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16章 魔鬼

    霍紫桦得知季可妤不肯吃饭,那边的事情结束就急忙赶到了回来,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

    榕姨汇报说:“小姐中午的时候就醒了,不吃不喝也不说话……”

    霍紫桦沉着脸,径直走上楼,推开房门的时候,她就侧着身子躺在穿上,身上裹着被子,不知道睡着还是没睡着,床边那堆凌乱的铁链,他自己看着都觉得刺眼,但是他害怕她会想不开。

    把这个屋子里的所有利器都受了,窗户也在今天全都安装上了防护栏。

    他在家的时候可以带她出去走走,去海边散散步也行,但是他不在家的时候,只能把她锁起来,至少在她改变态度之前,他不敢再有任何的松懈。

    他走到床边之后,才发现她并没有睡觉,眼睛睁着,视线没有焦距不知道落在何处,看起来有点像个没灵魂的娃娃,明知道他进来了,却依旧一动不动,就好像她真的和外界全部隔绝了一般。

    看着床头依旧冷掉的排骨汤,切好的水果也没有动。

    虽然想过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但是他没想到亲眼看到她这个样子的时候会这么心疼。

    他走到她身边,只是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几张照片弯腰放在她面前。

    她流着泪,眸子看了一眼,好像并不感兴趣照片里的内容是什么,还将把被子拉高了一些。

    霍紫桦只是淡淡的说:“这些照片你看看吧,你已经回不去了。”

    “你就算死在这里,也没人会知道这件事,你要是好好的活下去,说不定我哪天心情好回放你走。”

    他心里并没真正想要放她走,只是想让她至少先把吃东西的问题解决了,然后才能慢慢的修整感情。

    霍紫桦说完,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样子,静静的站了一会就转身离开。

    等他走了,可妤才仔细看着他放在床上的照片。

    拿在手里看了看,泪水立马就模糊了视线,眼泪急急的掉着,落进了枕巾里。

    照片上描述的是一场葬礼,而葬礼的主角就是她。

    她看到了她的父母、霍紫晨、还有尹浅夏……

    所有人都为她的离开而悲伤,而她却没有办法和她们取得联系。

    她从来没想到霍紫桦会有这么恐怖的手段,而她的记忆力至始至终都没有和他有过过节,他为什么要对她做这些事?

    如果对她不满可以直接杀了她,有为什么要去山里把她救回来?

    她想不明白所有的一切,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预谋着为什么。

    很可怕,她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将药面对的事什么。

    没过多久,脚步声又传了过来,霍紫桦带着医生走了进来,给她换药。

    然而医生刚刚碰到她,季可妤就挣扎了起来,不顾身上的伤,只是躲着他人的碰触。

    现在的她心里防线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任何事情都可能让她彻底的崩溃。

    霍紫桦也不敢用力的束缚她,无奈之下只好给她打了镇定剂,处理完伤口之后给她挂了一瓶营养液。

    看着厚重的铁链拴在她纤细的脚踝上,他的心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扎一样,只是深吸了一口气,掀起被子遮住她露在外面的脚,然后转身离开。

    ……

    霍司琛绞尽脑汁哄尹浅夏吃饭,可妤的去世对她来说打击很大,去世的第二天一个人在家里睡了一天,晚上才喝了一点粥,情绪一直不高,做她爱吃的菜也依旧提不起她的胃口。

    他能理解她的这种心情,就像是在他在战场上失去的了兄弟一样。

    她身边的朋友不多,可妤和她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从她帮着忙碌给可妤筹备婚礼就可以看得出来季可妤在她心里有多重要。

    发生这样的事谁也无法预料。

    “好了,中午才没吃多少,把咱儿子饿瘦怎么办?”霍司琛夹了一块她喜欢吃的叉烧肉到她碗里。

    她只是拿起筷子夹了两下,戳着碗里的米饭,埋着头说:“可是我心里难受……”

    一提起这事她就忍不住掉眼泪,眼睛都哭肿了,任由他怎么哄都没用,只能在她哭的时候给她一个怀抱,让她不至于在难受的时候还没有一个肩膀去依靠。

    “好好的人,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眼看就要结婚了,马上就要得到幸福了,为什么老天爷就这么不公平。”

    “可妤那么好,为什么偏偏是她……”

    这些天她一直重复的都是类似的话,他也没有不耐烦,只是由着她发泄由着她哭,等她哭够了,再给她擦眼泪,现在能够转移她注意力的大概只有孩子了吧。

    霍司琛那纸巾一边擦着她的脸一边说:“明天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后期也做勤一些。”

    她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哭完了,身子一边抽着,一边拿着筷子往嘴里抛饭。

    “别噎着了。”

    这个模样就像是孩子和父母吵架,哭着又很委屈,却还是得把饭吃了。

    晚上为了转移一下她的情绪,他特意找了一部电影打算在影音室放给她看,哪知道她吃完饭就躺到了床上,又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霍司琛轻叹一声,抬脚走过去坐在床边,有些嫌弃声音却很温柔的说:“你昨天才没洗澡,今天又不洗?”

    昨天看她哭得太伤心,直接就睡着了,他才容忍了她不洗澡睡在他旁边。

    现在的她好像什么都不想做,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连电影都不看了,还命令她洗澡显然是为难他了。

    霍司琛坐在床边看着她,这种事他也不知道该要这么去安慰。

    秦嘉嘉的哥哥去世的之后,他也用了好长的时间才从那种伤痛中走了出去。

    他一个大男人都经受不起这样的离别,跟何况是这么个平时就爱哭鼻子的小女生。

    起身到浴室放了水,再回到床边弯腰将尹浅夏抱起来,她也没管他是要做什么,只是看了他一眼,大概也是觉得自己哭的模样不好看,很快就把头埋在了他胸膛。

    将她放进水温合适的浴缸里,一边拉开她裙子的拉链一边说:“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帮你洗吧。”

    她自己也拿起毛巾,拧干擦了擦她的脸,然后就推着他的手,声音哽咽又沙哑的说:“……我自己洗。”

    “自己能洗吗?”

    她有些不好意的护着她的裙子不让其掉落,埋头伸手推他,别扭的嘟哝说:“你快出去。”

    霍司琛也并不像留在这里,虽然想跟她鸳鸯浴,但是现在的而她看得摸不得,到头来折磨的还是他自己。

    尹浅夏泡在浴缸里,看着自己大大的肚子,想着可妤还说要当孩子的干妈来着。

    原本一切都那么美好,为什么突然就出了这样的事。

    她甚至极其自私的想,要是出事的人是秦嘉嘉或者王于曼也好,为什么偏偏是善良的可妤。

    一边掉眼泪又一边用毛巾擦着眼泪,最后干脆把毛巾扑在自己的脸上。

    其实她也不想哭,但是只要一想起可妤的脸她就忍不住心里的痛苦,同时也对可妤而感到惋惜。

    “叩叩——”两声敲门之后,霍司琛一边扭动浴室的门一边说,“我进来了。”

    尹浅夏拿开看着他,身子往泡泡里缩了缩,然后声音不大的说:“我还没穿衣服。”

    “我帮你穿?”

    “我自己穿,你帮我拿一下就好了。”

    看她现在这副德行,他也不去和她争吵斗嘴开玩笑之类的,只是走到屋外帮她拿了睡衣递过去。

    其实他在外面等着的时候,听见屋子里半晌没动静都还有些担心她是不是想不通的什么。

    虽然说孩子现在就能支撑着妈妈坚强,但是这个女人脑回路不正常,指不定哪根筋没转过来就出事了。

    洗好澡霍司琛帮她吹的头发,她神情有些恍惚,不知道在想写什么,但至少没有留眼泪了。

    他放下了工作,陪着她早早睡去,不想给她一个人单独的时间去胡思乱想那些难过的事。

    海边别墅。

    可妤在深夜里醒了过来,眼睛睁开,屋子里的灯光很柔和,并不刺眼。

    抬头就看到挂在床头的输液瓶,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药,顺着瓶口的管子,视线落到了她自己的手背上,看着插在上面的针,她想都没想就拔了出来,随手一丢,由着针管里的液体低落在地面上。

    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她甚至都觉得自己的现在的情况就跟被外星人绑架差不多。

    得不到外界的消息,无法和外界联系,甚至连走出这个房间都没有办法。

    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因为左脚的伤,她走路有些苦难,加上右脚又拖着沉沉的铁链,每走一步,贴面就是大理石地板上拖出冰冷的声响,让她背脊发凉。

    艰难的走到厕所,上完厕所之后,就站在厕所的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短短几天之间而已,镜中的她陌生得连她自己都快要不认得了,脸色苍白得像个女鬼,

    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一会,像是在隔着镜子看另外的东西一样,目光渐渐的变得空洞。

    单脚站立并坚持不了多久就觉得腿有些难受了,收起思绪,刚打开厕所的门,就看见一侧的房门也被打开,那个恶魔般的男人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