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367米:十年的时间,太晚了

    郁老早就两年前就因病过世了,温蔓不惜动用了顾泽的关系网联系了郁家零散分辨在各个地方的郁家的人。

    她一个人立在全然陌生的人之间,无声的看着墓碑上被雨水打湿的男人的照片,英俊硬朗的五官,深沉而寡然的眼,似乎在淡淡的注视已经跟他无关的他们。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站了多久,直到身边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去,直到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郊外的空气安静而干净,黑色的伞被失力的手腕跑落到了地上,温蔓的身子不断的往下滑,堆积在身体里几乎要让人堵塞的抑郁终于一点点的泄了出来。

    顾泽看着表踏进墓园找到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淋着雨的女人半跪在草地上低垂着脑袋压抑着哭泣的模样。

    他瞳眸重重一缩,疾步就朝着她的方向走去,将同样黑色的打伞撑在她头顶的上方,然后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严严实实的笼住她的身体,忍不住怒道,“你在干什么?!下这么大的雨你不撑伞?!”他是怒极,在淅淅沥沥下吓着的雨声中朝她大声的喊道,“你想用这样的方式向他赔罪?你要我说多少遍才记住我说过他会死跟你没关系!”

    一个人看着另一个人死,那其实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谁说跟我无关?!”安静绝望哭泣的女人忽然用力的把他给她披上来的衣服扔到了地上,“郁景司死了,温影也死了,顾泽,如果我当初没有认识没有爱上你那他们这辈子都不会跟你扯上关系,他们都不会出事好好的活着!!”

    她仍然半跪在地上,脸色冰凉而苍白,水珠不断的滚落,“顾泽,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跟你有染的那些女人,有很多都是真心爱你的,温影……其实也不过就是爱上你了,郁笑笑也是,她们毁了,死了,你真的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没有,”伞撑在她的头顶,所以雨水都落在了顾泽的身上,他的眸色就如同此时空气里的温度,淡静冷然得残酷,他笑着瞧着她滞然的眼,“你是不是觉得,跟温影和郁景司相比,该死的人是我?”

    当初郁景司死的时候,她就歇斯底里的质问,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他,他死,总比过郁景司和她妹妹死的要好。

    温蔓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然失神的看着他。

    顾泽把自己手里的伞强行塞到她的手里,然后用腾出的双手一把将她整个人都横抱了起来。

    他说,“外面冷,回家换干的衣服。”

    她没有力气再去挣扎什么,透过男人的肩膀,她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郁景司,忽然之间就喃喃的笑了,“顾泽,你的血管里流的一定是野兽的鲜血。”

    他低头看着她,唇畔噙着微微的笑意,“兽血又如何?”

    将她的身子放在副驾驶上,抽出纸巾仔细的擦拭她脸上的水珠,打开车里的暖气,然后再到后备箱里拿出一个装衣服的纸袋,取出备用的大衣,“乖,换衣服,会感冒。”

    外面下着雨,他黑色的短发也被淋得几乎湿透了,她没有伸手接他手里的衣服,定定的看着他,“他死了,我会永远想着他的。”

    顾泽脸上浅浅的笑意就这样僵住,眸抬起。

    “在我心里,他永远是最好的,没有谁可以替代,”温蔓的声音很清晰,似乎刻意要将每一个字都深深的钉进他的心脏,“谁都不能,你更加不能,顾泽,我以前多爱你,现在就有多讨厌你。”

    雨还在下,他半边身子都落在雨中,半响,顾泽扬起唇角,伸手扣着她的下巴,“讨厌?”他低低的笑,有种暧/昧的宠溺,“蔓蔓,你为什么不用恨字呢?讨厌这个词太单薄了。”

    他俯身亲上她的唇,女人侧脸避开,吻落在脸颊上,顾泽也并不在意,手指轻轻的划过她娇嫩的肌肤,“恨也好,讨厌也好,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女人,这是你的命。”

    温蔓的眼底瞬间升腾席卷而来的怒气,顾泽笑,“又想甩我一个巴掌?”他温和慵懒的瞧着她,“脸在这里,随你动手。”

    她的手逐渐的收紧,指关节甚至泛出了白色,“顾泽,你不离婚,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

    顾泽莞尔就笑了,“宝贝你怎么这么天真?”男人俊美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水珠,“我再怎么期待这个孩子,他又怎么会比你更重要,我爱你才会喜欢他,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也不懂?”

    他缓缓的陈述,眉目温柔的样子足以让无数的女人心动,“尤其是……”他低低的嗓音拖得很长,“你确定你能比我狠?”

    温蔓一震,咬唇冷冷的看着他。

    顾泽关上副驾驶的车门,转身回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上,女人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如他所了解的那般,她的确没他那样狠。

    她不能对别人狠,所以只能对自己狠,顾睿所在的幼稚园组织旅游活动,有三天不在家,顾家就只剩下了顾泽和温蔓。

    她从宾利车上下去,就直接面无表情的把自己关在病房。

    【你确定你比我狠?】

    闭上眼睛,无声的笑了笑,比心狠手辣,冷血寡情,她怎么可能比得过他?谁都比不过他。

    身上的衣服还是带了湿意,头发亦是,手脚冰凉,似乎觉得自己冷极,又好像没有任何的感觉。

    “温蔓,”敲门的声音很大,顾泽沉着声音,手握成拳不断的敲响着门,“把衣服换了去洗澡,你身上是湿的会着凉。”

    里面没有声音,安静得甚至听不到呼吸声。

    女人疲惫的趴在书桌上,对外面的动静充耳不闻。

    顾泽心底微慌,冷漠的吩咐刚好经过的佣人,“去拿备用钥匙过来。”

    “是,先生。”

    除了浪费找钥匙的时间,顾泽打开书房的门不算是难事,他心脏紧缩得厉害,耳边响起她曾经淡淡然说过的一句话,【像我这样的女人想过自杀,难道你觉得很奇怪吗?】

    女人趴在桌面,眼睛阖上。

    他疾步走到她的面前,莫名的恐慌充斥着他的胸膛,直到他俯身将她用力的抱进怀里,情绪几乎失控,“温蔓,如果你下次再敢把自己关起来,我就把家里所有门的锁全都撤了。”

    温蔓缓缓打开眼睛,脸上没有表情,“我不想看到你。”

    男人的身躯一僵,将自己的语气放柔,“我们先洗澡换衣服,你不担心自己感冒,也会伤害宝宝的。”

    温蔓伸手去拧开造型古典的台灯,光线洒了下来,她的脸庞覆着浅浅的恍惚,“顾泽,我在你身边,没办法好好的活下去。”手指再度用力,重复之前的动作,“我的命是用郁景司的命换来的,我不想活得像个活死人,你放过我好不好?”

    灯光一闪一灭,不断的重复着明明灭灭。

    他的眼神暗得厉害,“不好。”她不肯动,他就只能再次将她打横抱起带回卧室,顺手把卧室的暖气打开,然后才走进去放热水。

    直到他的手才解她的衣服,她才像是猛然惊醒一样护住自己的身体,看着他的眼神满满都是冷漠的戒备,“别碰我。”

    这个动作很自然,甚至连幅度也不是很大,但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已经透露出从灵魂深处溢出来的反感和排斥。

    从无声变成有声,温蔓用力的拽着被角,控诉异常尖锐,“我没办法跟你过下去你懂不懂?顾泽,我上辈子对你做了什么你要阴魂不散的缠着我,陪上一条人命还不够吗?!”

    她以前从来不会骂人,也不擅长,若不是情绪平陵崩溃的点,她亦不会这么歇斯底里语无伦次,“你到底凭什么这么对我?就因为我以前爱你?就因为我当初追着你结婚?我就是上辈子杀了你全家这鼻子也全都还清了!你让我过点人类能过的日子行不行?是不是逼不死我你就不甘心?”

    “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吊着我?你跟那么多女人睡过,你手上那么多人命,身上脏心里脏连灵魂都是脏的你配得上我吗?别告诉我你爱我,我求你的时候你连施舍一点都不肯,现在我不要了!!你这辈子除了伤害除了痛苦除了无情无尽的背叛你给过我什么?!”

    “说够了没有!”忍无可忍,顾泽一路温和的俊脸终于变得阴霾而深冷,眼神如死神,太阳穴上是跳动着的恐怖的筋脉。

    他的眼神恐怖骇人,手指大力的掐住她的下颚,深深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肌肤上,一字一顿如同从喉骨中迸射出来,冷然而讥诮到极致,“你第一天知道我脏吗?你第一天我是什么样的男人吗?你第一天知道我看上的东西绝不可能放手吗?”

    “温蔓,从一开始你爱上我就是你太天真,像我这种贫民窟出身从小被人指着骂私生子的男人,为了往上爬能牺牲婚姻的男人,能是什么好人?你早就应该在我看清我之后就离开,现在已经太晚了,十年的时间,已经太晚太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