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406米:半魔化的吃醋顾总

    俊美如斯的脸正滴着水,睫毛上都是水珠,眼眸深不见底,轮廓五官完美的脸庞染着某种陌生的阴鸷和暗色。

    他掐着她的下巴的手十分用力,低低的笑直接从喉咙里出来的,“温蔓,是不是我对你怎么好都没有用?嗯?”

    女孩惶恐的睁大眼睛,他此时的模样让她心惊,她伸手去搂他的脖子,小脸蛋亲昵的主动蹭他,甚至很主动的吻上他的唇,下巴,鼻梁和脸颊,“你不要这样说。”她不知道要怎么做怎么说才能消减他的怒火,无数的水洒在她的脸上已经分不清是花洒里的水还是眼泪“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去见郁景司,我不应该跟他一起吃饭,爸爸以后叫我见谁我都不会再见了……你不要这样,别不理我。”

    钳制着她下巴的手忽然的松开了,男人一只手托着她的臀部,另一只手一路往下将她身上衣服的碎片给彻底的从她的身上扯了下去,从曲线分明的玲珑到平坦的腹部,最后来到女孩最敏感而神秘的地方。

    一根手指毫不怜惜的探了进去,恶意的搅弄,紧绷的俊脸,黑眸很清明,“你跟他聊得很开心,是不是?”

    温蔓被他弄得难受,这样的姿势她很辛苦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没有……没有开心。”

    男人咬着她的耳朵,轻轻重重的啃噬,热情喷洒暧/昧的气息,“我看到你跟他笑了。”

    那不是其他的男人,那是郁景司。

    那是她活到最后宁愿最初就遇上的男人。

    她爱他十年,也许只是因为她没有遇上郁景司而已。

    温蔓喘着气,呜咽着答道,“我只是……礼貌。”

    花洒里的水淅淅沥沥的从男人的头顶落下来,沿着完美轮廓下滑,从性/感的下巴上滴下,深沉的黑眸掠过的某种色泽给人一种半魔化的错觉,他低低的好听的声音混杂在水里,“告诉我……你觉得郁景司……他怎么样?”

    温蔓眨了眨眼睛将流进眼眸的雨水眨出去,“我……不知道。”

    他们就说了几句话,连饭都没有吃,她怎么会知道他怎么样,更何况她当时一门心思想着时间快点过去,也没有注意。

    “乖女孩儿,这不是我要听的答案,你觉得他怎么样,不要跟我说谎,我不喜欢女人说谎。”

    他那只在她体内作恶的手指又毫无预兆的再度加了一根进去,只经历过一次情事的女孩十分的敏感,细细碎碎的呜咽跟着响起。

    温蔓一只手抱着他的脖子来维持自己的身子的稳定,努力的回想她今晚见到郁景司的场景,“嗯……他很帅,很绅士……军人世家出生的贵公子,脾气应该不错……相处没有压力……啊,顾泽。”

    那两根手指的动静更大了,其中一个压在她最最敏感的点上,女孩条件反射的想要夹紧自己的腿将他逼出去,那股说不清无法形容的疼痛和不适后,更深的是小腹处竟然升起了一股热流。

    顾泽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阴柔的笑着,“他这么好……你很喜欢他?你应该是很喜欢他所以才敢在我的面前这么夸他。是不是?”

    帅,绅士,贵公子,脾气好,相处没有压力。

    这就是她对一个见面不过十分钟左右的男人的判断,真是好极了。

    上一世她没能在十七岁的时候遇见郁景司,是不是觉得很遗憾?

    温蔓透过热气氤氲的雨帘终于看清楚那张在不断滴水的脸上可怖的不悦,她连忙拼命的摇头,“不是……我没有喜欢他。”

    她只是客观的评价,郁景司给她印象并不差,她没有道理在别人的后面说人家的不是。

    顾泽继续勾着阴柔的弧度笑,“是么?那你觉得做他妻子的女人,是不是会过得很幸福?”

    她再傻也知道这个问题里的火药味和硝烟味了,她只是不明白,她没有表现出对郁景司的丝毫好感,就算她去见他有错,他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这么赤果甚至侮辱性的惩罚她。

    她瘦弱的肩膀靠在墙上,“我不知道……我跟他不熟。”

    顾泽低垂眸,含笑的眉目看上去依旧温和斯文,只是他身后那只巨大的暗黑正蓄势待发的准备将她撕成碎片。

    他看似温柔的轻吻着她脸上的肌肤,偶尔重重咬上一口,眉目间的力气沉淀下来,让他看上去给人一种无端森冷的错觉,“宝贝儿你真是傻,郁景司他绅士,我不是真的绅士,他是军人世家出身的贵公子,为人光明磊落够担当,我在平民窟打架长大,什么不堪的事情都做过,更别说做生意那些见不得光的肮脏事。”

    他瞳眸了倒映着女孩愈发睁大的眼,继续之前的语调呢喃着道,“我脾气更加不好,你看……你跟他吃一餐饭,我就恨不得拿手铐把你永远铐在家里每天等我,再也不要出去见任何人才好。”

    温蔓彻底的被震住了,眼前的男人太陌生了,他就像是一个披着她喜爱的男人的外壳的陌生人。

    而这样的眼神落在顾泽的眼里,就成了更大的讽刺,他的手指不断的深入捣弄,敏感的点更是无情的肆虐,女孩白皙的身躯不断的弓起,那温软的五官也逐渐的皱起来,“顾泽……”

    温暖的热流漫过他的手指,男人的薄唇勾出邪肆的笑容,手抽了出来放在她的眼前,透明的液体和花洒里流出来的清水混在一起,但是温蔓也看清楚了,她咬着红唇有丝难堪想转过脸,但是顾泽又怎么会准,唇瓣紧跟着亲了上去,“这样你也能湿,是我提到郁景司让你太兴奋了还是……”

    舌尖在她已经被染红的耳蜗中舔舐,一字一顿的从薄唇中溢出,“你太下贱了?”

    他以前对她不好她也追着他跑,斩钉截铁的拒绝见郁景司,如今她倒是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了。

    除去他对他太好了这个理由,他已经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温蔓呆住,他怎么能用这样难听的字眼来说她,明明……明明是他在这些事上的技巧太高超,上一次做的事情她就已经发生了,他的手法熟练得不知道练习过多少次,尤其是对她的身体格外的了解。

    脸皮薄又矜持的女孩总是最受不得这种话的,她甚至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跟他进来是为了做什么的,她挣扎着就要摆脱他的控制,恼怒的低吼道,“你放开我,我要出去,放手,顾泽你给我松开。”

    她就是下贱又怎么样?别人都不知道吗?多的是人这么说她,她自己也清楚得很,凭什么别人这么说她他也要这么说她?

    她的恼怒和抗拒落在顾泽的眼里就是更多的拒绝。

    拒绝。他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温蔓对他的拒绝,拒绝碰她,拒绝跟他睡,拒绝再爱他,甚至很多时候都拒绝跟他说话。

    那张俊美勾出嘲讽的弧度,他伸手直接将她的底裤粗鲁的掉了,低头咬上她的樱唇,狠狠的几乎要渗出血,“你都湿成这样了,身为你的男人如果不满足你的话岂不是会显得我很无能?”

    男人的唇舌缠吻着她的下巴和锁骨,大口的含住那还不是特别丰腴的柔软,低沉的声音少了温度带着的更多是命令的意味,“乖女孩,把我的裤子脱了。”

    温蔓恼怒的挣扎着,她再怎么软再怎么没脾气也不至于到被人侮辱还没到这地步还能跟他做的地步,“我不……顾泽你放开我。”

    话刚刚说完,就被男人吻住封锁了唇舌,再也不准她吐出任何一个会让他发狂的字眼。

    他吻得很用力,狂野的气势,她的舌根都被他吮得阵阵发麻无法再说出一句话。

    直到她整个口腔和呼吸全都充斥着男人的味道,他才稍微的放开了她一点,温蔓用手抵着他的肩膀,看到的就是男人低柔却邪肆的笑容,他低哑的声音就像是在判刑,“乖乖给我脱,不然蔓蔓你这么不听话我不知道会对你做什么——”

    最后一句话他是贴着她的唇瓣说的,“你不会知道我想上你已经多久了,所以一旦失控,说不定一不小心把你干死在我的身下。”

    他看着她震惊而不可置信的眸,低低的笑,“别这么看着我,蔓蔓,我真的会。”

    十年的干涸,那样漫长得看不见尽头的时光。

    对他而言残忍得无法想象。

    他已经没有办法像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样去爱她。

    温蔓全身都僵硬了,她无法动弹,甚至无法呼吸,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冷静的掠夺者,“顾泽……”她的声音在微微的颤抖,“你冷静好不好?你不要这样……”

    “脱,”他抬手扣着她的下巴,阴鸷的发问,“你不是喜欢我吗?还是你今天才见到郁景司就爱上他了?”

    “你为什么总是要扯上郁景司?”温蔓朝他大声的道,“我就只跟他相处了十分钟只说了几句话而已,我不喜欢他人家也不喜欢我!”

    ——那啥,有菇凉问蔓蔓顾泽的要写多久,唔,因为顾总重生后某些心结没有打开,还有蔓蔓在那十年里的某些感情问题……解决完这些就差不多了,不会重新开始的

    ——o(╯□╰)o,那啥姑凉们,明天的月票第一的话伦家可能有个大封推,有票票的求支持,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