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8章 死而复活的人

    那一巴掌打得季可妤晕头转向,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只是能感觉到口腔里好像有了血腥味,越发的觉得恶心。

    晕沉之中好像听到了一声汽车喇叭的声音,摁得很响,但是她却已经分辨不出是幻想还是现实。

    一束车灯直直的朝着这边打过来,其中一个男人扭头看了一眼,在车灯下眯着眸子,然后急忙叫自己的哥们:“大哥!有人来了!”

    那人罔若未闻,依旧覆在季可妤身上,甚至伸手开始解自己腰间的皮带。

    听见车门开启又合上的声音,只见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下来,径直朝着这边走来。

    “大哥大哥,别弄了,赶紧走吧!待会报警了就麻烦了。”

    “怂什么怂?”那人提好裤子,用脚将几近昏厥的季可妤踢了一脚,然后迎着刺眼的车灯光看着朝这边走来的男人,不耐烦的说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混小子敢多管闲事!”

    另外那个小弟拽着他想要离开,那人却无畏无惧的站着,看着男人走过来。

    男人只是拧眉看了他们一眼,视线就落到了倒在他们伸手的女孩身上。

    车灯的光线将暗角的一切都照得格外的明显,女孩衣衫破碎的倒在地上,身子颤抖着,不用去想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滚!”男人冷冷出声,这样的事不管是谁看了恐怕都会气愤,他们的一时之爽,毁的却是这个女孩的一身。

    “你是哪根葱?敢多管我的闲事?你知道我是谁不?在这一代,除了霍司琛的人都归我管,我看该滚的人是你!”说着,那人痴痴的笑了笑,醉醺醺的看着男人说:“还是说,你也想快活快活?等我们哥俩完事了,你再趁热……”

    不堪入耳的话语让男人眼底有了怒意,上前二话不说一拳打在那人脸上,本来就步履蹒跚的这会更是被这一拳打得重重倒在了地上。

    另一个比较清醒的小弟拽着他急忙想要逃走,那人却是不服气的站起身子,指着男人说:“你敢打我?不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你还以为我文哥好欺负?!”

    摇摇晃晃的走上前,还没近身就被男人一脚踹开,力道很重,那人重重的摔在了一旁的铁栏杆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小弟走过去急忙把他扶起来,估计是骨头断了,那人疼得直叫唤,一边醉意的骂骂咧咧一边被小弟扶走。

    男人没有多犹豫,急忙走上前,脱下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季可妤的身上。

    碰触让季可妤本能的缩了缩身子,整个人蜷成了一团。

    “别怕,没事了。”

    女孩的模样虽然狼狈,但是看起来不像是流浪人,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才会像现在这样。

    她很抵触别人的碰触,男人安抚了她一会才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外面风太大了,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冷,一直不停的抖着。

    将她放在了车上,伸手整理了一下她凌乱的短发,本来就没有什么发型,经过一天的折腾更是乱糟糟的。

    拨开遮着她脸的头发时,男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显得有些诧异,低低的喃喃了一声:“可妤?”

    听见有人叫住了自己的名字,季可妤才缓缓抬起视线,只是觉得男人面熟,但是她记得不真切了。

    这会的她脑子还有些迟钝,估计还在为刚刚的事害怕,蜷缩在座椅上,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

    男人将她的头发别再耳后,用湿纸巾擦着她的脸,这下也越发的看清了她的模样,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萧羽尘对季可妤是有印象的,跟尹浅夏去他的店里拍过艺术照,而且她婚礼的时候也是他们影楼跟妆和摄影的。

    那场变成悲剧的婚礼,他还是记得是因为新娘意外车祸去世了。

    只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女孩又是谁?

    虽然她看起来比以前瘦了很多,但是还能辨认出模样。

    萧羽尘怕白高兴一场,会不会只是面目长的像而已,试探的问了她一句:“你认识尹浅夏啊?”

    季可妤这会才有了反应,看了他一眼,低低的喃喃着:“夏夏姐……”

    “你真的是季可妤?”萧羽尘莫名的有点兴奋,因为她记得,尹浅夏对她的去世一直很感伤,那段时间也是低落了好久,到现在提及季可妤尹浅夏依旧会哀叹惋惜,要是她知道季可妤还活着,应该会很高兴吧?

    看着面前狼狈的女孩,萧羽尘并没有立马告知尹浅夏,而是启动了车子,一边开车一边问她:“你这些年去哪里了?”

    季可妤打量了他好一会,才慢慢记起了他是谁,虽然跟萧羽尘没什么接触,但是她还是记得第一次拍艺术照时那个帅帅的老板,是夏夏姐的老板,夏夏姐说过他人很好。

    慢慢的才放下了心里的不安,裹着萧羽尘的外套坐正了身子,却不在该怎么去回答他的这个问题,或者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萧羽尘还以为她是没缓过神来,也没再问她过去的事,只是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才想起来问她:“你现在住在哪里?”

    季可妤闻言滞了滞,视线有些茫然,然后摇头,沙哑的着声音说:“不知道。”

    萧羽尘愣了愣,以为她是一直在这座城市待着,面对她这样的回答有点意外,却也没再多问,现在她的情绪还不稳定。

    将她带到了他的家里,找了他的拖鞋给她,对她来说好像有些太大了:“你先将就穿着,先去洗个热水澡吧,我去给你找找衣服。”

    他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找了半天翻了一件没怎么穿过的卫衣,这个天穿不会冷。

    季可妤在浴室里待了很久,挤了几遍沐浴露,使劲的把自己全身上下搓了几遍,仿佛这样就能把刚刚那两个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肮脏清洗掉。

    萧羽尘煮了点宵夜,看她这么久没有出来,才上去敲了门:“好了吗?衣服放在门边了,洗好了下来吃点东西。”

    季可妤心情只是低落,但是没疯,还是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虽然她跟萧羽尘不熟悉,但是现在她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而且今晚要不是他,她恐怕已经……

    不愿再往下想,洗完澡之后暖和舒服了很多,穿上衣服往楼下走,在这个陌生的环境有些拘束。

    萧羽尘体贴的递了一杯温水给她,不冷不热正适合喝,

    季可妤也是真的又渴又饿了,端着他给的水杯,显得有些急切的一口就喝了大半杯。

    萧羽尘将煮好的饭菜端到茶几上放在她的面前,季可妤咽了咽口水,抓起筷子吃了起来。

    看得出来她还是尽量的想要自己看起来礼貌一下,但是可能是太饿了,吃得有些着急。

    看她这副模样,萧羽尘真的想不出来她经历了什么。

    光是一个死掉几年的人突然又活了过来,就足够让他想不明白了。

    他本来打算刚刚打电话告诉尹浅夏,但是怕她知道了就睡不着了,恐怕连夜都要敢过来。

    季可妤吃饱了,放下碗筷,看了一眼萧羽尘,小声的道了一句:“谢谢。”

    萧羽尘温和的笑着:“吃饱了?锅里还有饭。”

    “不用了……吃够了。”

    萧羽尘递过一张纸巾过去,看她情绪稳定一些了,也开始跟他说话了,这才问她:“你没住在这边吗?”

    季可妤摇头,想起自己的家人都搬走了,她那么奋力的想要回来,这里却已经不在是她的家了,心里还是挺难受的。

    她还是想在自己经历这些之后,能够在妈妈的怀里大哭一场,找寻一些安慰和温暖。

    可是回来之后才发现,一切早已都变了。

    萧羽尘也不好多去深究她的问题,只是抿了抿唇说:“先去休息吧,过几天带你去找夏夏怎么样?”

    让尹浅夏去了解着里面的来龙去脉,比他这个不算太熟的人更加的合适。

    而且季可妤可能更愿意跟尹浅夏说她的过去。

    萧羽尘很细心的帮她整理好了住房,开着暖气的屋子也让季可妤觉得非常的舒服,再怎么样也比在四面寒风的车站渡过夜晚好。

    屋子里的灯关上,听见屋外的脚步声离开,季可妤那一刻还有些恐慌,有从又被人关起来的错觉。

    看着面前陌生的场景,她感到的居然是安心。

    仿佛只要不是那个房间,在哪里都好。

    蜷着身子将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阖眸刚有睡意的时候,耳边仿佛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她立马就惊醒,然而四下确实静悄悄的,而她却顿时睡意全无,脑子里响起的,就是萤萤那张可爱的面孔。

    她逃出来了,却把年幼的孩子丢在了那个地狱。

    想到这些她就无比的愧疚和自责,就在心里担心,霍紫桦有没有在把对她的愤怒发泄在孩子的身上……

    那一宿,季可妤再也没安稳的睡过,看着窗外慢慢亮了起来,她竟然觉得是一种解脱。

    拖着疲惫的身子就床上爬起来,走进浴室才发现没有自己的洗漱用品,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头发乱糟糟的翘着,很丑,或者说她整个人都很丑,憔悴无神,像个满是怨念的女鬼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