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377米:为什么我觉得你会比我狠?

    女人抬手解衣扣,手指才解开第一颗扣子动作停了一下,察觉到男人炙热如火的视线,压低声音淡淡的道,“你开车。”

    顾泽这才收回自己的眼神,一个嗯字像是从喉咙深处溢出来的。

    黑色的宾利发动,在白色的雪地上压出崭新的车轮印,温蔓一层层的解开自己的衣服,直到最后一层黑色的bar。

    婴儿欢喜的津津有味的砸吧声在车内很明显,顾泽用力的闭了闭眼,性/感的喉结滚动着,嗓音愈发的低哑,“蔓蔓,冷吗?”

    他一边问不用她回答就已经腾出手去调高车内的温度。

    温蔓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儿,跟他说话也不曾看他,“你专心开车,我跟你女儿都在车上。”

    顾泽强行将自己的注意力收回来,握着方向盘的手很用力,她怀孕大半年的时间,她产后半个多月,加起来他几乎将近一年的时间都不曾碰过她了。

    干渴太久的身体稍微受点刺激就能硬,更别说身侧那样香艳的一幕,顾泽在心底低咒了一声,踩下油门将车速提高了一个档次。

    回到顾家的别墅,温蔓手中的婴儿已经被男人抱在手里了,她亦步亦趋的跟在身侧,忍不住拧眉担心,“顾泽你让我抱着她……你没怎么抱过婴儿小心……”

    顾泽眉目一沉,冷着声音打断她,“温蔓,我抱过她很多次!”

    他没怎么抱过的是顾睿。

    温蔓一怔,她已经对顾泽对孩子的态度形成条件发射了,闻言才收回松了眉头,只是沉默的跟着。

    二楼主卧的旁边,女人在顾泽眼神的示意下将门推开,一个粉红色的世界蓦然出现在她的眼前,温馨而可心,很适合小女孩。

    顾泽怀里抱着婴儿,但是深长而敏锐的眼神追随着女人的身影,考究般端详她每一处神色的变化。

    她的脸上没有惊喜,温温淡淡。

    他把宝宝放进粉红色的摇篮里,手撑在两边,“喜欢吗?”

    宝宝已经睡着了,温蔓俯身小心的给她盖着被子,“嗯,漂亮。”而后站直了身子看了眼腕上的表,“你回公司吧,我累了想休息。”

    “你去洗热水澡,”他很自然的拉着她的手走出宝宝的卧室,“我去给你煮一碗姜汤。”

    “嗯。”

    温蔓在生产之前就一直住在次卧,所以大部分的生活用品也都在次卧,别墅里的温度保持着最舒适的恒温,所以温蔓随手拿着一件浴袍就走进了浴室。

    顾泽也把西装脱了下来给佣人挂着,然后吩咐佣人找了两块姜过来,解下精致的银色袖扣,一层层将袖口挽上去,骨节分明的大手握着菜刀的手动作很标准,将淡黄色的姜切得很薄。

    一旁看着的佣人忍不住赞叹,“先生,您的刀工很好啊。”

    “嗯,把蔓蔓之前买的蜂蜜拿过来。”这些对他来说都是轻而易举,在生活和生存上所必须学会的东西,在他身上找不到漏洞。

    熟练的把切成薄片的生姜放进有盖的盅里,用炉子上加热了三分钟,然后调进分量适中的蜂蜜,最后倒进温蔓专门从市场里精挑细选的小碗中。

    敲门没有回应,顾泽等了一分钟才拧开门把进去,大红色的床褥上没有人,他眉头一皱,把煮好的姜汤搁置在床头才走进浴室。

    女人在热气氤氲的浴室里睡着了,眉目间的疲倦的极深。

    顾泽几步走了过去,压低声音唤她的名字,“蔓蔓?”

    她其实很认床,在医院大抵是很难睡得好,可是她坚持不肯回家,手指细细摩擦她眼睛下的肌肤,过了好几秒才起身抽了件浴巾包裹起她的身体,草草的擦安静抱回了卧室的床上。

    床褥鲜艳的颜色映衬着女人雪白如玉的肌肤,顾泽盖上被子,腹部下方紧绷着炙热难耐的痛楚。

    忍不住低头,轻轻的吻绵延不断的落在她的脖子上,男人撑着双臂单膝的跪在女人的身侧,顾泽看着身下恬静安然睡着的女人眸色如着火了一般,流连吻着她的唇瓣寸寸辗转往下。

    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而沉重,不能将她闹醒所以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连用力吮吻留下痕迹都不能,可他还是按捺不住想要用上更深的力道。

    直到顾泽觉得自己的忍耐力濒临极限,他才伸手把熟睡的女人一把抱进了怀里,腾空压在他的身上。

    肆无忌惮的过了半辈子,想要的女人就躺在身下,可是他却没办法将她弄醒,就因为该死的她现在满面的倦容太深,好像已经半辈子没有好好睡觉了。

    他亲吻着她耳朵下面的敏感区,灼热的气息喷洒开来,紧绷的全身让他处处的肌肉一抹都是硬的。

    温蔓皱着眉头半睁开眼睛,迷糊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没有思索就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他的亲吻,虽然幅度不大但是意味很明显。

    人在半睡半醒间最没有防备,所以反应最真实,隐忍太深的饥渴从下腹深及到灵魂,他哑着嗓子道,“蔓蔓,我想要,给我好不好?”

    温蔓仍旧没有清醒过来,只是闭着眼睛淡淡回道,“女人刚生产完六到八周不宜行房事,我生完宝宝才三周不到,抱歉。”

    顾泽眼神复杂的看着已经重新睡过去的女人,似曾相识的话在他脑海中响起……五年前她生完小睿后也说过相似的话。

    只是那时她的眼神还很明亮,带着小女人才会有的羞怯,脸颊嫣红瞧着他,“对不起啊老公,我刚刚生完小睿不能陪你……”

    回忆里有些东西彼时已经不过过眼云烟从来不曾放在心上,可是最容易忘记的往往都是所谓刻骨铭心,冷不丁想起来会啃在心脏上的只有那些不知何时就记住了的画面。

    他甚至能清晰的想起那时她眼睛弯弯的弧度,和长长的睫毛。

    下腹灼烧的痛苦燎原到心脏,灼热得烫伤一碰就疼。

    他盯着她匀称的呼吸,忽然就低低的嘲讽笑出声,“早知道会有这么多后悔,就不该爱上你。”低头亲在她的眼睛上,喃喃的道,“温蔓,为什么我觉得你会比我狠。”

    那晚实用又精致的姜汤最后还是被男人端出去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佣人看到不由的问道,“先生,太太没有喝吗?”

    顾泽把挽上去的袖子重新放了下来,淡淡答道,“她睡了,”接过外套穿在身上,“我先回公司了,等她醒来记得再给她煮一份姜汤,她今天可能着凉了。”

    “好的先生,”有点可惜的看着男人难得亲自下厨熬好的姜汤,不由道,“天气这么冷,太太睡了不如您自己喝了吧,我看您回来的时候衣服都给太太穿了。”

    顾泽的薄唇淡漠的拧起,“不用。”

    宝宝还太小,所以温蔓决定等她再大一点再出去工作,带孩子虽然很累,但白天有佣人帮她分担,晚上顾泽也分去了几乎一大半,她空闲下来的时间很多,有一次在网上无意中接了一份插画的兼职。

    画画和弹琴都是她的兴趣之一,加上那边杂志社要求的风格跟她喜欢的很接近,所以她匿名尝试着把画稿投过去了。

    深夜十一点,书房的灯还亮着,书桌的桌面一片凌乱,铺满了画纸和画稿,以及各种颜色的彩色油笔,女人穿着软而宽松的米色毛衣,神情专注的给画好的人物上颜料。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好看,可是女人专注的女人也自有一番迷人的魅力,如果不是久久不肯回房睡觉的女人的话。

    男人的身影一凑近,就立即遮住了光线,温蔓头也没有抬皱着眉头道,“顾泽,你挡光了。”

    顾泽一动不动的继续站着,过了两分钟,沉浸在颜料世界中的女人才抬起头,看到男人微微带着不悦的俊脸,她问道,“安西睡了吗?”

    顾家新出生的二小姐,大名顾安西,小名顾小小。

    “嗯,”他沉声答道,“顾睿哄着她睡着了。”

    “你有事找我?”问着又继续低头上颜料去了。

    这个时间,他这个做丈夫的来找妻子,还能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他甚至怀疑,她每天晚上在书房待到很晚,不过就是不想跟他睡。

    他在她的面前俯身蹲下,长臂环上她的腰自上而下的抱着她的身体,温蔓手里的动作顿住,笔尖停在画纸上,

    “顾泽。”女人放下笔,秀眉不自觉的蹙起。

    书房里很安静,温蔓微不可绝的叹了口气,低低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等我收拾一下桌子就……啊。”

    不是很高的呼声,她整个人已经被男人的手横抱起来了,顾泽沙哑着声音道,“这是第九周了,蔓蔓。”

    该来的总是躲不掉,不过是上/床,又不是没有做过。

    顾泽抱着她往次卧走,直觉她原本就很排斥他,也许在她熟悉的地方能降低防御,但女人皱眉淡淡道,“去主卧。”

    本来在哪里都一样,尤其对男人而言,可是对既想要她的人又想要她的心顾泽而言就不一样。

    ——明天加更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