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坑深723米:恨不得让自己死在手术台上来惩罚我?

    她整张脸都被汗水打湿了,汗津津的,发丝也是湿漉漉的。

    凯撒不断用手指擦着她脸蛋上的汗,见她睁着迷蒙的双眼,眼神瞟了一眼手术灯下的白大褂,压低了声音哑哑的道,“宝宝要出生了,小诺,你再坚持一会儿……”他显然的不擅长的真的安慰什么人,“会没事的,马上就好了。”

    他知道她一天没吃饭了,会早产也是因为受了刺激,加上她拿了西蒙的枪。

    他以往教她开枪都是用的适合女人用的枪型,后座力控制得好,西蒙身上的那支枪……

    唐小诺的意识慢慢的恢复了清醒,她看着低头凑在眼前不断的在呢喃什么的男人,身下的剧痛也慢慢的传入她的神经。

    她的宝宝……才七个月啊。

    “别哭……”她额头上沁下来的汗水都是凉凉的,唯独眼角滑下的那一滴滚烫得厉害,凯撒有点慌张的用拇指小心翼翼擦拭她的眼泪,“小诺,不会有事的。”

    他握着她的柔若无骨的小手,也是一手汗水。

    “二公子……”在手术室的时间度秒如年,凯撒只知道不断的下意识的说些话安慰她,说下一句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上一句说了什么。

    直到有护/士喊他,手扯了几下他的袖子男人才反应过来,小护士看了一眼躺在手术床上的女人,压低了声音道,“医生说您太太难产,需要您出去一趟签手术同意书。”

    难产?男人一只手还是紧紧握着女人的手,他的脸色一下就冷下来了,正准备开口又忽然的顾忌到小诺就在这。

    他眼神极其森冷的看了那护/士一眼。

    “二公子,”护/士低着脑袋,“麻烦您现在出去签个字吧。”

    沉默了大概三十秒,凯撒才重新俯身,低声温柔的道,“小诺,我马上回来,”他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额头,“不怕,嗯?”女人的眼睛睁了睁,可是看不出来究竟有没有看他或者听到他的话。

    凯撒将她的手放了回去,这才冷着脸出了产房。

    门才被关上,浑身阴鸷的男人立即低吼道,“难产,她就他妈的生个孩子你现在跟我说要签手术同意书?这里养的是医生还是废物?”

    因为身份太显赫,产房外边儿还有医生和医院的领导一起陪在外面等着。

    顾安西见凯撒出来就急急的迎了上去,接过才靠近就听到难产两个字,她自然不像凯撒一上来就发脾气,“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会难产呢?情况很严重吗?”

    亚瑟是跟着安西走过来的,迈着长腿不紧不慢,修长的身形冷酷逼人,他斜睨了一眼把所有人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的男人,淡淡然的道,“你吼什么,叫你签你就签,你那女人一天没吃东西,从早到晚心情都很down,还使了枪杀了人,难产是多奇怪的事情。”

    更别说,她那身体底子一直都不大好。

    闻言,凯撒一记冷眸就射了过来,俊脸阴沉得能出水,一副逮着谁就要开火的模样,亚瑟泰然处之,瞧都懒得瞧他。

    安西忙着打圆场,“好了好了,签字是环节,凯撒你先签吧。”她顿了顿,强行扯出笑容,“小诺不会有事的。”

    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哪有那么容易因为生个孩子而闹出多严重的事情。

    “二公子,”另一边等待的医生有些颤颤巍巍的解释,“是这样的,威廉医生的意思是……您太太才七个月就早产,加上她的身体跟情绪和状况都不是很好,所以情况可能比您想象的糟糕很多,所以必须进行手术。”

    凯撒的脸色越来越恐怖,医生到最后已经不敢再看他的脸了,他抖着胆子继续道,“这份手术同意书,如果出现迫不得已的情况,您是要保大人还是孩子……”

    安西呆住了,她的十指交叠扣在一起,紧紧的甚至带着微微的颤意。

    凯撒一怔,随即阴沉着一双眼睛,“保大人还是孩子?”薄唇勾出冷冷的笑意,直接一把揪住白大褂,“你他妈的是什么年代的医生,现在来问我这种狗屁问题?我两个都要,叫里面的人给我好好治。”

    “尽量,我们一定会尽量的,但是凯撒公子,”医生的脚都被扯离了地面,“您该知道……孕妇的情况不好……”

    吞了口唾沫,“凯撒公子,您早点决定,我们才好尽快治疗。”

    男人的眼神暗了一下,薄唇抿着,攥着对方衣领的手泛出阵阵白色,几秒钟,他的手指徒然松开,面无表情的伸手将那一纸手术同意书抽了过来,低冷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哑意,“保大人,她出点差错我会让你们比我更不爽。”

    笔尖落在白纸黑色的纸张上,还没开始动,产房的门再次被推开,小护/士急急忙忙的走到凯撒的面前,“那个……凯撒公子,您太太醒来了,她说……”看着男人俊美阴鸷得跟暗夜的吸血鬼一般无异的脸色,她硬着头皮道,“她说无论如何都要让孩子平安出生。”

    男人手指一顿,依然面无表情,“她是家属还是我是家属?”说着就要继续签字。

    护/士不得不提醒他,“您太太本来就危险,如果情绪再被刺激,可能大人孩子都保不住。”

    那只被握着的笔徒然被折断了,在寂静的走廊显得格外的刺耳。

    “医生的作用就是用来告诉我大人孩子都保不住?”平常的一句话,他问得院方在场的人阵阵的毛骨悚然。

    医疗纠纷本来就是件难办的事情,尤其对方只手遮天,还不讲道理。

    医生叫做医生,不叫做救世主。

    顾安西慌慌的,她扯了扯男人的衣服,“凯撒,你去跟小诺说说,你去劝劝她,你跟医生说没用的,你跟小诺说,告诉她孩子以后肯定会有的……”

    亚瑟立在一边看着,没用出声。

    断掉的笔和没来得及动的纸张全都落在了地上,男人抿唇就再度进去了。

    女人的长发湿透了,发丝黏在惨白的肌肤上。

    这大约是美人温蒂一生最难看的时候。

    手被握住,一边的医生向凯撒打了个眼色,男人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低低哑哑的开口,“小诺,我们听医生的话,宝宝会没事的,只有你没事宝宝才会没事的。”

    唐小诺吃力的睁着眼睛,声音虚弱得飘渺,“不……”似是支撑不住,她又重新闭上了眼睛,“保孩子……”

    他一震,她说得简单,可是几个字句里的意味太坚决,坚决得让他心颤。

    “小诺,小诺,”凯撒抽了几张一旁递过来的纸擦拭着她的汗水,尤其是染在睫毛上和眼眶周边的,他耐着性子,用最温柔的声音道,“我们还会有宝宝的,只要你喜欢,我们可以有很多宝宝的。”

    她依然没有睁开眼睛,“保住……孩子。”

    断断续续,来来回回,都是这反反复复的四个字。

    男人的手指捏起,他抬眸看向一边的医生,眼神冷得令人战栗,“她现在情绪不稳定,给她打麻醉药然后……”

    “凯撒……”女人微弱的声音打断他,漆黑的眸直直的,“我要她平安的出生,然后平安的长大,如今,我不是你的,孩子也不是你的……你无权决定……”

    凯撒怔了一秒钟,手撑在手术台上,微长的发垂下,“小诺,我知道你恨我,” 他顿了一下,“唐雪的事情,柳嫣然的事情,以后你想怎么样都好,就这一次,你听我的,让医生给你手术,嗯?”

    她看着他,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可是眼睛里的意味仍旧很清晰。

    她就是固执的,要保住孩子,哪怕牺牲自己。

    那固执让他无与伦比的痛恨。

    他忽然笑了,看着她惨白的脸色,“你就这样恨我?恨不得让自己死在手术台上来惩罚我?”

    是,是,她是痛恨他的,他知道。

    但是这痛恨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我知道了。”他低喃的笑了下,阴柔的眉目布着一层苍白的颜色,胸口的地方像是漏着风一般,空空荡荡的,他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那神色让一边候着的医生和护士有种错觉,他似乎比手术台上的女人脸色还要难看。

    他说,“你不是想跟我干干净净的了断,乖,你听我的,也许我们真的能干干净净的了断,没这个孩子,我不会再纠缠你,你也不用以这么大的代价来报复我。”

    唐小诺没有说话,不知道是没有力气还是无话可说。

    他低头,距离很近的靠近她的脸庞,“小诺,好不好?”

    “不。”她仍是这个字,“我要她平安的出生,平安的长大。”

    她淌着汗意的眉目其实是没有恨意的,如果他仔细分辨的话。

    男人蓦然的吼了出来,“唐小诺,没有你,她要怎么平安的出生,平安的长大?”他的眼眶极红,红的可怖。

    束手无策,他对着这个固执到极点的女人,束手无策。

    她的睫毛微颤了下,瞳孔也跟着动了动,似乎有些空洞的失神。

    ——【思考】不然让小诺难产死掉,凯撒孤独一生全剧终算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