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坑深731米:墨夜,难不成你真的看上我了

    站在婴儿的保温箱面前,男人粗糙的手指落在玻璃上,黑眸注视着小胳膊小腿躺在小小的箱子里,不知道感应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原本睡得香甜的小不点竟然睁开了眼睛。

    黑溜溜如大葡萄般的眸,湿漉漉的惹人怜爱。

    四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统,目前唯一能看出来的是可能随了白种人的皮肤。

    jane也没有哭,就这么的无声的静静的看着他,短短的小小的手像是打招呼般扬在空中,慢慢的开始咿咿呀呀的笑着。

    那小小软软的笑容猝不及防的,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戳在他心上最柔软的部分。

    从来没有哪一刻念头如此清晰,这是他的女儿。

    那些因为唐小诺而分去的心神,和早产的先天不足而生出的不安全都如潮水般褪得干干净净。

    慢慢溢出来的爱意被浇灌得如曾天大树般藤蔓遍布。

    天亮的时候唐小诺从陌生的床上醒来,意识懵了下有短暂的空白,缓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半只手臂距离的男人。

    距离太近,所以她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他眼睛下面的乌青和黑眼圈,疲倦的状态很清晰。

    唐小诺蹙了下眉,一分钟后掀开被子从另一侧下床了。

    极其轻微的动静,凯撒也还是醒来了,他看着长发下的女人,低哑的出声,“你睡得很晚,回酒店再去睡会儿。”

    她是合衣躺着的,身上盖了被子,病房里的暖气很足。

    “我喂完jane就回去。”

    “她回庄园了。”凯撒也起了身下床,“我陪你吃早餐。”

    唐小诺转过身,“为什么突然回庄园,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养好不能脱离保温箱。”而且事先也没有跟她说过一点。

    “为了不让你睡在沙发上,”男人低头扣着衬衫的扣子,“你现在可以回庄园住了,亚瑟安排了专门的房间。”

    他看着她沉默的模样,又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她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回答,手已经好像习惯性那般的摸着自己的脑袋,“你去公司吧,我自己会去,西蒙可以送我。”

    说着就迷迷蒙蒙的走进了洗漱间。

    她如今拒绝他,就跟什么习惯一样,条件反射。

    唐小诺打开洗漱间的门出来就被守在外面的男人扯住了手臂压在墙上。

    她的脸蛋湿漉漉的,淌着水珠,长发简单的梳理过了,但是双眼总是失神得厉害。

    他目光钉在她的脸上,“你每天在干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不好需要休息需要调养?”

    “我挺好的,”她象征性的看了他一眼,“除了陪下jane,我没什么事做,一直在调养休息。”

    要不是亚瑟已经天怒人怨,他恨不得能亲自守着她。

    下面的人禀告也说她除了照顾孩子,偶尔跟顾安西去买东西,没干别的事也没人敢让她累着,可精神状态就这么一天天差了下去。

    她的样子比战无忧那个抑郁症还要憔悴。

    哄也哄不好,骂又不能骂,他已经开始拿她没辙了,压着情绪,他低声温和道,“小诺,你等我一分钟,我带你去吃早餐。”

    “好。”

    她会下意识的拒绝他,但是不会一直拒绝他,因为她会觉得这种纠葛劳累。

    凯撒迅速的做了简单的洗漱就出来了,离开医院特意开车去了一家远近闻名的早餐店。

    点了不少的东西全都堆在她的面前,“吃完我送你,我让顾安西把房间腾出来了,你可以一直住着。”

    唐小诺呆了呆,没有出声,不知道在想什么,亦或是什么都没想。

    亚瑟破天荒的出现在他办公室的时候,凯撒以为他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来兴师问罪的,手指摁着眉心,沙哑冷淡的开口,“你是硬一次就硬不起来了还是怎样?还有完没完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昨晚说的那些乱七八糟是存心膈应他。

    亚瑟,“你他妈才硬一起就硬不起来了。”一大早说的是什么鬼东西。

    “那你来干什么?”

    “上午十点人事部会议,中午跟威廉先生吃饭应酬,下午一点半你约了人打高尔夫顺便谈谈合作的事情……”

    “你就算真的硬不起也不需要跟路卡换位置,叫顾安西带你去看男科。”

    “以上事项,如果哪一项你敢叫我替你去,我从下个礼拜一自动休假到礼拜日。”

    凯撒拿钢笔的手指一顿,眯起眼睛问道,“我为什么要你替我?”

    亚瑟淡淡瞥他一眼,淡淡道,“因为小小打电话给我,墨夜要带唐小诺回国。”

    那支名贵的金色钢笔被扔到一边,男人的眼睛跟刮了暴风雨一般,颀长的身躯从真皮椅上站了起来,“你说墨夜那只男小三冒出来了?”

    亚瑟依然瞥他,“杀到你面前都不知道,你不如准备继续开会。”

    “抢了我的女儿你还想休假?路卡给你。”

    黑色的兰博再次刷新了飙车的记录,凯撒回到庄园的时候顾安西在客厅里,她讶异的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从哪里过来的?你不是在公司吗?”

    这绝对是安西见过的这个男人最难看最阴鸷的脸色,眸深如墨,声线极端的紧绷着,声音更是低得不可思议,“唐小诺她走了?”

    他眼睛里的那点慌张,连她都看出来了。

    “没……”

    “她在哪里?”

    安西指了指花园的方向,被他阴云密布的脸色吓得弱弱的,“在花园里……跟墨夜聊天。”

    凯撒想也不想的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去,安西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冲过去拽住他的衣袖,“那个凯撒,你等等。”

    男人皱眉回看她。

    “小诺说……她不想再结婚了。”

    凯撒紧皱的眉头松懈了一点。

    安西又道,“但我觉得,小诺她应该是……不想再爱上任何人了。”

    他的瞳眸又蓦然的紧缩,“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我刚听他们说了几句,”安西舔了舔唇瓣,“我觉得墨夜是冲小诺来的,他很聪明看透了这一点,小诺不想要爱他就一个字不提,连喜欢都不说,如果他让小诺相信他会做到把jane视如己出,小诺真的可能会被他忽悠走……jane也是。”

    安西黑白分明的眸看着他的眼睛,“你要知道,小诺没有带走孩子只是不敢,不是不想。”

    凯撒站在那里,好半响都没动,良久,他才面无表情的开口,“顾安西,你觉得她会跟墨夜走?”

    还他妈的要把他的女儿带走,唐小诺是不是觉得他迁就她就什么都能迁就她?

    顾安西回答不了,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下,扯了扯领带,大步的走了出去。

    深灰色的大衣,她最近连穿衣服的风格都变得沉郁了。

    还没有靠近,他就听到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不急不缓的道,“你把时间耗在这里,除非准备让时间原谅他,否则没有任何意义,唐小诺,你现在的样子比当初糟糕无数倍,至少你当初知道离顾睿远远的。”

    女人趴在花园的木桌上,长发散开,低声兀自的笑,“你特意过来,特意跟我说这么多想劝我回去,墨夜,难不成你真的看上我了?”

    墨夜眼神微暗,随即闪了闪,“男人喜不喜欢你,你难道看不出来?”

    唐小诺抬起眼睛,歪着脑袋看着他,随即摇摇头,“墨少怎么会看得上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花瓶。”她捏着自己的眉心,“你还是觉得我跟你合适?你连女人都没喜欢过,万一将来大爱晚成爱上了哪个小姑娘,我的人生不是太惨淡。”

    “唐小诺,”墨夜看着她重复了好几次的动作,“你是不是脑袋疼?”

    一直在捏一直在捏。

    “有点儿,可能生孩子的时候伤了元气,放了好多血。”

    墨夜毫不留情的嫌弃,“你是嫁了个什么男人?伤了元气不知道给你调养吗?弄得跟深宫里被抛弃的怨妇一样。”

    唐小诺没有跟他对视,所以没有看见他眼睛里躺着的心疼。

    她仍然趴在桌子上,模糊道,“我没事。”

    “跟我回去,你舍不得你的女儿把带走,你担心照顾不好有你妈跟我妈在,保证她长得比你开心。”

    唐小诺没有出声,眼睛看着远处。

    “墨夜,”她很少叫他的名字,有些恍惚,“他不会让我带走的。”

    凯撒紧紧握着的拳头终于泄了那么一丝的力道。

    “你把女儿给别人他都同意了。”

    “你觉得……jane留在庄园,和被我彻底的带走,对他而言是一样的?”

    怎么会是一样呢,说是给了他哥哥,但是仍旧在他的眼皮底下,他仍旧可以看着她长大,如果她不在了,孩子不够大的话,也可以要回来。

    自己的女儿,她不会随随便便就给别人的。

    如果她带回墨门了,那就几乎等于再没关系了。

    墨夜略带讽刺的道,“你到这个地步还要顾虑他的话,不如干脆点跟他和好算了。”

    他没想到,她到底还是顾虑着那男人,他以为把孩子让出去,已经半点残念都不留了。

    “和好?”唐小诺摇摇头,笑着喃喃道,“我怎么可能再跟他和好,他宠出一个女人杀了我的阿雪。”

    她低头,自言自语,“我现在都没有去夏佐立的墓看看,他叫我几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