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坑深683米:嫣然呢,活着还是死了?

    唐小诺舔着自己干干的唇,有些茫然,“我不明白。”

    “就算是残忍的逼迫,你也不能再让他们有任何的关系,情敌对情敌,不是你善良和忍让就能赢。”

    …………

    阳光正好,正是傍晚夕阳下落的时候。

    凯撒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蜷缩在大大的椅子里低着脑袋,长发掩住脸庞的女人,她的手搁在自己的膝盖上,手指摩擦着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火/辣辣的疼,在他的胸口和肩膀上,只是那股血肉上的痛楚像是属于另一个人,他感知着又漠然着,黑色的深沉的眸静静的打量着侧脸被金色的光线度上一层光芒的女人。

    她的眼睛下面是浅浅的乌青,像是很疲惫。

    他淡淡启唇,声音沙哑着,“唐小诺。”

    唐小诺蓦然的抬起脑袋,呆呆的看着睁眼看向望着自己的男人,一股无法言喻和形容的情绪涌入她的心上,她几步就从椅子上下来,手撑在病床上,声音娇软,又哭又笑的一般看着他,“你醒来了。”

    她似乎是想抱着他,又怕牵扯到他身上的伤口,只能就这么看着他。

    凯撒注意到,她原本纤细的腰肢看上去稍微丰腴了那么一点,虽然看不出来显得怀孕了,但总归没那么清瘦了。

    手从被子里伸出来,落在她的腹部上,“我昏迷多久了?”

    她白皙明艳的五官摆出微微委屈的表情,“一个多月了。”两只温软的手抱着他的手掌,半跪在他的身侧低头凑下来吻住他的下巴,轻轻喃喃的道,“我每天都在等你醒来,你终于醒来了,我快累死了。”

    绯色的唇瓣微微的撅起,似娇嗔般的抱怨。

    凯撒淡淡的笑,手掌贴上她的面颊,“每天都在等我醒来吗?”

    那样的眼神太深沉,依然覆着浅浅的笑意,似乎和往常一样,又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唐小诺即便是看得出来也无法分辨出来,这一个月她每天都在等他醒来,如今终于醒来了,她怎么还会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娇艳的五官满满都是笑容,一双眼睛的焦距都集中在他英俊的脸上,“你饿了吗?我打电话给佣人让他们送粥过来,医生说你刚刚醒来只能先喝流食。”

    他定定的看着她,似笑非笑,并不说话。

    唐小诺摸摸自己的脸,困惑的问道,“怎么这么看着我,怎么了吗?”

    “唐小诺,”沙哑的声音并不是那么好听,“你往常每次受伤住院,我都是亲自伺候你照顾你,不管多忙也都是我亲自下厨,你拿佣人打发我?”

    “你想吃我亲手煮的粥吗?”

    凯撒淡淡的弯唇瞧着她。

    “我是看现在有点晚佣人送过来会比较快,”唐小诺起身站直了身子,眉眼弯弯的笑着,声线娇软,“你想吃我借医院的厨房用用,不过要等会儿,你饿不饿要不要我找点东西给你垫垫肚子?”

    “不饿。”他淡淡的道,“你叫路卡过来照顾我,刚好我有事情问他。”

    他昏迷这么久自然担心集团的事情,唐小诺很了解,她点点头,“好我让路卡过来,你出事昏迷他也累得够呛。”

    十分钟后,路卡接到电话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唐小诺也放心的去了厨房,临走前她细心的找了个柔软而厚厚的枕头垫在男人的背后让他不至于只能躺着。

    凯撒昏迷的时间太长,脸色透着一股不健康的苍白,尤其是衬得他俊美的轮廓愈发的淡漠,唯独漆黑的眸熠熠生茫。

    路卡站在床头看着醒来的男人,就差没热泪盈眶了,“二公子您总算醒来了,我差点心都操碎了您再不醒来我真的保不住您的位置了。”

    凯撒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去给我倒杯水。”

    “哦。”路卡乖乖的转身倒水,小心翼翼的递到他的手里,原本准备喂他喝的被一眼瞟得缩回了手,“我的手没残。”

    路卡讪讪的收回手,看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捏着水杯姿势优雅的喝水,只觉得整个人都松懈了,“二公子,您放心,虽然集团目前有些阿猫阿狗在闹腾但是不足为患而且您醒来了他们应该也不敢作乱了……”

    “嫣然呢?”温淡的嗓音,听不出波澜,路卡也没听出特别关心或者焦灼的情绪,“还活着吗?”

    只是,二公子醒来的正式发问的第一件事是那位……

    路卡愣愣的,吞吞吐吐半天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神色颇为尴尬。

    男人眼角的冷芒从他的脸上扫过,“活着就是活着,死了就是死了,两个字的事情你舌头被切了?”

    路卡,“……”

    “活着。”路卡小心翼翼的研究着男人的神色,“只是……还没醒。”

    俊美淡漠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声音沙哑而冷漠,“什么情况?”

    路卡打着哈哈,“最近您昏迷不醒集团的事情太多我还没来得及去确认,柳小姐的父亲在照顾她,应该过段时间就会醒……”

    男人一声冷漠的嗤笑将他打断,“她的脑袋被撞了很多下,又被倒塌的墙砸到,是个人都经不住砸,你说你不知道?”

    路卡,“……”伤的轻重和他知不知道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啊?他最近真的忙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啊。

    他低着脑袋,诺诺的道,“少夫人去看过……好像据说,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病房里陷入了一阵沉静,路卡没敢说话,只是偶尔抬眸瞄了几下面无表情的男人,就在他绞尽脑汁想说点什么打破这沉默的时候,男人已经再度开口了,“去把集团和最近的情况整理好交给我。”

    路卡连声应了下来,“好好,我马上去办。”

    一个小时后,唐小诺端着最新熬出的小米粥回来,刚好路卡也办事效率极高的讲集团最近的情况整理成文件报表送了过来。

    唐小诺一口口的将粥吹凉的小心的喂到他的唇边,她似乎是生怕烫着他,每舀一口都要吹几下。

    凯撒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眼角的余光偶尔瞄到她手背上的小水泡,拧眉有些不悦的问道,“手怎么了?”

    她笑了笑,并不在意,“哦,不小心烫到的。”

    他的视线重新回到报表上,嘴里却道,“路卡,去拿烫伤膏。”

    她抿唇笑着,小声的道,“真的没关系,就是被小小的烫了一下。”

    路卡自然是听自家主子的吩咐,屁颠屁颠的去找医生要烫伤膏了,唐小诺接过自己涂着,两人同时听得男人问了一句,“你们请了谁坐镇镇住那帮股东他们才没趁机作乱?”

    唐小诺手里的动作顿住,路卡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幸好男人始终都低着头研究文件没有抬头。

    路卡回答,“是少夫人,二公子,少夫人最近很辛苦。”那声音里带着十足的诚恳,甚至还有满满的邀功似的情绪。

    凯撒是最敏锐的人,何况是跟了自己好几年的手下,他抬起头,目光深沉而锐利,“唐小诺镇得住那些股东,她镇得住我父亲跟柳默?”

    路卡被这么看着,觉得自己整块后背都要湿透了,“柳默最近忙着照顾柳小姐,您父亲也是……而且。”

    唐小诺微微笑着的声音也响起了,“而且我有我爸和墨夜,谁欺负我他们都会做我的后盾的,而且我是你名符其实的妻子啊我有资格替你。”

    凯撒低头张口喝下她再次喂到唇边的粥,没有多说什么。

    已经提到了柳嫣然,唐小诺咬着自己的唇,大大的眼睛看着她,声音带着点试探和小心,“凯撒,柳小姐她……”她很艰难才将一句话说得完整,“她伤的很重,可能会……”

    “我知道。”他的神色没有多大的变化,淡淡的很自然,“路卡已经跟我说了,等我好了我再去看她。”

    唐小诺看着他垂眸专心研究工作的模样,忽然觉得很不是滋味,一种说不出来也无法形容的迷茫攥住了她的心,她小声的问道,“她伤得很重,你不担心吗?”

    凯撒抬眸看着她,似笑非笑,阴柔的眉梢带着缕缕的邪意,“我担心,你不是会吃醋吗?”他抬手摸摸她的脸颊,“我不担心豌豆公主也这么闷闷不乐的,难道你希望我现在爬下床去看她?”

    他微微支起身子,凑到她的跟前,“我怕我这么表现了,你会给我再摆三个月的脸色,也不煮粥给我喝了。”

    他用右手轻轻的捏住她的下巴,“脸蛋瘦了不少,我已经没事了。”男人亲了亲她的脸颊,叹息着低笑,“看来最近是累坏了,乖,我醒来了你就不用再累了。”

    唐小诺小心的环住他的脖子,避开他的伤口,娇软的嗓音里仍旧带着浓厚的委屈,“嗯。”发香缭绕在鼻尖,她撒娇般的道,“我最近真的累坏了,你也不夸奖我就知道闷着脸。”;;

    她眨巴着眼睛,小声的道,“再亲亲呗。”

    她最近很累,累得好几度差点以为自己会支撑不下去了。

    他醒来了,真好。

    ——三更一点左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