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51章 你是不是吃什么药了

    第251章

    霍司琛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不受控制的只是体内的燥热。

    顾夏走过来,瞄了一眼咖啡,并没有喝多少,然后笑着看了看霍司琛,站在他面前叫到:“阿琛哥……”

    霍司琛冷笑一声,只是淡淡的说:“果然不该把你留在这里。”

    要不是他母亲吩咐,他早就把顾夏弄走了,还以为不理她就没事了,却没想到她比他相中要阴险得多。

    “我希望你不要怪我。”顾夏看着他,脚步越发的靠近了霍司琛,眼神有些无奈的看着霍司琛说:“我来公司这么久了,可是你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你不准的跟你接触我都听你的,我以为我听话一些你就会对我有所改变……”

    “可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在公司你也没把我当成这里的一员,出了公司你更把我当成陌生人……”

    “阿琛哥……我只是喜欢你,为什么就那么难?”

    这个时候,霍司琛的鬓角已经有了汗渍,喉结的滚动,也暴露了他此刻的隐忍。

    理智正在一点一点的被吞噬,看着顾夏一颗一颗的解开她自己衣服的纽扣,霍司琛的眼底呈现出了一丝厌恶。

    顾夏视而不见,走过去将他的手抬起来,往她的胸前放去,然而她刚刚碰到他的手,他就狠狠的甩开。

    霍司琛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等顾夏反应,他就抓着她的胳膊径直朝着门外走去,将办公室的门一打开,就狠狠的将顾夏丢了出去,顾夏脚下一扭,整个人摔倒在地。

    异常的动静引来了其他同事的围观,顾夏从地上爬起来慌乱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阿耀也立即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看到这边的情况也是一脸的不解,正准备弯腰将顾夏扶起来,就听见霍司琛说:“带她去把工资结了,我不希望在公司里再见到她。”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霍司琛在气头上,也没人敢出来说三道四,只是看着顾夏哭着被带走。

    霍司琛紧咬着牙回到了座位上,拼命的甩了一下自己的头企图让自己保持清醒,然而药不普通,让他越发的想要发泄体内的欲望……

    尹浅夏正在楼下,站在前台处发呆,脚上十厘米的高跟鞋让她觉得脚都快站废了。

    都想找个地方坐一坐,可刚好上午都是顾客比较多的时候,她也只能硬撑着,想着中午的时候一定要回家换一双鞋子。

    她甚至还蛮不讲理的在心里怪罪霍司琛,要不是他早上来找她,她也不会为了在他面前展现自己而去穿这么费劲的鞋子!

    “嘟嘟嘟——”桌面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离电话比较近的小英立马就接了起来,尹浅夏以为有什么新的任务,也在旁边认真的听着。

    电话那头说的什么尹浅夏听不清,只是听见小英有些诧异的说:“总裁办公室?”

    “……哦,好好好,我马上跟她说。”

    听见总裁办公室,尹浅夏立马就集中的注意力,等小英挂断电话之后,尹浅夏就迫切的问道:“怎么了?”

    “张助理说让你去一趟总裁办公室,指名点姓让你去,是不是霍总想你啊?让你上去陪陪他?”

    尹浅夏立马就“嘁”一声,换做四年前她可能还觉得这样的说法过得去,可是在昨晚的事之后,她是绝对不会相信霍司琛会想她。

    “你快去吧,好像挺着急的,说不定有什么急事。”

    尹浅夏放下捏在手里把玩的笔,满心不解的走进了电梯。

    心里想着不在乎霍司琛的看法,实际走进电梯就开始对着镜面电梯壁整理自己的着装。

    她自己是觉得今天比以往漂亮了很多啊,至少这个妆她就画得很用心,鞋子不也高了一大截吗?霍司琛是眼瞎才看不见么?

    心里怨念着的同时,电梯就抵达了楼层。

    经过电梯事件之后,她就再也没打过专梯的注意,哪怕这会是总裁办公室传唤她,她也是坐的通用电梯然后爬了一层楼,才到了霍司琛所在的楼层。

    这个点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廊道安安静静的空无一人。

    她尽力的放轻了脚步,却还是能听到高跟鞋的声音。

    走到了他的办公室前面,她四处看了看,然后才伸手叩响了房门,没得到他的回应她也没敢直接进去,挺怕他跟以前一样,嫌她不敲门,数落她一番让她滚出去重新进一遍。

    为了不挨骂,她还是规规矩矩的站着门外等着他的回应,然而敲了两回,里面也没有动静,她正想要去助理室问问情况,得先知道他在不在办公室,刚想过去,就看见阿耀走了过来,对她说了一句:“你直接进去就好了。”

    尹浅夏知道阿耀是霍司琛的好兄弟,这个人也比以前的袁亦恺要靠谱得多,听见阿耀都这么说了,她才大着胆子推开了门。

    探头看了一眼,办公桌边并没有看见人,她抬脚继续往里面走,小心翼翼的四处打量着,紧接着就听见身后的门传来了声响,她扭头看的时候,就见阿耀将办公室的门从外面锁上了。

    尹浅夏撵到门边,还没来得及询问,阿耀就拔下钥匙,急忙转身离开。

    虽然这里是霍司琛的底盘,她没必要太害怕,但是锁门这一点让她觉得奇奇怪怪了。

    有一瞬间还在想,这个阿耀是不是跟顾夏一伙的,故意把她引到这里来?

    可是在霍司琛的办公室里她还敢行凶不成?

    想不明白缘由,尹浅夏只觉得背脊发凉。

    安静之中,听见了里边的休息室传来了动静。

    她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朝着休息室那边走过去。

    门是开着的,里面的窗帘关得死死的,灯也没开,屋子里特别的昏暗,她发现声音是从休息是里的浴室传来的。

    大白天的谁在里面洗澡啊?

    一系列奇奇怪怪的事情联系起来,尹浅夏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把她关在这里的原因。

    而她此刻只想知道,浴室里面的人是不是霍司琛。

    “咳哼——”她故作玄虚的轻咳了一声,示意她的存在。

    浴室里面的人好像也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立马就停了下来。

    尹浅夏还刻意的往门边靠了靠,猫着身子正打算把耳朵停在门上听一听里面的动静,却没想到下一秒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

    手撑在门板上借力的尹浅夏没来得及稳住身子,顺势就朝前扑去。

    在以为自己要摔倒的瞬间,她就伸手胡乱的抓着,有一股力道稳住了她的身子,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庆幸,就感觉到了手中触感有些不对劲。

    刚刚慌乱之中好像有碰到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而这会她抓着的也好像是人类的肉体,温度滚烫,还带着水渍,湿漉漉的……

    急忙的抬起就对上霍司琛的视线,他眉宇微拧,眸色凌厉之中好像又有着一丝迷离。

    而这些都不是重点,当尹浅夏急忙推开他之后,视线中就是一具一丝不gua的男性躯体。

    “你……你你你……”她视线慌乱的不知道该落到何处,被这突然的画面也惊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只晓得他有强迫症和很严重的洁癖,却没想到他还有这嗜好。

    大白天的洗澡就不说了,从浴室出来也不晓得找个什么东西遮一下么?[暴][露]狂!

    霍司琛没什么心思去欣赏她此刻的害羞,冷水澡也浇不灭的火,一点一点在烧毁他的理智。

    “你快点把衣服穿上!”尹浅夏一边后退他一边靠近,她别着头都不敢去看他。

    然后视线才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浴巾,想都没想就急忙跑过去,牵开之后急急忙忙的往他的下身罩去。

    还不等她把浴巾固定好,一双手臂就被他拎住,然后就逼着她后退着往一侧的床而去。

    尹浅夏穿着高跟鞋本来走路就困难,这会被他推着更是一步一个趔趄,要不是他的手拽着她,她估计就已经屁股着地摔在地上了。

    腿抵在了床沿上,在他的力道下,她直接就重重的往后摔倒在床上,紧随着的,就是霍司琛压了下来。

    好在他的手还撑在床上,否则她可能得丢半条命。

    昏暗暧昧的房间,一裳不着的男人……

    尹浅夏的脑子里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这会不是上班时间吗?平时那个西装革履的霍司琛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臭流氓样子?

    “霍司琛!你干嘛?!”

    霍司琛顺势抬脚,跪在她身子两侧,眼神越发的缥缈,声音沙哑发酥,说她:“二十几岁的人了,不知道要干嘛?”

    尹浅夏身子一僵,这样的局势她不是没想过会发生什么,只是不敢信而已。

    且不说他们现在的关系还处于尴尬期,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啊!这里是他的办公室啊!

    让他的助理把她骗上来,还把门给锁了,进门就是裸身攻击,这玩的是哪门子套路?

    抵触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他体温的异常,明明室内打着空调不会热,可是他的鬓角两边却是不停的冒汗,尹浅夏就试探着问了他一句:“霍司琛你是不是吃什么药了?去医院吧!”

    霍司琛轻笑一声,不知道在笑什么,尹浅夏只感觉他禁锢着她的力道越来越大,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不去医院也能解决的事,你要是不想,去外面给我随便换个人进来。”他呼吸急促着,却还不忘说话呛她。

    尹浅夏伸手更加用力地推了他一把,微恼的问他:“你想换谁?顾夏就在隔壁吧?你想要我去帮你叫!”

    霍司琛只是意味不明的轻笑,紧接着尹浅夏就感觉到一只大手落在了她的大腿上,顺着她的腿一路下滑,她刚要躲,霍司琛就拽住她的脚踝,手指轻轻一拨,脚上那十厘米高的皮鞋就“啪”的掉落在了地上,歪到在地面,却无人去顾及。

    另一只鞋子在刚刚的混乱之中就已经掉了,躺在屋子中央的地板上,有些刺眼,却也无声的渲染着房间里的暧昧。

    尹浅夏下意识的想要逃,更多的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没做好心理准备,感觉现在发生的一切有些荒唐。

    虽然结婚期间就已经知道他对这方面需求挺大的,因为她怀孕才有所节制。

    她在这方面比较保守,但是也不反感他的碰触,只是时隔四年,在两个人的关系还僵着、在他昨晚拒绝了她之后,突然有这样的举动是不是太奇怪了?

    她都开始怀疑这药是他自己吃的还是别人陷害的!难不成他就是想通过这个方式告诉她,他接受了她昨晚上的“求婚”?

    就在尹浅夏还在觉得莫名其妙的时候,霍司琛的手就落在了她的衬衣上,手法娴熟的解开了她领口的第一颗扣子。

    尹浅夏急忙伸手揪着自己的领口,另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视线这才看到到了他手臂上的伤口,虽说已经结痂了,看起来还是有些触目惊心。

    “你的手……”她刚张口想提醒他,然而霍司琛就反钳住她的手腕,将她的一双手反剪过头顶,另一只手继续解扣子。

    动作已然没有了平时的优雅,变得急促而疯狂,像是恨不得直接把她的衣服撕开。

    就算没有药效,他面对她这副身子也会变得失去理智,在药剂的作用下,所有的顾虑和思绪都在一点一点被摧毁。

    衣服敞开,尹浅夏身子忍不住颤了颤,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遮挡,一双手却被他紧紧的钳制着。

    在她细微的挣扎下,霍司琛松开了她的手,游移的视线也终于落在了她的脸上。

    尹浅夏的双手恢复自由后,立马就撑着床抬起了身子,往后缩了缩,颤颤巍巍的看着他说:“……你还没说到底复不复婚!”

    虽然知道霍司琛不是那种玩弄女人的男人,但她还是想要一个明确的答复,省得被他用完了,他还让她写几千字的文稿。

    霍司琛闻言,没有再继续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出声回答她什么,只是挪动着身子,一点一点逼近她,直到她的背抵在了墙上,再无路可退。

    在她颤栗的目光下,他没有犹豫的靠近她,伸手将她身上已经散开的衬衣扯掉,随手丢到了一旁,看着她满面通红,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伸手一把钳住她的下巴,劫走她的呼吸……

    尹浅夏瞪大了眸子,手抵在两人之间,想着他手上的伤她也不敢乱动。

    他的攻势下,尹浅夏完全处于被动状态,理智丧失的他才让尹浅夏知道以往的他有多绅士!

    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她无奈之下才张嘴咬了他一口,力道并不算太重,她还是舍不得下狠手。

    而他并没有因此而松开她,像是饥渴的人在沙漠之中发现了绿洲,捧着她的头缠绵不休,蛮横的动作中却透着一丝温柔。

    尹浅夏也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除非是他清醒着,否则就算初遇的那个晚上她没有喝酒,她恐怕也没有力气逃出他的控制,就像现在的无能无力。

    然而这种无奈并没有带给她恐慌,她被迫的承受着,也希望自己能让他得到释放。

    她安分的躺在床上,尽力的去配合他。

    他好像也意识到了她的变化,落在她腰间的手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她。

    视线已经不如以往那么清澈了,看上去也没有那么骇人了,尹浅夏跟他对视着,汗珠顺着他的脸颊落在了她的眼角,她颤了颤眸子,伸手轻轻的擦着他脸上的汗,看得出来他此刻已经很难受了,即便对她有些粗鲁,却也让她心疼。

    “你爱我吗?”

    许久没开口的他,突然哑着声音问了这么一句,尹浅夏的手顿了顿,抬眸看着他,心里暗想着,这话一般不是女人在床上问男人的吗?

    还以为他是神志不清了在说胡话,而他却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她能感觉到抵在她小腹上灼热的硬物,知道他一直在忍耐,却没想到这会他还能很有耐心的等着她的回答。

    见她半天没出声,他拧着眉又问了一遍:“你爱我吗?”

    像是他的一总执拗,又像是坚持了许久的信仰,看着这样的他,尹浅夏不由红了眼眶,在他的注视下轻轻点了点头,声音都变得有点哽咽,问他:“……你呢?”

    得到的并不是他的回答,而是又一次剥夺。

    水哗啦啦的砸在两人身上,然后流淌到地上,掩盖了急促暧昧的呼吸声,只是水雾的氤氲之中也遮盖不住一室的旖旎。

    在浴室狭小的空间里,她觉得脑子有些缺氧了,感觉好像过了很久,昏昏沉沉的,意识清醒了又模糊,等她再次找回意识的时候。

    身体被温暖的水包裹着,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环绕着。

    霍司琛躺在浴缸里,她躺在他的怀里,他的手臂横在她的胸前,一浴缸的泡沫遮住了让人羞耻的画面。

    她动了动身子,看着浴室一侧的窗户,阳光依旧没有那么烈了,也不知道几点了。

    心里还有些后怕,怕他待会是不是还会来一次,但是她刚刚动了一下,他好像没有什么反应了。

    这才扭过头,想去看看身后的她。

    只是刚刚转过去,还没看到他的脸,就见一只手撩着水花洒在了她的脸上,“看什么看?”

    水进了眼睛里,尹浅夏立马就低下了头,不舒服的闭着眼,气鼓鼓的扒开他的手,从浴缸里坐起来,也不说话,无声的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看见霍司琛伸手过来,还以为是要哄她,却没想他的视线肆无忌惮的落在了她的胸前。

    尹浅夏急忙伸手遮住自己的身子,恶狠狠的看着他骂道:“变态!”

    只见他眉头一拧,长臂轻轻一捞将她重新揽进怀里,浴缸里的水花含着泡沫溅落在地板上,他手臂锁着她的脖子,语气带着威胁的说到:“还有力气骂人?!”

    尹浅夏双手扒着他的胳膊,他不松劲她根本拿他无可奈何,便顺势靠在他的怀里,嘟哝着说:“你就是看我好欺负……”

    “这叫疼爱,不叫欺负。”

    她扭头控诉道:“只有疼!没有爱!”

    霍司琛只是把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怕水荡起来又呛到她,随后就听见她嘀咕说:“我不想跟你复婚了。”

    尹浅夏这么说,就是想他哄哄她,哪知道他不轻不重的说:“随你便,反正我又没吃亏。”

    闻言尹浅夏就炸了,张嘴一口咬住面前的手臂,等他松开的时候她立马就从浴缸里站了出来,急急忙忙的抓起浴巾就往自己身上裹,然后就站在旁边指着他说:“渣男!”

    霍司琛随即也大剌剌的从水中站了起来,虽然身上稀稀拉拉的沾着泡沫,但是该看的不该看的尹浅夏都看到了。

    急忙别开视线,紧紧的裹着自己的浴巾骂骂咧咧的往于是外面走。

    刚走到把门打开一条缝,背后就伸出来一直上“砰”的一声将门扣了回去。

    尹浅夏惊忙扭头看着身后的男人,视线都不敢往下瞟,明明心里怕怕的,却还是故作镇定的瞪着他。

    霍司琛低头打量着她,缓缓开口问她:“真不复婚?”

    尹浅夏闻言气就上头了,一副奴隶翻身的样子冲着他说:“当然!还没复婚你就这样对我,要是……”

    “那算了,不用负责更好。”

    霍司琛打断了尹浅夏的话,给出来的回复更是让尹浅夏气得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伸手去扭门锁,尹浅夏立马就死死的靠着门板,抬头看着他说:“你糟蹋了一个青春美少女,你还想逃避责任?你信不信我报警!告你诱女干女下属!”

    他嗤笑一声,抬手把玩着她湿哒哒的头发,看着她重复了她刚刚的话说:“青春美少女?”

    说着轻轻拍了拍尹浅夏的脸,“皮挺厚。”

    尹浅夏皱着眉一把将他的手打开,“跟你比起来差远了!”

    她站起身子,打开浴室的门,抬脚走出去了,确认他抓不到了她才扭过头得意的看着他说:“你这个又老又渣的男人,今晚我就把款款带走,跟着你肯定学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