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099米:乖乖的叫老公

    在她出神的当,战墨谦俯身用手指扣着她的脸蛋,墨色的眸颜色极深,微微眯起,薄唇挑着,“唐小三,叫老公。”

    唐乐乐对上他的眼,忽的笑了,她低低喃喃的道,“战墨谦,你知道老公两个字是很神圣的职位么?”

    她的笑意很单薄,却又令人移不开视线,“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年轻疯狂年老缠/绵,你纵容我的习惯,爱着我的一切,哪怕争吵也依旧相濡以沫的过一生,这才配得上老公两个字。”

    战墨谦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足足三十秒没有说话。

    她忍不住反思这话儿好像文艺了点儿?不怎么适合这样的场合,正准备说点其他的什么转转气氛。

    战少再度发话了,“你矫情什么?叫老公。”男人英气的眉毛高高跳起,霸道得理所当然,“我的配偶栏上写着你的名字,你就该乖乖的叫老公。”

    唐乐乐,“……”原来她说的都是废话。

    侧开脸,唐乐乐的视线落在对面的沙发上,她撇撇嘴,淡淡的道,“在我心里你不是我老公。”

    战墨谦的手指开始用力,他阴沉着一张脸,“我哪里不是?唐乐乐,结婚证,做/爱,该有的该做的,我们还缺了什么,你说!”

    这女人到底在矫情什么?让她叫声老公,有这么难么?

    唐乐乐的脸红了红,为他说的某个直白的词眼。

    她轻哼了一声,“战墨谦,结婚证我们各有所图,后面那件事从来都是你强迫我,你一不疼我二也不爱我,在这种闹鬼的晚上去陪其他女人,你不是我的老公,你是唐宁暖的,你去找她叫。”

    男人的眼睛蓦然一眯,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各有所图么。

    如果说他是为了让她心甘情愿的去换宁暖,那么她图的是什么?

    难道她图的不是他?!?!

    这样一想,战少的脸色顿时就变差了不少。视线无意间落到她额上那一圈白色绷带上,更是觉得不爽。

    ……

    她吃完面休息了一会儿,就跟着战墨谦一起下去了。

    他原本勒令她呆在房间休息,但是唐乐乐坚决不肯,她才不要一个人呆在这个鬼地方,等下那人又冒出来怎么办?

    战墨谦大概是看出了她的恐惧,最后让她跟着下去了。

    饭厅里,黎茹和翟亦城在面包。

    温蔓给顾泽和自己煮了面在吃,他瞳孔微缩,漫不经心的用筷子夹着面,甚至无人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桌角的唐宁暖身上。

    见楼梯上战墨谦携唐乐乐下来了,他菲薄的唇畔勾出淡笑的弧度,低沉的嗓音带着戏谑,“战少和战夫人这么快和好了吗?”

    唐宁暖闻言就抬头看了过去,唐乐乐脑袋上绑着绷带,她站在男人的身边,纤瘦单薄,有种小鸟依人的错觉,令人看着很刺眼。

    战墨谦拧眉看着已经吃完早餐或者正在吃早餐的人,浓眉显示出他极大的不悦,妈的,这破地方离市里不知道多远,他吃什么?!

    他低头抓住自己身边正准备离开的女人,盯着她看了三秒钟,“唐乐乐,你去给我煮面条吃。”

    唐乐乐面无表情,挑着眼角以眼神问道,为什么我要给你煮面?而且叫一个脑袋有伤的女人给你煮面你好意思么?

    “房间里有面包,你可以先吃面包填肚子。”见男人拧着一双好看的眉,唐乐乐还是小声的道。

    他那是什么眼神?好像她不给他煮面吃是多大的虐待。

    “面包难吃。”战少坚持,“给我煮面。”

    他的声音低沉,说话的时候眼神还淡淡的扫过温蔓,她正细心的为顾泽将面里的葱挑了出来,“刚刚我让摄像叔叔帮我看会儿火,他就一起把葱都洒进去了,我都帮你挑出来了。”

    顾泽没有出声,唇畔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也没有看温蔓或者说什么,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唐宁暖站了起来,她瞟了唐乐乐一眼,脸上挂着笑容,“墨谦,我帮你煮吧。”

    唐乐乐闻言看都懒得看他们,转身就准备去沙发上歇息。

    一只手提着她的肩膀,她整个人都连带着被拖了回来,战墨谦英俊的侧脸完美而面无表情,“宁暖没有下过厨,唐乐乐,煮面用不到你的脑袋,给我去。”

    唐乐乐简直气得不行,睁大眼睛就瞪他,他还真折腾她折腾上瘾了?!他无不无聊,幼不幼稚啊?

    怒极反笑,唐乐乐踮起脚尖,唇瓣贴近他的耳朵,轻声细语的道,“战少,姐姐那么骄傲的女人,愿意为你下厨,洗手作羹汤,很唯美很浪漫,赶紧去,顺便还能气气你的情敌。”

    她的话音刚落,一只大掌便轻易的掐上她的腰肢,逐渐收紧,她整个人都跌入他的怀里,头顶的声音紧跟着响起,“我讨厌有人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唐乐乐。”

    说完,便强势的拥着她的身子直接往厨房走去。

    顾泽的视线跟到厨房门口,方缓缓的收回,低低的嗓音带着令人心动的磁性,似笑非笑的对上唐宁暖的眼神,不紧不慢的开口,“看来战少很想尝试自己媳妇为自己下厨的感觉。”

    唐宁暖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去,她冷冷的盯了温蔓一眼,“有谁能比得上顾太太温柔体贴。”

    顾泽咀嚼着口中的食物,斯斯文文的擦嘴,笑容里带着意味不明,“是不是温柔体贴不重要,重要的是男人喜不喜欢。”

    唐宁暖一怔,顾泽的眸极深,仿若一潭幽深的古井,一眼望进去就会被吸进去,偏偏那张英俊的脸是种温淡儒雅。

    温蔓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个,无声而灼热的气氛,几乎生生烫伤了她的心,顾泽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从最初的开始。

    她低头,继续慢慢的吃面,眼睛酸涩得疼痛,但被掩在长发的阴影里。

    唐乐乐被男人拎到了厨房。

    估计是过了吃早饭的时间,厨房已经没什么人了,战墨谦一双浓墨色的黑眸锁住她愤愤的小脸,低沉的开口,“唐乐乐,下面给我吃。”

    唐乐乐狐疑的看着他,“作为你今晚陪我的报酬?还是你想开启演技派模式?想跟我演恩爱夫妻?”

    她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眨眨眼睛,“你跟姐姐说好了吗?她不会吃醋了?我看她刚才脸色挺不好的。”

    战墨谦冷冷的瞪她,让她下面她哪里想出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象力太丰富了?!

    战少这个表情,唐乐乐就自动的理解成他已经为了不去非洲跟唐宁暖商量好先跟她演着了。

    她为了哥哥自然是更加不能去非洲的,所以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一想到这里,唐乐乐的小脸就变得严肃起来,“你知道怎么演一个合格的老公吗?”话落摆摆手,“算了看你的样子也不会。”

    战少的脸黑了黑,语气极差的反驳,“我不会做合格的老公?!唐乐乐,你不知道别人说嫁给我的女人是最幸福的么?!”

    他是出了名的好情/人行么?

    唐乐乐咬咬唇瓣,有丝恍惚,是哦,京城的人都说最幸福的女人有两种,一是做唐慕凡的妹妹,而是做战墨谦的女人。

    刚好她都是。

    幸福毛。

    还没说话,下颚就被人扣着,战少的模样看起来很凶,“我说过多少次了叫你不要咬自己,你是喜欢自虐还是欠虐?”

    说完还觉得不解气,低头在她唇上用力的咬了一口,“你要是欠虐的话我来咬。”

    唐乐乐睁大眼睛,气得不行,“我咬我自己会咬疼么?你才欠虐呢,还有别用你的嘴巴碰我!”

    他妈的她要记着这件事情多久?

    战少怒了,手顺势搂着她的腰将她的身子往后,将她抵在后面的灶台上,然后低头吻上她的唇。

    男人吻得像是在洗劫似的,长指扣着她的下巴不准她有任何的闪躲,亲吻得很深,唇舌相缠,吮吸着她所有的甜美。

    直到她因为缺氧而几乎瘫软在他的怀里,战墨谦才松了她的腰,但仍旧半搂着,以防止她会就这样摔下去。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被吻得嫣红的脸蛋,语气里带了得意和愉悦,“合格的老公一定会接吻,能在床上伺候媳妇儿,满意么唐小三?”

    唐乐乐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瞪他。

    战少变本加厉的无耻,“满意的话就煮面,不满意的话我们就吻到你满意为止。”

    “滚出去,我弄好了你再进来端。”

    “我就在这里。”

    唐乐乐已经不想因为这样无聊的问题再跟他争吵,他爱呆着就呆着好了,反正她现在不想一个人。

    战墨谦退到门边,看着唐乐乐熟练的将切葱,烧水,配汤,一切都游刃有余,熟练度丝毫不下于任何一个家庭主妇。

    他眯了眯眸,他猜测在美国的三年唐乐乐已经被迫学会了这些,但是仍旧没想到,她比他想象的还要做得更加熟练自然。

    在把面放进锅里,等它变软的时候,唐乐乐才抽空抬头看了他一眼,“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公就必须要会下厨,战墨谦,你会做吃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