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坑深551米:顾睿,我是不是做噩梦了?

    将她安置在床上,盖好被子,附身在她的眉心落下一个吻,也顾不得包扎伤口就直接出去了。

    因为顾睿没有到,所以还没有人动瞳瞳的尸身,他出现在保温箱前时,原本等着他的吩咐的手下和医生几乎都感觉到他气息的变化,之前的阴郁但还算是温文尔雅气质染上了冷冽的戾气。

    那小小的身子仍旧是一团,眼睛是闭着的,女人说她活着的时候没有见过她,他却是在她死时见到了。

    伤筋错骨的疼,在他的身体里生生的分崩离析。

    在她出生之前,他不像无忧一样,有过那样强烈的期待或者情感,虽然有期待和欣喜,但也都是淡淡的。

    那些往常里淡淡的情感此时全都变成最锥心刺骨的痛楚。

    “让我抱抱她。”五个字,相比于命令,更接近陈述。

    侯在一旁的医生面面相觑,但还是有人很快的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打开已经停掉的保温箱,顾睿拦住准备伸手,然后自己走过去将里面还是小肉丸的婴孩抱了出来。

    没有温度,已经开始僵硬了。

    他甚至没有看见她睁开眼睛,或者笑着的模样。

    心脏纠得像是要窒息了一般,顾睿低头,唇瓣落在已经不再柔软的脸颊上。

    不知道站了多久,他身后的梁秘书忍不住出声提醒,“顾总,需要准备……后事吗?”

    顾睿没有说话。

    连身形也未曾动一下。

    余医生从无忧怀孕开始就一直未她检查身体,这两天也偶尔会劝导无忧,此时微微的叹了口气,“顾先生,您节哀吧。”

    良久,顾睿侧过脸,侧脸的轮廓线条冷然,“梁秘书,你来安排准备吧,无忧给她取了小名,顾瞳瞳。”

    梁秘书十分恭敬的回答,“顾总,我明白了。”

    她看了眼男人伤得不轻的肩膀,咬牙还是开口问道,“顾总……您还是先处理伤口吧,太太还需要您的照顾。”

    “嗯,”他淡淡的应道,“叫医生去无忧的病房吧,我在那里等着。”

    “是,顾总。”

    “梁秘书,”顾睿淡淡的开口。

    “您还有什么吩咐?”

    “待会儿我爸妈和无忧的父母会过来,等他们看完孩子最后一面后你就过来找我,”他用异常平静的语调陈述,“我会亲自给我女儿火葬。”

    梁秘书的眼睛里掠过诧异,但还是很快说了句是。

    要怎么收场呢?她听说孩子会这样是因为顾太太难产,顾太太难缠则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顾总那晚离开了。

    顾睿回到病房的时候,女人因为镇定剂的作用还在睡着,她的脸蛋枕在白色的枕头上,黑发凌乱,干净的脸上都是干涸的泪痕,哪怕是睡着了眉头也蹙得很紧,好像随时都会从噩梦中惊醒。

    他握着她的手,一旁的医生给他处理伤口,从头至尾他都是面无表情的,眉角都没有动一下,小诺伤得是他左边的肩膀,他拿起进来的时候被无忧仍在地上的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出一个号码拨出。

    阴郁冷冽的嗓音没有情绪的起伏,仿佛一切都被沉淀在最深处,“半个小时,去查清楚是在小诺的房间里下了药。”

    “是的,顾总。”

    他才挂了电话,一条短信就响起了,来自小诺的手机,今晚是的事情是杜明珠的主意,她的哥哥因为之前得罪的人太多在监狱里就被人失手打死了,严渊被亚瑟收买,药是他下的。

    他面无表情的看了十秒钟,然后退了出来。

    包扎好肩膀上的伤,顾泽的电话已经打进来了,语气是少见的严肃,“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顾睿淡淡的道,“您陪着妈吧,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

    顾泽沉默了一会儿,“无忧呢?”

    “她打了镇定剂,在睡觉。”

    顾泽不同意他的做法,“你不准备让她见瞳瞳一面,顾睿,她会永远恨你的。”

    “嗯,让她恨吧。”

    她自然是会恨他,他知道,比谁都清楚。

    顾泽也没多说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吧。”

    挂了电话大概十分钟,战墨谦和唐乐乐也赶到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多的指责和质问都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唐乐乐站在他的面前,用力的呼吸了好半响才开口出声,“顾睿,别的多余的话我都不想说了,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如果无忧醒来之后想跟你离婚,你不要再为难她了。”

    病房里的暖气很足,顾睿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闻言他垂着眸只是淡淡的道,“妈,无忧暂时不会醒来,您先回去休息吧。”

    唐乐乐疲倦的看着她,“等她醒来,顾睿,不要刺激她。”

    “嗯,不会。”顾睿的个字比唐乐乐高出许多,他语调温淡的道,“妈,瞳瞳没了您在无忧面前会控制不住情绪,她看着您伤心只会更伤心,我照顾她就可以了。”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常都要难熬。

    下午六点,天刚刚黑下去的时候无忧醒来了,除了三点多的时候他抽空去了一趟火葬场,其他的时间一直守在她身边。

    无忧先是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好几秒才猛然的坐起来,沙发上的男人在第一时间合上了笔记本,起身就走了过来。

    顾睿从未无措于如何面对一个人,他走到她的面前,正准备开口说话,女人沙哑迷茫的声音在安静的病房里响起了,“顾睿,我是不是做噩梦了?”

    他的心脏抽搐了一下。

    女人的眼睛动了动,最后落在他的肩膀上,顾睿穿的是衬衫,黑色的领子里透出白色的绷带。

    顾睿的肩膀受伤了……是了,他抱她回来给她打镇定剂的时候,肩膀上都是血。

    原本就很苍白的脸色连着最后的血色也褪下了,是真的,她没有做噩梦,全都是真的。

    他和小诺上chuang了。

    她的瞳瞳死了。

    医生说她以后都不能再怀孕了。

    都不是梦,不是梦。

    黑色长发下的脸惨白如厉鬼。

    顾睿被她的眼神压得窒息,一步走到床边就将她的身子搂进了怀里,他叫她的名字,惶恐的低哑,“无忧。”

    镇定剂的药效消散,她疯了一样想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

    “别碰我,”她手忙脚乱不顾一切的想摆脱男人的控制,声音尖锐嘶哑,“顾睿我叫你别碰我——滚开!”

    她很虚弱,虚弱得整个人都仿佛是个纸人。

    她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仇人,“瞳瞳呢?你把我女儿弄到哪里去了?顾睿我问你话你回答我!!”

    男人不顾她的挣扎和拼了命般的抗拒抱着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黯然的绝望仿佛比她更深,“无忧,瞳瞳已经火葬了。”

    她的脑袋有好几秒的空白,身体里原本满满怒气像是在瞬间被戳破了,身体里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她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里面头痛欲涨仿佛痛得随时都会死去。

    她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到最后吐出来的就只剩下一句话,“顾睿,你不要碰我。”

    男人的身躯僵了僵,手臂却更加用力的拥着她,“对不起,”他喃喃的低语道,“无忧,对不起。”

    旁人不会理解,人绝望的时候可以被逼到一种什么样的境地,想哭哭不出来想,想骂人尖叫没有力气,想笑觉得什么都好笑。

    对不起。到底对不起谁。

    “顾睿,”她的脸色惨白嘲讽,她想从他的怀里出来,可是怎么用力都抵不过他的力气,她低垂着眉眼,低低的笑,“你是不是觉得只有我死了你才安心?”

    男人有力的手臂抱着她纤细的腰,“无忧,我知道你恨我,你怎么很我都没关系,你的身体不好……”

    “是啊,我的身体不好,”她淡笑着打断他,“医生说我不能怀孕了,这样的身体自然是很差的,顾睿,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畅快了?”

    她终于仰起自己的脸,脸上挂着笑,“怎么样,你女儿死的时候你跟你心爱的女人在床上滚得快活吗?”

    “没有,”顾睿想也没想吐出两个字,他紧紧的抱着她很急的解释,“我跟小诺什么都没有,我没跟她发生关系,我发誓我们没有。”

    发生了又怎么样,没发生又怎么样。

    更何况,不穿衣服的躺在一张床上吻得难舍难分的男人和女人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呢,何况那还是他念念不忘十多年的女人。

    她闭着眼睛,“放开我,”她一字一顿的开口,“顾睿,把你的手拿开,放开我。”

    顾睿低低的唤她的名字,“无忧。”

    他要怎么告诉她,他不会放手,他这次放手,就彻底失去了。

    “不要叫我!” 女人的情绪再度激动起来,“顾睿你是不是丧心病狂啊?!你们的爱情已经用你女儿的命来成全了你还想怎么样?我不拦着你就是浑身不舒服是不是?难道你现在还想告诉我你抱着我是想跟我继续再过下去?!”

    她剧烈的喘息,胸口起伏得厉害,一双眼睛全都是刻骨铭心的恨意。

    ——三更一点左右,卡文的话可能会晚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