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103米:别没事就恶心她

    那种金黄色的蛇长得就那么华丽风/骚一副满身是毒的样子,他在树上待了那么久,指不定真的被咬了。

    战墨谦没有说话,仍旧锁眉。

    安白跟在他们的后面,看战墨谦板着一张脸装深沉的模样就忍不住想要吐槽,可是一想到刚才是他救了乐乐,还是忍住了。

    这男人的身手……让同样身为男人的他有些挫败。

    偏偏唐乐乐好像还很吃他那一套,他不说话,她反而将自己的脸更加靠了过去,“你到底怎么了?被咬了那我们就要去医院,那蛇说不定真的有毒。”

    这男人喜欢逞强,这是她从小就知道的事。

    虽然他一直都很少有什么表情喜欢板着脸装面瘫,但是这样明显凝重的模样,她还是很少见,不由有点担心。

    “没事。”他低低的说道,又十分自然而然的亲了亲她的眉心。

    安白斜睨他,有事没事就吃豆腐,真是不要脸,当即懒懒的开口,“战少大概是在为今天的晚餐发愁,恭喜你们获得第一名。”

    虽然路上看风景花了点时间,但是唐乐乐显然没花什么功夫,连他都阴暗的猜想他们是不是作弊了。

    “第一名?”战墨谦一听脸就黑了下来,他不悦的看向自己怀里的女人,“你怎么这么蠢,不知道等有人找到再来找我么?”

    他不会下厨,做什么晚饭,全都让唐乐乐一个人做?

    他的脸放哪里放?

    唐乐乐鼓着腮帮,也很委屈,“那我已经让摄像哥哥拍树拍风景消耗时间了嘛,我也不知道我爬第一棵你就在那里。”

    男人的脸更黑了,“我不在那里,你是想摔断腿还是想被蛇咬?”不说还好,一说他就来火,“我让你爬上来了?你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会爬树你很得瑟?”

    唐乐乐被骂,立刻反驳,“我不爬上去怎么知道你在上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躲在最上面。”

    她还跟跟他叫板?战少一见她不知悔改的模样就更凶了,“你不会喊?你不会叫你身边的男人爬上来看看?让你自己上?”

    安白,“……”

    他有种即使这两人在吵最幼稚的架旁人也插不进去的感觉。

    后面跟上来的摄像师看着这奇葩的两人更是深深的无语了。

    唐乐乐愤愤的瞪他,小声的嘟囔,“就知道凶。”

    她能让别人上吗?你以为所有的男人都能爬树吗?再说了被人说成犯规怎么办?

    就这样一干人一路回到客厅,果然只有路唯一坐在沙发上摆弄电脑,其他人全都没有回来。

    战少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第一名不应该是有奖么?凭什么他们要给所有人准备晚餐?

    还不如拿最后一名。

    路唯一挑高了眉梢,抬起手腕看了眼表,下意识就脱口而出,“半个小时,你们作弊了吗?”

    怎么现在全世界都觉得他们在作弊么?

    不就是个捉迷藏,他们至于么?

    她花了将近二十分钟在看树好么?如果真赶时间的话,还能再缩一半。

    结果就是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在作弊,真的够了。

    唐乐乐直接将自己投进了沙发里,淡淡的道,“小时候我老缠着他,他一躲我除了往树上爬就没其他地方了。”

    其实很简单,比让他来找她简单得太多,他们可是玩了十多年你追我躲的游戏,她家有万能哥哥,所以战少在一般情况下不会揍她也不会凶她,所以只能躲起来。

    而且城堡里的树大部分都积雪,能给他躲的地方相当有限,所以她找得很轻松。

    路唯一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莞尔一笑,“原来是这样,那么战少战太太,今天的晚餐就麻烦你们了。”

    唐乐乐瘪瘪嘴,一张小小的脸蛋全都皱起来了,让她一个人做所有人的晚餐,这就是她第一个找出目标应得的奖励?!

    唐乐乐的眼珠骨碌碌的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半倚在对面沙发里喝水的安白身上,她几步跑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讨好的晃了晃他的手臂,眨眨眼睛可怜兮兮的瞧他,“小白,你帮我好不好?我一个人做不来那么多。”

    安白的桃花眼微微往上一挑,眼角的余光扫过脸色冷峻的男人,邪邪一笑,“亲我一下,我全帮你做了。”

    唐乐乐一张脸都垮了下来。

    众人,“……”

    安公子你是真的不用形象了么?当着人老公调/戏人媳妇儿,

    唐乐乐挫败的低头,还没起身,胳膊就被人拎起,然后整个人都被抱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战墨谦冷漠的盯着安白那张风流俊美的脸,极力的忍着才没一拳揍上去,“安白,别以为你是卖笑的我就不敢动你的脸,你最好收起你那龌龊的心思,别没事就恶心她。”

    路唯一握着热气腾腾的杯子,无声的看着两个男人交战,战少骂人可真够恶毒的啊。

    安白很无谓的耸耸肩,笑得很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仍旧电意十足的望着唐乐乐,“你揍我我也没关系啊,只是战少,你是要委屈你家媳妇儿一个人当厨娘,还是要亲自下厨?”

    “啧啧,”他轻轻的笑,温润如风又性/感魅惑,“你舍得我可舍不得,我听说乐乐从小被宠到大,既然如此,下厨这种粗活,就不该让她来做。”

    唐乐乐终于察觉到,安白是故意在挑衅战墨谦。

    安白慢慢的站起来,潋滟的桃花眼目光灼灼,故作轻佻的声音却是从喉咙里逼出来的,“战少,你不能为她做的事,就没资格拦着其他男人为她做。”

    有时候,男人和男人之间战争,女人无法体会。

    就比如此时,安白此刻分明是在赤果果的挑衅他,给不了唐乐乐幸福,就不要拦着其他男人给。

    他这辈子最讨厌别人觊觎他的东西。

    尤其讨厌别人觊觎唐乐乐。

    唐乐乐被他抱在怀里已经非常强烈的感觉到那股杀气腾腾的怒意了,连忙扯着男人的衣袖,“小白开玩笑而已,你别生气了,我们回房间吧。”

    她太清楚这是他动怒的前奏了,虽然这男人很少真的动手揍人,但是一动手势必相当凶残,小白可经不起他打。

    他的占有欲能强到这个地步,她算是领略到一点了。

    她很无奈,如果他肯配合那么即便是演戏她也自然是绝对不想被分配到非洲一年的,所以除非他主动挑起,她就不会让镜头看到他们的感情有多差。

    见他没有动,眸内凛冽的杀意甚至半点都没有消退,唐乐乐抱着他的胳膊拖着他往楼上走,“你别这么凶的瞪人家了,晚餐我会一个人搞定,你别闹事。”

    战墨谦这才低头看她,语气极冷,“不用你做,我来做!”

    不就是一顿饭,他还能输给这个小白脸?

    “啊?”唐乐乐被这样的结果惊到,抬头呐呐的看他,“可是你不是不会么?”

    他连下面都不会,他能做一桌子菜出来?

    安白唇角勾出得意的弧度,偷偷的朝唐乐乐比出一个V字的手势。

    唐乐乐瞬间明白过来,原来安白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让战墨谦主动扛着今天的晚餐。

    她该说小白很聪明吗?

    战墨谦冷哼了一声,搂着唐乐乐的腰往楼上走去。

    安白顺势躺进沙发里,轻轻的笑,望着他们看起来竟然和谐的背影,精致风/流的眉目落下缕缕的黯然。

    他们之间的羁跘,比他想象的要深得太多。

    路唯一端着一杯热茶过来递给他,唇畔染着深深的笑意,状似不经意的开口,“安公子似乎真的动了凡心了。”

    安白低头抿了一口热茶,笑得吊儿郎当,“那路编这双慧眼能不能看出我有没有希望?”

    壁炉里的火在安静的燃烧着,整间屋子都传递着令人舒适的暖意。

    路唯一靠在沙发里,享受难得的清闲,“我一直觉得捉迷藏是一个神奇的游戏,”

    她半阖着的眸带着迷离的笑意,“你说,如果其中一个人存心想躲起来,另一个人能不能找到?”

    不等安白回答,她已经再度开口,“我原本以为能在战少夫妻身上求证一下,可是,乐乐说战少每次都躲在树上。”

    如若存心想躲,又怎么会躲在对方一定会去找的地方呢?

    …………

    前脚刚落下,唐乐乐就听到背后的门被很大力的关上。

    唐乐乐鼓着腮帮,战少哪来这么大的火气,想了想,没事找事的问道,“你真的没被蛇咬到吗?那蛇看起来有毒的样子。”

    颜色太艳了,一般这也的蛇都有毒,而且它看起来很凶。

    战墨谦抬手将她抱起,然后自己坐到沙发上,将她柔软的身子放在自己的腿上,十分自然的亲昵。

    唐乐乐一惊,蓦然的睁大眼睛,条件反射想挣开,却撼不动男人手臂上的力气,她不得不出声抗议,“现在没有摄像机也没有其他人,你不用这样抱着我。”

    她整个人都被抱在他的怀里,脸靠着他的胸膛。

    “那天晚上你看到的男人是什么样的?”没理会她的挣扎,战墨谦忽然开口问道,低沉的声音暗含几分少见的严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