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369章 孩子的尸体

    三天时间过去了,线索却越来越没有头绪了,枪击案的头目已经抓到了,盘问之后却说不知道什么孩子的下落,明显带走孩子的是另外的人。

    可又是谁趁乱带走了孩子呢?又有什么样的目的?

    这些天霍司琛也没有收到任何方式的勒索,任何的消息都没有,这也是他最为苦恼的一点。

    冒着生命危险在枪战中带走款款,不可能没有目的,可是他却想不出是谁带走了孩子,又想要得到什么呢?

    秦嘉嘉临死时说的话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可是顾夏这边却也是一问三不知,就连被抓的枪击案头目都说他们不认识顾夏,跟这个女人没有来往,似乎也更加证实了顾夏口中所说的跟这件事无关。

    但是苍蝇不叮无缝蛋,倘若顾夏真的清清白白,秦嘉嘉又为什么偏偏说了她的名字?

    看着坐在走廊长椅上,越发憔悴的尹浅夏,霍司琛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能为她做些什么。

    因为孩子的事,她好像变得有些恨他了。

    为了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等待孩子的消息,她会自己去找些东西吃,但绝对不会吃他买的东西,这些天几乎也没再跟他说话。

    不哭了也不闹了,但看得霍司琛的心里却更加的难受了。

    他的心里甚至都觉得,款款若是真有什么闪失,尹浅夏也会选择离他而去。

    不是她不爱他,而是他让她失望了。

    四年前,她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才选择隐瞒孩子的事,决绝的要跟他离婚吧?

    “琛爷!”袁亦恺汲汲皇皇的从门外跑过来,神色有些严肃。

    霍司琛收起思绪,扭头看着袁亦恺,袁亦恺喘着气,像是有些避讳似的看了一眼远处坐着的尹浅夏:“琛爷……借一步说话。”

    看见袁亦恺这个样子,霍司琛不由拧起了眉头,看了尹浅夏一眼,跟着袁亦恺转身离开。

    “琛爷,刚刚城东区发生了一起火灾,是一栋老式居民楼,那边……”

    “说重点。”听到袁亦恺汇报过来的消息,霍司琛的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没什么耐心的打断了袁亦恺的话。

    袁亦恺抿了抿唇,垂了垂头,压低了声音说:“……火灾里发现了一具孩子的尸体,跟款款的特征有些吻合,只是烧伤面积过大,没有办法直接判断,你……”

    霍司琛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慢慢失去焦距,哑着声音问道:“……已经死了吗?”

    袁亦恺轻轻点了一下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霍司琛的神情,说:“……火势很大。”

    “先别跟她说,备车,我过去看看。”

    现在心里唯一能够期待的,大概就是那个在大火里葬身的孩子,并不是他的款款。

    他不敢去想尹浅夏知道这个消息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心里只有亏欠和悔恨,把一个好好的家弄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递到火灾现场的时候,火势已经得到控制了,楼里还有火后的烟冒出来,现在一片混乱,急救车呼啸着来了又去,失事家属在楼前哭得几近昏厥。

    霍司琛深吸了一口气,到了尸体认领处,在负责人的带领下,停在了一具尸体面前。

    尸体上盖着白色的布,跟别的尸体比起来,这一具小很多,不难看出只是一个年幼的孩子。

    忍着腿上的疼痛,缓缓蹲下了身子,伸出的手都微微颤抖着,缓缓掀开了白布,画面有些不堪入目。

    可能从烧伤的程度看得出,孩子遇难的时候有多难受。

    站在一旁的人都忍不住别开了视线,霍司琛只是轻轻拧了一下眉头,眼眶有些泛红,细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孩子,不希望从这个孩子身上找到跟款款相似的地方,可视线里却出现了他不想看到的东西。

    孩子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吊坠上是一颗勋章,款款跟他说想跟他一样当军人的时候,他送给孩子的,孩子一直都戴着。

    霍司琛静静的抓着这枚吊坠,强忍着却还是留下了男儿泪。

    孩子浑身的皮肤烧伤得几乎没有可以抚摸的地方,看上就感觉碰一下就会把孩子弄疼的样子。

    霍司琛的手轻轻的松开,心里一度有些无措。

    看着曾经叱咤风云的霍司琛,此刻这般的柔情落寞,袁亦恺也只是痛心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男人会承担很多的东西,但也会把很多的东西藏在心里,不愿去把这些悲观的情绪找人诉说和发泄,尤其是对自己心爱的人。

    重新盖上白布,霍司琛艰难的站起身子,想到那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再也无法笑着喊他爸爸,不会再对他撒娇任性……

    陪伴他的日子很短暂,却没想到已经无法再延续下去了,答应孩子的承诺很多都还没有对象,想要为他做的事,却也都来不及了……

    “霍先生,我们这边还会做DNA比对确认一下,您也先别太难过。”

    霍司琛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那枚勋章就已经代表了一切。

    孩子就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如果他早一点找到款款,或许孩子就不会葬身于此了。

    袁亦恺看着这个模样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说再多都是多余的。

    五年前他就已经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了,在失而复得之后再次失去,才是最痛心的吧?

    “……琛爷,警方那边还在调查起火原因,但是绑架款款的人似乎有头绪了,火灾之后那人准备从窗户逃走,现在已经被警方控制了。”

    霍司琛沉默着往前走了好几步,像是根本没有听见袁亦恺的话。

    孩子都已经没有了,现在再找到绑架孩子的人,又有什么意义了?

    就算那个人死了,孩子也回不来了。

    这个家,就这样被他亲自毁掉了。

    “人在哪?”良久之后,他淡淡问了一句。

    袁亦恺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回答说:“正在接受警方的调查。”

    “开车过去。”

    ……

    尹浅夏坐在长廊的椅子上,整个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的,视线有些茫然的四处看了看,警局里的工作人员都来来往往的忙碌着自己的事,或许是因为霍司琛的原因,她在这里待了好几天也没人管她,有时候还会有人给她端茶递水。

    她不是疯了,只是想在这里等到关于款款的消息。

    可等待的时间越久,她越觉得有些无能无力,除了这样干等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

    不知道孩子这个时候是不是在那里受着苦,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就是孩子的哭声,搅得她心里闷闷的疼。

    “尹小姐,先吃点东西吧。”

    尹浅夏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工作人员,愣了愣站起身,低声问:“霍司琛去哪里了?”

    “霍先生刚刚出去了。”

    “……案件有是新的进展了吗?”

    工作人员轻轻摇了摇头。

    尹浅夏垂眸,还是僵硬的扯着笑容跟工作人员说:“谢谢,我还不饿。”

    “注意休息。”

    尹浅夏抿唇点点头,都说让她注意休息,可是她怎么休息,想到款款的事,她就无法心安。

    心里正思绪着霍司琛出去干嘛了,是不是在警局里待得不耐烦了出去透气了?刚好在这个时候,就看见霍司琛走了进来。

    两个人的视线对了一下,却都没有跟对方说话,他也没有往她这边走过来,跟着这里的工作人员走到了另一边的廊道里,很快就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

    尹浅夏不知道他为款款的失踪付出了什么,也不知道他成天在忙些什么,但能看得见这些天他消瘦了很多。

    他自己的身体本来就还出于恢复期,医生也让他多休息,脚上的伤虽然有好转,杵着拐杖能勉强自己行动,但这些天的行动量,对他来说有些过度了吧。

    不是说不心疼她,只是在这个节骨眼,尹浅夏放不下心里的那股气恼。

    她真的霍司琛的心里也不好受,可秦嘉嘉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她甚至都在想,霍司琛好到他们母子的时候,她就不应该再去贪图什么,她跟他或许根本就不应该在一起。

    就带着孩子过这一辈子,就算没有爸爸,但至少不会经历这些东西。

    可脑子也刚这样想,面前却又浮现出了款款在霍司琛面前的样子,不得不承认,重逢的这些日子美好得像梦境,却也短暂得让她有些束手无策。

    以后的路,让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

    霍司琛到了审讯室,嫌疑人已经做完笔录了,也老实的交代了作案的手段。

    “嫌疑人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家境比较贫困,以前有过作案记录,刚从监狱出来不久,他交代说,早前就已经盯上这个孩子了,但是一直没有几乎下手,那天他是跟踪尹小姐到达的酒吧,趁乱找了机会,带走了孩子。”

    听完了这些,霍司琛的心里有很多的疑惑,问他道:“目的?”

    “应该只是为了贩卖儿童,下家都已经联系好了,本来是打算明天交手的,意外发生了火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