须插电,所以服务生把两桌拼成了一桌。

    不等顾泽说什么,温蔓已经率先坐了下来了,顾泽挂着一脸温和斯文的笑容,就在温蔓的身侧坐下。

    他本来应该坐在她的对面,这样显得很怪异。

    温蔓淡淡的扫了一眼紧紧咬唇低头扒饭的郁笑笑,一句话都没说,顾泽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

    男人熟练地点菜,温蔓撑着下巴看着锅里热气腾腾的食物,郁景司很熟练的调料,煮着。

    郁笑笑咬着筷子看着没有交流的两个人,小声的道,“顾……顾先生,你点东西不用问蔓蔓姐吃什么吗?”

    郁景司抬头,犀利的眸光扫了她一眼,语气却很平常,“贵安盛夫妻结婚这么多年,会不知道对方喜欢吃什么?”

    温蔓始终撑着下巴没有动,睁着静静的眸瞧着沸腾的锅里的汤,是她对顾泽的爱好了如指掌,至于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他怎么会知道。

    她原本是不想管的,但是想想忽然觉得她是出来吃饭的,吃不饱饿的不会是其他人只有她自己。

    于是她伸手把顾泽正准备递给服务生的菜单抢先拿了过来,连带着笔也拿了过来,笔尖才顿在纸上。

    顾泽瞟了一眼,漫不经心的拿起刚刚送上来的碗碟,动作优雅利落的一把撕扯开包裹的塑料。

    温蔓抬眸,手里的笔始终没有落下,看着男人的看似专注的侧脸,他在拿着她的调料盘给她调味道。

    他动作很熟练,辣椒,香菜,香油,蟹酱……

    郁景司眼角的余光也跟着对了一下,他跟温蔓吃过一次,记性极好,清楚的记得她当初调了一些什么料。

    尤其顾泽甚至调得更加的精致,比例恰当。

    调完料,他才侧脸靠过去看着女人手里的菜单,“还想吃什么吗?还是我点的太多你担心吃不完。”

    温蔓把菜单递给了等在一边的服务生,“是啊,你点了很多。”

    她知道顾泽记性很好甚至过目不忘,但是他们没有一起出来吃过,他怎么会了解得这么清楚?

    郁笑笑怔怔的看着男人自然的动作,他们的对话都彰显着一种只有对对方了如指掌的夫妻才会有的默契。

    她正拿着勺子泡着丸子的手不知道怎么的,整个人失魂落魄一般,竟然无意识的伸手去用手捞里面的丸子。

    温蔓眼尖,想也不想的起身就去阻止,顾泽还没来得及把她的身子拽回来就听到女人痛极了的惊叫声——“啊。”

    滚烫的汤汁,温蔓有种皮开肉绽的感觉。

    这种汤的温度很高,郁景司脸色微变,起身就想去拉她,但是手还没碰到她的袖角,只听到椅子的脚重重摩擦地板的声音,然后温蔓整个人都被带进了顾泽的怀里。

    那两张椅子甚至一起倒在了地上。

    顾泽的脸色极其的骇人,拉着她的身子就往一边的通道走,另一桌正在点菜的服务生被他吼得差点掉了魂,“水龙头在哪里?”

    “洗手间吗?”

    “我问你哪里有冷水?!”顾泽显然脾气很差,但是在公众场合这么肆无忌惮的吼人还是第一次。

    服务生磕磕盼盼的道,“往左边走,再拐弯尽头就是洗手间。”

    温蔓整个人的神经都被那样滚烫的触感灼伤了,除了痛得抽气她没有其他的感觉。

    直到冰凉的水流从烫得她痛极的手指上流过,才稍微的缓解了一点,但是那股疼痛还是清晰得让人无法忍耐。

    温蔓的手肘趴在洗脸池的旁边,手指被他握在手里,如果她抬头的话也许可以看见镜子里阴沉的脸和不满心疼的眸。

    温蔓没有看到,但是跟上来的郁景司和郁笑笑看得很清楚。

    “疼不疼?”

    “没事。”温蔓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埋进自己的怀里,顾泽抱着她拥入怀着,十分温柔的额安慰道,“等凉水冲够了,我就带你去医院,不会有事的。”

    郁笑笑颤颤巍巍的声音像是要哭出来了,“对不起,蔓蔓姐……我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一时间走神了,没想到会连累蔓蔓姐的手被烫伤。

    不过,她看着顾泽心疼的眼,恍惚的想,如果是她被烫伤了,他会不会有一点点的心疼?

    顾泽听到声音回过头,冷厉而骇人的目光一点都不似她平时看到的那般儒雅温和,“不是故意的?你脑子有洞把手往里面放?她的手用来弹琴什么损伤都没受过你伤了你拿什么赔给我?”

    拿什么赔给他……这分明就是她的手。

    温蔓在他的怀里也没有力气多说什么,只能无力的说了一句,“她不是故意的,你别怪人家了。”

    郁笑笑失魂落魄,除了看到他还能有其他的原因么?明知道人家的少女心碎成渣渣了他还有兴致在郁景司的面前扮演甜蜜。

    这男人狠心简直就是他的性格。

    郁景司拧着眉头,他自然是看不得自己的妹妹被人这么训斥,但是温蔓因为她走神伤了手顾泽发脾气旁人不好插口。

    “烫的疼吗?”郁景司压低声音问道,说完也知道那是废话,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很疼了。

    顾泽在车上就心情不爽,女人被莫名其妙的烫伤他更是看谁都不爽,逮着谁就泄火,“你还想听她说不疼吗?她疼成这样你看不到?”

    温蔓这种从小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女人能不疼?她最怕的就是疼,受不得冷受不得热最受不得疼。

    语气很不好,火药味很浓。

    郁景司被抢白,也一时间无言。

    他那一身伪装的绅士风度去哪里了?

    大概冲了十分钟左右,那股剧烈的痛意终于过去了一点,顾泽才把水龙头拧了,手指的红彤彤的,幸好没有起泡或者伤到皮肤。

    顾泽把女人捞进怀里,“我带你去医院。”看也不看站在一旁的兄妹就要离开。

    郁景司的目光直直的落在温蔓的身上,她还是蹙着眉头,但是看上去已经好多了。

    “不用去医院。”温蔓的脚步停下,看着自己还有些发红的手指,”不是很严重。”

    只是那瞬间痛的太厉害了,也没有怎么样。

    顾泽冷冷的训斥,“不去医院你还想怎么样?准备把手指报废在这里?”

    她明明已经没什么事了,温蔓另一只手摸摸肚子,“我饿了想吃饭,等下回去的时候买支烫伤膏就好了,”

    “去医院检查完就回家,我吩咐佣人重新准备晚饭。”

    “我今天想吃海底捞。”

    “温蔓,”顾泽动了脾气,他本来就不是脾气多好的男人,“你别在这时候给我闹脾气,你想吃我让人在家里开一家够你每天吃!”

    温蔓看了眼郁笑笑,眼眸微转,“跟手疼比起来,我现在更饿。”

    顾泽冷冷的眸光不满的瞪着她,他妈的这辈子最讨厌倔强耍性格的女人了。

    郁景司敛起眸底的神色,也跟着淡淡的出声,“既然她饿了,顾先生,你就先陪蔓蔓吃东西吧,她是当事人,更清楚想要什么。”

    这话里莫名有什么其他的以为,顾泽眸微眯,冷冷一哼,“郁警官,麻烦你去给我妻子买支烫伤膏,我陪她吃东西。”

    郁笑笑呐呐的道,“我去吧。”

    顾泽没跟她说话,只是搂着温蔓就往原来的位置上走去,温蔓连忙道,“谢谢,麻烦了。”

    “无妨,本来就是笑笑的错。”

    回到座位上,郁笑笑还是没有跟郁景司一起出去,而是小心的跟着顾泽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

    刚好,服务商已经把食材和汤底已经准备好了,汤也沸腾得差不多了,刚好下锅。

    郁笑笑愧疚又殷勤,刚坐下就朝温蔓道,“蔓蔓姐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弄。”

    还没等温蔓回答,顾泽深冷的视线就扫了过去,“不用你。”

    三个字,惜字如金,温蔓甚至都觉得奇怪,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对女人多么热情熟络的模样,但是在她的想象力,他对所有的女人应该都是绅士而儒雅的。

    她想自己动手,但是刚才用的是右手去拦郁笑笑,左手很不方便,还没抬手就被顾泽一手拍了下去。

    他的脸色很不好,较之于车上更加的差劲。

    她不好奇,所有也没开口问,“吃肉吧,我很饿。”

    于是顾泽依言替她涮肉,他穿的西装已经脱下扔在车上,但是一丝不苟的衬衫还是显得他在这样的地方很违和。

    可是他的动作很熟练,像是经常吃火锅的人。

    她淡淡的想,大约是陪哪一个新欢来的。

    他涮她就吃,顾泽为她做这些她骨子里都挡不住受宠若惊的感觉,如果不是郁家兄妹在的话。

    涮好后,她笨拙的拿着勺子努力的夹东西吃,结果三块肉掉了两块,郁笑笑在一旁一直看着他们。

    “筷子放下,”顾泽瞥她一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